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特别提示:以下内容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之,删除!]

子弹射入大脑之后的穿行速度相当之快,脑组织还来不及撕裂就会被子弹推着往前走。这些组织被子弹不断拉伸,达到临界点的时候便会被扯成渣渣。

当子弹穿过你的前额叶皮层时,你的思考能力,处理信息的能力会消失掉。

当子弹穿过你的海马体时,你这一生中的所有记忆便被销毁了。

当子弹从你的大脑里射出时,你的大脑里面会形成一条空腔。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四溢的鲜血和碎肉很快就会重新填补进去。

另外被子弹射击后的大脑还会产生震颤,想象一团肉果冻被重击之后抖动的场面吧。

其实人类的大脑经过千百万年的进化已经拥有了一套保护组织,包括结缔组织、纤维膜和脑脊液,可以起到减震的作用。但这些东西在子弹面前统统都是战五渣。结缔组织和纤维膜会被撕裂,脑脊液直接从子弹造成的空腔

相比其他很多死法,这种算是比较痛快的了,因为几乎是子弹射入的同时大脑就停止运作了。而且很关键的一点是:大脑本身没有痛感。

上图给你们感受一下

被枪爆头是怎样一种体验?

以下部分图片可能引起读者不适,请慎重浏览

被枪爆头是怎样一种体验?

被枪爆头是怎样一种体验?

被枪爆头是怎样一种体验?

2010年3月18日,在阿富汗巴格拉姆机场的克雷格联合战区医院,计算机断层扫描仪显示出一名阿富汗国民军头骨中取出的

14.5毫米长的爆炸燃烧弹。

被枪爆头是怎样一种体验?

英军士兵阿利斯塔尔-麦克尼

那发子弹从他左眼上部打入,穿过他的大脑后从右耳上部的头盖骨处飞出。

效果图

被枪爆头是怎样一种体验?

真爆头啊!!!

他已经记不清当时发生了什么了~

他说:“子弹从我的左眼上部打入,穿过头部后从右耳上面的地方飞出。我的昏迷持续了数周,当医生们告诉我子弹所经过的地方时,我无法相信我竟然幸存下来了。”

其实不是记不起,而是压根就没有记忆……

不信我背后打你一闷棍看你能记得什么。

哈哈,下面是一位拥有生物医学工程文凭的网友的解释:

人的感知是大脑神经元经过复杂计算得出来的结果。一般来讲,比如我们打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皮下的感应器会产生电信号,通过神经传至大脑。传入神经要先经过脊椎。脊椎上跟传入神经有交流的同时有传出神经,做出条件反射,如弹膝这个动作。同时还有神经,将传入神经的信号传至大脑,再由大脑计算得到触觉信号。所以总的来讲,要有所感知,要达到这些条件:1. 感应器被刺激,传入神经收到信号。 2. 从传入神经到大脑的电路(神经信号的传递之路确实是电路)不断。 3. 间隙的化学递质要足够(如长时间听很高分贝的音乐,过几分钟会因为递质的大量消耗而渐渐觉得音乐没那么响了,当然,也有中耳的神经被震坏的)4. 大脑未受损。人的感知是大脑神经元经过复杂计算得出来的结果。任何一个神经元的破坏都有可能导致大脑不再能够计算出结果,或者计算出个错误的。痛觉也是个输入信号。大脑内部没有痛觉神经的感应器,但是头盖骨外的皮下是有的。这个信号会开始传递。

数据1:人的神经元电信号的传递速度有差别,可以分三种:大号有外鞘的最快,100+m/s,一般这是传入及传出长神经,应该不是大脑的主要组成。小点的有外鞘的慢一些,20-m/s,没有外鞘的最小的~1m/s。另外电信号从一个神经元传至另一个神经元要经过化学递质的传递,比这些都要慢。

数据2:手枪的子弹离枪速度是300+m/s,近声速,弹头呈圆形,摩擦较大。步枪一般700-1000m/s,超声速,弹头是尖的,摩擦略小。这些速度经由空气摩擦,和穿过物体的动量守恒定律,会减慢。所减少的动能会转化为热能和导致形变的势能,手枪子弹的能量转换显然更大。

