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八节 童年挑夫

张河乡人民政府在张伯宜院子里办了几年公,就搬到胡家寺通往代家寺的大路边邓家新房子去了。乡政府的牌子没有改,仍叫张河乡。

乡政府搬走后,空下的办公房子,由代寺区供销社办起了白酒厂。我们老家盛产小红高粱,这是酿酒的上好原料。白酒厂开始只办了一套锅灶两排桶,一年以后供销社领导见张河地区原料充足,又有地盘,还有利可图,就再增加了一套锅灶两排桶。每排桶由六个地窖组成,定员三人,一个技师,两个工人,四排桶设一个经理统一管理。

每天凌晨两三点钟,上个班组的值班工人就起床勾火煮粮食,每次煮高粱1200斤。高粱煮好天也就亮了,其他人起床,共同把锅里的高粱撮出来摊在凉席上,等温度降到所需度数时,撒上曲药拌均匀,收箱发酵一天。第二天加上些出过酒的糟子装进地窖,上面铺上竹席抹上稀泥,继续发酵。

一星期后,从地窖中取出发酵透的高粱,倒进地甑中用大火蒸,把冒出来的蒸气引进天锅中冷却,让气变成水,再引流到坛子里,这就是原汁原味的原度酒。一个班组每天上班八至十小时,完成一天工作流程后,把锅灶交给下一班,接着进行相同的工作流程。如此,周而复始、从不间断。

[原创]铸梦军旅(之九)-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八节  童年挑夫

两套锅灶距我家都不超过100米。每天一套锅灶烧煤上千斤,煤渣里还有些没有完全燃烧的煤块,叫作过炉炭,我们家乡的土话叫“炭花”。这种“炭花”燃烧起来没有煤烟,有无烟煤一样的热能,却没有无烟煤那种呛人的硫磺味,市场价又比原煤低,集镇上开小食店的老板最喜欢用这种“炭花”做燃料。母亲看到了“炭花”的实用价值,就把酒厂里两套锅灶的炭渣承包下来。毎套锅灶每天要出十几挑炭渣,我家负责挑出来倒往垃圾堆,并优先挑选大块些的“炭花”。

时间长了,家里“炭花”堆积如山,不把“炭花”挑到集镇去卖就变不成钱。可家里运力不足,大哥虽说复员回来了,但在国民党军队中,大哥的腰杆被当官的打断了,治好后也落下了残疾,不能挑重东西,人民政府把他安置在代家寺酒厂里工作,干些轻巧活路。大姐也不能挑抬,只能帮助母亲捡“炭花”。母亲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我,并鼓励我说:“牛儿,你从小力气就大,你试着挑点‘炭花’到代家寺街上去卖吧,卖了钱,过年给你做新衣服。”我从没有去过代家寺,从我们家到代家寺22华里,公路、小路各一半,我一个人没有胆量去。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又说:“酒厂里经常都有人挑酒到代家寺供销社去交,大弯子的张二哥也在挑酒,如果你同意,我去跟张二哥说一声,你就跟他们一路,让他们照看一下你。”我没有立即表态。我想,是啊,我快满十一岁了,也应该帮助家里分担些了。中午我愉快地对母亲说,可以让我试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拿出一根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的竹子扁担,还有一对小竹筐,跟我装了平平一挑“炭花”,约五十斤左右,收拾好后,让我挑起来试一下,看能不能挑动。我挑着在屋里走了几步,觉得还轻松,就跟母亲说:“没问题,能挑动。”我问母亲:“炭花挑到代家寺哪条街上卖?”母亲说:“代家寺街上没有专门卖炭花的地点。你到代家寺街上后,就挑着炭花沿街边慢慢地走,一般小食店就会有人买。你也可以嘴巴甜点,挑到小食店门口问一问人家买不买。”我又问母亲,该怎个喊价?母亲说:“喊五分五厘钱一升,有人还五分钱一升也可以卖了。”母亲的话我都记住了,心中却暗暗地担忧起来,万一没有人家买怎么办呢?我不是还要用力气挑回来吗?自己也暗暗地打定主意,一定不能把炭花挑回来。我要挑着炭花逐街逐家去问小食店,价格也要喊低点,只要能卖到五分钱一升,我就卖啰。

