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漫步于珠海航展,无论是室外展区还是室内展区,无论是航空、航天还是陆地武器场馆,都能见到各式各样的末端防空武器:由航天科工展出的QW-2/12/18/19单兵防空导弹、FL-1000/19/2000C、TD-2000A/B车载近程防空导弹等9种;航天科技展出的FN-16、北方工业展出的天龙-12车载防空导弹系统等,已出现十余种。目前珠海航展现在还在布展期,正式开展后或许还会有更多其他的近程防空武器亮相。中国军工企业在同一类武器的同一性能区间研发如此多种多样的武器型号,客户挑起来可得着实费一番功夫了。

末端防空导弹在整体防空作战中承担着对各种中低空武器的拦截和杀伤。目标种类繁多,飞行轨迹复杂多变。有低空突防角度多变的巡航导弹和滑翔炸弹、时隐时现的各种直升机和无人机、还有高空大角度落下的各种精确制导炸弹等。

看国外陆军现役的武器装备序列中,单兵防空武器和车载防空武器均只有寥寥几个型号:俄军的萨姆13车载防空导弹、萨姆14/18单兵防空导弹、美军的毒刺单兵防空导弹及其车载型号复仇者防空系统;英军的吹箭和星光、法国的西北风、日本的91式等。都没有出现大量的型号。

随着技术的发展,各种新式对地武器的突防速度和密度也在不断增加,严重压缩着防空系统的反应时间和射击窗口,给近程导弹带来的防御压力也在不断增加。随着信息化数字化装备的普及,近程导弹即使可以预知目标的轨迹也因开火机会不多在作战中受到较大的限制。

近防系统对抗的目标通常是中远程防空系统打“剩下”的漏网之鱼,或是不值得打的小型无人机等低价值目标。这些目标的发射者通常是近防系统鞭长莫及的战机和战舰等发射平台,如果不采购更强大的中远程武器以消灭对手的高空或者远端发射平台就必然面临着库存被消耗或者防御漏洞扩大等各种不断恶化的局面。仅靠近防系统可以提供部分紧急防御力,在高烈度的现代局部战争中仍然受限颇多。

对于一种适用条件不多、性能不强,仅仅作为补充力量存在的防空导弹,各厂所均投入力量研发了大量的型号。这将难以避免的陷入性能、价格和营销能力的恶性比拼中。即使其中某些型号获得了客户的青睐进行大量采购,售价必然不可能太高,利润就相对下降。而且这种重复研发的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单兵和近程防空导弹系统中。中远程防空武器也有类似情况:无论是航空还是航天企业,即使是以战车为主的北方工业也提供了大量的产品让客户选择。国内制造业之间的激烈而竞争导致的资源价格高企和工业产品低廉这种反剪刀差现象有可能在军贸这一暴利行业中出现。

军火贸易带有强烈的政治属性,贸易双方往往带有各种准同盟或者或者伙伴关系,并非仅仅依靠性价比就能打动客户的。而且现代武器系统化、体系化发展趋势明显,采购的单一武器必须与既有的其他武器装备进行结合互补,才能形成完整的战斗力。这意味着买了近程防空武器以后,很有可能跟着来的就是中远程防空系统的采购需求以形成完整的防空体系,或者采购坦克和装甲车辆以形成完整的地面战斗力量。这就等于把自己的国防建设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承包”给另一个国家,对于买主而言是非常考验两国长久关系的一种行为。不过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很少“拉帮结派”充“大哥”,只要有钱且不违反国际法就能做买卖的中立立场,倒是为很多亚非拉国家所欢迎。那么,话说回来,这十多种相似的近程和末端防空导弹型号,到底该选哪个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