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军一战损失60万兵力 斯大林真正看到朱可夫的价值

苏军一战损失60万兵力 斯大林真正看到朱可夫的价值

核心提示:德军基辅一役对西南方面军的合围,苏军损失兵力达60余万之多。即使二战结束后,该役也仍然被德国陆军战史称为“世界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陆上合围战役”。正是通过这一役的惨重损失,让斯大林真正看出了朱可夫的价值。

苏军一战损失60万兵力 斯大林真正看到朱可夫的价值

本文摘自:《心胜》,作者:金一南,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战争与和平是千古话题。失败与胜利是千古话题。

两个千古话题之间,站着披甲执锐的军人。和平时期枕戈待旦,战争时期横刀立马。

但更多见的是和平时期未能枕戈待旦,于是战争时期也就无法横刀立马。

因此,即使是在同样经历的军人之间,失败与胜利的悲剧喜剧也是连绵不断。有些人因胜利其名字登上历史的英雄榜,有些人则因失败其名字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上一篇我们讲到了苏联卫国战争初期那个悲剧性人物:西部特别军区及后来的西方方面军司令帕夫洛夫大将。这一篇我们讲他的同伴、战友,莫斯科保卫战期间的西方方面军司令朱可夫大将。

朱可夫还用讲吗?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负盛名的苏军将领,他的名字即使在今天的俄罗斯,也与苏沃洛夫、库图佐夫一样,是胜利的象征。

但其胜利的轨迹依然值得思索,尤其是作为20世纪30年代苏联军队里崛起的两颗新星,当帕夫洛夫悲惨陨落的同时,朱可夫却如此耀眼地冉冉升起,两人命运的差异到底在哪里?

最初看上去,他们两人相同之处甚多:同时出任最早的坦克试验团团长,同时担任大军区司令,同时被授予大将军衔,同样深受斯大林信任,同样在苏军中享有崇高威望。甚至在希特勒入侵苏联最初的困难岁月,他们的遭遇表面看也有些相同。1941年7月初,帕夫洛夫因其指挥的西方方面军全军覆灭而被执行枪决。同月底,朱可夫因提出放弃基辅,被解除苏军总参谋长职务。

同一个月,斯大林培养的这两颗新星似乎都已陨落,失去了他的信任。但朱可夫与帕夫洛夫不同的命运,恰恰从这些表面看来似乎相同的地方开始。

帕夫洛夫被枪决,源自他出于种种原因,错误地估计判断了眼前这场战争。朱可夫被解职,则源自他对战争的严酷性和局面的严重性不但做出正确判断,而且敢于坚持自己这一判断。当时作为苏军总参谋长,他认为在西方方面军覆灭、德军已经形成中央突破的形势下,坚守乌克兰的西南方面军虽然作战卓有成效,但在整个战线上形成一块巨大的突出部,容易陷入德军从南北两个方向的切入合围,所以必须尽快后撤,放弃基辅。

乌克兰是前苏联的粮仓。基辅是俄罗斯文明的发源地。战争爆发以来,西南方面军作战一直是整个苏军中最好的,顶住了德军向乌克兰的强力进攻。这种情况下朱可夫竟然提出放弃基辅的建议,斯大林的第一个反应是:你在说什么?把基辅交给敌人?!第二个反应是:简直是胡说八道!

此时朱可夫本来可以像他的继任者沙波什尼科夫那样,只要统帅做了决定就不再吭气,反正天塌下来也不用自己扛——虽然建议不被采纳,但已经尽到职责。

朱可夫之所以不是理论精深但行动犹豫的沙波什尼科夫,其真正的可贵之处就在这里。他一个人坚持自己的意见,为此宁可放弃总参谋长职务。

他真的失去了这个职务,被派去担任预备队方面军司令员。

后来的形势发展如他所言。9月上半月,德军发起基辅战役。斯大林命令不惜任何代价守住基辅,使苏军部队未能及时撤出包围圈,庞大的西南方面军后方被德军两个装甲集群的南北对进所切断。德国人使用的方式与两个月前围歼帕夫洛夫的西方方面军几乎完全一样,不过这次苏军损失更为惨重:明斯克对帕夫洛夫西方方面军的合围,使苏军损失了将近30万人;德军基辅一役对西南方面军的合围,苏军损失兵力达60余万之多。即使二战结束后,该役也仍然被德国陆军战史称为“世界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陆上合围战役”。

