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贾伊行动

1961年12月18日凌晨四时,印度出兵果阿的战斗打响了。这次战役的代号是“维贾伊行动”。“维贾伊”在印度是一个常见的姓氏和人名,意思是“胜利”。1999年印度与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的卡吉尔地区发生冲突时,印军的反攻行动也以“维贾伊”作为代号。

陆地边境上的冲突从12月17日上午就爆发了,印军的一小股部队占领了果阿东北部的Maulinguem镇,打死两名葡军士兵。附近的葡军第二侦察中队要求进入印度境内实施报复,但里斯本当局以为这是边境挑衅事件,因此向果阿发去急电,禁止进入印度境内。当天下午,果阿葡军司令下令所有的部队和边境哨所必须听从他本人的直接命令,绕开了中间的指挥官,从而给指挥系统造成了混乱。

12月18日凌晨四时,印军第17步兵师向Maulinguem镇南边的葡军阵地开炮射击,4:30时Bicholim镇也遭到炮击,葡军工兵炸毁了Bicholim附近的一座重要桥梁,凌晨五时又炸毁了位于查波拉、科尔瓦莱和阿松诺拉镇的另外三座大桥。天亮之后,印军第50“飞马”伞兵旅分为三路纵队,越过边境进入果阿境内,分头向南进军。最东边的第2马拉塔团进军目标是果阿中部的交通枢纽Ponda镇,中间的第1旁遮普团进攻果阿首府潘吉姆,最西边的主力部队包括第2锡克轻步兵团和第50伞兵旅装甲营,它们在6:30时越过边境,沿着海岸附近的公路向南进军,目标也是潘吉姆。

驻扎在Ponda镇的葡军第1侦察中队在5:30时离开了兵营,乘坐装甲运兵车和卡车向Usgao镇方向前进。9:00时,葡军先头侦察分队发现了第2马拉塔团的动向,第1侦察中队于是立即掉头撤退,用重机枪火力殿后掩护,准备撤往曼多维河以南的潘吉姆城区。13:00时,在第2侦察中队也撤走之后,葡军炸毁了曼多维河上的大桥,切断了潘吉姆与果阿北方地区的公路交通。傍晚时分,葡军第1、9侦察中队撤到曼多维河北岸,开始用渡船过河。此时,“飞马”旅的坦克已经攻至潘吉姆对岸的贝提姆镇,一路上没有与葡军发生过任何战斗。当晚21时,第2锡克轻步兵团也进抵贝提姆。

18日晚20时,一名果阿居民渡过曼多维河,给印军指挥官送去了一份停火建议,果阿葡军指挥官阿卡西奥·特内雷洛少校提议在“尊重葡萄牙军事荣誉”的前提下实现停火,以避免炮火摧毁城市或居民大量死伤的悲剧性结局。印军指挥官萨迦特·辛格准将没有答复,而是在19日清晨7:30时下令部队渡河进入潘吉姆。第2锡克轻步兵团的两个连乘渡船渡过了曼多维河,进入潘吉姆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随即迅速占领了城中各处交通要地,在总督府、银行、报社等重要建筑门前布上了岗哨。第7骑兵团也于当天上午在装甲部队的支援下占领了潘吉姆的阿加达要塞监狱,释放了关在狱中的印度裔政治犯。

在第17步兵师从北方向南侵入果阿的同时,印军第63步兵旅业从果阿的东部边境上发起了进攻。这个旅分为两队,左翼是第2比哈尔营,右翼是第3锡克营,两队分头向Ponda镇进军。两支部队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但是由于葡军在后撤时炸毁了桥梁,从而被耽搁了前进速度。

19日早上,第3锡克营的士兵淌着齐胸深的河水,占领了南果阿的行政中心Margao镇。当天中午,该营离开Margao,向西扑向海滨的莫尔穆冈港和达波利姆机场。在一个叫维尔纳的村子,他们遭到一支500人的葡军的猛烈阻击,但是葡军在第2比哈尔营赶到后就投降了。

到19日傍晚,果阿地区的大部分村镇都已被印军占领,葡军剩余的主力部队退守莫尔穆冈港及其市区达伽马镇,准备按照此前制订的防御计划在此长期固守,等待葡军援军从海上到来。印军在攻打莫尔穆冈—达伽马时,为减少伤亡而采取了佯攻战术。第4拉杰普特连穿过葡军布设的雷区,趟水过河,在莫尔穆冈港南方发起进攻,印军主力随后从东边发起侧翼攻击,占领了扼守达伽马镇门户的阿尔布开克兵营,俘获葡军2000多人。

