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当街售卖野生动物

东北当街售卖野生动物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双城区以及吉林省松原市三地集市,贩卖野生鸟的现象十分普遍,集市上公开兜售红隼、东方角鸮、花尾榛鸡等国家二级保护鸟类。此外,多地林业部门禁用毒鸟药物也出售。

东北当街售卖野生动物东北当街售卖野生动物东北当街售卖野生动物

毒鸟的毒药

当街兜售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红隼、东方角鸮,将刚打死的麻雀拧头拔毛喂食猛禽;剧毒且无标识的鸟药,捕鸟网、杆、夹子、弹弓被肆意贩卖;大量来历不明的死鸟成堆放在街边,或藏身冰柜雪糕冷饮之下供食客挑选,商贩对百只以内的需求嗤之以鼻,认为“量太少”;集市上甚至有捕鸟人现场架笼、结网捕鸟……

2014年11月,澎湃新闻记者走访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双城区以及吉林省松原市三地集市发现,贩卖野生鸟的现象十分普遍,这些原为当地杂货贸易、猫狗宠物交易的市场以及周边民房,竟然成了红隼、东方角鸮、花尾榛鸡等国家二级保护鸟类以及黄雀、蜡嘴雀等大量野生鸟类的转销渠道。更让人费解的是,哈尔滨兜售国保级鸟类、贩卖野生鸟的集市距离道外区江上派出所仅200米之遥,却依然生意火爆。

国家二级保护鸟类公开兜售

2014年11月15日,星期六,哈尔滨市道外区北五道街上的集市热闹异常,这里是哈尔滨市规模较大的鸟市之一,除了固定的店铺外,每到周末就有散户商贩带着一串装满各种鸟的笼子在这里摆摊贩卖。

澎湃新闻记者现场看到,鸟市上主要贩卖的有黄雀、白眉鹀、燕雀、蜡嘴雀等鸟类,这些鸟因毛色、年龄以及“叫口儿”(鸣叫是否悦耳)不同,价格也从十几元到三五千元不等。一位常年在这里贩鸟的商贩对澎湃新闻说:“现在进入每年捕鸟卖鸟的末期,春秋季的时候人多,走路经过这里都直撞肩膀子。”

鸟市旁边的广场上,一群人围着五个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手里把玩着两只红隼、一只东方角鸮和一只旋木雀,前二者均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两只红隼脖颈上被紧箍着细铁链,站在一辆电动车的车把上,不时因惊吓发出尖厉的鸣叫;东方角鸮的一只爪子被绳子拴住,显得并不驯顺,在一名男子的手上扑腾着翅膀,失去平衡后吊挂空中,男子将其甩来甩去。

把玩东方角鸮的男子表示,这只东方角鸮是他们早上从捕鸟人手里收购的,“诚心要150元拿走。”两只红隼也是从捕鸟人手里买来的,每只300元,“这两只我驯了一个多月,现在很听话,以前野性很强,摸都不能摸的。”说罢他用手摸了下隼的背部。此时,更让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一名男子将弹弓刚打下来的一只四五厘米长、还在抽搐的黑色小鸟脑袋捏碎,嬉笑着将小鸟拔毛送到红隼嘴边……

在相隔210多公里的吉林省松原市,类似的情形也在上演。

11月11日,在松原市二桥北段的集市上,一名商贩的铁笼里装着野鸡、野鸭、大雁(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和花尾榛鸡(俗称“飞龙”,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该商贩告诉澎湃新闻:“我这里养殖的大雁260元一只,飞龙40元,野生的价格要高得多并且也少。”在澎湃新闻记者询问哪里能拿到纯野生的大雁和飞龙时,该男子留下一个电话。澎湃新闻记者致电该号码,对方一名女子称,现在野生大雁和飞龙都是冻货了,活的很少。随后她又表示朋友处有野生活的大雁,每只大概5斤左右,价格是养殖的三倍左右,为750元,飞龙没有活的,冻货一只也要70多元,接近养殖种类的两倍。对于野鸟的来源,对方言辞含糊,称“也不清楚,问了人也不能说”,最后她叮嘱澎湃新闻记者:“想要的话得提前联系,我再去拿货”。

吉林资深环保志愿者赵平(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他走访哈尔滨、松原两地集市发现,当地集市上卖的鸟,八九成是捕捉的野生鸟。因为很多种鸟进行人工繁育的可能性很小。比如红隼和东方角鸮这样活动范围很大的猛禽,他们体积都很小,很难作为肉食鸟类来养殖。

鸟市藏身食杂店,售鸟商贩嫌买一百只太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人人都能管住自己的嘴,就没有这样的违法市场存在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