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开篇不得不说史迪威将军有些悲情,是否壮志未酬身先死呢,也许他自己心中早有定论。史迪威为什么会退还蒋介石颁发的青天白日勋章?以及他同中共将领有什么不解之缘?各位看官,请往下看。

美国将军史迪威退还蒋介石颁发青天白日勋章

史迪威1904年从美国西点军校毕业,是年21岁。此后42年的戎马生涯中,他战功卓著,荣升为美国陆军四星上将。在40多年的军职中,他曾先后在中国任职达13年。曾任美国驻天津军官、美国驻北平使馆武官等职,其间五次来华,最后一次是二战期间。史迪威在华10多年中,经历了中国历史上几次重大事件,加上他能讲流利的中国话,了解中国官场和社会情况,被人誉为“中国通”。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卢沟桥事变那天,史迪威正在北平,他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猖狂的气焰。中国抗战后,他一直关注着中国战局,并曾亲往台儿庄祝捷。此后他在武汉会见了周恩来和叶剑英,这是他第一次和中国共产党人见面。这次会见留给他的印象是深刻的。他在日记中写道:“周恩来他们坦率、有礼、友好和直接了当,与穿着皮领子、靴子上有马刺的国民党新式拿破仑适成对照――这些人只是装模作样地傲慢。”

武汉会战后,史迪威奉调返美。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进兵新加坡、香港、缅甸等地,于是中美英等国结成了同盟。经过协议,设立了中国战区,由蒋介石出任战区统帅,史迪威任统帅部参谋长。同时,史迪威还担任了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东南亚战区副总司令(总司令为英国海军大将蒙巴顿)。

当时中国沿海城市均被日军占领,中国政府唯一的国际通道是从仰光到昆明的滇缅公路。为了保卫这条生命线,1942年中国组织了10万人的远征军入缅作战。由于英方不配合,中国军队又是仓促应战,远征军很快便溃败而退。远征军一部分退入云南,另一部分分路退入印度。随军入缅的史迪威亦退到了印度。在印缅边界雷多,史迪威将各路退入印度的中国远征军集结起来,经与英国协议,在印度中部的兰姆伽成立了中美训练营地,经过训练、整顿,撤换了原远征军司令罗卓英,取消了远征军番号,设立了中国驻印军,由史迪威任总指挥。

中国驻印军总指挥

中国驻印军是中、美、英三国协同作战的联合部队,经过协议,三国投入的兵力,分别为:中国以陆军为主,最初仅一个军辖两个师,后经不断扩充,最多时达两个军,辖五个师,加上直属部队和筑路工兵,总兵力约10万人。中国部队所需要的武器弹药及后勤供应、医疗救护由美方负责。中国军队的指挥官有副总指挥郑洞国、军长孙立人、廖耀湘。

美方不出陆军,但派出了一团兵力作为特别突击队参战,指挥为梅利尔准将,简称麦支队。

空军由美方负责,它包揽了缅北上空的制空权和飞越驼峰的空运大队。中国亦派出小量空军战士参与美国空军大队,与美轰炸大队混合编组,并肩作战。

英国为中、美部队提供训练营房和作战基地,以及中国部队的粮食及军饷(印度币卢比)。在密芝那地区作战中,英方也派出部分地方部队参战。

中国驻印军的作战目标和任务是歼灭侵占缅北的日本军队,打通并建造一条从印度经缅北到达中国云南昆明的中印公路,并沿公路铺设一条输油管,以便从印度输送汽油到中国。中印公路的勘察设计、施工用的现代筑路机械和油管器材,由美方负责供应。施工方面由中国与美国的正规工兵部队承担。

当时中国大陆的抗战形势极其严峻。沿海港口城市均被日本军侵占,对外联系完全断绝,仅靠美国飞机飞越驼峰带来小量接济,苏联方面因忙于对德作战不能大力支援中国,这时中国抗战急需的军火,特别是重型武器,只有靠中国驻印军打通中印公路了。

史迪威指挥下的中国驻印军1943年冬从印度雷多出发入缅北执行打通中印公路的任务。在原始森林和崇山峻岭之中,中美两国战士并肩奋战,史迪威更是身先士卒,经常在第一线鼓舞士气和指挥战斗,终于在1944年8月攻占了缅北日军重兵防守的中心城市密芝那,为打通中印公路奠定了基础,也为美国向中国空运抗战物资开辟了捷径。

在与中国士兵并肩作战、血汗交流中,史迪威体会到“中国兵顶好”,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战士,只要经过训练,供应新式武器,领导有方,他们完全有能力击溃任何精锐的法西斯军队,取得抗战的胜利。史迪威这个得自战场的信心也坚定了他对华政策的政治见解,那就是他一再主张的美国援华的军用物资除了供应蒋介石部队外,也应分配一部分给英勇善战、领导有方、但缺少新式武器的八路军。