根据埃尔里克·平托上将的命令,印度空军的12架“堪培拉”轰炸机在18日清晨向果阿的达波利姆机场跑到投下了63000磅炸弹,不久之后第二波8架“堪培拉”轰炸机也前来空袭。这两波飞机都没有轰炸达波利姆机场的旅客站和修理车间,也没有触及停机坪上的那架“星座”飞机和DC-4运输机。当天傍晚,葡属果阿政府用这两架飞机把总督和其他重要官员的家属撤往巴基斯坦。

由于达波利姆机场的大部分跑道被破坏,因此“星座”飞机只能在短短700米的距离内起飞。其机组成员为了减轻机身重量,拆下了所有座椅,扔掉了飞机上的餐车、电炉、备餐食品和毛毯,甚至连洗手间里的香波和厕纸都扔了。最后这架“星座”还是顺利地起飞了,但是跑道上崩起的水泥碎块在机身上打出了25个小洞,还扎坏了一个起落架轮胎。葡萄牙印度航空公司的那架DC--4紧跟在“星座”后面起飞。为了避开印度空军的战斗机,这两架飞机都贴着海面飞行,最后在巴基斯坦的卡拉奇机场降落。

运载葡萄牙要员亲属的两架运输机飞走后,印度空军的6架霍克“猎人”攻击机对达波利姆机场进行了第三次空袭,使用火箭弹和机炮摧毁了机场的无线电发射塔。印度空军第45中队的德哈维兰“吸血鬼”战斗机在达波利姆机场附近盘旋,执行对地支援任务,但是误炸了印军第2锡克轻步兵团,炸伤两名士兵。

18日14:25时,印度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营在“迈索尔”号巡洋舰和“特里舒尔”号护卫舰的掩护下,对安吉迪夫岛发动登陆袭击,安吉迪夫要塞的葡军开了几枪后便升起了白旗。当印军陆战队员见到白旗、走出掩蔽处时,葡军士兵向他们开火射击,打死7人,打伤19人。

停泊在不远处的两艘印度军舰一直在密切注视岸上的动向,发现葡军滥用白旗的行为之后,“迈索尔”号舰长下令用小口径舰炮向安吉迪夫要塞开炮射击。但不巧的是,炮弹却射向了印度海军陆战队所在区域。印度海军陆战队指挥官阿伦奥迪托中校连忙打出两发红色信号弹,“迈索尔”号发现误击友军,遂停止开火。安吉迪富要塞里的葡军一直战斗到第二天下午投降,在用尽了弹药之后才向印军投降。

在果阿本土的莫尔穆冈港外,三艘印度护卫舰在9时进入了战斗阵位,等待开战命令。11时,印度空军飞机开始轰炸莫尔穆冈,港口中停泊的葡萄牙炮舰“阿尔布开克”号对空开炮射击,但没有命中目标。12时,由于还没接到海军司令部的开战命令,“贝特瓦”号和“比亚斯”号两艘护卫舰擅自驶入莫尔穆冈港,用舰上的114毫米炮向“阿尔布开克”号开火射击,同时用信号灯打出摩尔斯电码,要求对方投降。

“阿尔布开克”号立即用舰上的四门120毫米炮开火还击。但是该舰当时正停泊在锚位上,无法进行规避机动,再加上四门主炮每分钟只能发射八发炮弹,而印度的三艘护卫舰每分钟可以发射六十发炮弹,因此,“阿尔布开克”号处于绝对劣势地位。12:15时,一发炮弹命中该舰舰桥,舰炮官被炸伤。

12:25时,印舰发射的另一发开花弹在“阿尔布开克”号上空爆炸,弹片打死了葡舰的无线电通讯官,舰长安东尼奥·达库尼亚--阿拉冈也被炸伤。12:35时,锚链被打断的“阿尔布开克”号舰体漂转了180度,搁浅于庞波利姆海滩。一名葡萄牙海军下士违反舰长的命令,在主桅杆上升起了白旗,但是印舰没有看到这面旗帜,继续向“阿尔布开克”号开火,不久之后白旗就被其他舰员降下来了。

