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网站日前发表哈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沃尔特(Stephen M. Walt)的文章,历数20年来美国外交的教训。

教训之一,大国政治仍然非常重要。上世纪九十年代冷战结束时,许多聪明人确信老式强权政治已过时,市场、民主价值、互联网等正一统世界。人类将全力发家致富,过上好生活。但过去20年证明,这种看法言之过早,大国政治已经强势回潮。

美国当然从来没有放弃“强权政治”,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三任总统都强调,必须保持美国作为世界最强大国家的地位。他们都明白,他们能够“领导全球”,全仗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的特权地位。美国决策者因此才能随心所欲干预其他地区事务。玩强国政治的不只美国,还有中国和俄国。印度、土耳其、日本等地区强国,也越来越关注传统地缘政治。因此,强国对抗并非已成过去。

教训之二,全球政治中大量存在的仍然是地区性问题。重大政治问题,如贸易及投资、劳工、人权、军控、微观经济管理等,差不多都具有全球性。但少数民族权利、边境纠纷等地区性问题,也一再顽强地表现出来——如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加泰罗尼亚人、库尔德人、苏格兰人闹独立;缅甸、中国、俄国、印度、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少数民族问题;国际重建中央集权的阿富汗;在民族、教派、部族纷争的伊拉克和利比亚建立有效的政府。过去20年的教训是,在美国领导下消除地区认同,是危险幼稚的想法。任何外交政策都不可能消除地区认同和地区差异。

教训之三,比失败国家更糟的,是无政府状态。美国外交精英惯于把外交问题归咎于他国政府的邪恶或非法性质。按这种观点,国际政治不是利益冲突,而是美国及其盟友的道德演出。冷战结束后,美国把伊拉克、伊朗、利比亚、叙利亚、北韩、塞尔维亚等视为祸害国际的“流氓政权”国家。解决办法就是更换政权,推翻独裁统治者,建立善待人民、与美国合作的新政府。但利比亚、伊拉克、也门、索马里政权更迭后,国家四分五裂,政府权威荡然,官员贪污横行。阿富汗靠国际社会阻止其分崩离析。以暴力推翻极权主义社会后,很难建立合法、有效的政府,于是出现权力真空,为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成长壮大提供了机会。

教训之四,过去20年来,美国颐指气使,时而提出要求,时而发出威胁,却没有用心制定互惠互利的真正外交政策。美国外交精英把对手视为邪恶者,不屑于和对方认真地讨价还价,只是简单地吩咐对方如何做。如果对手不就范,立即暴跳如雷。这种无商谈余地的做法,导致了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使伊朗的浓缩铀离心机2000年以来从无到有,现在多达11,000台在运作;造成了乌克兰的危机和今天的乱局。美国和欧盟要求俄国放弃在乌克兰的利益,完全无视俄、乌之间的历史血缘关系。普京岂会在这种条件下轻易就范?

教训之五,正如古希腊人警告的,傲慢导致狂妄自大和过分自负,使愚蠢的凡人挑战上帝。例如,傲慢驱使美国扩张北约,却看不到这样做的长期后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