扫码订阅

劲燃反腐烈火,淬砺烈血军魂!

来源:人民网 作者:戴旭

少将:劲燃反腐烈火,淬砺烈血军魂!

以排山倒海的炮火,吞灭成群结队的敌人并不难;难的是孤身独守最后的高地,敢于高呼“向我开炮”。

挥动寒光闪闪的利刃,刺倒扑上来的敌人也不难;难的是抱定再生的意志,划开自己的皮肉腹心,挥刀隔断毒瘤病根!

以抓捕谷俊山、徐才厚为标志,当下的中国军队,就在进行着这场纵无古人、横无同类的艰难“战争”和高险“手术”。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史,无论其奇难困苦还是其奇崛壮阔,都可以傲睨群雄凌绝古今。一次长征,让美国前作家协会主席索尔兹伯里惊叹:那是人类坚定无畏的丰碑。阅读长征的故事使我感到,人类精神一旦被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一场抗美援朝战争,让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信服:“(这场战争)奠定了新中国作为军事强国和亚洲革命中心的地位”,并认为是“一个值得尊敬和害怕的对手”。

让傲慢的美国人从心底发出由衷的赞叹不容易。熟悉近代史的人都知道这两个事件的时代背景:前者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群衣衫褴褛、弹尽粮绝的人,爬过、涉过、滚过人迹罕至的雪山、沼泽、激流,终于汇聚成黄河的咆哮;后者是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站在战争的废墟之上,尚未擦干身上的血迹,英勇无畏的志愿军就带着极度的疲惫和破旧的装备,一身单衣义无反顾冲入极度的严寒,和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及其率领的联军,接战拼杀。

1081高地,一百多中国士兵化作永远的冰雕,凝固在阻击阵地。

上甘岭战役,“危急时刻拉响手雷、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舍身炸敌地堡、堵敌枪眼等,成为普遍现象”(秦基伟语),“谜一样的东方精神”壮美如花。

十年后的一次空战,美最新超音速战斗机被中国飞行员驾机追至39米处开炮,打得粉身碎骨。中国战斗机被美机碎片炸伤51处。跳伞的美军飞行员说“这是一次我想也不敢想、看也不敢看的战斗”。

同时期的另一场高原之战,一个战士击溃对方一个炮连,缴获四门大炮。8个战士俘虏180个外军士兵。30个战士,敢阻击3000敌军!

此地雪,此地火,岂止是洗刷、焚尽甲午战争晚清陆军败战之耻!

但很少有人意识到,新中国在血与火为特点的“武战争”大获全胜之后,紧接着就陷入了以“钱与欲”为特征的“文战争”之中。

美国在二战后期就已经意识到,随着战争进入工业化和核武器时代,及共产主义在全球的迅猛兴起,美国和西方世界想要凭借过去几百年中所向披靡的军事帝国主义征服世界绝无可能,而必须转型为以文化帝国主义为主,经济帝国主义和军事帝国主义为辅。其基本策略是:利用苏、中未经历充分资本主义阶段直接从封建专制时代进入社会主义,缺乏建设经验,干部容易感染封建王朝腐化的弱点;以军备竞赛明修栈道,以资本主义的物质财富和生活方式诱导其领导层生活腐化开始,同时利用其放松意识形态斗志之机,俘获其作家、艺术家和学者,对其民众进行思想腐蚀,全面消磨其党政军民的斗志,放弃其理想,整体慢性自杀。从而实现不战而胜。

新中国的领导人又一次展现出高瞻远瞩的战略智慧,全党、全军、全民筑牢反和平演变的思想防线,这就是雷锋和“南京路上好八连”等榜样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英雄阵列的时代原因。

