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俄经济大战,花落谁家?

“油价是天意”?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石油价格以其不可预见性著称。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总裁瓦吉特·阿列克佩罗夫在1999年就给出过这样一个描述:“油价是天意。”然而我们看到的是石油自打成为广义的能源之后,就与暴涨暴跌,地区冲突、阴谋操纵、各种形式的战争如影随形,从未安安宁宁的以纯能源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

原油价格是各方关注的焦点。2014年上半年国际原油价格看起来十分坚挺,从年初到6月份实际涨幅接近一成,然而从六月末开始,情势急转直下,原油价格在到达顶部后从115美元开始一路下滑,先后突破100美元和90美元两大心理关口,10月下旬后,美国原油期货价格已经跌破80美元大关。11月29日,纽约原油期货价格收盘暴跌10.23%,每桶66.15美元。2015年1月13日,布伦特原油期货跌逾2%至46.32美元/桶,美国原油期货跌至44.92美元/桶,跌幅近2.5%,均创下6年新低,自去年6月以来已累计下跌60%。专家预计,跌势还会持续。

“通过操纵国际油价,美国正在对俄罗斯展开一场经济战。”宋志锋先生指出。

乌克兰危机以来,美欧和北约已对俄罗斯实施了多轮经济制裁,以此作为对俄在乌克兰所采取行动的报复。在狠狠地打击了俄罗斯脆弱的经济之后,接下来又瞄准俄罗斯的软肋——能源出口,发动了这场石油价格大战。

目前,俄罗斯三分之二的出口来自于石油和天然气,油气收入占到俄罗斯财政收入的一半左右。石油价格的暴涨暴跌对一个严重依赖能源出口为经济发展模式的国家意味着什么?上个世纪70年代,石油价格从的1.8美元暴涨至1980年的36.83美元,十年间苏联相对富裕和安宁,高企的油价令苏联在世界舞台上举足轻重。坐拥丰富能源储备的苏联不再谨慎行事,1980年入侵了阿富汗。之后油价冲高回落,1982年-1985年间达约30美元。1986年沙特阿拉伯为惩罚欧佩克其他成员国超额产油,大幅增加产量,令油价降至12美元,几年后,苏联经济崩溃。

21世纪初俄罗斯的稳定富裕同样仰仗石油美元。油价从1998年的12.72美元涨到了2013年的108.66美元,期间最高曾达到过每桶147美元的纪录。因而近年来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也明显具有进犯性,这在格鲁吉亚和克里米亚问题上达到了顶峰。2014年,油价在达到高点数后迅速跳水。一如上世纪80年代,始作俑者又是沙特阿拉伯,尽管这次沙特给出了不同的理由。

历史的因果循环会再度重演吗?

冷战末期,美国就曾操纵石油价格下跌“玩死”了苏联。

1967年11月,苏共总书记、部长会议主席勃列日涅夫在纪念十月革命50周年的红场演说中,首次提出“发达社会主义社会”概念。苏联对外宣称发达社会主义的底气,并非源自自身经济发展有多么好,主要是源自石油和能源产出获得的巨大收益。1971年初,国际石油只有1.8美元/桶,1973年初涨到2.95美元一桶,到1973年的年底突破12美元,三年间涨了近7倍。1975年苏联石油产量超过美国,1979年成为国际第一大产油国,靠着丰富的产量从国际市场上收获了巨量的石油美元,再加上苏联红军的强大武力,这个地球上面积最大的国家看起来异常强大,四处扩张,与西方公开搞对抗。1981年,国际油价格继续坚挺,一度高达39美元/桶。此时苏联已完全不把欧佩克的限产措施放在眼里,产量连年增长。

美国学者施魏策尔在《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苏联的》一书中透露了里根政府是如何不择手段打垮苏联的,其中一个重要手段就是操纵国际石油价格。针对苏联的经济极大的依赖石油出口的现状,美国千方百计压低油价以迫使其陷入经济困境,进而瓦解苏联人对国家制度的信心。一个快要被人们遗忘的事实是,苏联解体的前10年正是国际油价暴跌的10年!