12:50时,“阿尔布开克”号已经发射了400多发炮弹,击中了两艘印度护卫舰,但本身也多处中弹,无线电和动力系统全都被打坏,死伤多人。达库尼亚--阿拉冈舰长发出弃舰命令,包括炮手在内的葡萄牙水兵纷纷跳入海中,游向附近的海滩。13:10时,最后一批舰员用汽油在舰内各处纵火,然后抬着舰长离开了“阿尔布开克”号,一辆救护车把他送到了潘吉姆的医院。20:30时,“阿尔布开克”号官兵正式向印军投降。

在莫尔穆冈海战中,“阿尔布开克”号一共有五人阵亡,13人受伤。为了向其对手表示敬意,“贝特瓦”号和“比亚斯”号的舰长去潘吉姆医院探望了受伤的达库尼亚--阿拉冈舰长。搁浅焚毁的“阿尔布开克”号被印度海军俘获,重新命名为“萨拉瓦斯特里”号,在庞波利姆海滩搁置了

一年多,之后拖往孟买解体。

在总面积只有72平方公里的达曼地区,葡属达曼与印度古吉拉特邦的边界地区地形复杂,密布沼泽、河流和棕榈树林,难以通过。达曼恒河从其首府达曼城的中间穿过,把城区分成北岸的大达曼和南岸的小达曼两个部分。小达曼是一座设有楞堡和城壕的要塞城镇,设有葡萄牙总督府,而大达曼是自由发展起来的市区。达曼机场位于大达曼的北边,达曼恒河河口北岸的圣杰罗米诺要塞内也有一部分驻军。

达曼的葡萄牙军事指挥官安东尼奥·达科斯塔·品托少校兼任达曼总督,他手下有360名正规军,编为两个连和一个炮兵中队,此外还有200名警察和30名边防海关人员。达曼地区的两个最主要军事目标是圣捷罗米诺要塞和达曼机场管制塔,1961年12月初在葡属印度总督的命令下从果阿向达曼运去了几门20毫米高炮,用来保护这两个地方。

印军第1马拉塔轻步兵团在18日4时越过达曼边境,其主要作战目标是夺占达曼机场。4:30时,印军炮兵开始向大达曼的机场指挥塔开炮射击。7:30时,圣洁罗米诺要塞的葡军前去保卫机场,向企图夺占机场跑道的印军开火,至17时,印军已经控制了达曼的绝大部分地区,只有机场和圣捷罗米诺要塞还被葡军控制着。20时,品脱少校召开军官会议,决定向印军方面派去军使谈判停火事宜,但葡方谈判代表一走出要塞就遭印军开火射击,只好掉头返回。

19日天亮之后,印军调集部队,准备对机场发动攻击,但葡方在11时升起了白旗。印军指挥官只接受品托少校的投降,因此这位受伤的达曼总督被人用担架抬着出席了投降仪式。大约600名葡军警被印军俘虏,葡军亡10人,伤2人,印军亡4人,伤14人。

印度空军的法制“神秘”战斗机在12月18日那天进行了十四次战斗飞行,骚扰和轰炸葡军炮兵阵地。停泊在达曼港的葡萄牙巡逻艇“安塔列斯”号在艇长阿布鲁奥·布里托少尉的指挥下出海躲避印军空袭。19:20时,来自岸上葡萄牙电台的通讯陷入静默状态,布里托少尉从印度的广播中获悉这是对葡属地区的全面进攻,于是决定驶往巴基斯坦。12月20日20时,在530海里的长途航行之后,“安塔列斯”号平安驶入巴基斯坦的卡拉奇港。

在古吉拉特邦海岸的第乌岛,印度海军巡洋舰“德里”号从17日晚间就停泊在其附近,舰上的152毫米主炮瞄准了第乌岛要塞。岸上的葡军曾用望远镜观察这艘军舰,但是陆军士兵没有辨认出印度海军的战旗,把它当成了一艘商船。4时,葡萄牙巡逻艇“韦加”号驶近“德里”号试图对其进行观察,遭到了重机枪的扫射,幸好无人员伤亡。“韦加”号撤回到第乌岛的港口内。

7时,印度入侵行动开始的消息传到了第乌,“韦加”号艇长奥利维亚·卡尔莫少尉下令驶出港外并“战斗到最后一发子弹”。7:30时,两架印度空军的法制达索“飓风”战斗轰炸机出现在第乌岛上空,“韦加”号用艇上唯一一门20毫米厄利孔高炮向其射击,但没有命中。印度飞机最后炸沉了“韦加”号,艇长和炮手被炸死,其余艇员纷纷跳海,游向第乌岛,上岸后向印军投降了。

