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九节 难过粮关

1958年春天,“大跃进”运动迎着和煦的春风轰轰烈烈地兴起,直到1960年岁末冰雪降临大地的时候才悄悄结束。“大跃进”结束,并不代表它带来的诸多弊端也随之结束,其后遗症还相当严重。

就我们家乡而言,领导人在执行“左”的错误中,一方面搞高计划、高指标、高征购,另一方面又搞生产上的瞎指挥,提出实现三个“百、千、万”运动,即集体养猪管区(后来称生产大队)百头、公社千头、县万头;地里亩产棉花百斤、粮食千斤、红薯、甘蔗万斤;人平瓜百窝、豆千窝、菜万窝。这些顺口数字,不仅打乱了正常生产秩序和合理的耕作制度,也造成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的浪费,加上自然灾害,使粮食大量减产。我们代寺区,农村人口每人每天只能分到4两粮食,城镇人口每人每天分6两。因缺粮引起的浮肿病人不断增多,死人现象突出,吃“仙米”(一种白色或褐色的泥巴)的时有发生,偷盗瓜果、蔬菜的屡见不鲜,人们无可奈何地走进缺粮关。

正在这个时候,我小学毕业回到生产队,和大人们一样每天扛着锄头出工。到了地里,认真干活的人少,磨洋工的人多,锄头举得高落得轻,挖到土里不足三寸深。大家对庄稼不关心,人哄地、地哄人,哄到秋后无收成。毎天快到收工前个把小时,大家肚子饿得厉害,要么坐在地上等收工,要么找找周围有什么东西可以吃。不论是葫豆、豌豆、黄豆、绿豆、红薯、南瓜,见到了就偷偷弄来吃生的。被干部发现了,一天的几两口粮全扣掉。本来就长势不好的庄稼,没到收割时,就被吃掉许多。

生产队种得最多的是牛皮菜(有的地方叫瓢儿菜)。这种菜生长快、产量高、再生能力强。每天食堂炊事员都要到地里摘几大挑牛皮菜回来,洗净切细放在稀饭里一起煮,让大伙填填肚子。

庄稼长得差,自然灾害严重,天干地旱,虫灾也十分猖獗,活了一辈子的老年人,都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猪儿虫”。无论是白天、还是夜间,只要站在红苕地边就能听到“猪儿虫”吃红苕叶子的“飒飒”声。“猪儿虫”有大人中指那么粗、那么长,各种颜色的都有,青、黄、黑三种居多,长得圆圆的、肥肥胖胖的,见了让你毛骨耸然。它们把地里的红绍叶子吃得一片不剩,只剩下光溜溜的红苕藤,导致红苕严重减产。吃光了红苕叶的“猪儿虫”到处爬,陆上、水里,死的、活的随处可见,行人脚下,常常踩得虫体啪啪作响。到了猪儿虫成蛹的时候,沙性较重的地角边,只要用锄头轻轻一刨,一个个虫蛹就露出地面,绿黄的颜色,一头尖一头圆的形状,酷像一枚枚硕大的子弹头,有的人家小孩还把虫蛹捡回去烧着吃,据说味道和蚕蛹差不多。

那时候,家中凡有值钱的东西,差不多都拿出来换粮渡关。母亲找遍家里旮旯角角,也没找出什么值钱的东西来,最后找到了一顶有补丁的麻布帐子,叫我拿着和大人们一路到内江地面上去换点粮食回来。我跟随本队的周六爷等人,步行了二十多公里,走到隆昌火车站。由于我们没钱买火车票,只好趁人不备,偷偷地爬上从重庆开往成都的火车,到内江东站又偷偷溜下火车。我背上帐子走家串户,问人家换不换麻布帐子。几个大娘、大嫂问了问价,摊开看了看,帐子太旧又有补丁,我要价也很高,要8斤玉米才换,吓得她们价都不还就放下了。后来,我慢慢把开口价降到6斤、5斤,一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接招。我饿得头晕目眩,肚子咕咕直叫。周六爷他们的东西也没换出去。那时缺粮不是一城一地、一村一社的事,而是全国的普遍现象,谁又有多少粮食来换东西呢!

我们坚持不住了,怕饿倒在路上,就赶快往回走。内江到我们家,就是取最近的捷径,也在70公里以上,肚子饿得空空的,要步行几十公里谈何容易啊!我饿得实在受不住了,就趴在稻田边喝几口冷水,困得走不动了,就倒在路边睡一会儿。走走歇歇,我回到家中已是第三天的早饭后。劳累、饥饿到了极点,把母亲留给我的一碗菜糊糊,风卷残云似地几口喝下后,倒床便睡,天快黑时才醒过来。母亲见我愁眉苦脸,知道此行不顺利,安慰我说:“换不脱就算了,再想其它办法吧!”

