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首先,笔者要声明,绝对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尊重一切在法律框架内进行的宗教活动,同时尊重一切追求科学真理的唯物主义信仰。

宗教的起源基本上五花八门,但万变不离其宗。宗教最开始都是起源于对未知事物的恐惧结合了对周边事物上述到宇宙万物的理解,涵盖了对生育的追求并寄望肉身消灭之后灵魂的无限延续。世界上的宗教崇拜涵盖了原始的生殖器崇拜、拜物崇拜、多神论、一神论等诸多不同社会与时代发展出的宗教形式。由此可见,是先有人而后有宗教,而不是先有宗教再由神创造了人。

宗教有一神论的亚伯拉罕诸教也有多神论的佛教、印度教等,但不管是什么最后都成为统治工具这是不争的事实。宗教从诞生起就不可避免地成为权力斗争的工具,甚至在很长的时间里,世界大部分地区,宗教的首领就是政府的首脑,宗教掌握着比皇权更大的权力,比如军事强人拿破仑称帝时也不得不把教皇请去为他加冕,以加强其统治正当性。

由于宗教的排它性,使得整个中世纪的欧洲都浸泡在血腥之中,宗教首领为了维护其统治采取极端残忍的手段对付异教徒,而现如今我们在中东也能看到甚至是同一宗教的不同流派之间的血腥屠杀。宗教并非它描述地那般美好和平,在理念上的排它必然会导致肉身上的消灭。而正是工业革命在欧洲产生了新的一个阶层,资产阶级通过掌握了占优势地位的生产机器与生产资料使得这个阶级拥有的社会生产力超越了王权与宗教教会,欧洲逐渐走上民主政治道路的同时,政教开始逐渐分离,乃至于现在的欧洲政治圈,宗教势力与影响仅仅是整个政治圈角力的一个并不十分重要的角色。

几乎全世界都受到过宗教的血腥“洗礼”,包括美国的建立,也是源于被基督教新教徒所迫害的清教徒的逃亡。但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地方是例外的,那就是中国,中国先进的文明使得政治家们在很早就意识到政教分离的重要性,一直以来的世俗化管理避免了因为宗教带来的排斥与动乱,而且为了维系族群的统一与稳定,强化了用宗族关系来代替宗教关系,以宗族血缘纽带代替了宗教精神纽带。并且早在夏文明中心的二里头遗址中就发现了大量的礼器来平衡各宗族与各地的关系,建立了以礼制确立社会等级与秩序的中华文明特有的秩序治理方式。

宗教在中国一直与政权没有什么关系(除了个别极短的某些统治者脑子短路的时期),统治者们不管信或不信宗教,都很好地把宗教与政治分开,用血缘代替宗教,用祭祀祖先来取得民族、种族认同,这样的凝聚力更真实更稳固更有效,这也是中华文明绵延几千年的根本原因所在。宗教在中国更趋向于哲学的范畴,比如道教,相较于西方的宗教,并没有严苛的教义与行为准则,从某些方面来说,它并不算真正的宗教,更像是治世修身的哲学理论。佛教在传入中国之前是什么样子,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了,但进入中国之后,就很快地本土化并形成一套全新的教义。

不管怎么说,一个世俗化的政府是百姓之福,而百姓世俗地看待宗教也很重要。中国的宗教信众,其中很多人的理念是非常世俗的,信众多从自身利益出发来看待宗教的问题,是从利己出发而后利他的过程。之前很多公知喜欢拿这个说事儿,诟病中国人的现实主义,其实西方的宗教中,那些用忏悔脱罪的,又何尝不是一种交易心态?说白了,以前宗教组织做的事,现在政府做了,比如慈善事业,比如医疗保障和社会保障事业,逐步淡化了宗教的社会功能,从而使得宗教作用仅仅停留在意识形态层面,所以笔者认为民众世俗化地对待宗教绝对是好事一件。

要客观看待宗教问题,因为不管你信或不信,它都是客观存在的,并且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我们要做的就是保障所有的宗教活动都是在法律框架内进行,而不是凌驾于法律之上,没有谁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哪怕你的“老大”是上帝、神仙。这是社会安定的基础与关键,宗教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的权力,这自由包括信仰宗教的自由也包括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所以不信仰宗教的人要尊重信仰宗教的人的观感,可是信仰宗教的人也要尊重不信仰宗教的人的观感,大家在法律框架下和谐相处才是正道。

当然这里所指的宗教是指正规的、国家认可的宗教,我们真正要反对的是一切邪教以及借宗教之名进行敛财甚至是颠覆活动的人或组织。就拿最近浙江拆除违建教堂的事儿来说吧,这就是典型的将神凌驾于法理之上,要知道拆除行为并不是针对信仰,而是针对违法行为,作出违法行为的人却要用信仰来绑架司法,这是对信仰的亵渎,一定要坚决打击绝不手软。遵纪守法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不管你的信仰是什么,首先你是一个社会的人,就应该先遵守世俗社会的法律,然后再谈你的信仰。

至于将宗教当成颠覆政权的工具,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用宗教信仰来绑架民众为其所用古今中外屡见不鲜,某些分裂势力正是利用宗教的某些特点进行分裂主义活动,我们一定要时时提高警惕,小心应对,既不干涉群众信仰宗教的权力也不放过对任何分裂势力的清剿。宗教信仰自由,依法守法信教,不管是信仰上帝还是佛祖,都要遵纪守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