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偶受小伤

前文说到,我们团是工兵团,不象步兵那样可以直接上前线冲锋陷阵、奋勇杀敌。这次参战,上级考虑到我团的实际情况,给我们的任务是在边境沿红河一线修筑一条战备公路,以保证战争物资的运输供应。同时,协助友邻部队转运伤员和牺牲战友的遗体。任务虽然没有真刀真枪在战场拼杀的战友艰巨,但也十分繁重。要在半山腰劈出来一条道路,难度可想而知。

我们到达宿营地当夜,战友们对当时的情况和环境还不太了解和熟悉,对战争的进展也是知之甚少,我们连又担负着保卫团部和全团通讯联络的职责,因而当夜的岗哨特别多。进出大南溪村一共有四个路口,每个路口设一个哨位,由老兵带着新兵双人站岗。那一夜全连同志基本没有睡多少觉。当时,兄弟部队经过艰苦卓绝地战斗,已经全线突破越南的防线,正乘胜攻击前进,向纵深发展。我们这里离越南边境直线距离只有两公里,由于大部队已经深入越南境内,我们这面临的敌情也很严重复杂。敌情通报说越南特工队活动相当猖狂,一点也麻痹不得。因此,大家格外警惕和小心。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通信排又开始忙碌起来了。我们已经开通了有线通信,有几个新来的单位还需要架设通信线路。由于我们的步话机没有开通,我们班就配合外线班架线。我是配合七班长老胡。我们俩是老乡,又是一个公社的知青,同时入伍,又在一个连队,平时关系就很融洽,这次就更默契。因为路途很远,又不好走,连里给我们派了一台南京跃进车,是拉高射机枪的。我们全副武装,把需要用的被复线装到车上,放下车子的后厢板,我坐在车上面用放线盘放线,老胡在下面跑着固定。我们沿着一条崎岖不平、又弯弯曲曲的小石子路缓慢前进,老胡把放下的线固定在路旁的荆棘丛上。这可是个辛苦活,尽管车子开得很慢,但由于道路凹凸不平,颠簸的难受。尤其是来往车辆扬起的灰尘呛的人受不了。老胡在下边更是辛苦,车子开得虽慢,但他只有跑着才能跟上,加上尘土飞扬,不一会就成了个土人。我们根本顾不上这些,一刻也不敢懈怠,咬紧牙关继续向前,一心想着赶快把线路架通。正当我们艰苦前行时,却被人拦停,说附近正在放炮,要求隐蔽。于是,我们只好停车爬上路旁的山坡。不一会,几声巨响传来。我还没有顾得观察在哪放炮,就觉得左眼下边一疼,赶快用手去捂,发现是一小块石片正打中左下眼皮,造成一公分左右的破皮,血也渗出来了。再往上半公分就打着眼珠了,幸好没有伤到,真是万幸。要是现在,这点伤怎么也可以休息一上午。但那时哪还顾得了这个,这与在前方英勇杀敌的战友相比,又算得什么。等炮声一过,我们继续开始架线,整整用了四个多小时才架设完毕,接通了电话。等我们完成任务回到连队,大家已经吃过饭了。同志们看到我眼睛下边的血印,都问怎么回事,我说是放炮时被小石头崩一下。有个老兵还打趣说,你这也算英勇负伤呀,引得大家笑了起来。我想,我这只不过是一次偶然经历,直接在战场上拼杀的战友又有多少人英勇负伤,又有多少人为了祖国而光荣牺牲,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们应当永远铭记着他们。为了祖国的尊严、人民的安康,我们不怕战争,并坚决严厉打击和消灭敌人。同时,我们也珍爱和平,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制止战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