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历史上曾经有人说,掌握了海洋,谁就有未来。

草原,其实也是一片青色的海洋。

战舰,可以在海中长眠。

战车,可以在草原中风化。

每一个人沉下去,都在用自己的尸体,滋润草原或者海洋的成长。

当风吹动草原上的青草,就好像海水被拂动。

每一片浪花,不论是在大地,还是在水面,都是被风带动。

它们经过的地方,或许就有过杀戮。

骑兵,穿着布甲的,穿着铁甲的,甚至裸体的,他们拿着武器,砍杀着每一个逃走的人。

海盗,拿着刀枪,刺杀和追赶着每一个懦夫。

当刀剑掠过每一个人的脊背,激起的血浪,转眼之间就隐没在了那青色的海洋之中。

当青草长起来一人多高的时候,再多的人的鲜血,都会沉浸在根部。

就好像美丽的海洋,可以吞噬无数人的船舶和生命,却把鲜血和身体,深深的隐没于自己的胸怀。

当我纵身于马背,看到青色的浪花从身边掠过,就好像海鸥掠过海水,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在这片地球的历史之上,无数的马背民族崛起又衰落。当躬耕于土地上的人们突然发现旋风而来的战士,惊慌之余也许就有疑惑,他们从何而来?

他们从青色的海洋而来。几乎所有的马背民族,都在这一片吞噬了无数人的尸骨,又把他们的营养吞噬到土壤之中的海洋里面,不断的生育、扩张、强壮!

弱肉强食,是草原上的准则。

大鱼吃小鱼,是海洋不变的法规。

每当一个更加强壮的游牧民族崛起,身后就已经倒下了无数游牧民族的白骨。

没有人会记得失败者。

当匈奴人的铁骑踏遍了波斯帝国最后的城市,当蒙古人的羽箭划破了长眠的大宋都城的上空,才有多少人木然的从自己那几百年的安逸之中醒悟到,优胜劣汰,在自己偏安一隅的时候,却在身边那片看似广阔的毫无边际的陆地之上的海洋,无数次的上演!

古代生物学家说过,鲸鱼曾经在古代经过了漫长的海洋进化以后,来到陆地之上成为了一代霸主。

也有人说,陆地上的马,和海洋中悠久的一些动物惊人的相似。

当我们看着历史,就好像看着无数次的进化在逐渐的演变。

海洋,是蓝色的生存空间。

草原,是青绿色的辽阔领域。

不论我们从何时开始注意,那一片又一片开始崛起和厮杀的部族,都在重复生物界和文明世界从来不变的一个准则:弱肉强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