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原罪说:人类是因为祖先亚当夏娃偷吃了上帝果园里的苹果,给华地主撵出伊甸园,贬到凡间的,所以世世代代生而有罪,上帝在人间的小弟----教会要打要杀,那都是应当应分的。

这就得说道说道了:几毛钱的事,多大个罪过?算他个思想品质不好,打几板子也就是了,顶天了,枷号三日行吧?可一家伙弄到新彊劳改,“严打”的时候也没这样啊?这也罢了,老子反动儿混蛋,这俩反革命偷苹果犯的后代----人类,生生世世都是黑五类狗崽子,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不仅打翻在地,还要踩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也太王道了吧?

要说那是神果,这俩无知民工就象偷吃北京农研所的基因葡萄一样罪大恶极,让神界损失惨重,还说得过去。

可我们引同类的东方判例:

王母娘娘的仙桃,八千年熟一茬,比你这吃了只知道害臊的洋苹果高档吧?中国的孙猴子不但啃得精光,还嚼嘎嘣豆似的嗑没了太上老君的不死仙丹。临走,到遍邀中外贵宾的“第九届世界神仙蟠桃文化节”上抢得山干海净,造成了极恶劣的国际影响后,畏罪潜逃。

逃回原籍后,面对公安局长李托塔和二郎神领衔的梅山特警队,居然抡棒子拒捕,网罗猴子猴孙,妖魔鬼怪暴动,公然和政府对抗,叫嚣要夺取神界政权。被捕后,再次爆狱逃跑,冲击灵霄殿。直打得九天十帝菩萨金光摇头怕怕,到请来库尔喀特种兵如来佛才降住的。那是作了多大的妖?犯了多大的罪?整个儿一仙班张子强,神界反革命嘛!枪毙他十回也不多。

那也不过判了五百年,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出来后妥善安置,绝不岐视,给这只两劳释放猴子安排了保镖的工作,结果因在取经任务中表现突出,还予以转正,提拔成斗战胜佛呢。

大家都是历史上犯过错误地神仙,这受罚的差距咋这么大捏?

这个原装罪,只能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了。

看来那小两口是太窝囊了,当时也把上帝揍一顿就好了。

神仙的权利也得靠武装斗争捍卫啊。

四、救世说:这就是给耶酥的造神运动。说人类永远没戏,注定要吃无数遍苦,遭无数茬罪,只有靠酥哥罩你们,所以不论我们各堂口怎么鱼肉你,老实呆着活受吧。

也不知怎么个救法,都解胸口钉上大钉子升天?反正没见教会的酥哥小弟享受过这待遇。

五、天堂地狱说:活着的时候,要以寡欲受虐为荣,以享受人生为耻,死了以后,听话的上天堂,不听话的下地狱。

这张威逼利诱的空头支票,其实是GJM自希腊神话的传销手段,目的是忽悠得你把财产献给教会,以被压榨为乐,而教会的穷奢极欲,荒淫无耻就有了保证。在薄珈丘的《十日谈》里,有大量的生动故事。

这就是所谓的中世纪神学。

瞎掰也得有点技术含量吧?

基督教后来随着东西罗马的分裂而内讧成天主教和正教。西欧归天主教,有教皇,即上帝驻地球总代理,手下大主教的神权都得从他那儿批发(简直是菜霸)。拜圣母玛利亚,等级森严,最为反动。

东欧是正教,也称东正教的地盘,不承认教皇,不拜耶母娘娘,几个大主教商量办事,教士可以结婚,人性化一些。

当西罗马被日耳曼蛮族灭亡后,西欧四分五裂,思想混乱,文明一落千丈。而后起蛮族建立的各封建社会很不象样,非常低档,王权微弱,也不会做思想工作,几十个小军阀谁也不服谁,谁也治不了谁,只知道乱打,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

国乱而妖孽出,天主教趁机坐大,当时的欧洲蛮子大多是彪哥,脑子笨,也没什么文化,就天主教这么个破腚百出的鬼话,把他们忽悠得差不多全信了,掏钱的掏钱,当炮灰的当炮灰。最后天主教勾结法王矮子皮平等反动统治者,成功地介入政权,到十世纪从思想上,政治上全面统治了西欧,各国王领主,平民奴隶,都要尊天主教皇为老大,被他生杀予夺,严格控制。

自此,西欧成了天主教的天下。

所有反动宗教,都是虚伪的,靠忽悠起家,通过愚弄、麻醉思想,把信徒变成奴隶、帮凶和牺牲品,不择手段地攫取俗世的利益。而形成一定的势力后,为了能忽悠下去,一有机会,他们就想方设法插手世俗政治,控制国家暴力机器,忽悠和镇压,两手都要硬。(“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那是因为凯撒大帝忽悠不了,也惹不起,换个废柴你试试?)当他们控制了政权,政教合一以后,就会撕掉为世界谋幸福的温和面纱,其极为凶残,反动的一面暴露无遗。

中世纪的基督教更是如此,它无所不用其极地开始了长达千年的黑暗统治。

天不降黑死病,欧洲万古如长夜��

三、原罪说:人类是因为祖先亚当夏娃偷吃了上帝果园里的苹果,给华地主撵出伊甸园,贬到凡间的,所以世世代代生而有罪,上帝在人间的小弟----教会要打要杀,那都是应当应分的。

这就得说道说道了:几毛钱的事,多大个罪过?算他个思想品质不好,打几板子也就是了,顶天了,枷号三日行吧?可一家伙弄到新彊劳改,“严打”的时候也没这样啊?这也罢了,老子反动儿混蛋,这俩反革命偷苹果犯的后代----人类,生生世世都是黑五类狗崽子,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不仅打翻在地,还要踩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也太王道了吧?

