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军强征果敢百姓当人体盾牌 克钦军不忍伤害

缅甸政府15日至16日集结重兵,以迅雷之势夺占被视为缅北克钦独立军经济命脉的玉石主产地帕敢。激烈战事让千余当地民众流离失所,数百中国伐木工人和玉石商人的安全受到威胁。克钦独立武装总司令甘双在接受《环球时报》独家采访时表示,缅甸政府军此举打的是经济封锁战,试图彻底斩断克钦一切经济来源,迫使克钦独立军缴械,克钦独立军除了武力对抗外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走。甘双还告诉本报记者,缅军此时大举采取军事行动与美军太平洋副司令和国防部高官抵达缅北秘密观察不无关系。

15日的战事从上午6时开始,一直持续到16日凌晨。缅甸政府军使用远程重炮和重武器对帕敢克钦独立武装守卫的帕敢昂巴垒、德贡等阵地进行铺天盖地的轰炸,缺少重武器的克钦军毫无还手之力。在克钦独立军第6营被迫撤离阵地后,缅军第22精锐主力师一举攻占帕敢阵地,并迅速展开对帕敢地区所有通道的封锁。由于第6营堪称克钦独立军的“传统英雄部队”,克钦独立军总司令兼参谋长甘双和克钦军委主席恩版腊均当过该营营长,因此,该营的失利成为克钦独立军近来最大的挫折。克钦独立军高级军官向《环球时报》坦言:“这次亏吃大了!”

缅北另一支地方武装力量——果敢同盟军江西战区最高指挥官16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与缅军作战最头疼的不是武器人员悬殊,而是缅军强征果敢普通民众混杂其中,既要果敢百姓当向导又把他们当人体盾牌。这名杨姓旅长表示,坚守帕敢玉石产地的克钦独立军因为担心伤了百姓,最终被迫放弃阵地。

在克钦独立军总部所在地拉咱,《环球时报》记者不时感受到紧张的气氛:医院医护人员迅速到位,准备接收前线送下来的伤员;休假或者在家的武装人员骑着中国生产的摩托车纷纷往各自阵地赶;上课的孩子们也开始采取防炮击措施,中国商人则考虑是否离开这里。“即便在交战最激烈的2013年1月,缅甸政府军也没有在帕敢这个地区动手,甚至没有开过一枪,因此,这轮战事扩大的可能性非常大。”克钦独立军的一名高级军官这样向《环球时报》记者预测,“一旦缅军对拉咱开火,形势将非常严峻。”对此,《环球时报》记者感受颇深:由于克钦独立武装2013年1月失去战略高地卡垭,这导致整个拉咱,包括克钦军校在内的重要目标都处在缅甸政府军重炮的射击范围内。

缅军此次出动师一级作战单位虽说突然,但倒也不意外。缅北多支民族武装组成的“联邦军”一名情报联络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诸多的迹象表明,缅军大举军事行动在即。”首先,缅甸政府军封锁了帕敢周边地区所有的通道,包括为数众多的便道。“这是从来没有的事。”这名情报联络官说。而中缅边境贸易最主要口岸——木姐口岸——一周来发生交通拥堵事件也非偶然。“拥堵自1月8日开始,至今已达一星期之久,堵塞已至腊戌-木姐联邦公路南帕嘎镇段,目前有上千辆车等待通行。当地民众称,拥堵时间如此之长,且堵塞至南帕嘎尚属首次。”这名情报联络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其实是缅军从下缅甸大规模调兵和运送武器弹药,同时也出于保密考虑,阻碍了普通的交通运输。”其次,缅甸政府军在军事行动开始前做足了舆论准备。在15日战事开始前24小时,官方的《缅甸之光报》突然抛出惊人消息,称克钦独立武装非法扣押克钦邦交通运输部长和3名警察,缅甸政府派出部队“追歼匪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