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老挝借力中国打造“陆联国”

《参考消息》驻万象记者 荣忠霞11月27日报道 老挝是东南亚地区唯一的内陆国家,被周边的中国、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五个国家包围。这个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国家一直饱受交通不便、招商引资不力、经济发展后继乏力等问题的困扰,是该地区经济最为落后的国家之一。

为了突破这种困境,老挝政府提出了建立“陆联国”的战略规划。“陆联国”是老挝人独创的一个与“陆锁国”相对的词,这个耐人寻味的名词反映出这个内陆国对自己未来发展方向的精准定位。目前,“陆联”和“过境”,即让老挝通过互联互通成为连接周边国家的枢纽,特别是成为中国与东盟地区互联互通的关键节点,已经上升为老挝的国家战略。实现这个战略,离不开中国的大力支持。

中方援建湄公河新大桥

11月23日,在老挝南部占巴塞省,一座连接到湄公河东孔岛上的大桥正式通车。

东孔岛位于老挝南部与柬埔寨的界河湄公河河心,是老挝著名旅游景区“四千美岛”中的最大岛,长18公里,最宽处有4公里,岛上有数个村落,东孔县的县城也在岛上。这座大桥不但使该岛从此结束了依靠轮渡往来陆岛两岸的历史,而且将为老挝下一步通过东孔岛与柬埔寨连接的计划打下基础,以便于游览柬埔寨暹粒省吴哥古迹的国际游客转道老挝南部观光旅游。

这座大桥的设计方是中国湖南省交通规划勘察设计院。院长彭建国告诉记者,从这座岛到另一侧的陆地只需再修一座1400米左右的桥,然后再修几公里的连接线就可以与柬埔寨连接。而柬埔寨也在同时规划从暹粒到东孔岛附近两国边境的道路,一旦这些桥梁和道路联通,从柬埔寨暹粒到老挝“四千美岛”的陆路距离将至少缩短两百余公里,大大便利游客在两国间往来,使两大旅游目的地相互促进发展。

东孔岛大桥不仅设计施工方是中国公司,大部分资金也来源于中国进出口银行的优惠贷款。从出钱到出力,都是中国在操办。

中老铁路项目令人期待

除了像东孔岛大桥这样已经建成或一些正在建设的项目,中老之间在铁路建设方面的合作更令人期待。从2010年“老挝高铁”进入大众视野以来,人们一直热议何时开始建设这条铁路。

据老挝公共工程与交通部副部长、高铁项目组老方组长拉塔那玛尼·宽尼翁介绍,该铁路将北起老中边境磨丁口岸,经南塔省和乌多姆赛省,过旅游胜地琅勃拉邦省,最后进入首都万象,全长417公里,其中62%由桥梁隧道组成。根据地形条件,设计速度分为160公里/小时和200公里/小时两段,初步投资约70亿美元。

在中国读中文系硕士的老挝人安旺奔对记者说:“我好几年前就听说中国和老挝之间会修铁路了,但一直没有听到动工的消息,最近我看新闻说我们的国家主席朱马里专门去北京参加了一个关于互联互通的重要会议,中国宣布会有专项的基金帮助像老挝一样的周边邻国修建基础设施,我想离这条铁路修建应该不会太远了吧?”

宽尼翁说,70亿美元的投资相当于老挝一年的GDP总额。目前,老中双方已经商定以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来共同解决筹资问题。

今年4月老挝总理通邢访华时,双方宣布启动中老铁路政府合作协议商谈。中国驻老挝大使关华兵表示,中老铁路是两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和历史意义的合作项目,双方推进项目合作的政治意愿和决心是明确的,中老双方需要就许多重要问题进行深入研究。

宽尼翁说:“老挝人民已经做好迎接中老铁路到来的所有准备。”

由于经济落后、交通不便,老挝几乎所有制成品包括包装食品都依赖进口,其物价之高、生活便利度之低是周边国家之最,这也严重制约了这个国家最有前途的旅游业的进一步发展,很多国外游客仅仅是从周边国家“顺便”过来看一看。

11月21日,中老双方在老挝首都万象签署了政府间框架协议,中方将向老方提供优惠贷款用于万象的市政建设,并由中国公司负责具体实施。据了解,这笔贷款将能帮助万象市修建66条道路和三条排水渠。

许多中资企业在老挝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深耕多年,为老挝建设和改扩建了一条条的大路和桥梁。中国路桥集团自1996年开始进入老挝,先后完成了川圹省及巴色省的道路改扩建项目,目前正在建设连接中老泰三国主干道的关键点——乌多姆塞省北本湄公河大桥项目,这座桥连接泰国边境及中国边境磨憨的道路,也是三国在互联互通上的一个关键点。

“早期老挝的公路都是利用亚行和世行的资金,但近几年这两家机构对老挝提供的援助逐步减少,而来自中国、越南、泰国等邻国的双边贷款逐步增多,特别是中国的优惠贷款这些年增长很快,据老方统计,在2013年中国对老挝的官方发展援助已经排在了各国首位。截至目前,利用中国优惠贷款修建的老挝包括道路建设在内的各类基础设施项目已经有几十个。”中国驻老挝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赵文宇告诉记者。

