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夏 :希腊的坠落会击碎欧盟天堂梦吗?

高收入、高福利、全保障的欧洲天堂社会和所谓的美国梦憧憬的发展模式实际上已经破产了,如果美欧不再把全球金融垄断下的金融投机当饭吃,如果美国还能继续以软实力掩盖下的胡言乱语来阉割世界并继续决定别人的好恶与财富的话,那么,今天希腊的困境,就已是上帝他老人家最仁慈的一个全新教益。

希腊举行总统选举迄今只剩三周了,雅典再次成为整个西方社会关注的焦点,各方都关注着希腊是否会由此退出欧元区。以撕毁“援助项目协议”为政纲的极左翼党派激进左翼联盟有可能在大选中获得胜利的消息,无疑是整个欧盟现在最大的梦魇,这意味着希腊可能会与欧盟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展开具有脱离性质的白刃对抗。如双方都拒绝做出让步,市场可能陷入混乱,银行可能遭到挤兑,希腊最终不得不退出欧元区。

希腊经济陷入了无力偿债、竞争力低下和经济日益凋敝的恶性循环。严苛的财政紧缩令残存的经济活力在挣扎中雪上加霜,其公共债务与GDP比例已无可挽回的逼近了200%。要想摆脱困境,希腊必须从现在开始一场有秩序的违约,主动退出欧元区,并重新启用原有货币德拉克马。欧洲最近竟然对濒临破产的希腊拿出无异于敲竹杠的债务转换协议,协议中的债务减免力度近乎于债务的零减免。这只能说明欧盟已无力支撑现状,不得不出此下策的政治决策窗口正在徐徐打开。

当西方社会用这种时常用来对付东方社会的野蛮做法,对付希腊时,希腊这位民主祖师爷的社会的明智上策,只能是拒绝这项讹诈性质的协议,同时以违约的无赖举动来威胁自己民主社会的徒子徒孙,以便能够重新磋商一项更加合理的协议。然而,希腊经济的竞争力不可能迅速得到恢复,即便该国公共债务得到重大的减免也无济于事。希腊经济无法恢复增长,其债务仍然不可持续,更为可悲的是所有可能使竞争力得到恢复的举措,都要求其货币贬值。

让整个欧元因希腊一国而出现大幅贬值完全不可能;对希腊现有的经济结构实施结构性改革,使生产力的增长超过工资的增长,从而迅速降低单位劳动力成本更加违反民意而更不可行,加上这种做法旷日持久,希腊社会在萧条中耗上10年根本熬不起;另一种更加流氓化的做法是让物价与工资迅速通缩,从而在压缩消费能力的同时减小社会的损耗,这些无疑都是希腊社会无法承受的巨大梦魇。并且,希腊经济将在中期内日趋萧条,其公共债务将变得更加不可持续。因而,希腊经济在现状条件下事实上已经寿终正寝,各种选择都具有可行性,退出欧元区重新采用大幅贬值的德拉克马就成了唯一的选择。如此,将使希腊经济的竞争力和经济增长迅速得到恢复。我们终于看到欧盟社会中最终露出了缝隙,而通过这个缝隙,可以看清那个曾被宣称为人类终极版的天堂梦,正在一块一块的坍塌。

如果美国不发生金融危机,则美国梦似乎就已被上帝批准了;如果希腊都不会退出欧盟的话,则欧洲天堂梦也就成为了现实。但问题是,上帝的选择却已经证明了这种以高收入、高福利为保障的“梦幻西游”,如同建立在压榨世界其它地区社会经济之上的人间仙境,而它却并没有存在下去的必然性。

人间天堂的必然倒塌与这个天堂为扩充其存在势力,而鲸吞掉的势力范围必须一口一口的吐出来。希腊被从已过于臃肿的欧盟中吐出来已是必然。尽管东欧的傻子们还抱着大头梦不知死活的往正在倒塌的天堂残垣断壁里钻,但谁也挡不住这座海市蜃楼,在公共债务债台高筑之下的轰然倒下。

民族国家的本性以及民族原始属性的天然边界,还会在资本无法腾挪之后的愈来愈极端的爆发中,重归于全天然的边际。德国已今非昔比,东、西德意志的合并已为其打开了全新的,自由畅想的天窗。随着欧洲政治势力向右转的汹汹大潮的涌来,原欧盟理想主义的精巧设计蓝图的房倒屋塌,必然会改变欧盟的力量对比与结构定义。对此,人们已经看到了大英帝国日益退却的身影,与法兰西所惯有的自我矮化进程,伴随着美国力量从欧洲的龟缩,以及俄罗斯变得日益狰狞的无比愤慨。<o:p></o:p>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