但是,曾经是新中国军队学习榜样的前苏联和苏军,却在美国的新战略中中弹倒地。法国作家罗曼?罗兰到莫斯科访问,发现在金碧辉煌的别墅里,为“伟大的无产阶级作家”高尔基服务的有几十人。罗曼·罗兰感慨道:“身为国家与民族卫士的伟大共产党人队伍与其领导者们,正在不顾一切地把自己变成一种特殊的阶级……而人民则不得不依然为弄到一块面包与一股空气(住房)而处于艰难斗争的状况之中”。一代名将朱可夫,指挥苏军先打败了日军在诺门罕的挑衅,又率苏联军队攻克柏林,“虎视何雄哉”!但是,驻军德国不久,朱可夫就搜罗了大量金银珠宝、名画、古董运回自己在苏联的家中。从这时起,苏军的失败已经开始!

1949年3月,党中央从西柏坡搬入中南海。毛泽东说:这是进京赶考。 1950年2月毛泽东访苏回国,来到哈尔滨对东北领导干部说:我是不学李自成的,你们要学刘宗敏,我劝你们不要学。

毛泽东这番语重心长的话既是对着三百年前中国历史的废墟有感而发,也是对着北方那个老大哥的现状惕厉自省。毛泽东终其一生,对“政腐党亡军消国败”的严酷逻辑十分清醒。此后的前苏联,由于腐败病入膏肓,导致本来一体化的党政军民命运共同体离心离德,苏联共产党被宣布解散时,两千多万党员“竟无一个是男儿”,400万用最先进武器装备起来,有着几万枚核弹头的苏军,瞬间变成无家可归、七零八落的羊群,高级军官叛变并宣布独立。腐败为害之烈,远远超过迄今人类发明的一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踏着天下兴亡的鼓点,新中国走到了今天。远离钢铁战争,改革开放、近距离感触复杂环境几十年之后,中国高级军官的阵列中,出现了徐才厚、谷俊山贪腐之流。管灵魂的出卖灵魂,管钱物的假公济私。庸碌之辈,无耻之徒,道貌岸然,登堂入室。任凭腐败猖獗,正气必将萎靡。毒瘤虽小,可瘫全身;腐败二字,可溃全军!“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勿入斯门”,黄埔军校门联尚在;“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惜死,天下太平矣”,岳飞的感喟言犹在耳。国人也在忧心解放军“精神都去哪儿了”,难道也要步那些不争气王朝军队的滚滚后尘?

黯淡了刀光剑影,“战争”却更加致命。中国军队决不能只关注钢铁装备而忽略精神装备。数百万先烈在天之灵在俯视,十三亿中国人的殷切期盼在凝视:中国军队,必须打赢以腐败为敌人的生死之战!

于是,在于无声处听惊雷般的反腐行动中,人民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决心和严厉无情横扫腐败的霹雳手段,告诉世人: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华民族复兴征途上坚定有力的捍卫者,是有志青年投笔报国的圣地,绝没有蝇营狗苟之类、祸国害军之徒的藏身之地!

近代中国五百年,无论明清两朝两军,还是穿插在其前后的李自成、洪秀全、蒋介石的短命时代,“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根本原因,都是在战胜眼前拿枪的对手之后,不敢向自身的腐败开战,最后被自己的腐败打倒,从而被踩进历史的坟地。

而解放军却敢于举起反腐之剑,向自身开战!

在谷俊山、徐才厚之后,一批军中贪腐分子被绳之以法。懈怠、低俗之气为之一扫,阳刚、尚武之气为之一振!

山河一新,军民感奋。一支勇于向自身积弊开刀的军队,还有什么样的敌人不能战胜?

当今中国和作为护航者的解放军,在路上。在复兴的中途,有横亘着的历史陷阱必须跨过——

晚清洋务运动改革开放三十年,军败国亡;前苏联70年因未能走出腐败的泥沼,像落水的大象一样被污浊窒息,被猎食者分尸。

历史上的老列强和新时代的觊觎者正伏在半途,等待着发起攻击的时机。

而认识危险,化解危险,就成为新生的动力。

和解放军历史上的所有外部敌人比起来,内部腐败是最大的敌人,但却不是不可战胜的,其秘诀就在这支军队曾经胜利的原因之中。我们是谁?我们为谁?我们为什么出发?我们去向哪里?反腐的利剑穿破迷茫之后,思想之光会重新点亮信仰之火:人民是我们的靠山,我们是人民的子弟!

