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几天大家都在发打野猪的故事,我这里也有一个,挺有意思,跟大家聊聊。

其实这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是我的一个兄弟亲身经历的,他现在某农业发展银行当司机,是个退伍军人,一次在喝酒的时候,聊到用军用步枪打野味时说的,现在以“我”的口气说出来,大家别喷我。

1993年秋末冬初的一天,当时我在新疆某地服役,那天我们班值班,突然有几个老百姓找部队来了,一看是附近的村民,问他们有什么事,有个是村支书,他说要见我们连长,请我们帮忙。开始以为是哪几位同志犯纪律了,后来才知道是村里出了野猪。我们部队驻地离县城比较远,附近就是山,山下有两个村子,有不少少数民族。

见了连长他们才说,原来这几天村子里来了一头野猪,如果光偷吃点东西也就罢了,这家伙四处惹事,不但把几个粮食垛子毁了,还咬伤咬死鸡鸭,甚至攻击村子里的狗。村子里围捕了两次,不仅没干掉野猪,反而造成两个人摔伤,两条狗被野猪咬伤,村里又没有趁手的武器,给县公安局打电话回复说得等两天派人来,只好来找军民共建的部队,希望部队帮忙解决。连长和指导员一听,马上来了精神:老百姓的事就是咱的事,再加上咱连实战机会少,可以动动枪了。连长马上给上级报告,上级倒也干脆,当时就同意了。

连长马上通知我们班,携带枪支,配卫生员,立即集合。班里一共八个人,加卫生员、连长,共十个人,配备步话机两部,56式冲锋枪八支,手枪两支,标准基数弹药,望远镜三只。不出十分钟就和村支书等人出发了。走的时候通知炊事员,晚上晚点睡,说不定要炖猪肉。

野猪出没地点在村西,那里正是山边,野猪一般是下午天快黑的时候进村捣乱,而且线路基本固定。正是打伏击的好机会。

伏击点安排在村西头的山脚下,那里是收割完的庄稼地,边上有一片树林,村支书这个树林就是野猪进出村的必经之路,所以连长决定伏击点就设在这里,为防止误伤,伏击圈按半圆形设置,圈内弧面向西,直径约150米,两人一组,互相都能看见。为防止气味和声音被野猪察觉,大家埋伏好之后严禁走动和大声说话,连长和一名战士在较高的地点观察。但当时正好有风,风向东。我和班长埋伏在圈内正中位置,相隔大约五米远。说到这里我要吹个牛,我当兵三年,是团里的优秀射手,五六式冲锋枪点射一百米都有一半子上靶,不是因为快退役了我都准备打师比赛。班长说,这次全看你的了。另外,这个埋伏基本上是按战斗设置的,因为连长正是侦察兵出身。事先连长还交待,一定要等放近了,有把握再打,最好是在切角外射击,别让那玩意跑出去了,另外,重点是XX打,就是我了。

大约是七点半左右(新疆这个时候天还亮),连长在步话机轻轻地说:目标出现,正西方向400米,先进方向正东。班长探出半个身子用望远镜张望,然后转身给我说了句,来了,速度好快。奶奶的,正是向我这个方向来的。我拨开面前的草,正前方虽然是空地,但麦茬还是挡住了视线,我看不见。这时候边上的几位战友也知道情况来了,都开始准备。左边的两个兄弟好像能看见野猪,开始瞄准了。我轻轻拉枪栓,上膛,把快慢机拨到连发上,然后瞄着前方。不知为什么我开始有些紧张起来。这时,班长轻轻地说,野猪向东北方向去了。也就是说,向着另外两个兄弟那里过去了。我松了口气。可还是看不见,只看见班长猫着身子拼命地向那两个兄弟那边打手势,估计是看见了,班长又趴下了,把冲锋枪拽了出来。我拼命地看着前面,还是看不见,但能听见沙沙的草动的声音。

突然听见砰砰砰砰地枪声,看来是那边开火了,班长站起来看过去,突然端起枪来,瞄准、开火,砰砰砰砰,连打了几个点射,然后大声向我喊:注意,来了!我一下紧张起来,紧紧地握着枪向右前方看过去,还是看不见,但隐约一股土烟扬起,突然,前面的草刷地分开,一头黑黑的家伙出现在我面前十多米远的地方,稍稍犹豫了一下,径直向我冲过来,我一下懵了,只看见有两只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我,我扣动扳机,枪怎么没响?坏了,眼见着那玩意冲过来,手里的枪突然剧烈抖动,土和烟满世界都是,震地我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除了那双眼睛,只觉得枪托使劲地撞着我的肩膀。眼看着那双眼睛直直地冲到我面前,然后突然满世界的血红,我就啥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连长正拿着一壶水浇我的脸,一边浇一边笑:这壶水全他娘的给你洗脸了。我用手一抹,满手的血。正准备再晕过去,班长笑道:别装了,都是猪血。抬头一看,周围十来个人都围着我笑。班长说,都晕过去了 ,枪抓的还挺紧的哈。说完从我怀里抽出冲锋枪,卸下弹匣,拉了下枪栓,说:三十发全都给你打掉了。我坐起来看,那野猪正在我面前一米远的地方趴着,猪头打的稀烂,血喷了好远,我脸上的血就是它溅的。原来,野猪开始是向东北方向过去的,那边的两个兄弟眼看着过来了,就直接开了枪,估计是没打着,但野猪换了方向,朝班长和我这边冲过来,班长开枪也没打倒,就直接冲到我面前了。

这时村支书大呼小叫的地喊来十多个村民,弄了个驴车来抬野猪。那野猪足有三百公斤重,好大的个。因为村子里有少数民族,不能在那里宰,也不能在那边吃,就直接送到了营房。炊事班大呼小叫开工。晚饭晚开了两个小时。红烧野猪肉。连长给我端了一大碗,说我是有功人员,然后嘿嘿地坏笑。那野猪肉真心不好吃,肉特粗,没家猪肉好吃。

第二天炊事班长给我说,你的枪打的真准,猪脸上挖出了二十二发子弹,本来准备给团长弄个猪头肉下酒也没弄成事。猪的其他部位挖出了八发。那八发估计不是我打的,但那22发可能真的是我打的。

第二天还弄了50公斤给村子里的几户汉族送过去,。其余还给营、团领导送了些去,但我被野猪吓晕这事可没压住,全团笑了半个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