成年人挑担,很有板眼。走前头那个人是一队挑夫的领头人。起步时,大家要把扁担统一放在一面肩上,通常是右肩。放上后,领头人要高声问大家:“好没好?”大家要齐声回答“好就好!”领头人听到回声知道都放好了,又问:“起不起?”大家又齐声回答:“起就起!”一支长龙似的挑夫队伍,齐刷刷地伸直腰杆挑起担子往前走。大约走400米左右该换肩了,领头人又问:“换不换?”大家说:“换就换!”又齐刷刷地把担子放在地上,将扁担从右肩换到左肩,继续前进。领头人若是发现路上有水坑,就高声喊“天上明晃晃”,后面的人心知肚明,立即回应“地下水凼凼”。若有人畜粪便挡路,领头就会喊出“天上鹞子飞”,后面的人心领神会,大声回应“地上牛屎堆”。这时,大家都会把注意力放在脚下,怕一不留神踩在粪便上。快慢一样的脚步声,合着那扁担的颤悠声,还有挑夫们的行话声,汇成一曲优美的劳动交响乐,很是动听。我第一次挑炭花跟在大队伍后面,他们的行话我听不懂,肩膀也没有他们硬,开始两里路还可以跟大人同时换肩,慢慢的肩膀就支持不住了,领头人没喊换肩,我又不敢停下换肩,只能在后面偷偷地换“拖拖肩”,就是在行进间将扁担从这个肩上移到另一个肩上。

初次挑“炭花”去卖,运气算好。刚进代家寺场口几十米,就有一家卖锅魁和泡粑的小食店老板喊住我:“小朋友,你的‘炭花’怎么卖?”我说:“五分钱一升”。老板见我喊价适中,就叫我挑到他店铺里,让我把“炭花”倒在地上。他看到“炭花”上下一致,表里如一,很满意,叫小二拿升子来量。每升“炭花”都是堆尖的,能堆多高就堆多高,堆到不能再堆为止,最后那升没有“炭花”堆尖了,平塌塌的。老板说:“还是给你算一升吧。”我这一挑“炭花”刚好10升,卖了五角钱。老板问我家中还有没有这种“炭花”?我说:“我家捡的‘炭花’还有很多。”老板说:“那你就毎隔一天给我店子上送一挑来吧。”我爽快地答应了。谢天谢地,我首战告捷,还找到了一家长期稳定的买主,心里高兴极了。挑酒的大人们还没有返回来,我一个人又不敢走,只好坐在小食店门口等他们,大概一支烟的功夫,他们的酒交脱了返回来,我也就跟着他们一路返回。到家刚好吃午饭。我把钱交给了母亲,母亲和大姐见我把“炭花”卖了,还这么顺利返回,很是满意,表扬了我一番。大姐心更细,问我肩膀痛不痛,我摸着红肿的肩膀回答:“有点痛。”大姐说:“没关系,晚上,我帮你烧点热水,你好好洗个澡就好了。”第二天,我又挑“炭花”去代家寺卖。肩上的担子仿佛轻松了一些,快到中午的太阳毫无遮挡地向大地投射着火辣辣的光芒,烤得人们皮肤疼痛,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我憋足劲坚持一步一步往前赶。一个星期后,我肩上磨出了厚茧,成了这一队人中年纪最小的挑夫。

有了开始,就会继续。从此后我家捡多少“炭花”,我就挑多少去买。只要不上学,我的事就是挑“炭花”。从一斗挑到一斗二升;从一天挑一次到一天挑两次;从跟在大人后面走到一个人单独行动。

大炼钢铁年代到来,全国上下以钢为纲,酒厂关闭,炭花捡不到了,我的挑夫生涯也随之结束。

已发帖文链接如下:

铸梦军旅(之一)——序言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2639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二)-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一节 硝烟伴生 - 军事小说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3647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三)-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二节 传家之宝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6960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四)-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三节 幼年丧父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8201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五)-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四节 茅草危屋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8988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六)-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五节 墙下余生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6993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七)-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六节 穷人过年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8116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八)-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七节 抱憾终身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29587_1.html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