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五月下旬,跟随中央XX部去浙江,浙江XX部接待时,部长向我们介绍浙江XX部的几个人员。介绍到一位处长时,说“他是从老山前线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为此,我要单独向他敬一杯。当时他已经喝很多了,我敬他时,他不喝。说“你们北京来的欺负我们地方的啊!”我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叔,我作为一个参加过轮战的军人的儿子,敬父亲的战友一杯”。他说:“你就是想让我喝酒,我不信,你父亲哪个军的、哪年去的……”我一一作答。他仍是不信。我说“好办,我说几个内部人或专门研究过的人才能知道的事情,我不可能在来杭州前就知道会遇到你专门准备。1、即使你和我父亲同时去轮战,也不可能见过,因为我父亲去的不是云南的老山,而是在广西那边的法卡山,中国一向在宣传中只说‘老山前线’,一般人都不知道,其实主要战场是三座山;2、你们当时都应该发了一个小册子,里面用汉字标明一些越南语的发音,当时我都会,现在只记得一句了,‘弄松空叶,宗堆宽洪毒兵’……”。我还没说完呢,那处长一拍桌子“都倒满,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