习主席倡导全军政工会议在古田召开,其深意就是重寻这支军队战无不胜的法宝,再塑所向无敌的烈血忠魂。

新时代的集结号已经吹响,用我们的忠勇筑成我们心的长城!

人民期待,那支已经不再需要小车运粮的军队,高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走来,怒吼着“雄赳赳,气昂昂”走去;官兵期待,三大民主的优良传统回归,正气苏醒,血性勃发。

身体力行,上下拥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腐败革除,百战不殆!历史瞩目:新的无敌雄师正在归来!

中国需要新时代的铁血将军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彭光谦

原标题:中国需要新时代的铁血将军——读朱文泉将军专著《岛屿战争论·将论》

少将:劲燃反腐烈火,淬砺烈血军魂!

将军骑射(油画) 王可伟作

少将:劲燃反腐烈火,淬砺烈血军魂!

锤炼血性(摄影) 陈 钢作

原南京军区司令员朱文泉上将新近出版的专著《岛屿战争论》,以其深厚的学术修养和长期领兵治军经验,全面阐述岛屿战争的相关要素和指导规律。其中第五篇《将论:打仗,打将》以专门篇章论述知将、选将、用将问题,提出“打仗,打将”的重要观点,以及“三才”“三德”“三戒”等九大为将之道。这些理论概括,为认识当代军队建设规律,加强军事将领的军政素养,提高军事将领信息化条件下统兵打仗能力,作了有益探索。

军事将领的重要作用

“打仗,打将”是作者提出的一个重要命题。这一命题与历代兵家关于“用兵之要,首在择将”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例如,《孙子兵法》提出“夫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诸葛亮强调“夫将者,人命之所悬也,成败之所系也,福祸之所倚也。”毛泽东同志更是精辟指出,在一定的客观条件下,战争的胜负取决于将帅的指挥素质。

为将之道不仅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更是一个与国家兴衰存亡息息相关的重大实践问题。一个优秀的将领不仅是战场上的胜利者,国家危难的拯救者,也是国家政权的创立者、维护者,民族利益的捍卫者,在军队建设和国家安危中都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汉代的李广、卫青、霍去病,唐代的李光弼、庞孝泰,宋代的杨业、岳飞、韩世忠,明代的戚继光、熊廷弼,清代的施琅、左宗棠等将领,之所以世世代代受到人们的敬仰,就是因为他们为维护国家安全和民族尊严作出了杰出贡献。

将领优劣不仅决定一支军队建设的成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而且往往决定一个国家的安危和民族的兴衰。120年前那场使民族陷入灾难的甲午战争,失败原因固然很多,但以李鸿章、方伯谦、叶之超为代表的一批败类,偷生纵寇,怯懦避战,甚至与敌暗通款曲,难辞其咎。

领兵作战的基本才能

作者认为,统御能力、指挥能力、政治素养“三才”是一个合格将领的必备能力,是决定将领金字塔稳定性的三块基石。统御能力是第一块基石。所谓统御能力,就是领导管理军队,建军治军能力。包括平时的统御和战时的统御。不能锻造一支纪律严明,作风优良,精诚团结,训练有素,英勇顽强的军队,要想在战争中取胜是不可能的。统御,首先是“统将”,明于知将,善于用将。美国名将马歇尔上衣口袋里,总是揣着一个小本子,上面记录着他在各级岗位任职时印象深刻的军官名单,这为他担任陆军参谋长选将、用将提供了有益的参考。其次是“统兵”,其关键在于铁律带兵,赏罚严明。中国历史上所向披靡的岳家军、戚家军无不是依法治军,令出必行,纪律严明的典范。