1981年里根入主白宫后,美国开始实施遏制苏联的战略。一是提出星球大战计划,把苏联引上与美进行军备竞赛的快车道,从经济上消耗苏联国力;二是通过对欧佩克施加压力,促使其增产,使世界石油价格低位运行,耗尽苏联的外汇来源,拖垮苏联的经济。美国的这两手措施非常有效,1985年,在美国怂恿下,沙特开始指责苏联、墨西哥等产油国无限制开采,决定不再捍卫欧佩克价格,迅速提高产量追回市场份额。沙特石油出口从不足200万桶/日猛增到约600万桶/日,85年末更达到900万桶/日。其它石油出口国纷纷效仿,世界石油产量猛增,爆发了战后国际石油市场最惨烈的价格战。原油价格暴跌,到1986年跌到了只有12美元,至1990年一直压制在20美元/桶以下。

当时苏联产油的成本远远高于其他地区,石油价格每桶下跌1美元,每年外汇收入就要减少5-10亿美元。也就是说苏联在一夜之间损失了超过100亿美元的硬通货,几乎是其收入的一半。天然气的价格一直以来与石油挂钩,因此天然气的收入也随之减少数十亿美元。与此同时,美元贬值也使得苏联每年减少大约20亿美元。军火是苏联继能源之后的第二大出口商品,油价暴跌使得军火的销售量在1986年减少了20%,莫斯科又失去了20亿美元硬通货。损失惨重!!

70年代中期,苏联在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的同时,也成为世界最大的谷物和食品进口国。到了80年代,苏联一半以上的外汇收入靠石油出口,一半以上的外汇支出则用于进口粮食和食品,实质上已沦落为一个依靠石油换取食物的落后国家。而苏联的工业体系则完全为军工服务,经济结构非常不合理。到了戈尔巴乔夫改革时期,苏联完全陷入了用增产维持石油美元收益的怪圈。苏联的经济状况直接取决于世界油价和谷物价格的波动,取决于世界对石油和粮食的总体需求态势。

80年代中后期国际油价的惨烈下跌,使得苏联经济雪上加霜,戈尔巴乔夫推行的政治和经济体制改革失败,导致了苏联人民在整个80年代饱受生活物资短缺的痛苦,民间怨声载道,给了西方可乘之机。1989年东欧剧变,1991年苏联迅速解体……

宋志锋先生多年研究国际关系,针对俄罗斯当前的形势谈到,“当年,美国用温柔一刀分解了苏联;当下,美国以俄罗斯做菜,想故态重萌……

时隔多年,我们仿佛看到历史的同一幕又在同一片天空下重演。当年通过石油价格大战,美国在不动声色间把一个庞大的帝国彻底击败,自己荣登世界霸主宝座,让我们见识到了石油战争的威力!能不费一兵一卒使他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消耗掉强大的国力,倒退十年乃至数十年,迄今为止,战争,也只有战争能达到如此毁灭性的效果,而这一切完美地展现出了现代不对称战争的优势:高效和诡秘。

超级战事继续,戏剧化吞噬中……

俄罗斯的能源,大多处于西伯利亚冻土地带,苏联时期的开采成本都在20美元一桶左右,现在估计至少要40-50美元一桶。普京在10月份时说,每桶80美元的价格不符合任何大玩家的利益。俄罗斯2014年的财政预算就是以年初能源产能出口量折算石油价格114美元为基础制定的,只有维持在114美元/桶,俄罗斯才能维持收支平衡。国际油价如果低于这个数,俄罗斯财政将发生赤字。如果维持在90美元/桶,2015年俄罗斯财政收入将因此减少12%,低至80美元,就会导致俄罗斯财政大出血。如果跌至每桶70至80美元,俄罗斯经济将陷入深度的困境,深度的衰退,大规模的财政赤字,巨额资本外逃……若再跌至50-70美元一桶,将给俄罗斯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使俄罗斯的石油经济陷入极端困境,对外应对乏力,在处理叙利亚、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中缺乏底气。

宋志锋先生指出:吞噬无对错,自肥兮。难!乌克兰想自肥,俄罗斯也想自肥,美欧更想自肥,试问地球村民谁不想自肥自乐?吞噬,反噬?戏剧化吞噬中……

现在看来,过度依赖石油出口作为经济发展模式的俄罗斯前景可谓不妙。石油价格大战愈演愈烈,至今没有任何停战的预兆。欧佩克的石油开采成本低,有的低到几美元一桶,50-70美元一桶他们依然有大量的利润空间,可以持续发展石油经济;美国有加拿大和墨西哥湾乃至拉美能源保障,以及从西非进口石油,获取原油成本不会高于50美元,也有大量的利润空间。至于页岩气,奥巴马前不久承诺,美国政府将推动发放更多能源出口牌照,帮助欧洲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石油输出国组织近日又发布消息说,将2015年全球原油需求下调至近十二年来最低水平,无异于给惨跌的油价釜底抽薪。普京和俄总理梅德韦杰夫都曾表示过,“欧元区经济复苏缓慢,对俄罗斯的能源需求减少”,在此基础上,如果欧盟主动降低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那么俄经济可能将面临比去年更糟糕的局面。据英国《金融时报》计算,如果油价维持在每桶80美元至90美元水平之间,俄罗斯经济只能支撑大约两年。面对低价石油的漫漫严冬,俄罗斯只能咬牙硬撑。