神经元的计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过程呢?这个现代神经学研究得还不够深。一般我们只知道,有电信号激活的代表该神经元被激活。神经元也是人的细胞,要激活一个神经元,要么由化学递质导致离子通道的开关,要么直接外加电势差,也就是各种研究里所说的”刺激大脑相关区域“了。一般少有用物理拉伸(形变)激活电信号的实验,但是我个人认为是应该是有这种可能的,因为这种拉伸或许会影响细胞膜对离子的隔离与运输。至于热应该也有影响,结构会破坏,蛋白质(酶,离子通道等)的功能会破坏,分子势能增加... 不过一般生物学上研究的温度,都是徘徊在37度附近的,高到39度都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了,像子弹穿过肉体直接烧焦的温度上课是没讲过。但另一方面,我们一般考虑的时间也比爆头整个过程要长得多。子弹是可以在以毫秒甚至微秒计的时间内把大片神经元杀死的。所以虽然子弹对大脑的冲击很大,理论上应该造成剧烈的大面积信号混乱,但是大脑的处理这些速度应该是远慢于子弹对大脑处理能力的破坏的。

我没有模拟过枪打入阻碍物的过程,速度的减慢,以及能量的转换没有模拟过,但是总体而言,这个过程中,神经元来不及传递信号和计算,就已经失去了功能。不只是子弹所经区间,前方及周围的神经也会因为高热而失去功能。头盖骨处皮下的痛觉信号的传递是远慢于子弹的速度的,痛觉的电信号还没传到相应区间,相应区间就已经死了。声音的传递比子弹的速度相仿或更慢,也是就说,这个枪声刚传到耳蜗,子弹也已经到了,所以大脑也来不及反应出有枪声。光速虽比子弹速度快,但是要看到子弹,枪必须是在人前方,而首先被子弹摧毁的额叶区是认知区,所以这个光学信号刚到达视网膜,开始转化为图案信号,还未送至后脑勺的视觉皮层(在视觉皮层还要经过复杂的计算才能得出”子弹“这个结论呢)你的认知区就已经摧毁了。所以综上,被爆头,理论上,痛觉,声觉,视觉,都来不及接受刺激并处理信号,人就已经不在了。

所以应该说,爆头死还是比较无痛无知觉的一个死法,比砍头死人道多了,只是死相是活人最难接受的之一,毕竟,容都毁了。当然你万一还是有所担心,那么我建议你最好在额头来一枪,先把认知区毁掉,省得万一子弹杀死神经元不够快,你的视觉声觉痛觉受到太强烈的刺激,死前最后1毫秒比较痛苦。

特此声明,以上只是我的猜测。万一谁爆额头死得也非常痛苦,还是恳求不要来haunt我。

特特特此声明,我只是开玩笑,大家都别轻生。

对了,补充一点,有关near death experience的。很多人说死前最后一瞬间你的一生将在你眼前快速过电影重现。我个人猜测(真的是凭空猜测,完全没有任何实验数据支撑)是由于死前大脑记忆区(不只是海马体,海马体一般为中短期记忆储存点,长期记忆还是在皮层上的)由于能量枯竭,无法保持非激活态的电势差,而同时失去极性,达到和激活同样的效果,从而达到临死前所有记忆一瞬间爆发的效果。如果死亡过程中神经元的去极性是有先后的,而记忆区恰好会率先去极性,那么发生这种现象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强调顺序,是因为如果别的部位也同样同时会发生去极性,那么人生前最后的时刻应该不只是记忆爆发,还包括视觉上的强光,听觉上的轰鸣,味觉上所有可能的食味都尝过,肌肉不受控制的痉挛... 医学记载在记忆爆发的过程中是可以继续救活病人的,并且救活的病人还未失忆,说明这个脑电波的爆发是死亡过程中相对早期的一个反应,至少要早于脑部缺氧发生神经元不可逆的转变从而变成植物人什么的,也不代表这个脑电波的爆发会造成永久改变,因为那样的话,就算记忆爆发,事后也失忆了。

如果我这个猜想成立的话,那么爆头死的人很可能是看不到自己的生前在自己眼前过电影的,因为神经元都来不及去极性就被扯碎/切断与其他神经元的链接/烧死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