第二块基石是作战指挥能力。作战指挥能力是一个军事将领的基本素质。作战指挥能力最重要的是决策能力。指挥就是决策。决策是将领指挥作战的核心环节,决策能力是将领指挥能力的集中体现。临机犹豫不决,或者盲目决策,鲁莽决策都只能导致失败。而能不能多谋善断,很大程度上与将领的知识结构和智谋水平紧密联系在一起。《孙子兵法》强调,“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智”被列为军事将领五大基本素质之首。知识是智慧的沃土,谋略的源泉,克敌制胜的“战略资源”。现代战争正日益成为“智能战争”“知识战争”,“智”的丰富内涵是体能战争时代、技能战争时代所不可比拟的。随着全球一体化程度的日益加深,国际交往,国际博弈的日益频繁,不仅要求军事将领懂得国情军情,还要懂得国际军事、国际政治、国际经济、国际法,懂得军事外交,掌握一定的外国语言。

第三块基石是政治素质。军事是政治的继续。战争从来不是单纯的军事行为,它受政治的强烈制约。我们打的往往是军事政治仗,或政治军事仗。不懂政治,就难以把握军事行动的方向,就难以打胜仗。因此一个军事将领不能没有政治头脑。毛泽东同志指出,“不懂政治的人,就不会打仗”。一个优秀的军事家必然是优秀的政治家。

号令三军的人格魅力

战国军事家孙膑指出“将者,不可以无德,无德则无力,无力则三军之利不得。故德者,兵之手也。”作者认为,将领的成功仅有才是不够的,还需有德,德即应当遵守的社会行为准则、规范。作者提出,为将之德,最基础的方面至少应当包括忠诚、勇敢、爱兵三个方面,而忠诚是“三德”之首。

所谓忠诚是指对国家、人民、军队,对事业忠贞不贰,尽心尽力。为将者的忠诚不仅要经受严峻的战争环境的考验,尤其是危难时刻、生死关头的考验,而且也要经受平时复杂政治环境的考验。作为当代中国的军事将领,忠诚集中体现在对党的忠诚,对党的事业的忠诚。我们的军队是党的军队,必须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必须绝对听从党的指挥。忠诚于党与忠诚于国家、忠诚于人民,具有本质上的一致性。一个时期以来,国际敌对势力加紧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尤其是把军队作为渗透破坏的重点。国内外敌对势力极力鼓吹所谓“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政治观点,千方百计否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妄图切断党、军队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尖锐复杂的渗透与反渗透、分裂与反分裂、颠覆与反颠覆的斗争形势,要求我军将领不仅要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应对裕如,而且要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能见微知著,洞察秋毫,明辨方向。

成就辉煌的高尚情操

历代军事家都十分重视为将之戒。《三略》认为将领有“八禁忌、四明诫”,诸葛亮在《将苑》中指出将领要戒除“贪而无厌、妒贤嫉能、信谗好佞、料彼不自料、犹豫不自决、荒淫于酒色、奸诈而自怯、狡言而不以礼”等“八弊”。作者结合戎马50年的经历,分析了古今中外大量的经验教训,认为为将者需有“三戒”——戒纵、戒惰、戒私欲,也就是警惕胜利时放纵,和平条件下懈惰,位高权重时私欲膨胀三大危险倾向。

胜利是一种动力,也可能成为一种阻力。胜利,尤其是连续的胜利能鼓舞斗志,振奋士气,以利再战,然而胜利也容易使人冲昏头脑,滋生骄傲自满情绪,染上“胜利病”,变得飘飘然起来,忘乎所以,麻痹轻敌,盲目自负,从而埋下失败的祸根。由于“胜利病”具有侵蚀机体的隐蔽性、广泛蔓延的传染性,尽管其危害人人皆知,但总有人前仆后继成为它的俘虏。这是第一戒。

