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十节 煤缘难结

1960年夏天,生产队伙食团购煤困难,队里要抽人出去为食堂捡“炭花”作燃料。我和母亲接受了为生产队捡“炭花”的任务。生产队毎天给母亲和我各半斤粮食,我们毎天给生产队交80斤“炭花”。正好前段时间大哥所在的代家寺酒厂倒闭,他被调到猫儿山煤矿工作。我和母亲带着半个月的口粮和捡“炭花”的工具,步行三十公里,投奔大哥而去。

大哥所在的这个煤矿,是当时富顺县最大的国营煤矿,有1000多名职工。煤的质量好,产量很高,挖下的原煤随即运到地面加工成焦炭,然后,供给附近的铁一厂冶炼钢铁。猫儿山煤矿配套的小火电厂,毎天要烧几十吨煤,有不少的炭渣推出倒往河边,吸引很多人去捡“炭花”,虽然毎天都有几十个人在炉渣堆上刨来刨去,但母亲是捡“炭花”的高手,我们娘儿俩的任务,她一个人就完成了。

我不太喜欢捡“炭花”,就到煤矿厂的沙石堆上去捡煤炭。煤层和岩石是连在一起的,挖煤时必然要挖到一些岩沙石。从井下推出的沙石中,总会混杂一些煤,大小不一,太小了的捡不起来,只能捡起大些的块状煤。沙石场管理很严,大人是绝对不许去捡的,只有我们这些小孩偷偷地靠近。推滚车的工人不但不难为捡煤娃,暗地里还多有关照,因为毎次滚车距倒沙石的地方还有几十米时,我们都争先恐后地跑过去帮助工人推车,以减轻工人们的体力消耗。只有煤矿的矿长最不能容忍我们这些捡煤娃,见到就要驱赶。

那个矿长姓刘,真正的名字就连他本矿的多数职工都不知道。但大家都晓得他是解放军部队里头的一个营长,转业到地方后,安排到猫儿山煤矿当矿长的。他对本厂矿工也凶得很,当过兵的一些工人说,他是国民党军队中投降过来的伪军官,身上带有明显的军阀作风残余,脾气暴躁,爱骂人。所以不知是哪个给他取了个“猫儿”的绰号,这个绰号在猫儿山煤矿很快就传开了。他本厂的职工和煤矿周围的老百姓一提起“刘猫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们这帮捡煤娃,更是把“刘猫儿”当作“仇敌”。我们也不懂,那些混夹在沙石中的煤块,已经被当作废物推出矿井,倒进沙石堆里去了。煤矿里又没有派人去捡,我们不去捡,也会永远被埋在沙石中。可“刘猫儿”就宁愿让这些煤埋在沙石中,也不让别人捡了去。我们去捡沙石中的煤,就好像是捡了“刘猫儿”家中的金银财宝,令他痛心疾首,无法容忍。

有一次,我和七八个小伙伴们正蹲在沙堆上聚精会神地捡煤,不知什么时候,“刘猫儿”悄悄来到我们身后,一声嗥叫:“小兔崽子们!是谁叫你们来捡煤的?”我们抬头一看是“刘猫儿”,就像羔羊见到老虎一样,个个吓得惊慌失措,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并迅速把捡起的煤倒掉,不顾一切拔腿就跑,逃命似地向树林中狂奔而去。有一个比我小一岁的李六娃,因过份慌张,没跑几步就重重地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刘猫儿”向前抓住他,不但缴了他的筐子,还打了他两个耳光。从那以后,捡煤炭时,我总要时不时地站起来看看周围情况,只要发现“刘猫儿”远远地往沙堆方向走来,就告诉伙伴们,赶快逃离沙堆。煤矿周围山上都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杉树、油茶籽树和杜鹃树,只要钻进树林,“刘猫儿”再厉害也抓不住我们。

为了保护辛辛苦苦捡来的煤炭,毎当捡上有七、八斤的时候,我就把煤转移到母亲捡“炭花”时能看到的地方,再用些树叶、乱草遮住。等凑够挑一次时,我才同母亲一路,挑回临时租住的房内。

