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中心主任赵干城2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实际上,中国方面从2006年起就开始与印度方面商洽藏木水电站的修建问题,力求取得沟通和理解,此后开始向印方提供雅鲁藏布江汛期的水文材料。在今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度期间双方发表联合声明中,印方还专门感谢中国向印度提供的汛期水文资料。

“今日印度”网站24日证实,针对中国在雅鲁藏布江流域兴建大型水利设施可能对下游国家造成的影响,中印两国已在今年7月达成协议,允许印度水文专家去西藏检测水流变化及相关情况。此前,中国政府曾于2013年与时任印度总理辛格签署跨国界流域水利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备忘录,中国方面承诺提供每年5月15日到10月15日的该流域水文数据给印方。

赵干城对《环球时报》说,这条河实际上分为三段:上游在中国,中游在印度,下游在孟加拉国。虽然印度媒体对中国在上游修建藏木水电站表示百般不满,但印度自己实际上在中游已经建了好几座水电站,并遭到孟加拉国的抱怨。

21世纪初,印度相继出台“北水南调”和“内河联网工程”。其“北水南调”工程就单方面将流经孟加拉国的多条国际河纳入内河联网计划,大量截取水源。2012年初,印度媒体曾报道称,印度方面已经完成了在中国藏南地区的雅鲁藏布江建造大型水电站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该水电站设计装机容量将达到975万千瓦,一旦建成,将成为仅次于中国三峡的亚洲第二大水电站。中国印度问题专家钱峰24日对《环球时报》说,“印度本身也因为修建水电站遭到孟加拉国的指责,它没有资格就此事指责中国”。但在藏木水电站建设的8年时间中,印度媒体不时发出责难声。2011年7月,印度《每日新闻与分析报》甚至危言耸听地说,中国的水电站工程将使雅鲁藏布江“不再流经印度”,通过“更改河道”,中国可以在印度干旱期关闭水阀“控制”印度的发电量及农业灌溉,而在汛期却可以打开水阀排洪。这样印度将“被迫看中国脸色”行事,“靠着中国的怜悯生活”。

钱峰表示,印度媒体指责中国修水电站从本质上反映出中印两国在战略上不够信任。与其说印度是在担心生态环境被破坏,还不如说它更担心中国利用上游修建的水电站威胁印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