名将败于另一个战场

史迪威是能征善战的将军,不是长于外交辞令的外交官,他讲话直率,有时甚至粗鲁,经常为了不同意见与蒋介石当面争论,他把蒋介石看做“花生米”,小人物,领导无方,作战不力,特别是史迪威掌握的分配美国援华军火的大权,更使两人的矛盾日趋尖锐。

在史迪威看来,中美既然是同盟国,有共同的敌人,那么凡是抗日的军队均应获得美援,所以他主张应该将援华军火分配一部分给有战绩的八路军。他的这一主张曾多次正式向美国政府提出过。

但罗斯福总统当时的战略布局是:先欧洲后亚洲,先大西洋后太平洋,对中国的政策则是“维持住中国”,使之成为一个有效的盟国以便拖住大量日军,以免他们南下与美军作战。罗斯福的矛盾、踌躇,造成了他对史迪威建议的前后矛盾与摇摆不定。

史迪威一派人为了加强说服力,在美国驻华大使高思的赞同下,1944年美方向延安派遣了美军观察组。其中的观察员包括职业外交官谢伟思、戴维思以及军官包瑞德等人,他们都以公正的立场向美国政府反映了倾向史迪威主张的意见,但罗斯福却另有打算,于是在9月,派遣了赫尔利作为总统特使来华调查。赫尔利完全支持蒋介石的立场,主张立即撤换史迪威。罗斯福接受了赫尔利的意见,于1944年10月18日决定召回史迪威,由魏德迈继任中国战区统帅部的参谋长,同时也免除了高思的大使职务,由赫尔利接任。至此,美国对华的政策决定性地倒向蒋介石一边。

美国将军史迪威退还蒋介石颁发青天白日勋章

史迪威(中)孙立人(左)李鸿(右)在于邦我军阵地研究攻击计划。

美国将军史迪威退还蒋介石颁发青天白日勋章

美国将军史迪威退还蒋介石颁发青天白日勋章

美国将军史迪威退还蒋介石颁发青天白日勋章

看到了中国的新兴力量

立了赫赫战功的史迪威将军突然被免职,引起了美国舆论界的纷纷议论,如白修德、斯诺、史沫特莱、费正清等纷纷撰文,形成了轰动一时的“史迪威事件”。著名记者白修德在他撰写的《探索历史》一书中写道:“蒋介石最感惊恐的不是日本人在1944年的胜利(按:指日本军那时大举进攻华南接连攻占了柳州、桂林、衡阳、长沙等重要城市并一度占领了贵州的独山,威胁了陪都重庆),也不是史迪威那种发号施令的脾气,蒋介石最感惊慌的是史迪威要同北方的中国革命者――延安毛泽东――进行接触。”

美国著名的记者、朱德总司令的朋友史沫特莱女士和史迪威也是朋友,彼此有通讯联系,她说史迪威在写给她的信中,曾一再提及他对朱德的钦佩,而且长时间以来,一直如此。

史迪威不信仰马克思主义,他只是为了美国和中国的共同利益,希望早日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所以他对蒋介石的腐败无能、抗战不力,十分厌恶。日记中称他为“花生米”,人小物,对中国政府中与蒋介石同流合污的人物,也不愿交际来往,而对那些坚决抗日,为人正派的人士表示尊敬,认为这些人代表着新中国的新生力量,他是寄予厚望的。这些令他尊敬的人物中,他非常崇敬孙夫人宋庆龄,当时她在重庆主持着一个国际性民间组织“保卫中国同盟”,这个组织的任务就是将国际友人资助陕北的物资和捐款设法转送延安。

史迪威不是“保卫中国同盟”的成员,但是称赞并支持它的事业。据当年在重庆担任“保卫中国同盟”办公厅主任和宋庆龄秘书的廖梦醒在《我认识的宋庆龄同志》一文中记述:“保卫中国同盟”从香港转移到重庆后,其任务依然是给边区军民募集捐款和医疗器材。国内外不少人仰慕孙夫人乃慷慨解囊,当时胡宗南部队封锁陕甘宁边区,边区缺医少药。有一次国外捐来一架大型X光机。那时能飞到延安去的,只有美国军用飞机,可是这部X光机体积很大,搬不进舱门。我请示周恩来同志,他叫我去跟宋庆龄同志商量。宋庆龄让我去找史迪威将军的副官杨孟东(现居美国,曾多次来华,被聘为宋庆龄基金会理事),我找到他把情况说明后,他立即报告史迪威将军。史迪威将军马上答应帮忙,他怕夜长梦多,下令立即改造一架军用飞机的舱门,把X光机装进去飞往延安。

