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极力撮合日澳潜艇合作 中国或将作出强烈反应

参考消息网12月24日报道 彭博社12月17日发表题为《在中国的全面关注下,澳大利亚考虑日本潜艇》的文章,作者为贾森·斯科特和伊莎贝尔·麦克雷诺兹,全文编译如下:

澳大利亚考虑购买日本绝密技术,建造新一代潜艇,此举可能再次引发最近刚刚平复的日本对华外交紧张关系。

中国和日本竞相建立自己的本土武器工业,鉴于两国的战争历史,对中国而言,日本军事技术的出口尤为敏感。在数百亿美元的潜艇项目上选择日本作为合作伙伴会引发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的强烈反应。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戴维·约翰斯通证实日本、德国、瑞典和法国都“主动提议”帮助澳大利亚建造新一代潜艇。随着中国试图在太平洋发挥更大的军事影响力,除澳大利亚外,越南和印度等国也将扩大他们的潜艇部队。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国防专家马克·汤姆森说:“政府似乎倾向于让日本来为我们建造潜艇,但仍有许多障碍。日本以前从未出口过敏感的军事技术,这一协议还意味着,美国的两个亲密盟友之间的关系将会加强,中国则视之作乌云。”

据约翰斯通说,澳大利亚需要在2016年前更换其6艘科林斯级柴电动力潜艇。在推翻了此前工党政府由本国自行建造12艘潜艇的计划后,约翰斯通试图寻找一个更为廉价的选择。汤姆森估计,由本国建造的费用在360亿澳元左右。此次潜艇升级旨在加强澳大利亚在太平洋和印度洋海域的巡逻力量,约翰斯通没有排除在任何地方建造潜艇的可能。

华盛顿“黑手”

如果选择日本的话,其技术肯定可行,但也肯定会激怒那些希望由本国来建造潜艇的澳大利亚选民。日本自身也在多大程度上摆脱其和平主义政策问题上纠结不已,尽管安倍晋三首相已增加了国防预算。

托尼·阿博特总理试图在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和与美国及日本的军事伙伴关系上寻求平衡。2011年,澳大利亚同意增加驻北部城市达尔文基地的美军人数,轮驻规模达到2500名海军陆战队员,这是美国维持它在太平洋地区军事影响力的一部分,当时中国呼吁开启新型大国关系模式。

位于华盛顿的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成斌(音)在弗吉尼亚州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在日澳协议中,北京肯定看到了华盛顿这只‘黑手’所发挥的作用。日本显然已超越了其和平主义政策的传统解释。中国可能会认为这开启了日本在亚洲发挥更强有力作用的大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1月访问澳大利亚时说,他希望两国建立更密切的安全关系,两国已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事情并不总是那么友善,澳大利亚公然指责中国在东海建立防空识别区,并称其在南海的行动毫无益处。阿博特总理称日本是澳大利亚在“亚洲最亲密的朋友”。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时永明(音)说,澳大利亚没必要建造“那么多”潜艇。

时永明在提及澳大利亚时说,肯定是“在美国的劝说和鼓励下”才决定使用日本的技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两大主要盟友加强安全关系是符合美国利益的”。

地球上最好的柴电潜艇

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光岛安志(音)少校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自2009年以来,日本一直在部署苍龙级潜艇,最新型苍龙级潜艇的造价约为600亿日元(5.14亿美元),他说,与之前的亲潮级潜艇相比,苍龙级在水下待的时间更长,有更强的机动性和反探测能力。

美军第7舰队指挥官罗伯特·托马斯中将10月在东京举行的圆桌会议上说,澳大利亚“与日本海军的关系正在蓬勃发展,澳大利亚国防部长戴维·约翰斯通也在这里,他对苍龙级潜艇非常感兴趣。4年前,我跟他提过这一潜艇,我说:‘你想要地球上最好的柴电动力潜艇吗?它就是日本神户制造的一款潜艇。’”

成斌说:“第一次武器出口就是像潜艇这样尖端的东西,明显是一个重大举措。这表明,阿博特政府应该谨慎行事。”

澳大利亚反对党领导人比尔·肖滕9月说,与日本缔结建造潜艇的协议可能会使“我们的国家安全面临风险”。

无党派安全组织澳大利亚防务协会说,日本的技术可能不像有些人所认为的那样适用于澳大利亚的需求。

该协会主管尼尔·詹姆斯说:“各种选择都有不同的战略、技术和金融风险。没有哪一个是完全理想的。”

德国最大的钢铁制造商蒂森克虏伯公司说,其海上部门可以为澳大利亚建造12艘潜艇,费用约为200亿澳元。詹姆斯说,德国在制造用于出口的潜艇方面非常有经验。

汤姆森说,阿博特可能会做出一个“混合”选择——船体和推进系统由其他国家制造,然后用美国提供的作战和武器系统在澳大利亚进行组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