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向往觉拉,想念嘎玛

没有想到原本计划半个月才到达的物资会六天时间就到了玉树州囊谦县,由于大雪封山,物流不敢进入我们指定的觉拉乡。义工协会委托我们三个前往囊谦县接收衣物、急救器材和学习用具,并把它带到觉拉乡发放给需要的牧民和孩子们。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我们到了成都,明天清早飞往玉树,然后再换车去囊谦县,接收物资去觉拉乡。

那里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也是我的好友嘎玛出家的地方。嘎玛是我们这次清禾公益行动的最初发起人,也是我多年的好友。他和我是一个县的同乡,考上不同的军校,在不同的野战部队里服役二十多年,却同时转业,同在一个警察学院培训,同时进入公安。可是他却突然辞职出家,放弃公职,远离家庭去了青海雪山。

我们有很多的相同,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他是技术军官转指挥,而我是土得掉渣在地上摸爬滚打的步兵指挥;他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出使联合国苏丹维和部队一年,而我对英语只能看和写,不能听和说,可以考试过关却不能实用的聋子哑巴英语;他出家后专修的是佛学,不断内观自己的念头,心如虚空不为云移,尽力做世人的平面镜子;而我,在尘世中爱好的是心理学,是内观自己,然后用尘世的自己去对照别人,从来访者向我倒出的垃圾中找出钻石,再还给他们。

他要出世,我在入世,他和我不在一个频道,我们处在完全不同的两个精神世界。他是喇嘛,我是俗人。他爱佛,我爱心理学,也谈佛,可是他心中的佛与我心中的佛是不同的佛。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是一世的战友,一世的老乡。我也许永远不能理解他的决定,却永远尊重他的诀择。

觉拉乡,那是他出家的寺庙所在,那里有他发来的冰川、落日、蓝天、美景。那里离天很近,离尘世很远;那里有藏传佛教的的神秘,有藏民的淳朴;那里有心灵的宁静,有天低野阔,有人稀地广,也有高原反应;还有地震雪崩,路断塌方;却没有电力热水,没有K歌娱乐。那里不是俗世红尘之人能呆的地方,却是静心修身的圣地。

觉拉乡,是我们这次响应嘎玛号召,发起“善行德清-情系玉树”行动的目的地。那里物产贫瘠,却历史悠久;生活困难,却热情好客。嘎玛向我提及当地的困难后,我在微信圈募集衣物,得到清禾公益的大力支持,于是有了这次大型公益行动。没有想到短短的一周就募集到了近三万件御寒衣物,上万德清人踊跃捐助,近百义工参加整理打包,三家单位积极参与,让我们始料未及。

物流大哥也特别热情,原定半个月的行程只用六天就把物资送到了。偏偏昨天刚刚降温,下过大雪。嘎玛在网上告诉我们说物资不一定能到达觉拉乡,而且时间很紧,我们要做很多事情,要倒运物资、分发衣物、走访贫困牧民和学生,还希望找到下一步持续援助的方式方法。不管困难有多少,大家交给我们任务,还是一定要完成,只是不知道我们这次的行动能给当地牧民带来多少帮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也许嘎玛的想法更深,可是我们却只能如此,小小的帮助牧民。不管怎样,我们只是德清义工的代表,我们不是施舍者,我们不奢望感谢,也不害怕质疑;对外人的褒奖,我们笑纳,谢谢他们的认同,感谢他们的鼓励。对外界的异议和嘲笑,我们也不置一词,不作辩解,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我们只是平凡人,平常人,喜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象有的人喜欢钓鱼,有的人喜欢打麻将一样,我们喜欢闲下来做义工,只是因为喜欢,因为它会为我们带来快乐。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只要不伤害不影响到别人,幸福快乐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向往觉拉,只是要把善行德清人的温暖送到觉拉;想念嘎玛,只是想与我多年的战友再聚叙旧。

2015年1月6日,星期二晚,成都

向往觉拉,想念嘎玛

向往觉拉,想念嘎玛

向往觉拉,想念嘎玛

向往觉拉,想念嘎玛

向往觉拉,想念嘎玛

向往觉拉,想念嘎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