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欧洲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是我辈有小资属性的人迷恋向往的地方,洁净的空气,秀美的山川,千奇百怪充斥我们童话梦想的古堡,神乎其神胡编乱造的历史文化。但几千年以来,欧洲还是那个欧洲,支离破碎,纷争不断,只不过如今国家代替了城邦,宪法代替了宗法。奥朗德上任无需方济各的加冕,默大妈强势不用虎式坦克的壮胆。如今,有钱的就是大爷,虽然默大妈是个大妈,她的属性却是大爷----一个箍桶的大爷。

小时候,家里有盛东西的木桶,都是用竹子削成的篾条做的桶箍,这些篾条很坚韧,比铁箍好用,因为铁箍容易生锈。但篾箍有个缺点,那就是你最好每年都上一次桐油,[其实,木桶也需要这样保养,不然的话,就会开裂。所以,在给木桶上油的时候,篾箍只要稍沾润泽就可以了]。长时间不上油的话,篾箍就会断裂散了。最终的结果,就是木桶会散成一片一片的木块。

欧洲,就是这样一个木桶,是由一块块参差不齐的木板拼接而成,也是因为残次不齐,所以桶箍的选材也就有所区别。北约,算是铁箍,牢实,但容易生锈,也因为膨胀系数和木桶有较大差别,所以,虽然年年上漆,但这个铁箍让欧洲人大部分时候都感到不自在。特别是那些比较大的木块,比如德法。于是他们弄一个让自己感觉舒服的桶箍,纯天然,无污染绿色环保。----欧盟横空出世,当然这就是篾箍了O(∩_∩)O~。

欧盟,在一定程度上,是战后欧洲一体化的实验性体制,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把筷子折不断,欧洲人虽然多毛,但智慧也还是有的,利用欧盟这圈篾箍。把欧洲团结在一起,但掌控铁箍的美国可是不乐意的。对于欧洲一体化,嘴上喊支持,背地下黑手。想着法儿也要把这个篾箍给捣鼓散了。当然,想着法儿要把它捣鼓散了也不止美国一家,除了欧洲的那些大木板们,谁不想呢。

篾箍的保养是比较麻烦的,所以,就需要用桐油来维护,这个桐油就是欧元。这些年,因为经济危机,欧洲的桐油是越来越不够用了,有些地方难免就会缺油。葡萄牙、意大利和希腊,纷纷告急。眼看着这个篾箍就要散了。家有余油的德法这好救急。但俗话说得好:救急不救穷。你要是认真不想改变穷的状况,大伙儿也就不会总是帮你救急。特别是希腊,简直就是欧元区前世的债主,今生的冤家。白吃白喝白拿不说,还不愿意站起来做点儿事。于是乎,负责箍桶的默大妈也就忍不住了,大声说道“你要是再不做事,你就滚吧,欧洲多你不多,少你不少。”可是这天杀的希腊回答道“你救与不救,我就在那里。”身处欧洲的希腊,你让他往那里滚呢?更何况,别说退出欧元区,就是退出欧盟,直接抽出一块大木板的也大有人在啊,英国不是喊出退出欧盟的口号了吗?

默大妈虽然有钱,但也不敢太任性,你今天让希腊退出欧元区,明天喊英国滚出欧盟,那么,身为箍桶匠的默大妈,你还有饭吃吗?你的职业操守呢?欧洲,真的是左右为难,风雨飘摇。可怜的立陶宛还喜滋滋的往里钻,乌克兰还在为钻不进去哭天抢地。你说你还钻个啥劲?自力更生不好吗?刀耕火种不好么?默大妈这个箍桶匠要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阴沟里面翻了船,欧洲这个大木桶就会散了架。特别是在这几年欧洲右翼风潮渐起的状况下。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箍桶匠会长舒一口气,放下篾刀,拿起砍刀。为欧洲打造一个不锈钢的桶。或许,只有那样,保养和维护才会简单一点。

偷偷的说一句,希腊为什么敢于对大木桶说不?为什么呢?因为有人给他吊命。希腊似乎有了自己的想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