要说那是神果,这俩无知民工就象偷吃北京农研所的基因葡萄一样罪大恶极,让神界损失惨重,还说得过去。

可我们引同类的东方判例:

王母娘娘的仙桃,八千年熟一茬,比你这吃了只知道害臊的洋苹果高档吧?中国的孙猴子不但啃得精光,还嚼嘎嘣豆似的嗑没了太上老君的不死仙丹。临走,到遍邀中外贵宾的“第九届世界神仙蟠桃文化节”上抢得山干海净,造成了极恶劣的国际影响后,畏罪潜逃。

逃回原籍后,面对公安局长李托塔和二郎神领衔的梅山特警队,居然抡棒子拒捕,网罗猴子猴孙,妖魔鬼怪暴动,公然和政府对抗,叫嚣要夺取神界政权。被捕后,再次爆狱逃跑,冲击灵霄殿。直打得九天十帝菩萨金光摇头怕怕,到请来库尔喀特种兵如来佛才降住的。那是作了多大的妖?犯了多大的罪?整个儿一仙班张子强,神界反革命嘛!枪毙他十回也不多。

那也不过判了五百年,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出来后妥善安置,绝不岐视,给这只两劳释放猴子安排了保镖的工作,结果因在取经任务中表现突出,还予以转正,提拔成斗战胜佛呢。

大家都是历史上犯过错误地神仙,这受罚的差距咋这么大捏?

这个原装罪,只能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了。

看来那小两口是太窝囊了,当时也把上帝揍一顿就好了。

神仙的权利也得靠武装斗争捍卫啊。

四、救世说:这就是给耶酥的造神运动。说人类永远没戏,注定要吃无数遍苦,遭无数茬罪,只有靠酥哥罩你们,所以不论我们各堂口怎么鱼肉你,老实呆着活受吧。

也不知怎么个救法,都解胸口钉上大钉子升天?反正没见教会的酥哥小弟享受过这待遇。

五、天堂地狱说:活着的时候,要以寡欲受虐为荣,以享受人生为耻,死了以后,听话的上天堂,不听话的下地狱。

这张威逼利诱的空头支票,其实是GJM自希腊神话的传销手段,目的是忽悠得你把财产献给教会,以被压榨为乐,而教会的穷奢极欲,荒淫无耻就有了保证。在薄珈丘的《十日谈》里,有大量的生动故事。

这就是所谓的中世纪神学。

瞎掰也得有点技术含量吧?

基督教后来随着东西罗马的分裂而内讧成天主教和正教。西欧归天主教,有教皇,即上帝驻地球总代理,手下大主教的神权都得从他那儿批发(简直是菜霸)。拜圣母玛利亚,等级森严,最为反动。

东欧是正教,也称东正教的地盘,不承认教皇,不拜耶母娘娘,几个大主教商量办事,教士可以结婚,人性化一些。

当西罗马被日耳曼蛮族灭亡后,西欧四分五裂,思想混乱,文明一落千丈。而后起蛮族建立的各封建社会很不象样,非常低档,王权微弱,也不会做思想工作,几十个小军阀谁也不服谁,谁也治不了谁,只知道乱打,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

国乱而妖孽出,天主教趁机坐大,当时的欧洲蛮子大多是彪哥,脑子笨,也没什么文化,就天主教这么个破腚百出的鬼话,把他们忽悠得差不多全信了,掏钱的掏钱,当炮灰的当炮灰。最后天主教勾结法王矮子皮平等反动统治者,成功地介入政权,到十世纪从思想上,政治上全面统治了西欧,各国王领主,平民奴隶,都要尊天主教皇为老大,被他生杀予夺,严格控制。

自此,西欧成了天主教的天下。

所有反动宗教,都是虚伪的,靠忽悠起家,通过愚弄、麻醉思想,把信徒变成奴隶、帮凶和牺牲品,不择手段地攫取俗世的利益。而形成一定的势力后,为了能忽悠下去,一有机会,他们就想方设法插手世俗政治,控制国家暴力机器,忽悠和镇压,两手都要硬。(“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那是因为凯撒大帝忽悠不了,也惹不起,换个废柴你试试?)当他们控制了政权,政教合一以后,就会撕掉为世界谋幸福的温和面纱,其极为凶残,反动的一面暴露无遗。

中世纪的基督教更是如此,它无所不用其极地开始了长达千年的黑暗统治。

天不降黑死病,欧洲万古如长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