有时白天靠不近沙堆,我们就晚上去。沙石场上的灯光很暗,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灯光,全凭手去摸。开始,我并不会在晚上无光亮的情况下捡煤,不知道别人施展的什么功夫,能在黑夜里把煤块从沙石块中识别出来。后来我用两个生红苕作“投师费”,从捡煤娃黄顺来口中换得了夜间捡煤的“诀窍”。他家就住在猫儿山煤矿旁边300米左右的河边上,几辈人都是傍着煤炭厂生活的,他本人也是几岁就开始捡煤炭。他给我说,煤块的重量比石头要轻很多,同样大小的块头,拿在手里,掂一掂就知道,轻的是煤炭,重的是石头。刚从井下拖出来的煤炭和石头就更好区别了,手一挨着,马上就晓得哪块是煤炭,哪块是石头,因为煤炭是热的,石头是冷的。我立即拿来两块同样大小的煤块和石块,放在手上掂着试试,果真如此。当天晚上,我没跟母亲讲要出去捡煤,只是说了要出去邀朋友耍一下,就跟黄顺来去捡煤了。夜晚,到处都是黑灯瞎火的,隔煤矿远些的小伙伴们都没有出来捡煤,只有我和黄顺来两个人在捡。不到半夜,我们毎个人都捡了一挑。

第二天早晨,母亲起床看见一挑煤放在家里,不但不高兴,反而来到我床前,把我从被窝里抓起来质问我:“你那挑煤是从哪里弄来的?虽然我们祖祖辈辈贫穷,但人穷志不穷。你为啥子小小年纪不往好的学,偏要去偷鸡摸狗,你长大了还如何做人?”我晓得是母亲误解了我,认为是我趁黑夜去煤场偷了煤。我便把夜间捡煤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后,脸上才露出了开心地笑容。她还说:“你以后晚上去捡煤炭,我可以在离沙堆不远的地方陪着你。”我捡的煤运回生产队后,队长高兴极了,要奖赏“有功之臣”,便给母亲和我毎天各加一两口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了半年多的捡煤娃,跳出生产队找碗饭吃的机会终于来了。本县童寺区松林坡煤矿要招收几名刨炭匠。我姐夫是该厂的主力挖煤工,跟厂长、书记关系也不错。在他的保荐下,我这个十四岁多点的少年娃顺利地走进煤矿厂,当上了正式的拖煤工。

这是一个新开不久的区办企业,煤井大巷从山脚往里平行掘进。大约在200米处,开采出了外山天铁炭。这层煤炭是地下煤层结构最靠近地面的薄炭层,厚度约30公分,炭质硬、热能低、不接火、做工业用煤不合格,烧水做饭倒是没有问题。若放弃不采,再往地下掘进几十米,就可能出现双梁子炭,(又厚又好的煤)。可是区级单位,没有那么多资金投入。因此,区委决定,就取这层炭。工人们在见煤的地方,沿煤层走向,分别朝左右各开出一条中巷(比大巷稍微小一点),做运煤主干线;在左右中巷上再开出若干采煤工作面,随着工作面不断向前推进,毎个工作面后都留下了一条岔道。

进入矿井后必经大巷,再经中巷到各岔道口。煤矿的大巷是井下人员流动和煤炭沙石运输的必由之路。也可以说是煤井里的“高速公路”。在挖掘大巷时,由于缺乏精确仪器检查指导,偶尔看去好像是平的,实际上大巷内有70多米长的路面低于井口。有的地方比井口甚至低到0.7米至0.8米,这样,从矿井深处流出的泉水,就无法全部自行流出井口外。为了不影响大巷的运输通行,就需要把大巷低洼处的积水抽出井外来。区办煤矿设备很差,井下没有抽水机,煤矿厂也没有电源,就是煤工们每天下井使用的照明电瓶,也都是挑到10公里以外的大坳场去充的电。因此,只能用人工“打水”,把长约5米、直径约0.15米的楠竹,掏空竹内的节疤,按照小孩们玩耍的那种水枪原理,做成“打水”工具,由打水匠一手一手地将大巷中的积水打到井口外来。