18日黎明,印度空军对第乌岛发起了空袭,摧毁了该岛面向大陆一侧的防御工事。当天晚些时候,从蒲那空军基地起飞的两架“飓风”战斗轰炸机向第乌机场跑道投下了4枚1000磅炸弹,摧毁了大部分跑道。当第二架次的“飓风”飞到第乌机场上空时,飞行员见到地面有人挥动白旗,便放弃了空袭。在18日这一天里,印度空军随时保持两架飞机在第乌岛上空飞行。

印军第20拉杰普特营的任务是渡海攻占第乌机场,第4马德拉斯营则负责攻占第乌岛最东端的第乌要塞。第乌岛的地形狭长,东西最长处为13.8公里,南北最宽处4.6公里,与印度之间隔着一条非常狭窄的海峡,海水很浅,在满潮时也只有渔船和小艇能够通行,退潮时则变成一片泥泞的滩涂。第乌岛与印度本土之间没有任何堤道或桥梁相连。在第乌岛东边的Gogol半岛葡萄牙人还有一小片飞地,在哪里设置了一处警察哨所。

18日1:30时,第4马德拉斯营向Gogol半岛的葡萄牙哨所发动袭击,被哨所里的13名葡萄牙警察击退。2时,印军试图再次反攻,第乌要塞的葡军用87.6毫米炮和迫击炮进行火力射击,印军多人受伤。但是到4时,Gogol哨所的13名守军中有10人受伤,被撤往附近的民营诊所救治。第乌岛上的葡军继续用火炮阻止印军向Gogol半岛推进,但在天亮时炮弹逐渐耗尽。5:30时,第乌要塞的葡军进行了最后一次炮火打击,正好落在向前推进的第4马德拉斯营中间,造成重大伤亡,该营被迫后撤。

3时,第2拉杰普特营的两个连把空油桶绑在竹子上做成筏子,试图渡过第乌岛与大陆之间的泥泞沼泽地和狭窄水沟。对岸的八名葡军发现印军的动静后,用重机枪、冲锋枪和步枪向印军开火,打翻了好几只竹筏。第20拉杰普特连连长马尔·辛格少校和五名士兵最终成功登上第乌岛。这六个拉杰普特人--印度次大陆最骁勇善战的民族之一--扑向葡军的轻机枪战壕,打死了机枪手。葡军的另一处机枪战壕向这些人开火,打伤了辛格少校和三名士兵。

天亮之后,葡军能够看清第乌海峡中的印军目标,火力变得更加准确了。为了避免更多伤亡,第2拉杰普特营营长下令所有人后撤,在附近一个叫科布的村庄里寻找掩护。6:30时,一小群葡军走上即将涨潮的滩头,开始打扫战场。他们捡到印军丢弃的许多枪支弹药,还捡到了一名被遗弃的印军伤兵。

9时,葡军放弃了Gogol半岛,第4马德拉斯营在炮火掩护下“胜利进军”,占领了这座无人防守的居民点,10:15时,“德里”号巡洋舰开始用舰炮向第乌岛上的葡军阵地射击。但由于对弹道的要求过于苛刻(应平射),许多炮弹落到了与其一水之隔的印度领土上。12:45时,印度空军飞机向第乌要塞的一处迫击炮阵地发射了火箭弹,将其打哑,并引爆了堆放在附近的弹药箱,葡军纷纷逃出了要塞。14:15时,在印军猛烈的炮轰和空袭干扰下,要塞里所有人员终于撤空了。

18时,第乌岛的葡军军官开始商讨下一步行动。此时岛上与达曼、果阿和里斯本的通讯都已被切断,印军不仅兵力远远超过岛上的葡军,而且还有巡洋舰和战斗轰炸机的配合。经过讨论,军官们一致同意向印军投降。12月19日12时,第乌岛守军司令正式向印军投降,403名葡军沦为俘虏,其中包括18名军官和43名士官,在投降仪式上,第乌岛总督说他的手下能抵抗印度陆军进攻达五六个星期之久,但是对印度空军就无能无力了。

19人2天黑之后,退守到达伽马镇的曼努埃尔·瓦萨罗--席尔瓦总督万分痛苦。果阿的大部分领土已沦陷,达曼和第乌的守军音信皆无,他显然要成为128位葡属印度总督的最后一任了。亚美利哥·托马斯总统发给葡属印度总督府的“焦土令”不仅要求他炸毁潘吉姆和老果阿城,而且要求守军战至最后一人。但瓦萨罗--席尔瓦在权衡了葡军与印军在人数、食品储备、弹药数量和武器装备方面的巨大差异之后,于19日20时发出了停火命令。