石油价格大战正酣,相伴而来的是汇率大战、天然气价格大战。

从14年年初以来,卢布跌幅已经达到70%,熊冠全球,其波动之剧烈让人惊心动魄。 12月16日晚间卢布贬值明显加速,汇率不断刷新历史新低纪录,单日跌幅超15%,美元兑卢布已经逼近80重要关口。为了避免卢布崩盘,央行曾接连抛售800亿美元外汇,后又宣布将利率从10.5%大幅提高到17%,这是1998年以来试图避免债务违约进行的最大的一次加息。

在艰难稳住卢布汇率不到一个月之后,国际油价的连续下跌终于还是让俄罗斯的救市努力白费。1月13日夜间,俄罗斯卢布汇率下跌至65.6左右,创下自去年12月中旬发生货币崩盘事件以来的收盘价最低水平。今年的半个月内,俄罗斯卢布汇率已经大幅下跌了近15%。近期世界主要产油国继续放言不会减产,投资机构预期卢布还将继续跌至70-75水平,国际评级机构惠誉也在上周将俄罗斯主权债务评级下调至“垃圾级”边缘。

俄罗斯的经济已经为油价、卢布汇率的持续下跌以及美欧的多轮经济制裁变得日益窘迫,更让人揪心的是外汇储备。自1998年汇率危机及违约以来,普京千辛万苦将外汇储备至当前的4150亿美元。现在,这笔钱正在迅速减少。有资料显示,从2013年11月30日至2014年11月30日,俄罗斯外汇储备减少了20%,也就是近1000亿美元。剩下的,两大石油基金“国家财富基金和储备基金掌控着1700多亿美元,但这部分储备很可能用于短期融资”,就是说,这部分外汇储备是“非流动性的”,即有钱取不出。如此一来,俄罗斯可用外汇仅剩下2000亿美元左右。据彭博社报道,如果卢布继续下跌,那么“为捍卫卢布,俄罗斯央行可能会再拿出700亿美元”。真若如此,俄罗斯可流动的外汇储备就只剩下1000多亿美元了。而这和之前副财长莫伊谢耶夫信誓旦旦所表示的,财政部将出售外汇储备,“要多少就卖多少”,以及这一干预措施持续时间“要多久就多久”的说法相差可就太远了。

经历了原油和卢布的暴跌之后,俄罗斯还需要担心一件事:天然气。目前,俄罗斯三分之二的出口来自于石油和天然气,天然气占俄罗斯出口总额的14%。彭博整理的13家交易商、经纪商和分析师预测的中位数显示,今年欧洲最大公开市场上的天然气价格将会下跌13%,创2010年以来新低。下跌原因除了直接受油价影响外,全球液化气产量四年连创新高也是原因之一,俄罗斯面临的竞争愈发激烈。此外俄罗斯还面临欧盟需求减少的威胁。去年,欧盟28国的天然气消费减少了9%,已经连续四年降低。欧亚集团预计,俄罗斯可能不得不通过价格折扣来维持天然气在欧洲的市场份额。有专家表示:“考虑到俄罗斯在欧洲天然气的市场份额,各种纷至沓来的因素正在变得对其不利。” 俄罗斯财长西卢安诺夫11月24日表示,“制裁导致我们每年损失约400亿美元,油价下跌30%带来约900-1000亿美元的损失”,天然气价格的下跌无疑会加大这个数字。目前,欧洲大约有一半的天然气合约价格与油价挂钩,但会有六到九个月的滞后。花旗银行在2014年12月的报告中指出,低油价最早将于15年4月开始影响俄罗斯的长期天然气合约。彭博分析师预计,届时,Gazprom公司2015财年的收入将会减少7.6%至975亿美元,为2009年以来首次萎缩。

经济制裁还使俄罗斯在2013全年资本净流出630亿美元,而2014年流出可能达到1500亿美元。俄经济发展部长乌柳卡耶夫认为,如果资本流出量超过1500亿美元,俄全年投资将同比减少8%,经济将萎缩1.8%。