从中巷到采煤工作面的岔道是刨煤匠(也称拖煤工)的运输线。这些岔道都很低,最高处只有尖掌高。所谓“尖掌”,是指成年人手倒拐到手指尖的距离(约0.5米)。最低处仅有“反掌”高,所谓反掌,是五指向后,掌心向天,手倒拐到掌心的距离(约0.3米)。在大中巷里一般都能伸直腰杆走路,低处稍为弯弯腰也能通行。可在岔道里就是爬着走也要被洞顶挂着背脊,大人在岔道中行动是很困难的,只有未成年人身体瘦小,行动比较方便。不过,即使是刨炭匠也必须侧卧在一块长0.6米,宽0.15米,厚0.02米的木质梭板上,用脚蹬、手拉洞壁边的木头顶柱(用5到10公分大的松树锯成)滑行前进。拖煤用的是竹制船子,长1.2米、宽0.5米、高0.2米,样子有点像船,故称船子。每船子可装煤八九十公斤。

刨炭匠都是一色的十四、五岁男少年。一个刨炭匠,负责把两个挖匠挖出的煤拖到中巷里,交给轨道车运送到地面。通常两个挖匠在一个工作面同时工作,刨炭匠就松活一些,少跑些路。如果挖匠分别在两个工作面工作,刨炭匠就要跑两条岔道,增加工作量。

煤层在岩石中不是水平走向,有一定的起伏性,从最高处到最低处,落差达三四米。岔道也要跟着煤层的起伏而上坡或下坡。拖煤遇到上坡时,一二百斤重的煤炭船子挂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娃身上,着实很吃力,要用尽全身力气一手一脚地往上攀爬。遇到下坡时,人就不能再在船子前面拖行,否则就会出现“舂辣椒”(装满煤炭的沉重船子在斜坡上,下滑速度很快,人在前面跑不赢,被船子抵到岩石上,叫舂辣椒),轻者皮开肉绽,重者被舂断筋骨。为了防止这种危险出现,必须人船调位,让船子在前面滑行,人在船子后反拖着,用手抓住、用脚蹬住顶子,控制好船子下滑速度。这种方式在井下叫“钓鱼”,只有采取“钓鱼”式,才能保证安全。

到松林坡煤矿的第二天,我领取了船子梭板等工具和照明器材,大姐夫对毎样工具的使用都给我作了详细交待。第三天,我开始跟在大姐夫身后正式上班到井下拖煤。那时的小煤矿里,工人没有统一的工作服,下井工作时,大家都没有穿衣裤。从睡觉的地方到井口这段地面上,毎人都使用一条自制的洗澡帕,围住自己身体中间部位遮羞,到井下就“放敞”了,所有的人都把洗澡帕取下来包在头上(防止煤灰落在头发里),就像原始人一样全都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好得井下作业的都是男人,没有女人,大家都一样,彼此没有什么顾忌,也没有谁笑谁。但我第一天在井下看见这种场面,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有个比我先进厂半年多的拖煤娃取笑我说:“七十二行,煤炭工人为王,天天上班脱衣裳,你要当男人,不要学大姑娘。”

来到岔道口,老工人们熟练地往梭板上一睡,一手拿着电瓶灯,一手抓住顶子,两脚轮换蹬着顶子,就像老鼠一样,转眼就钻进了只有0.3至0.5米高、1至1.5米宽的岔道中。我傻眼了,心想这么矮的一个洞,身后还要拖个船子,怎么钻得进嘛。平常听大人们讲,世界上有两种行道是在血盆里抓饭吃,一是船工,死了没有埋;二是煤炭匠,埋了没有死。这时我才觉得,煤炭工人啊,真是辛苦。但是,在生产队里干活路,饿得倒死不活的,也确实不好受哇,为了不饿死,再苦再难也顾不得了,我一定要在煤矿厂坚持下去。想到这里,自己也学老工人那样,侧睡在梭板上,往岔道里钻。

