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的发展模式究竟行不行,中国式的治理是决定性的因素。现在,有关中国式治理的优劣短长已引起人们广泛议论,与十几年前不同的是,如今人们更热衷于透视挖掘这1治理模式的优势。但是,不管怎样看好这个模式,目前中国式治理还只局限于中国的疆域之内,还不具有任何普世意义。

这种状况现在正已开始改变,中国式治理正在超出中国的疆域走出国门走到世界各地,走上国际舞台。主要的标志有二:一是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在世界各国立足扎根,把带有中国色彩的经营方式带到了世界各地;二是由中国政府所主导各种跨国经济、政治组织日益增多,从前几年仅有上合组织,现在已经春笋般冒出一大批,什么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上合组织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一路一带,丝路基金,亚太自贸区(FTAAP),中国东盟自贸区、互联互通等等,名目繁多。在上述这些组织中,中国显然是核心,是其中的主导者,凭借中国强大经济金融实力的支撑,上述这些政治经济组织诞生之际就相当强壮,就登上国际舞台一展身身手、一试锋芒。展望未来,随着上述这些组织的发展壮大,随着中国还可能设计推出更多新的国际组织,原来世界上西方式组织一统天下的局面必将大为改观,各种带有浓厚中国治理色彩的国际组织必将与传统的西方所主导的组织并驾齐驱。

这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任何1种文化、文明,它的起点都是产品,比如人类的新旧石器时代就以石器这种产品为分野,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也以各自产品的不同而揖别。从产品开始,经过技术,然后上升到治理模式,最后才能具有文化与文明的吸引力与感召力,这是文明传播发展的基本路线。当然,这是1个和平的路线,除了这个路线以外,人类许多时候还靠战争和宗教的手段传播文化,而中国自古以来在文明发展方面走的就是1条和平路线。现如今这条路线在中国重新清晰了起来,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现实佐证和有力的印证,北京APEC会议不过是这1历史路线的肤浅再现,西方一些媒体所谓属国朝贡云云,不过是他们自己杯弓蛇影而已。

这也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西方普遍视为这是中国开始塑造自己的战略秩序,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被称作中国的“马歇尔计划”94证据,这大概是真的。1个地区大国有责任塑造地区秩序,1个世界大国有责任塑造世界秩序,中国为什么不能塑造属于自己的秩序与空间呢?

事实上,中国发展到今天,塑造新的国际政治秩序已经成为摆在中国面前的战略任务,这不是谁愿意与否的问题,也不是哪个人个人野心的驱动,而是中国政治经济发展的必然诉求。正如过河必须搭船或者架桥一样,上述这些组织94中国塑造世界的手段与杠杆,这毋庸讳言,也无须遮遮掩掩。中国的这种援助利人利己,比之当年美国的经援、军援高尚得多,也正义得多。现在,中、美2国在这1领域的竞争已经开始并日渐深入,这1点甚至比军事竞赛在战略上的意义更大,因为这样的竞争对未来的世界格局具有不可估量的影响。

这还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中国模式与中华文明走出国门照亮四方,历史上已经有过2次:第1次是漫长的封建社会时期,以文官制度为核心的中国式治理成为东亚和东南亚国家政治制度的基本模板;第2次是中国式的社会革命,大致上从1919年——1979年,中国式的社会革命之火遍及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以至于出现世界的农村包围世界城市的人类奇观。现在则很可能是开始了第3次,这1次将是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基础,在此基础上,中国的产品、技术开始走上世界,中国式的治理也开始走出国门,照此趋势,未来必定是中国文化与中华文明再1次像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那样,在更广大的世界里大放光芒。

当然,这条道路注定艰难而漫长。但正所谓“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任重而道远,这就是中国式治理的历史使命(中国药科大学 张志坤)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