和平是百姓之福,但长期的和平环境容易使一支军队怠惰下来。对于将领来说,在和平时期对内忧外患仍时刻保持高度警惕是一种重要品格。在良将眼里,没有和平与战争之分,只有战争与准备战争之分。为将者要记取“温水煮青蛙”的故事,对怠惰始终保持警惕,不要在温水中慢慢失去知觉,在温水中慢慢消亡,这是第二戒。

作为职务的需要,军事将领通常位高权重。权力弄不好,就成了腐蚀剂,它容易放大个人的私欲,为将者必须戒私欲,这是第三戒。我们不反对军事将领合理的个人利益,更不反对军事将领建功立业、争取荣誉,但决不容许将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军队、人民利益之上。我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是一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队,是一支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军队。党和军队的性质宗旨,决定了我们军队同各种腐败现象是水火不相容的。坚决惩治和有效预防腐败,铲除腐败毒瘤,净化军事肌体,是保持坚强战斗力的根本要求。

毛泽东,历史上第一个与“官国”传统决裂的人

来源:华夏网 作者:梁柱

中国是一个“官国”,官国的遗产很容易被继承,特权思想一代又一代遗传下来,从古代一直到民国都是如此,具有很深厚的历史土壤。中国共产党及其创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告别“官国”的历史起点,其代表人物是一代伟人毛泽东,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与“官国”传统决裂的人。

少将:劲燃反腐烈火,淬砺烈血军魂!

谢觉哉从毛泽东睡硬板床说起

1959年春,党内尊敬的“五老”之一谢觉哉,以中央赴革命老区慰问团团长的身份,来到革命圣地井冈山。他在参观当时尚未修复的革命遗址时,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他指着当年毛泽东睡过的门板问陪同人员:毛主席过去条件差睡木板,现在当了国家领袖还睡木板,你知道为什么吗?谢老认为,这就是毛泽东的“悬梁刺股”,他在提倡井冈山的革命精神,带头打破封建做官的特权,做官的生活特权、政治特权。

谢老还同身边同志讨论:解放快十年了,共产党建立的是一个新政权,毛主席为什么一再教导反对官僚主义?有同志回答:人一当官,就容易脱离群众。谢老对这个回答显得很满意。他进一步发挥说:这就是“官国”的遗产之一。共产党的官就是不能脱离群众,要为人民服务,这是党的宗旨。困难的是,中国是一个“官国”,官国的遗产很容易被继承,特权思想一代又一代传下来,从古代到民国都是如此,有很深厚的土壤。

谢老说得何等深刻、何等好啊!在这里,他把特权思想、特权作风和特权享受,概括为“官国”的遗产,这是对长期封建社会传统的形象说明,是共产党人必须面对的一个沉重的历史包袱。是的,权力具有两重性,人民赋予的权力,既可以用来为人民服务,也可能被用作谋取私利。毛泽东以深邃的历史眼光,看到了我们党取得全国政权之后存在的这种危险。 抗战胜利前夕毛泽东就向“官国”开炮

早在1944年11月,当中国革命胜利的曙光初露端倪的时候,毛泽东在给郭沫若的信中就说:“你的《甲申三百年祭》,我们把它当作整风文件看待。小胜即骄傲,大胜更骄傲,一次又一次吃亏,如何避免此种毛病,实在值得注意。”在毛泽东看来,骄傲,就必然脱离群众,在取得政权之后,就会贪图享受,骄奢淫逸,重蹈历史上农民战争屡遭失败的覆辙。在建国前夕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向全党发出了要防止资产阶级“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的警示,他语重心长地说:“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全会还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作出了六条规定:一曰不做寿,二曰不送礼;三曰少敬酒;四曰少拍掌;五曰不以人名作地名;六曰不要把中国同志同马、恩、列、斯并列。后来在“三反”运动中毛泽东重申必须坚持“七届二中全会防止腐蚀的方针”。这表明在建国前夕,毛泽东就把党执政后反腐蚀的问题提到了全党面前。毛泽东上述基于对党的事业深刻理解而作出的高屋建瓴的科学预见,是我们党执政必须具备的一种思想观念和精神状态,是共产党员保持无产阶级先进战士本色、拒腐防变的长鸣警钟。