正是通过这一役的惨重损失,让斯大林真正看出了朱可夫的价值。

当时的局面确实异常严峻。在德军的装甲突击下,很多苏军将领没有完成他们对斯大林做出的许诺。他们未能按时到达指定位置,未能及时阻止德军挺进,未能掩护好友邻侧翼,未能实现先前一再保证坚决实现的反冲击??德军一次又一次出乎苏联领导层预料地向前挺进,首都莫斯科面临的危险与日俱增。在这种情况下,朱可夫被从列宁格勒保卫战战地紧急召回接掌西方方面军,肩负起指挥莫斯科保卫战的任务。斯大林签发的命令中说:“在莫斯科以西六十二英里到七十四英里的防线上,保卫首都的任务已交给朱可夫负责。”

这无疑是朱可夫一生中责任最重大、任务最艰巨、考验最严酷的时刻。特别是当第五、第四十三和第四十九集团军放弃莫扎伊斯克防御地带的主要防线、德军在苏军防线中部地区实现纵深突破后,莫斯科的紧张气氛达到高峰:到处是文件焚烧后留下的焦黑纸灰,外交使团按苏联政府安排离开莫斯科退往古比雪夫,惊慌失措的人群谣传德军坦克随时可能冲进莫斯科市区。抢劫的场面也出现了:有人冲进商店抢劫,还有人抢劫运载罐头食品的卡车,更有人偷偷烧毁党证,摘掉家中的斯大林像。

斯大林决心坚守莫斯科。但莫斯科能否真正守住,他并没有把握,特别是过去坚守基辅的决心不但未能实现,而且还遭受到空前损失,这对这位苏联最高统帅的决策信心不能不产生重大冲击。此时的斯大林已经相信,在朱可夫那里能够听到真话。

形势也发展到了最需要真话的时刻。德军在加里宁方面军第三十集团军的地段取得突破,决定莫斯科存亡的时刻到来。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斯大林亲自打电话给朱可夫,不加任何掩饰,提出他平时最不愿意说出、内心深处最痛苦的一个问题:能不能够守住莫斯科?他对朱可夫说:“我怀着内心的痛苦在问你这个问题,希望你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诚实地回答。”

斯大林要求朱可夫不是以一名苏军高级将领、莫斯科保卫战的主要指挥者,而是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回答这个问题,其分量之沉重,即使那场战役已经结束了64年,今天依然能够像铅块一样沉甸甸地感觉出来。

仅仅三个月前,朱可夫坚持要求放弃基辅,并因此失去总参谋长职务。此时面对斯大林以共产党员对共产党员的坦诚,朱可夫沉默了一会儿,一字一句地回答最高统帅:“我们能够守住莫斯科。”

真是危难时刻。真是字字千钧。

朱可夫军事生涯中先后指挥了无数个战役,包括辉煌的攻克柏林大会战,但没有哪一次战役像莫斯科保卫战这样关键,没有哪一句话如“我们能够守住莫斯科”这样字字千钧。

一句古谚语说:“性格即命运。”帕夫洛夫与朱可夫的差异当然不只是性格,但两人的命运在战争中被岔开,永远不再会合。

我常想:如果当时不发生战争,又会如何?

如果不发生战争,两人当然都能够在苏军中平步青云,帕夫洛夫还很可能走到朱可夫前面。

但战争发生了,不以人的主观为转移。战争撕去一切假面,对军人做出最严厉无情的淘汰和筛选。

我又想:如果历史能够重新开始,又将如何?

如何历史能够重新开始,帕夫洛夫肯定会对他的观点和做法做出大幅调整,向他的同事和战友朱可夫靠拢;那么希特勒的军队就不可能如此顺利地长驱直入,悔过的帕夫洛夫同样可以享受到英雄的辉煌。

但历史无法重新开始。

这正是历史的庄严和悲壮。

朱可夫也不是从来不犯错误的天才。后来人们把他的种种缺点罗列出来,如骄傲、专横、跋扈、“波拿巴式人物”等等。主观上说,那是因为他的毛病也不少;客观上看,那是因为战争已经过去,和平已经到来。

在灾难危重、艰难困苦的战争时期,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支军队能够有这样的军人挺身而出,那是民族有幸,国家有幸,军队有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朱可夫也可以说是常胜将军了,从西伯利亚到柏林城下,没吃过败仗,还多次在形势危急下力挽狂澜。和朱可夫比欧美那些所谓二战名将都差点事。

小胡子希特勒与上等兵智商的当时日本草包首相东条犯了个相同的战略错误,而这个战略错误最终让它们永坠地狱。小胡子在没有征服大阴蒂国前冒然侵犯毛熊,草包东条呢!没有征服中国就强拉山姆加入战圈。如果草包东条接受石原莞尔这个老混蛋的建议,日军占领东三省后不再南侵。就地消化,约束日军不去侵吞山姆的在华利益,山姆就不会对它制裁,不会对它实行禁运。这么一来我大中华可就头疼喽。天佑中华啊!草包东条野心太大,招惹完毛子又强拉山姆加入战圈。呵呵,不想死很难喽!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