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透视《查理周刊》恐袭:伊斯兰的幽灵飘荡在欧洲

“法兰西如果不伟大就不成其为法兰西了!”戴高乐将军的这句话,曾经是法国大国心态最忠实的写照。然而时过境迁,“一批小国与另一批不知自己是小国的小国”却深刻诠释了现实欧洲的衰落与凄凉。安稳过日子这一最起码的诉求也在这次《查理周刊》恐怖袭击的枪声中成为奢侈品,一如法国总以“奢侈品”闻名一样。

1月7号——法国的购物狂欢季上演第一天,巴黎十一区——法兰西共和国的首都核心地带,发生了极其疯狂的杀戮:多名恐怖分子冲进讽刺漫画周刊《查理周刊》总部,持枪扫射,仅到目前就已经造成十二人死亡,是法国四十年来最惨重的袭击悲剧,也是欧洲族群冲突的又一个佐证。

一向以大胆讽刺著称的《查理周刊》,曾多次刊出过调侃伊斯兰先知穆哈默德的漫画。这次恐怖分子袭击的时候也是高喊“我们为先知复仇”的伊斯兰主义口号。虽然《查理周刊》引发穆斯林社会的强烈抗议,但得到了法国官方和主流社会的肯定,美名其曰“新闻自由”,我们可以认为官方在默认甚至纵容这种对伊斯兰世界的攻击和抹黑。因为该报前身《HARA KIRI》曾于1970年讽刺去世的戴高乐将军而被禁,随后才改名《查理周报》。而且在1981年至1992年间由于讽刺名人而被停刊。要说没有官方的纵容,没有双重标准,打死我也不信!

但是双重标准是否只是针对西方而言呢?西方的媒体就是以“嘴贱”著称,那个德行谁都知道,我们并不意外,也不会在意。然而伊斯兰的双重标准难道就少了吗?

对于生活在伊斯兰世界的异教徒,穆斯林能做到宽容的怕是凤毛麟角了。异教徒保持自己的风俗习惯和宗教信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在伊斯兰世界很难找得到基督教堂。“万物非主,唯有安拉”,说好的宗教信仰自由呢?西方可以允许建清真寺,为什么伊斯兰世界不允许建教堂?这难道不是一种更极端的“双重标准”吗?让人家尊重自己的宗教信仰,却并不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光从表面上看,一方是以嬉笑怒骂为专长,通过各种讽刺漫画博眼球的三流媒体,另一方是军事动作娴熟,杀人冷酷无情的伊斯兰恐怖分子。如果仅仅是这样看的话,这仅仅是一场普通的刑事案件。然而,作为有良心的天朝子民,玩双重标准不是君子所为。在哀悼死难者的同时,我们要仔细思考这次事件的深层次原因。

为何穆斯林的怨气不能通过口头来解决,非要诉诸杀戮?这到底是有什么仇什么怨?

从历史上看,西方世界蹂躏了伊斯兰世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1世纪的十字军东征,从那以后,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的冲突始终没有平息。尤其是近代以来,西方世界挟工业文明的坚船利炮奴役整个伊斯兰世界。从最开始的直接血腥掠夺,到后来的分而治之,互相挑拨制衡,将整个中东当做西方金融霸权的供血机器,上百年的反复蹂躏积累了血海深仇,岂是西方所能体会得到的?别忘了伊斯兰教的起源就是为了反抗罗马帝国和波斯帝国的反复蹂躏,伊斯兰骨子里就充满了反抗的热血,压迫的越残酷,反抗的越冷酷!

长期的动乱,导致穆斯林视荣誉高于一切,自己的宗教信仰是自己走过苦难的精神支撑,是任何人都不容亵渎的。为了自己的宗教信仰,穆斯林可以奉献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失去信仰,伊斯兰还有什么?

而长期的幸福生活,导致西方社会将人的生命看做高于一切的价值。所以遇到穆斯林的血亲复仇,西方人很自然地将其当做野蛮的象征,却不知自己不在乎的“玩笑”会触碰到别人的逆鳞!

双方的这种文明的冲突会产生一系列的后果,加剧双方之间的误解与不信任。恐怖袭击过后,西方会更加严厉的打击穆斯林势力,对穆斯林在西方的人口扩张会加以限制打压,这将会激起更多的穆斯林反抗;穆斯林对于西方社会的冲击,尤其是人口扩张造成的选票威胁,会让西方社会更加趋于保守,极右翼势力扩张会导致更多的文明冲突。

西方文明没有破解这种恶性循环的历史经验,倒是有不少历史教训。在文明冲突已经成为西方社会的家常便饭的情况下,如果这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团体说自己可以彻底解决这些危机,忍无可忍的选民会不会把选票投个这个团体呢?别忘了二战时有个类似团体叫做纳粹!

一个幽灵,伊斯兰的幽灵,在欧洲飘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