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新书称美国议员越来越像在演戏
[p=12, null, center]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p]
《国家安全与双重政府》一书封面
参考消息网1月5日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2014年12月30日以《影子议员》为题发表文章称,选举很重要。但据迈克尔·格伦农说,选举远远不如我们所认为的那样重要。他在《国家安全与双重政府》中辩称,虽然国会和白宫的控制力有兴衰,但美国的国家安全机构基本上是石头铸就的——一个影子式的“第二政府”,由决定和管理我们政策的、大多是默默无闻和身份不明的个人组成。

尽管我们通常考虑联邦政府的三权分立的问题,但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学与外交学院教授、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前法律顾问格伦农先生认为,至少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更为重要的分权是在传统的代议制政府(我们投票选出的被认为行使权力的人们)和非代议制政府(实际上操纵所有主要杠杆的人们)之间。

格伦农把第一批人称为“麦迪逊派”,以詹姆斯·麦迪逊命名,因为麦迪逊坚信,我们共和国的制约与均衡最终取决于了解情况并参与其中的选民。没有他们,“政府的权力均衡就会面临崩溃”。格伦农认为,现在为时已晚。这场崩溃现在已有几十年历史。

作者用来描述政府成千上万的公务员和官员的词同样恰当。这些都是“杜鲁门派”,为的是对签署了1947年国家安全法、从而缔造了当今的安全状况的总统表示敬意。这包括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为了运行这些复杂的组织,“麦迪逊派”需要专家,而“杜鲁门派”恰恰就是专家。

虽然舆论认为是前者制订法律和政策,但格伦农指出,其角色越来越像演戏。“杜鲁门派”制订并实施提交给总统的方案。他们编写和实施国会签署的法案,并为法庭所遵守和维护的秘密侵害性政策提供保密的正当理由。

事实上,最近公布的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有关中情局刑讯问题的报告,提供了窥视格伦农在书中描述的“第二政府”的一扇罕见而又令人不安的窗户。据该报告说,司法部的法律顾问办公室基本上以中情局所提供的不准确信息为依据,为酷刑程序的合法性进行辩护。实质上,像承包商一样,很少有哪位中情局官员被责成进行自我审查和评估——结果可想而知。

格伦农巧妙地指出,虽然国会议员们并不是受立法约束的社会政策、教育和经济等无数领域中的专家,但只有在国家安全和情报领域,他们才交出权力的缰绳。这是他的论据的一个十分有力的部分:缺乏监督意味着,在我们的国家安全政策如何落实,或者首先在其如何制定问题上,既没有制约,也没有均衡。

然而最终,该书的缺陷是,格伦农先生太迷恋于他有关不变政府的论点了。他写道:“跟踪世界局势的人们很少会怀疑,奥巴马政府处理若干国家安全问题的对策与布什政府实质上如出一辙。”

是的,两届行政当局都被迫应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地面战争以及持续不断的反恐战争。但这些并非显示出“杜鲁门派”的控制权的例子。这些过去是、现在在很大程度上依旧是不可避免的现实。是的,关塔那摩的高风险的拘留所仍在使用,尽管奥巴马在竞选期间承诺要关闭它。但在这条战线上,阻挠总统的不是躲在阴暗处的国家安全机构,而是政府非常公开的面孔。格伦农声称,这副面孔在这些问题上丧失战斗力,这就是国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