毛泽东的一生,是争取人民主权、捍卫人民主权的一生。他萦萦于心的是天下的苍生,最痛恨的是那种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官僚主义作风。我们知道,官僚主义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是以往一切剥削阶级统治的国家所固有的特征。这是因为剥削阶级为了追求自己特殊的利益,拼命维护他们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借助庞大的官僚国家机器实施对社会的严密控制,使国家日益成为脱离社会的机关。这种国家的阶级本质,决定了官僚与社会的对立和分离。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国家与社会对立的现象消失了,主权回到人民的手中。但必须看到,由于历史的原因,人民群众在相当长的时期还难以达到直接地、普遍地参加社会管理的水平,所以人民的权力是通过自己的利益代表者,即共产党和国家权力机关来实现的。这样,党和政府的工作人员与人民的关系如何,就直接关系到这个政权的性质。同时还要看到,旧的思想意识是不可能和被推翻的旧制度一起被埋葬掉,它会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存在并影响着人们。像中国这样一个经历了2000多年封建统治,在近代又缺乏民主传统的国家,封建专制主义在思想政治和社会生活各方面的遗毒根深蒂固,这不能不是官僚主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得以复活的一个重要的社会历史原因。这正是谢老称之为“官国”的传统习惯势力的根源所在。所以,毛泽东尖锐地把官僚主义称作“反人民的作风”,他说,官僚主义作风,“就社会根源来说,这是反动统治阶级对待人民的作风(反人民的作风,国民党的作风)的残余在我们党和政府内的反映的问题”。他在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一再告诫全党:“不要滋生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 铲除特权才能防止人民江山变色

在毛泽东看来,官僚主义的实质是一种特权的思想和作风。这种把人民赋予的权力看作是个人的专利、专权,它不但会表现在漠视群众疾苦甚至欺压百性的工作作风上,而且也会表现在以这种特权来谋取个人的私利。毛泽东极端憎恶特权的思想和作风,他是官僚主义的不可调和的敌人。

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时,饱含深情地回忆井冈山斗争时牺牲的同志,卢德铭、何挺颖、王尔琢、张子清、伍中豪……,他说,一回到井冈山,脑子里就看到了他们一张张年轻的面孔,都是活生生的。他们都是有坚定信仰有牺牲精神的好同志,牺牲时都只有二十几岁呀!这时,毛泽东的思绪回到亿万工农百战多的艰苦岁月,目光却射向未来,他深深地思考和担忧,千百万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人民江山,会不会因为我们队伍中的特权思想滋长而改变颜色?他说,一想到建立红色政权牺牲了那么多的好青年,好同志,我就担心今天的政权。他以苏联为例,说苏联党内有个特权集团、官僚集团,他们掌握了国家的要害部门,为个人捞取了大量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一般党员和普通老百姓是没有什么权利的,你提意见他们不听,还要打击迫害。他接着说,我们国家也有危险,官僚主义作风反了多次,还是存在,甚至比较严重,官僚主义思想也比较严重。打击迫害、假公济私的事有没有?这样的事情,你们知道的比我多。但报喜不报忧,这也是官僚和封建的东西。做官有特权,有政治需要、有人情关系。县官不如现管,假话满天飞,忽“左”忽右、形左实右,这些很容易造成干部的腐化、蜕化和变质,苏联就是教训。我很担心高级干部出现修正主义,中央出现修正主义怎么办?有没有制度管住他们?这时他特别提出,井冈山革命精神不能丢了,不能从我们第三代和第四代身上丢了。