当年在“保卫中国同盟”工作的国际友人爱泼斯坦在他撰写的《我所了解的宋庆龄》一文中说:“在重庆,宋庆龄为“保盟”争取到史迪威将军的友好合作,他对八路军、新四军进行的抗日斗争深为敬佩,他让从印度来的美国军用飞机运送给解放区救济物资。1944年以后这些飞机飞往延安时,他从自己管理的军用仓库拨出一些医药物资送到解放区,并派出美国军医梅尔文・卡斯伯格。他回来后,对那里的伤员得到照顾表示钦佩,对国民党封锁医药物资表示愤慨。”

史迪威将军的遗憾

尽管美国政府在召回史迪威返美的命令中还规定,史迪威在接到这个秘密的调令后,在重庆停留的时间限为48小时,这是一个不通情理的规定,但作为军人,史迪威只得服从。在百忙之中,他还是处理了他心目中的几件大事,其中包括亲赴宋庆龄的寓所告别,并给朱德总司令写信留念。信中写道:

1944年10月20日 致第18集团军总指挥朱德将军

亲爱的朱德将军:

由于我被解除在中国战区的职务,我谨向您,共产党武装部队首脑,为我们今后不能在对日作战中同您合作深表遗憾。您在对我们共同敌人的作战中发展了卓越的部队,我曾期望与您联合作战,但现在此事已成泡影。

祝您战斗顺利并取得胜利。

我谨向您致意。

真挚的J.W.史迪威

美国将军史迪威离开重庆前,还退还了蒋介石赶着给他送来的青天白日勋章。

史迪威返美后,仍任军职,不到一年,日本投降。1945年9月3日,在东京湾美国密苏里军舰上,日本法西斯侵略者签了投降书,史迪威作为美国代表团中的高级军官参加了日本的投降仪式。

1946年10月12日,他患肝癌逝世,享年六十三岁。

1946年10月14日的重庆《新华日报》刊登了史迪威将军逝世的新闻,并在要闻版显要地位刊登了朱德给史迪威夫人的唁电。

唁电全文如下:

史迪威夫人:

谨为史迪威将军的死致哀!史迪威将军的死,不但使美国丧失一个伟大的名将,并且使中国人民丧失一个伟大的朋友,中国人民将永远记着他对中国抗日战争的贡献,和他为建立美国公正对华政策的奋斗,并相信他的愿意终将实现。

对你及你的家庭谨致悼唁。

朱德

1946年10月14日

同天,《新华日报》还发表了《短评》,题为“史迪威将军与中国”,内称:

史迪威将军与中国抗战的这段历史,是值得中国人民温习的,它有力地证明了中美两国人民的友谊应该建立在怎样一个基础上,才有前途和发展。

12月21日,《新华日报》在要闻版刊登了史迪威夫人威尼佛莱德致朱德将军的电谢:“史迪威了解你的志愿,是要中国人民过正常的幸福的生活,他对你的斗争非常钦佩。”

蒋介石厌恶史迪威,命宋子文游说罗斯福,将其撤换

众所周知,宋子文与蒋介石,乃是姻亲。蒋宋关系建基于此,似应以提携与支持为主轴。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蒋宋关系,自始至终,矛盾甚于合作。乃至于在史迪威事件中,宋子文竟必须要通过给蒋介石写“悔过书”的方式,来弥合双方关系。

蒋宋矛盾由来已久,1933年第一次爆发。当时宋子文以财政部长兼中央银行总裁,主张实施严格的预算制, 反对蒋介石任意增加经费支出。宋子文最终被迫去职。此后直至1940年,为争取美援,蒋介石才重新起用宋子文。

1941年12月,罗斯福应蒋介石的要求,任命史迪威为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自恃是美国总统在华代表,不愿服从蒋的命令,以至两人屡屡发生冲突。蒋介石在日记中称“史氏之愚拙成妄,不法无礼,可谓无人格已极。”因此,蒋要求宋子文在美国游说罗斯福,撤换史迪威。

宋子文在1943年9月向美方提交了一份计划书,要求由一位中国人代替史迪威。他说明了撤换史迪威的理由,“目下此人(指史迪威)系中国战区参谋长,又系中缅印区美国空军总司令, 兼中印空运补给司令,又兼蓝姆伽中国驻印军统带官,亦参与中国远征军之指挥,更握有美军部授予而未经中国同意之对华租借物资控制权;以如此错杂之任务,施诸五花八门之区域,将于未来战事深感危险。”

http://www.gmw.cn/content/2010-08/31/content_1228219.htm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