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阿公是两广这边对爷爷的称谓!我的阿公出生在马来西亚槟城,从小就在有着良好家庭教育和和谐氛围成长的他,受到的是客家传统和文化的教育。在“萝卜仔”(这是两广和华侨对小日本的称呼)入侵中国时,我阿公就读的学校有不少同学加入抗战宣传行列,进行募捐凑集抗战物资等方面的工作。甚至还有同学瞒着家人和一些海外进步人士参加了反战联盟组织,远渡重样回到国内参加抗战。我阿公就是在抗战爆发后的1942年,瞒着他的父母亲人(其实我太祖母已知道!偷偷塞钱到他的行李里面了,否侧他买船票都是问题!),和同学偷跑乘船回到他不曾了解和熟悉的祖国,参加了当时曾生、王作尧等领导的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后来又称东江抗日游击纵队队,成了一名(因为他刚到16岁、还不满17岁)小战士。他在游击队里逐渐成长,学会了很多军事技能和化妆侦察的本领!曾参与救助在港的文化人士归国行动。由于形势的需要,1946年6月,随着部队乘坐美军登陆运输舰北撤到山东青岛,参加了解放战争和解放大西南的战斗!我阿公由于在作战中勇敢、完成任务出色和有文化(高中没毕业),被部队培养成了一名指挥员。后在全国解放后,被送到军事学校学习,毕业后就从一名战斗指挥员变成了后勤管理保障的主官直到离休!唯一遗憾的是:阿公从离家到国内参加抗战到最后的战斗结束,都没再回去过他的家乡马来西亚的槟城,探望哪里的亲人朋友!!!

他一生平凡!在外对下属和同事是和蔼可亲的一面,在家可就不同咯!对我们家人是严格要求,立下了不少规矩咯!譬如:不准利用他的名去办私事,不准使用上级配给的公车私用,不准公务员帮我们做事(我和妹妹五岁时就学会自己洗自己的衣服、袜子)。不准在家对公务员或警卫喝三幺四。如有违规就家法处置!它规定的家法处置就是:道歉得公开道歉!如不公开道歉,就不能做到真诚!公车是配给他公务使用的,家人一律不得动用!如有违反就得加倍出钱加油和写检查到院办后勤部,等候处理!记得一次我母亲带祖母去医院看病,看完病后到路边站台等公交车回家时,刚好部队外出办事的车路过,见我母亲和祖母在路边就顺便捎带她们回家,哪想到阿公不知从哪知道她们搭车的事后,自己掏钱给车队负责人,回到家后还对我们严厉批评,说不该这样搭车什么的。在我记忆最深刻的事是:我们家经常吃食堂的剩菜剩饭之类的东西!所谓的剩菜剩饭就是饭堂里,别人打菜打饭后剩下的,他是一股脑全打回家让我们吃(掏钱买菜金买回来)!当时学院很多干部和家属都私下说他是个老古板!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表面见他是打招呼称:老革命、老将军!背后就说他是“老古板”、倔老头!甚至还有人偷骂他:是“老不死”!他听到后都是坦然一笑!口头禅就是:我比牺牲的战友强多咯!现在国家建设很困难,我在位一天就要做好一天!不能做对不起党和国家的事!

我的父亲和我也是在他的影响下,在不同时代,都曾参军入伍,都曾参加过保家卫国的战争!父亲是铁道兵,到处风餐夜宿,建桥梁、挖隧道,参加过抗美援越的战斗,为此烙下了一身的伤病!按说他是军人子弟还算是高干子弟吧!却从没享受过如此的待遇!完全可以调回我们家附近的部队的。这倔老头从不求人也不准家人去找人办事!到最后转业前,都没调回我们家附近的部队!我是80年代中期,当兵到云南边防守备部队的,当时正是对越防御作战的前期。临离家时,老爷子说的一句话是:当兵是你的愿望,去了就不能当逃兵哦!就是遇到打仗,也不能退缩,军人的字典里没有“怕”字哈!何况你是军人的子弟,是国家和人民养育了我们,现在是你报答的时候咯!我当兵三年半时间里,曾蹲过猫耳洞参加战斗,也做过军工抢救伤员,还在火化场为牺牲战友清洗过遗体。由于表现出色曾获“模范团员”称号!还火线入党咯!

想想这些,都是与阿公当年对我们的尊尊教诲不无关系啊!铁血举办这个题材的活动,一下让我的思绪回到了曾经的年代和岁月!阿公离我远去很多年咯!但是他的音容相貌时刻都围绕在我身边,好像随时提醒我的记住:我是军人的子弟,是国家和人民养育我们成长,不能我是贫穷还是富有,都绝对不能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错事!否侧他的在天之灵都不会原谅的啊!今天签到时看到有这样的有奖征文,我就随笔写下这些,可能有点乱!写的不好,请各位见谅!以此文章纪念已离我远去的且是我永远尊重的老军人!我的阿公黄永凡(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