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4-12-12 12:00:50 来源:新华网

冬天的南京很冷。常志强穿着皮衣坐在他五十多平米的居所,每天会抽出些时间来写回忆录。

“从前年开始,幸存者减少了很多。”他说,“我要抓紧时间让更多人知道我们经历的事。”

今年86岁的常老在南京大屠杀发生时只有9岁。他还记得日本人把炮架在中华门城楼上,向城里开炮。“城里一片火海,到处冒烟。”他说。“他们见人就杀,用刺刀戳,用枪打。”

常志强的父母带着他、他的姐姐还有五个弟弟出逃未果,藏身在一个老乡家。后来日本人追了来,把他的父母和弟弟都刺死了。

“最小的弟弟还未断奶,穿着开裆裤。”他说。日本兵用刺刀把小弟弟挑起,抛出去六七米远,落下就不动了。

当时不到10岁的常志强赶快伏在小弟弟的身上保护他,随即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弟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母亲身边去吃奶。

常志强无力给亲人打理后事。很久以后他才听说,亲人的遗体被就近埋在了小王府园后面的菜地里。当地收尸的人告诉他,有个小孩趴在死去的母亲身上吃奶,奶水、泪水、鼻涕结成小冰块,母子俩冻在一起,怎么也拉不开。

多年后,他在日本作证的时候讲到这一段,很多听到这些话的日本人都会流泪。

但是现在日本对那段历史的否认让常老痛心。“不敢承认就是混蛋王八蛋!”这位和蔼的老人会突然激动起来。

这个动力推动着他一直讲下去。只要大屠杀纪念馆有特殊的参观者希望听到幸存者的讲述,他就会到那里去讲。

其实常老并不愿意回忆过去。他的子女都只知道自己曾有亲人死于南京大屠杀,但是试图询问却发现父亲面色凝重,然后就不敢开口了。常志强在1949年试图向单位领导汇报时,也只讲了一半就难过得说不下去。

“讲一次伤心一次,可是有时不得不讲啊。”他说,“我们国家过去穷受人欺负,要让人知道那段历史。”

每次讲完或是接受了采访,常老会在床上躺上几天。他的屋子平时一直挂着帘子,里面拉着各种电线和挂衣服的绳子。子女们会自觉地不去打扰,让父亲慢慢平复。

不少幸存者的情况都和常志强相似。他们上了年纪,身体渐渐变差,比如祖父和哥哥被日本兵刺死的伍正禧听力已经很差,三次从日军手下死里逃生的孙富祥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在册幸存者中年龄最大的,现在已经无法讲话。

他们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健康,而是这段历史将来会被人忘记。

“现在的一些年轻人不关心历史。”家住南京城郊汤山西岗头村的91岁老人陈广顺对记者说。他当时17岁的三哥被日本人用枪打死了,一个堂嫂背着两岁的小侄儿逃难中遇上了日本人,子弹从小孩后背打进去从堂嫂胸前出来,母子双双遇难。可是当他试图给村子里的年轻人讲述这段历史时,却发现不少人并不关心。

为了让那些遇难者能被后人记住,西岗头村的村民们在2005年集资为遇难者立了一块碑。陈老出了220元。那块黑色的碑立在村口一座小山包上,可以望到陈老的家。他说那里跟哥哥遇难的地方离得不太远。

“一九三八年二月八日(农历正月初九),本村被日军集体枪杀的二十二人中,仅有陈万有一人死里逃生,死亡二十一人.。.另外,还有被日军枪杀及迫害致死的十六人。”碑文上写着。下面是那些遇难者的名字,陈老的哥哥陈广寿排在第二十七个。

也有不少学者在做着同样的工作,比如费仲兴。

这位曾经的南京炮兵学院的数学老师自2004年退休后,用了三年时间对汤山地区3个镇、90多个自然村进行走访,通过和350名老人聊天,他记录下了大量一手资料,整理出了834个死难者姓名。

“二战结束后,犹太人马上开始对遇难者资料进行调查,我们对南京大屠杀的研究,动手太晚了。”费仲兴说。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于1985年落成开放。馆长朱成山表示,遇难者名单搜集是南京大屠杀历史研究的重要课题。由于年代久远、战乱等多重原因,这项工作较为困难。目前陆续搜集到了1万多个遇难者姓名。

目前南京已经进行过三次大规模幸存者普查,纪念馆通过不间断的寻访、调查,共整理出了4176份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目睹者和受害者的证言档案。

但对照国际口述史的相关学术规范和标准,差距仍很大,需要进一步完善与提高。为此,大屠杀纪念馆在2012年成立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幸存者)口述史分会,按照国际标准深度抢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言,通过全程展示幸存者人生历程揭示日本侵华战争的罪恶。

纪念馆创建者段月萍表示,这样的做法正当其时。“当初日军进入南京前,一些家境不错的人就已经逃掉了,因此剩下的人都不是富人。”她说,“日本人投降以后,这些人的生活也不是很好。”

近些年,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人数减少了很多,她说。

“像我们这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已经不多了。”常志强说,“纪念馆那里曾经做了一些幸存者的脚印在地上,现在有脚印的人很少了。年纪大的人去世了,留下的很多是当时年纪很小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

目前,健在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减至100多人,平均年龄超过80岁。

“每个中国人都应该知道那段历史。”陈广顺说。“现在日本人还是不承认。他们一天不承认,我们就得讲下去。”(记者白旭 桂涛 蒋芳 蔡玉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