梭在前面的工友们,早已无影无踪了,自己只好一个人面对这完全陌生的黑洞,一把一把地抓住顶子,一脚一脚地蹬着顶子,一尺一尺地往前挪动。第一天上班,仿佛井下的毎一块岩石,毎一根顶子都跟自己过不去,一会儿手肘碰到坚硬的岩石上,一会儿膝盖撞到顶子上,痛得呲牙咧嘴,眼冒金星。就连自己拖进井下的船子也不听招呼,尽跟我出难题,一会卡在这里,一会又卡在那里。我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碰碰撞撞地梭了好一阵,才梭到了大姐夫挖煤的地方。

大姐夫已经挖下100多斤煤了,他叫我把煤拖到中巷里去。在这样又矮又窄的地方,侧睡着的人连蹲也蹲不起来。我问大姐夫用什么工具往船子里装煤,大姐夫说:“用双手捧。”我侧睡在梭板上,用两只小手一捧一捧地把煤捧到船子中。大姐夫说:“像你这样装煤,一天能拖上几船子呢?要这样装“。他转过身来,用两手掌和两小臂同时合拢捧煤,他捧一次比我捧五次还要多。

我拖着一船子煤,慢慢地往中巷梭去。在下一个并不陡峭的坡时,我还没来得及人船调位,身后的船子就发怒似的向我“舂”来,在我右脚后跟上划了条一寸多长的大口子,鲜血直往外流。在井下遇到这种情况,是没有医生帮助包扎的,只有自己解决。我撒一泡尿淋淋伤口,算是消毒,再抓把煤炭面面糊在伤口上算是上药,止住流血就行了,再没有做其它处理。而且这一切动作都是睡在梭板上进行的,在0.3到0.5米高的空间里侧睡着干活,人感到非常压抑,心想这碗煤炭饭实在是太不好吃了,若还有第二条生路可走,我决不愿意进煤炭厂。想到这里,辛酸的泪水悄悄地浸满眼眶。但是,我决不让泪水掉下来,并暗暗发誓,不管有多难,我都要坚持下去,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也一定能行。

初次上班,我一天只拖了4船子煤。大姐夫挖下的煤,三分之二都还留在堂子里没有拖出来。大姐夫知道我是第一次下井拖煤,没有责怪我,反而鼓励我说:“一天生,两天熟,多干几天就对了。”晚上下班回到地面上,觉得地面上空气从来没有这么新鲜过,地面上的青山绿水从来没有这么美丽过,视野从来没有这么宽阔过。自己走进洗澡堂,对着整容镜子一照,天哪,怎么会是这样。原来全身洁白的皮肤被煤灰染得像墨一样黑,面部只能看到两个眼珠子转,其余部位跟煤炭颜色差不多,两个鼻孔中,两只耳洞里都塞了不少煤灰,自己都无法认识自己了。洗了半个多小时的澡,手指甲和脚趾甲缝里的煤炭灰还是无法彻底清洗干净。

洗完澡,再到整容镜前照照,皮肤上的煤炭灰是洗干净了,但皮肤上这里青一块,那里紫一块,全都是在井下碰撞留下的。晚饭后,大姐夫问我上了一天班,感受如何?我说:“从没在洞子头拖过煤,不很习惯,身上碰撞比较多。”大姐夫说:“干煤炭的人有句行话,叫做‘要吃煤炭饭,边边角角不上算’。在井下碰撞是常事,今后熟悉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碰撞了。”

井下煤工苦中有乐,尤其是毎天下班走在大巷中,看见远处井口一束光亮时,大家顿减疲劳,愉快地讲起笑话,唱起山歌,高兴地向着阳光走去。有个叫苏少云的老挖匠,50岁左右年纪,仍是单身一人,没有妻室,经常听到他在大巷中唱:

清早起来把门开,

一股那个仙风喽,

吹进来。

这股仙风吹得彩,

好比那个情妹喽,

下凡来!

