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称中国主导亚洲将重创美国 美若不改变将惨败

美称中国主导亚洲将重创美国 美若不改变将惨败

美称中国主导亚洲将重创美国 美若不改变将惨败

美称中国主导亚洲将重创美国 美若不改变将惨败

美称中国主导亚洲将重创美国 美若不改变将惨败

美称中国主导亚洲将重创美国 美若不改变将惨败

模拟战:中国南海大败美军

[环球军事报道]美国国家利益网站12月19日发表美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埃尔布里奇·科尔比的文章称,人们都在关注南海、东海的海洋纷争,但在亚洲还有一项更大的危机值得注意,那就是亚洲核威慑正在显著提升。中国的军事建设特别是军事实力的增长弱化了美国在西太平洋辐射影响力的能力——这威胁到该地区军事平衡的改变。这将会产生重大的战略转变,还会让核武器跃居中美国家安全计划的中心位置,同时导致其他区域国家寻求核武的风险增加。不管愿不愿意,亚洲的核武器又回来了。

美国军事化控制亚洲海洋长达70年。一般说来,在这段时期内,美国部队可以击败西太平洋水域或上空的任何挑战者。华盛顿建立了这种优势,并一直让这种优势既服务于保护美国的领土和商业等国内利益,又服务于培育该地区的繁荣与发展、建设自由民主的社会等高尚的愿景。军事主导是决定性的“保险柜”,也是追求更广泛的美国战略的基石。

现在,美国的军事主导出了问题。中国推进的“反介入/区域制止”(A2/AD)能力以及攻击和军力投射能力,越来越对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兵力态势构成挑战——总的来说也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构成挑战。北京似乎正在寻求在西太平洋打造一个地带,在此地带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力量可以确保中国的战略利益得以占据统治地位——实际上,也能排挤掉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优势。经常被提及的“东风-21D”型“航母杀手”弹道导弹只是中国广泛努力的冰山一角,这种努力还包括部署了全套网络,集成了一系列越来越高质量的平台、武器、传感器,以及命令、控制和通讯系统等。鉴于此,美国目前在亚洲海洋的操作不得不转入争取支配地位,而不是想当然地认为仍能把握住主导权。

中美军事平衡的焦虑正在国防官员中形成。主要负责开发和采购新式军事系统的五角大楼官员弗兰克·肯德尔,在最近的文章中关注到中国军事建设的影响:虽然美国仍然拥有显著的军事优势,但美国在一些关键战争领域的优势正处在危机之中;美国海军舰艇和西太平洋基地容易遭到中国库存导弹的攻击;中国正在发展实力来将我们的作战区域从潜在的战争中推离得更远,因而能弱化美国的进攻和防御能力;中国正在开发一套综合防空系统来给美国的空中优势制造麻烦,在一些区域,美国的空中优势将在2020年受到挑战。

肯德尔在评估中总结称,中国军队正在快速现代化,正在战略性地开发、运用精心选择的能力来击败美国所依靠的军力投射能力。美国20年前所取得并一直依靠的技术优势正在遭受严峻挑战。在这些评估中,肯德尔不是一个局外人——当然,他的观点也在国防官员和专家中达成广泛共识。同样,消息灵通、深思熟虑的国防副部长罗伯特·沃克也曾说过类似的话。

因此,美国开始积极回应中国不断增长的实力——例如,国防部最近首次宣布了“抵消战略”。五角大楼也确实在关注维护美国在常规军力有效投射方面的优势,即便面对的是如北京一样坚决而高能的对手。“海空战”是美国试图反制美国军事优势挑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仍然仅仅是一部分。在理想的情况下,“海空战”概念将会成功,也能让美国保持在亚洲海洋的传统主导地位。不过,即便五角大楼无法完全实现这一目标,仅维持对华军力平衡中的部分优势也能让美国拥有宝贵的威慑能力,并能对与北京的不愉快关系施加强制影响。

事实上,审慎只会给未来美中在西太平洋的军力平衡带来更加悲观的评估。这种悲观情绪不仅来自于国内的政治约束,更重要的是来自对中国经济的评估,即便中国经济会进一步放缓(看起来很有可能),但还是会保持显著增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预算也会跟着增长,中国经济已经放缓,但中国军费还是持续保持着大幅度增长态势。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成熟和发展,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断出中国的军事技术也将持续变得更复杂、更专业,更能有效地开展中国所称的“信息化条件下的战争”——即现代的、高科技的战争。这必然会给美国享受了数十年的庞大的军事优势带来压力。

因此,西太平洋未来的军事平衡会比中美以前的情况更加严重,很可能会演化成越来越激烈的竞争。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可能会在与美国及其盟友的对抗中稍占优势,至少是在某些地区或我们历来关心的某些特定事件上,例如台湾。2013年,台湾“国防部”声称,美国不能阻止中国在2020年登岛。当然,可能也会有人认为这种判断是台北方面的诡辩术——但台湾的判断并不是孤立的,许多国防专家也赞同这一判断。我们不应该期望针对台湾的平衡转变会是这一趋势的结束。当然,如果美国不能保持领先中国的优势,那么北京就很可能会收获包括台湾在内的亚洲海洋地区的实际军事优势,而且从长期来看可能会远远超过美国。

这种发展态势将会造成深远的战略结果。自从马修·派瑞的“黑船”在19世纪打开了日本的国门之后,美国认为亚洲海洋的开放、友好的秩序对美国利益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自二战以来,美国一直认为在太平洋的军事优势是保卫和促进这种秩序的最佳方式。如果中国获得了这片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地区的军事优势,或者即便是最简单的优势,也会让传统意义上的美国利益遭受损害,甚至是严重的损害。那么北京就会取代华盛顿来充当终极裁决人,来决定在亚洲什么是可以接受的,什么是不可以接受的。这是一种合理的假设,这种权利结构将会大幅度降低华盛顿利益的适应性——更别说美国的盟友了——比起目前的秩序来说。

假定美国不把区域霸权拱手让与中国,那么美国及盟友就会继续承受重要区域的紧张态势,并与能力日益强大的中国产生争论,美国将继续准备利用军事力量来保卫或维护自己及盟友在亚洲的利益,这就意味着美国可能要与一个力量大致相当的军事力量开战,在某种情况下,对手的实力可能更优异一些。简而言之,这意味着美中冲突的结局将会更不确定,如果目前的趋势得不到调整,美国最终会发觉自己在西太平洋的重要战争中遭到惨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