这些令人振聋发聩的深刻思想,是毛泽东1945年提出以民主新路跳出“兴勃亡忽”历史周期率、1949年提出“进京赶考”等一系列思考的延续和深化。这是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战略思考和历史课题,后辈共产党人应当加以警惕和自律;以能够交出一份让革命先烈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满意的答卷。 从制度上入手打破“官国”传统

1959年谢老在井冈山慰问老区时曾说,中国第一个在制度上打破“官国”传统的人是毛主席。井冈山的士兵委员会就是一个例子,当官的没有特权了。我们就靠这个,官兵一致、军民一致打下的天下。他联系实际、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共产党进城了,当官的特权跟着就来了。很多人感到这是天经地义。我的亲戚要我帮忙安排工作,觉得这是正常的。我的孩子也觉得坐我的小车,吃得比别人好,穿得比别人好,是正常的。我感到这些对我们党来讲不正常,危险。是的,进城之后当了官,面对可能滋长的特权思想和作风,一些从井冈山,从万里长征,从延安过来的老同志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求索破题之途。在谢老讲这番话之后的第六个年头,毛泽东在井冈山与陪同的同志一起探讨什么是井冈山的革命精神和革命传统的时候,也特别强调士兵委员会的重要作用。他说,在井冈山时,我们摸索了一套好制度,好作风,现在比较提倡的是艰苦奋斗,得到重视的是支部建在连上。忽视的是士兵委员会。支部建在连上,随着我们掌握政权,现在全国各行各业都建有党的组织,成为领导机构。党的力量加强了。但自觉接受群众临督,实行政治民主,保证我们党不脱离群众,比井冈山时士兵委员会就要差得多了,全国性的政治民主更没有形成为一种制度,一种有效的方式。井冈山时期士兵委员会是有很大作用的。由此可见,毛泽东这时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通过有效的政治民主制度,依靠群众的监督力量,来保证人民政权的纯洁性。

毛泽东这是从制度上思考拒腐防变的问题,在这里,他仍然是把人民群众作为权力的主体来考虑的。他认为,要根治官僚主义,重要的是要扩大民主,特别是要吸引广大人民群众直接参加对国家的管理和监督。毛泽东曾经指出: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力问题了解为人民只能在某些人的管理下面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而“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在他看来,这种权利是至关重要的,是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体现和重要保证。他说,“没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权等等权利,就没有保证”,这就是说,只有劳动者的管理权得到保证,即能够以各种有效的途径和方式参与对国家事务的管理和监督,才能使党和国家机关、部队、企业和文化教育事业的领导权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才能有效地防止和制止特权思想的滋生。 打破“官国”传统的制度必须依靠人来执行

毛泽东重视从制度上防止腐化变质,同时他又强调关键还是人的问题,因为任何制度都是靠人来制定和执行的。如果一个共产党员失去了理想和信念,醉心于利用官场谋取私利,再好的制度也会被搁置,被践踏。在这里,重要的是要解决好干部同人民群众的关系问题,使之能始终保持社会公仆的本色。当时,八机部部长、井冈山老战士陈正人通过在洛阳拖拉机厂蹲点搞调查研究,真正做到了同工人“三同”(指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在报告中深有感触地说:“干部特殊化如果不认真克服,干部和群众生活距离如果不逐步缩小,群众是必然会脱离我们的。”毛泽东看了他的报告后作了如下批示:“如果管理人员不到车间、小组搞‘三同’,拜老师学一门至几门手艺,那就一辈子会同工人阶级处于尖锐的阶级斗争状态中,最后必然要被工人阶级把他们当作资产阶级打倒。不学会技术,长期当外行,管理也搞不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不行的。”他在批示中还尖锐指出:“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是两个尖锐对立的阶级。”毛泽东怀有深刻的忧虑,担心我们这个国家,这个党,将来会不会改变颜色。 毛泽东同“官国”传统决裂的现实意义