在生产队呆了几个月,我不愿再这样饿下去了,总想到外面去闯荡一下找碗饭吃。有天在山上干活时,听大人们闲谈,说这一段时间毎天晚上有一辆独眼龙汽车(只亮一个大灯的汽车),在付家大桥上招人到新疆去做工。我听后信以为真,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们读高小的同学潘用银、杨春慧、杨春孝,约定当天晚饭后在弯田坝上集中,到付家大桥坐车去新疆。晚饭后,我们几个同学偷偷跑出来,谁都没有让家里人知道。走了十几里小路,到了付家大桥上,足足等候三个多小时,不但没见到独眼龙汽车,连普通汽车也没有见到一辆通过。那个年代,公路上的汽车本来就非常稀少,不用说晚上看不到汽车,就是白天在公路上走一两个小时,也不一定就能遇上一辆汽车。半夜过后,见仍然没有什么动静,几个同学心灰意冷,又偷偷回到各自家里,第二天早上起来装模作样,好像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饥不择食这话不假,凡是度过粮食关的人都有同感。有一天一个朋友邀我去钓鱼,我去叫他时正巧碰上他家吃早饭,朋友笑着请我吃“牛肉”,当时我感到很奇怪,没有听说这附近几个生产队死得有牛的嘛,便问:“你们去哪里弄来的牛肉?”朋友笑着不答,要我尝一块再说。结果是他们把一块不知多少年前留下做粪桶耳朵的老干牛皮找出来,将牛皮上的毛烧掉,用水泡了煮,煮了再泡,让牛皮充分吸收水分发涨,软化下来后再煮着吃。我拈了一块,嚼在嘴里,哪有什么牛肉味,有的只是一股皮革的霉臭味,比野菜还难咽。这让我联想到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时,没有粮食就挖野菜吃,野菜挖光了,什么能吃的食物都没有了,就把拴在身上的皮带取下来煮着吃。可想而知,皮带是经脱脂处理的皮革,已把食物变成了用物,红军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食用的情况下,煮皮带吃,虽然皮带不会毒人,但比老牛皮不知还要难咽多少倍。革命前辈们为民族解放所吃的苦,比我们过粮食关时还要苦得多。

[原创]铸梦军旅(之十)-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九节 难过粮关

陆地上能吃的东西不好找了,人们就往水里寻。三、四年前我家门前修了座张家河水库,是扎断张家河河床筑成的。从库堤到库尾足有20华里长,满水期要淹没48条冲口,水面最宽可达800米,最窄的也不少于200米,库容水量达30亿立方米,是富(顺)隆(昌)二县境内有名的大型水库。湖水清澈,碧波荡漾,有七、八条小船在湖面上渡载过往行人。

水库中鱼虾很多,在一米以下浅水区,只要你拿着罅耙在水里来回拖上个把钟头,准得收获一两斤小鱼、小虾。拿回家放在锅里一炕,既饱肚子还有营养。在深水区,人下不去,用罅耙也拖不到鱼,我们就用钓杆钓。每天天不亮,水库边上就有人抢站钓鱼堂子,二十多公里远的人都常来这里钓鱼。我们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总是比别人去得早,占的位置好,垂钓的时间长,收获得自然比别人多。

春天,平时不易上钩的乌鱼成双结对的在水草中产蛋孵小鱼。其它鱼产蛋后不孵蛋,只把蛋附着在水草上,更不会为保护鱼蛋去撕咬、驱赶其它鱼类,人站在岸边一般是看不见的。乌鱼就大不一样了,乌鱼本身就是食其它鱼类的鱼,很凶猛,它产的蛋像黄油菜籽一样的颜色和形状,比油菜籽还要大一半。毎条母鱼一次产下的蛋有普通圆菜盘那么大一团,全浮在水草面上,人站在岸上,十几米远都能看见。乌鱼夫妇轮流在蛋的下方守护,只要在它的鱼蛋周围一两尺内有动静,乌鱼就会立即游过去撕咬。

我们掌握了乌鱼的这个特点,用一根比普通钓杆粗硬的竹杆,再用两尺左右长的一根小麻绳拴住鱼钩,在鱼钩上挂着小青蛙或小鱼,将竹杆伸到乌鱼蛋旁边水面上轻轻抖动,负责守护鱼蛋的乌鱼就误认为有小鱼或小青蛙要去吃它的蛋,定会扑过来咬小青蛙或小鱼。只要发现了乌鱼蛋,按照这种办法钓乌鱼,十有八九都能把乌鱼钓起来。

毎天天一亮,我就拿着钓杆背着笆篓,走在别人前面,围绕水库边寻找两三个钟头,多少都会钓到些鱼,运气好的时候,可钓上五、六条或七、八条不等。全家几口人不管是吃鱼,还是把鱼拿去换成粮食,都可以过一天了。在营养不良情况下得浮肿病的人,吃鱼虾消肿效果很好,比吃药都灵,许多浮肿病人吃了几次鱼虾,病就会有所缓解。我们一家人常以鱼虾为食,过粮关时,没一人得浮肿病,更没有人饿死。1960年冬,中共中央开始纠正农村工作中“左”的错误,决定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即“八字方针”。1961年1月召开党的八届九中全会提出,要把农业放在首位,争取农业丰收。1962年2月解散了公共食堂,增划了社员自留地,允许发展家庭副业,以生产队为计算单位,不再搞“一平二调”,人们逐渐走出了难忘的缺粮关。

已发帖文链接如下:

铸梦军旅(之一)——序言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2639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二)-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一节 硝烟伴生 - 军事小说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3647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三)-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二节 传家之宝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6960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四)-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三节 幼年丧父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8201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五)-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四节 茅草危屋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8988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六)-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五节 墙下余生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6993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七)-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六节 穷人过年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8116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八)-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七节 抱憾终身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9587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九)-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八节 童年挑夫http://bbs.tiexue.net/post_8433344_1.html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