中国大力推动的“互联互通”、“一带一路”战略,以及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宣布设立的400亿美元丝路基金及向东盟提供的100亿美元优惠性质贷款等等一连串举措,让老挝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因此,老挝积极地成为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之一,国家主席朱马里三个月内两度北上中国,特别是出席在北京APEC会议期间举行的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并作为为数不多的非APEC成员领袖参与了APEC欢迎晚宴……种种迹象表明,老挝已将实现“陆联国”老挝梦的希望寄托在了中国身上。

没有出海口被困内陆 老挝人期待坐火车到中国旅游

正在老挝国立大学中文系读硕士的安旺奔期盼,有一天能坐着火车去中国旅游,“我到现在还从来没坐过火车,我想坐火车出行肯定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像安旺奔一样的老挝人非常多,在这个东南亚地区唯一的内陆国家里,火车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极其陌生的事物,虽然他们可能在电视上看到过,但乘坐火车出行却只有极少数人曾经真正体验过。

“我好几年前就听说中国和老挝之间会修铁路了,但一直没有听到动工的消息,最近我看新闻说我们的国家主席朱马里专门去北京参加了一个关于互联互通的重要会议,中国宣布会有专项的基金帮助像老挝一样的周边邻国修建基础设施,我想离这条铁路修建应该不会太远了吧?”安旺奔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问道。

对多数老挝人而言,“互联互通”四个字在大家脑海中最直接的反映就是“铁路”。不过,老挝各项基础设施都比较落后,“互联互通”对老挝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老挝巴特寮通讯社社长顺通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相信随着互联互通工程的推进,周边国家与中国的往来、贸易将更加便利,同时作为一个内陆国家的老挝将通过互联互通从‘陆锁国’变为‘陆联国’,搭上中国发展的便车,让老挝的经济加快发展,顺利达成到2020年摆脱贫困国家的目标,并且能让老挝更加对外开放和全面发展。”

“陆联国”(“land-linked Country”)是老挝人独创的词汇,它与“陆锁国”(“land-locked Country”)相对。“陆联国”已经被上升为老挝的国家战略。这个耐人寻味的名词反映出老挝这个内陆国家对自己定位的精确认识。老挝人认为,未来就是要将内陆国家的劣势转变为地理位置上的优势,让老挝成为联接周边国家的过境枢纽,特别是成为中国与东盟地区互联互通的关键节点。

打开东南亚地图,你会发现,老挝被周边的中国、缅甸、泰国、柬埔寨和越南五个国家包围,这个没有出海口的内陆国家一直饱受交通不便、招商引资不力、经济发展后继乏力等问题的困扰。特别是作为东南亚地区经济最落后的国家之一,其物价之高、生活便利度之低是周边国家之最,这甚至制约了这个国家最有发展前途的旅游业的进一步发展,很多国外游客仅仅是从周边国家“顺便”过来看一看。

因此,从老挝积极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之一,到老挝国家主席朱马里三个月内两度北上中国,特别是出席在北京APEC会议之前举行的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并作为为数不多的非APEC成员领袖参与了APEC欢迎晚宴等迹象来看,老挝对于推进互联互通的迫切心情以及中国对老挝的重视可见一斑。甚至老挝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习近平主席所说的“尽早分享到早期收获”的一员,也大可预期。

互联互通确实能给老挝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交通基础设施提升、丰富水电资源供给本国及出口、工程资金流动对金融业带来的难得发展机遇、人员流动增加带来的旅游业迅速提升……

当然在老挝国内也存在着不少杂音,从事汽车物流运输业的人们担心铁路的开通会导致他们业务量大幅下降;关心环保的人士担心铁路的开通和过度开发会破坏老挝美丽的自然环境;甚至还有人担心越来越多的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外国人涌入老挝会抢了本地人的饭碗。

“发展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问题出现,但我觉得互联互通对于老挝的好处一定会多于坏处,我最希望在中国的支持和帮助下老中铁路能早日完工。”安旺奔说。

在采访最后,安旺奔告诉记者他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安小华”,是他在学习中文之后取的。他说自己选择读中文系就是希望将来能去中国或者到中国公司工作,这也是很多老挝人都在规划的未来。

目前在老挝,学习汉语已经成为一个热潮,当地华侨创办的华文学校寮都公学甚至已经超越了当地的公立学校,成为老挝富裕阶层和官员子弟就读的首选。该校每年招生时都人满为患,现在校舍已经不够用,正在计划重修扩建。此外还有老挝国立大学孔子学院和老挝苏州大学的汉语培训班以及遍布各处的汉语业余学习班,均挤满了急于学好汉语找一份高收入工作的老挝青年人。

正如老挝公共工程与运输部副部长、老挝中老铁路联合工作组组长拉塔纳玛尼今年接受中国媒体专访时所言:“老挝人民已经做好迎接中老铁路到来的所有准备。”言下之意,对于互联互通时代的到来,老挝人民也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