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学地理课上,我问过老师:“热带地区日照时间长,降水比温带充沛,植物繁茂,有些只能收获一季的作物,在热带甚至能收获三季。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为什么大多数穷国还都在热带地区呢?”

我当然不会满足于地理老师给出的诸如黑奴贸易、列强征服掠夺之类含糊其词的答案。自然条件优势哪怕极微小,经过上百万年的复利累加,也会成为滚动文明发展的巨大红利。如此优越的条件,热带民族不抢先发展,难道躺在家里,等着抢劫犯和人贩子上门?

戴维•兰德斯给出三个答案:

首先,炎热带来的不适大于寒冷。人类很早就学会通过生火和狩猎获得动物毛皮取暖,即使在温带寒冷的冬季,他们也能过上相对容易、舒适的生活。

热则是另一番情景。人体肌肉活动的能量,其中3/4以热能体现出来。人体必须释放多余的热,才能保持适宜的温度,防止脏器和大脑被高温烧坏。排汗是最重要的散热方式。

热带普遍闷热潮湿,大大减少了出汗的降温效果。

所以,在热带地区,无论动物还是人类,都难以保持长时间的运动状态,必须不时停下来,休息散热。人类发展出一种社会化适应方式:午睡,即中午不活动。

印度有句谚语:只有疯狗和英国人,才在中午的骄阳下外出。

一名孟加拉外交官访问温带地区时,深有感触:“我看到在印度和其他热带国家,几乎所有体力劳动者和机关工作者的工作节奏都很慢,稍一用力或用脑,就感到四肢乏力,经常休息很长时间。在温带,工作节奏非常快,人们充满活力,很少休息。”

其次,高温环境特别是全年炎热,大大加快害虫及寄生虫、病原体的繁殖和传播。

热带国家常年肆虐的血吸虫、疟疾、锥虫病等,使当地人的健康和经济水平长期低下。

如非洲锥虫病的传病媒介是采采蝇,这是以吸食哺乳动物鲜血为生的小飞虫。即使今天有了强效杀虫剂,飞虫仍然大量繁殖,牲畜无法在非洲热带的大片地区存活。

在热带医学和药理学出现以前,经济曾被这种灾害破坏,家畜养殖和运输都难以为继。不管诗人如何评判冬季,冬天确实是人类的好朋友:寂静的白色杀手,害虫和寄生虫的天敌。中国北方的谚语说得好瑞雪兆丰年。”

最后一个大问题是水。热带地区降水充足,降水往往没有规律、无法预测,而且多为暴雨。计算平均降水量是没有意义的,这里的降水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 每年每季都相差悬殊。在尼日利亚北部地区,90%的降水是时速25毫米的暴风雨,一个小时的降水量,等于伦敦郊区皇家植物园平均半个月的降水量。爪哇的降 雨更为急迫,全年1/4的降水时速为60毫米。

在这种气候条件下,丛林和雨林杂生,种植颇为不易:这些物种多样的宝库,滋养着各种生物,偏偏不利于人及农作物的生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