在停火令中,总督说“考虑到莫尔穆冈半岛的防御。。。考虑到来自空中、海上和地面的敌方炮火,以及双方在兵力和资源上的差异。。。目前的局势已经使得我无法再避免瓦斯科·达伽马镇平民出现巨大伤亡的情况下继续坚持防守。我所信奉的爱国主义观念要求我。。。与敌人进行谈判。我命令在我指挥下的所有部队停止抵抗。”

20:30时,瓦萨罗--席尔瓦总督在停火协议上签了字,宣告长达451年的葡属印度领地的完结。在出兵葡属印度的行动中,葡萄牙方面有31人阵亡,57人受伤,4668名军人和平民--包括葡萄牙人、非洲人和印度果阿人--成为印军的俘虏,其中果阿有3412人,达曼853人,第乌403人。印度方面有34人阵亡,51人受伤。当天午夜,印度人民院通过决议,宣布果阿、达曼、第乌这三块领地成为由印度总统直辖的中央直辖联邦区,并正式并入了印度共和国。

后记

在果阿、达曼、第乌被俘的葡军士兵最初被囚禁在自己的兵营里,1962年1月转移到了果阿中部Ponda镇的战俘营中。总督和高级军官则被关押在达伽马镇的一处小战俘营中,由印军严密看守。Ponda战俘营的葡军俘虏经常遭到虐待和打骂,被迫睡在水泥地上,伙食也很糟。直到葡萄牙总理萨拉查博士下令拘禁葡属莫桑比克的1200名印度人,这些战俘的待遇才有所改善。1962年5月,印度释放了第一批葡萄牙战俘,他们乘坐一架法国飞机飞往巴基斯坦卡拉奇,然后搭乘三艘葡萄牙船回国。

运送葡萄牙战俘回国的船只一驶入里斯本西边的特茹河口,葡萄牙宪兵就登船宣布这些归国战俘处于隔离状态,禁止他们与家人接触。战俘中的军官受到葡萄牙陆军军事检察院的起诉,指控他们违反了不得向印军投降的命令。

1963年3月22日,葡萄牙军事法院作出判决,葡属印度总督瓦萨罗--席尔瓦少将、驻印葡军司令和参谋长、“阿尔布开克”号舰长、6名少校、1名少尉和1名军士被判犯有“懦弱罪”受到剥夺军职的处罚。另有4名上尉、4名中尉和1名少尉被判处六个月监禁。瓦萨罗--席尔瓦总督还受到了额外的侮辱:萨拉查总理让人给他送去一颗氰化物胶囊,暗示其自杀。瓦萨罗--席尔瓦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根据教义拒绝自杀,于是萨拉查将他放逐海外。萨瓦罗--席尔瓦流亡到巴西,直到1974年葡萄牙军人政变后才回国。

如今果阿是印度最富裕的一个邦,人均GDP是印度平均水平的2.5倍。果阿的宜人气候和蓝水白沙吸引了大量外国游客,1986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老果阿城教堂和修道院更是吸引了不少天主教朝圣者。果阿的130万人口中有30%来自印度别的地方,然而大多数果阿人都设法保留了葡萄牙人带给他们的独特身份。1967年果阿人曾投票反对与邻近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合并,结果到1987年5月31日,果阿成了印度的第25个邦。

如今在果阿邦,葡文和英文并列为法庭的官方语言,而且民事法庭至今仍沿用1871年的葡萄牙民法。葡萄牙和巴西的音乐在果阿甚为流行,果阿电视台里播放的是巴西的连续剧,果阿的足球爱好者也密切关注葡萄牙在世界杯和欧洲杯比赛中的成绩。果阿的烹饪菜谱中有许多是葡萄牙名菜,大量使用葡萄牙人传来的橄榄油、腰果、非洲花生和巴西红椒。果阿人成立了许多促进印葡友好关系的协会,其中潘吉姆印葡协会的总干事兰格尔兹医生的发言可以代表大多数果阿人的心声:“我们在血缘上是印度人,但是我们的文化是印度文化与葡萄牙文化的结晶。这种文化是经过几个世纪才创造出来的,它不能--也不应--消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