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起来还是罗马人造的孽(这意大利人真不是东西),前5年的一天,一个罗马兵QJ或YJ了犹太木匠约瑟的未婚妻玛丽亚,就此怀孕。

当时的犹太社会对女人远比现在的阿拉伯残酷,未婚先孕,怀的还是死敌罗马人的野种,是一定会被石头砸死的。于是玛丽亚一口咬定自已是处女,做个梦就让神给弄大了肚子,大家当然不信,但都是装神弄鬼的,大哥别说二哥,也抓不着证据,不好直接弄死她,就污辱虐待之。

后来玛丽亚在马槽里生下了小耶。

小耶长大后,生得和小朋友们不一样,一看就是杂种,大家都嘲笑欺负他,不和他玩,长老们不给他受洗上户口,不让他上学,黑人小耶就这样在歧视和仇恨中长大。

但是,我们知道,从优生和基因学上讲,私生子,混血儿都聪明,小耶两者兼备,当然更精,他没事就到学堂外面偷听,很快把怎么用犹太教蒙人学了个七七八八。

当时他找不到好工作,只能帮爹干活。他养父约瑟干什么呢?做给罗马人钉死犹太神棍用的木头十字架。后来的小白看耶酥背十字架的画像,感动无比,说耶哥背了全人类的罪,好伟大啊,其实那是小耶帮他后爹给罗马人送货。

有时犹太人BS他,也逼他背上十字架游街示众。

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小耶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

可他必须先解决户口问题。

巧的是当时约旦河边有一个疯子长老,叫“施洗者约翰”,喜欢把路人抓住扔河里,还大声说洗掉你们的罪,正经让他老人家洗死了不少。一天,好死不死,小耶送货路过,因为背个大十字架跑得慢,被老约翰抓住了,照例扔河里,可背的两条大木头救了他的命。小耶不仅没死,还就此上上了犹太户口,也能找工作了。

当时最有前途的工作是什么呢?长老,也叫拉比。小耶学问偷听得不错,自学成才,就想妈的我也去布道。

犹太人为复国急得火烧火燎,病急乱投医,不管什么号称先知救世主的张宏伟啊,李宏痣啊开讲座,都一窝蜂跑去听,给骗了不少钱,有的还送了命,照样乐此不疲。

小耶的第一个讲座也来了不少人,可大家一看他长得奇奇怪怪,穿得破破烂烂,讲得磕磕巴巴,一点装神弄鬼的专业精神也没有,就象葡萄老祖BS至尊宝一样BS他。

再一听,他讲的是要爱包括罗马人的所有人,别人打你你要开心之类的言论。互相一打听,原来是罗马孽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怪不得替他罗马亲爹做反动宣传。就直接撇石头砸鸡蛋,砍了他三刀,把他打跑了。

小耶首演失败,还给打出村子变成盲流,灰常的郁闷,对犹太人的仇恨更深了。他一咬牙: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去拉队伍!

小耶在犹太人那里没什么机会,就跑到被犹太人也排挤的,混得更惨的弱小异族,无产阶级中间做工作,这回他学乖了,想出了一个被后世无数神棍仿效的伟大Idea:老百姓不是很实际吗?我先治病,不要钱。

小耶有些文化,可能也自学过一点中医,连碰带蒙的,还真让他给治好了几个。当时教育、医疗都腐败,老百姓都文盲,也看不起病,这下来了个看病不要钱的,听说还挺灵,越传越神,什么瞎眼的,麻疯的全能治,信他的,给他捐钱的也越来越多,小耶的神棍生意进入了良性循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