当今两个大国博弈吞噬中。北极熊接连被美洲鹰狠狠啄食了好几口,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损失惨重,无力反击。面对美欧的经济制裁和石油、汇率大战,由于俄罗斯经济布局严重不合理的缺陷,始终拿不出一招制胜的反制措施。8月7日俄罗斯第一次正式开始实施反击,宣布在未来的一年内,俄罗斯将禁止从西方国家进口食品。现在的俄罗斯,尽管不再像20世纪80年代那样从美国购买粮食,但45%的粮食消费仍由进口满足。同时,俄罗斯还是欧洲水果和蔬菜的最大买家,是美国家禽的第二大进口国。不少分析认为,对于高达四成食品来自进口的俄罗斯来说,在丧失掉来自欧美的供应之后,食品价格可能会急剧升高,并推高已经处于高位的通胀水平,提高普通消费者的生活成本,进而打击俄现政府的支持率。

2014年,俄罗斯CPI大幅攀升。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局数据,12月CPI为11.4%,较11月的9.1%高出不少,前年同期仅为6.5%。受欧美制裁和油价暴跌双重打击,8月俄失业率一度降至4.8%,创历史新低。苏格兰皇家银行(RBS)俄罗斯首席经济学家Tatiana Orlova表示,失业率数据并不能展现俄罗斯经济的全景。她指出,卢布的暴跌进一步推高了进口商品的价格,在未来几个月中,俄通胀水平将升至15%,创五年新高,而人们的收入将会下降。2015年1月15日,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副部长A•韦杰夫对外宣布,初步评估2014年俄罗斯GDP增长率在0.5-0.6%之间。而俄罗斯央行预计,2015-2016年俄罗斯GDP增速将接近于零。反映通胀水平和失业水平的俄罗斯痛苦指数(misery index)2014年攀升39%至16.6,而俄罗斯人的真实处境可能比数据体现得更糟。

鉴于俄罗斯经济已经连续衰退了八个季度,通胀率超过两位数,当下民生尤显重要。2015年1月8日,俄农业部传来2014年的“粮食丰收喜报”:当年俄粮食总产超过一亿吨,迎来苏联解体后的第二高丰产年。而梅德韦杰夫似乎更重视市场的反应,他指出,尽管粮食产量大增,但由于卢布疲弱,食品价格上涨压力依然严重。他要求农业部会同联邦反垄断局严格监控食品市场状况,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避免食品市场价格不合理的上涨。新年伊始,梅德韦杰夫还签署一道政府决议,规定俄央企负责人的薪酬水平不得超过其他职工平均工资的7倍。为俄央企高管限薪,是俄政府新年里安抚民心的措施。

美俄经济战,花落谁家?

石油、天然气、汇率大战漫漫无期,加上克里米亚问题,乌克兰内战,美欧的多轮经济制裁……随着时间的推移让俄罗斯重负难荷。2015年12月25日,普京在年终政府会议上要求内阁成员放弃新年假期,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应对当前复杂局势。普京指出,“人民拥有休假的权利,而对你们来说,至少今年不能休长假。”面对当前俄罗斯经济困境和复杂形势,俄罗斯的内阁成员们、经济官员们不敢掉以轻心,紧盯局势,时刻防范任何突发情况的发生。

巨大的经济压力迫使普京放下强硬的身段。10月24日普京总统在索契说,俄不追求超级大国角色,不想重建帝国。俄无建立集团、损害邻国主权计划,不要求在世界有特殊例外地位,尊重他国利益,希望自己利益得到考虑、立场受到尊重,不能允许自己利益被无视。俄加强与亚洲伙伴合作,不意味俄转身离开欧洲。俄罗斯要与各国努力建立更稳定的世界体系。这是两个月来普京第二次发表身段柔软、谦卑,对西方毫无嘲讽和攻击性的讲话,这与今年上半年的强硬简直判若两人。这个表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西方的制裁和遏制措施取得了一定实效。

“美国的制裁措施,帮助确保俄罗斯经济会被油价暴跌摧毁。”奥巴马总统日前在接受NPR电台采访时如此提到。奥巴马在采访中表达了对俄政策的信心,他说,油价暴跌在美国制裁普京的计划中完美诠释了什么叫“锦上添花”。自6月来油价暴跌超过50%,部分原因在于美国页岩油繁荣。“随着制裁的继续,俄罗斯经济将变得非常脆弱,如果油价出现滑坡——这种情况将不可避免的在某个时候发生,不是今年明年,也可能是后年——俄罗斯很难面对这个局面。”“俄罗斯经济在油价崩溃前就已经萎缩了,资本也早已出现流出现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唯一支撑俄罗斯经济的就只有油价。”——这是奥巴马在得意洋洋地向全世界提前宣布自己的胜利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