如果说毛泽东对当时形势的估计还过于严重的话,那么在今天却更加显示出这个警示的历史洞察力和现实意义。在新的历史时期,我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很大成就,人民的生活也有显著改善,但勿庸讳言,我们的干部队伍也出现了诸多令人堪忧的问题。应当看到,在当今西强东弱、北强南弱的国际态势下,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那种特权思想除了继续表现在工作作风之外,更为严重的是一些共产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失去了理想信念,疯狂地走上了以权谋私,权钱交易,不择手段攫取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罪恶道路。有的利用手中特权贪污受贿,盗窃国库,榨取人民血汗,聚集大量财富;有的则官商勾结,权力投资,为谋取不义之财,视工人生命如草芥,成为新的吸血鬼;有的纵容家属经商,利用特权一夜暴富,自己却作秀清廉公正,欺骗公众;有的以末日心态大量掠取财富,在国外营造销金窟,怀揣多国护照,随时准备开溜;有的活像封建时代官吏,戴了乌纱还嫌小,着了红袍想紫袍,跑官买官,卖官鬻爵,时刻计算投入与产出的关系,准备大捞一把;有的为保住金交椅,守住特权,竟烧香拜佛,弄神作鬼,乞灵风水,迷信忌讳,修祖坟,建祠堂,封建霉味十足;等等,不一而足。中央虽三令五申,严加惩治,但这样的人仍前仆后继,揭出的事实触目惊心,叹为观止。那些极端的腐败分子,是社会主义的蛀虫,是和平时期党的事业的背叛者。写至此,深感毛泽东的忧虑不是空穴来风,是值得我们高度警觉的。

列宁在十月革命后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所有经济机关的一切工作中最大的毛病就是官僚主义。共产党员成了官僚主义者。如果说有什么东西会把我们毁掉的话,那就是这个。”在中国,“官国”的传统具有非常深厚的土壤,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习惯势力!一切真正的共产党员和党的事业的拥护者,都要同这种传统观念彻底决裂。我们要永远记住毛泽东的教导:官气是一种低级趣味,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出现才是高级趣味。共产党员要勇于埋葬官场习气,打破特权思想。[原载:华夏网]

长沙县街头反腐漫画将被除 城管:太负能量了(图)

来源:红网 作者:盛磊 周天翼

少将:劲燃反腐烈火,淬砺烈血军魂!

东六路(特立路至滨湖路段)两侧围挡公益广告,内容多为揭露官场腐败。虽吸引了路人眼球,但内容过于负能量,易引起群众的反感。 章帝摄

红网长沙县站1月12日讯(星沙时报记者盛磊通讯员周天翼)最近经过长沙县东六路,细心的市民会发现两侧的围挡公益广告满是廉政漫画,为吸引眼球,内容多为揭露官场腐败,但“讽刺味”过浓。相关部门表示,该广告将被重新喷涂。

记者看到,其中一幅漫画画有一名机关财务人员,坐在一张U型桌前,桌上摆满各类发票、合同,有假发票、涂改发票、重复报销的发票,还有内外勾结签的阴阳合同等,揭露官场一些做账黑幕,而旁边写有“贪污腐化、害国害家”八个大字。其他诸如官场如何索拿卡要、权钱权色交易等比比皆是,但并未署名是何人何单位所宣。

“乍一看以为是廉政文化墙,但形式表达过于直接,讽刺过头。”县城管执法局广告亮化办负责人介绍,东六路(特立路至滨湖路段)两侧现为待开发的荒地,按规定必须设置围挡墙,有人利用围挡墙发布公益广告,出发点可能是宣扬廉政文化,但内容过于负能量,易引起群众对政府的反感。

该负责人提醒,如有部门和单位要发布公益广告,须经城管部门审核,内容必须积极正面,弘扬传统文化或传播文明正能量,“我们已经联系一家广告公司重新喷涂,内容改为正面宣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