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实际上是将整个下层经济体系吸附到“公有制”的上层国家机器上来。这样当然避免了下层经济参与者“损人利己”的乱来行为,但掌握巨大权力的上层无疑需要兼备“贤者”的智慧和“圣人”的觉悟。“共产主义”理想乡似乎只能建立在一群有着“神明”觉悟的圣人身上。但事实证明,人类终究是人类。个体生存竞争的自然选择决定了“大公无私”之心无法普世存在。庞大集权国家内的各个权力支点,犹如癌变的细胞一般,永无止境的贪婪吸取着支撑社会运转的一切资源与养分。最终无可避免的导致宿主本体的彻底死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