我才进厂不到三个月,就听说他的愿望实现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嫁给了他。这个女人的家隔我们松林坡煤矿只有五六华里路,苏师傅每天下班后,都要回到那个女人家去住,第二天一早又到厂里来上班,结婚后苏师傅每天还是要唱,只是歌词不一样了:

太阳出来暖洋洋,

情妹出来晒衣裳,

弟娃妹娃她不管,

偷偷抬头看情郎。

井下瓦斯严重,有时甚至能听到“嘶嘶……”的响声。瓦斯见火就会爆炸,一旦发生爆炸后果不勘设想,所以井下必须严禁一切烟火。煤工们使用电瓶,安上2.5伏的手电筒灯泡作照明,每天上班都必须严格检查电瓶的灯泡、灯线,绝对不允许在井下有碰电事情发生。

记得刚在煤矿上班不久的一天早上,我领到一个新电瓶,电量很足,刚安上灯泡就“呼”的一声烧坏了。我把这件事立即告诉了大姐夫,一向包容我的大姐夫不但没有表现出同情,反而当即给了我个难堪。很不高兴地对我说:“早上起来咋个这么多话呢!”他不高兴是因为我清晨八早说到了这里煤炭工人最忌讳的“呼”字。“呼”和“虎”近音。这里的煤炭工人把自己当作会挖洞、钻洞的老鼠。为了每天下井后能平安出来,心中总在祈祷,不要被岩猫(煤工们把岩石叫岩猫,也把岩猫叫虎)咬掉。早晨上班忌语很多,不能说猫、虎、压、榨之类不吉祥的词语,否则,老矿工是要骂人的,有的甚至拒绝当天上班。

每天上班8个小时,早上8点至下午4点。午饭由轨道车送罐罐饭到井下吃。煤井里消耗体力最大的是大中巷里推轨道车的人,每月供给他们每人大米50斤;其次是挖煤匠和刨炭匠,每月每人供给大米45斤;安全员、技师等则每月每人只供给大米40斤。有时大米供应不上,就用红苕顶替,每四斤泥红苕顶一斤大米。在煤炭厂里虽说不能饱食三餐,但比在生产队一天吃四两粮强多了。不仅如此,每月还能领到几十元工资,我感觉相当不错,当时也为有这份工作而满足。在煤炭厂干了一段时间,工作熟悉了,能胜任刨炭匠工作了,我身上却开始长疥疮。最先是长在经常与地面接触的两手臂外侧,慢慢地发展至全身,奇痒无比。晚上无法入睡。就是睡着了,两手都不停地在身上抓痒,早上起床,十个手指尖上都糊满厚厚一层血迹。医生经常往我静脉中注射葡萄糖酸钙,治疗一阵效果不佳,后又让我蹲在木桶中,头部露出桶外,用硫磺烟熏,治疗一阵效果仍然不佳。医生没辙了,说我中了“煤毒”,无法治疗。身上有病,晚上休息不好,白天下井拖煤倍感疲惫,力不从心。坚持了两个月,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无缘再吃这碗饭,只好辞掉工作。回到家中,母亲找了些草药,每天坚持熬水让我洗澡,又脱离了井下那种极端潮湿的环境,没用多长时间疥疮就慢慢好了。

已发帖文链接如下:

铸梦军旅(之一)——序言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2639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二)-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一节 硝烟伴生 - 军事小说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3647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三)-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二节 传家之宝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6960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四)-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三节 幼年丧父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8201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五)-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四节 茅草危屋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8988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六)-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五节 墙下余生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6993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七)-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六节 穷人过年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8116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八)-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七节 抱憾终身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9587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九)-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八节 童年挑夫http://bbs.tiexue.net/post_8433344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十)-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九节 难过粮关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34190_1.html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