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倚天立:嫦娥五号T1成功漂回带来的振奋和恍然大悟

共 370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7357380
  • 工分:40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倚天立:嫦娥五号T1成功漂回带来的振奋和恍然大悟

壮哉我大中华!

这次,嫦娥五号T1从月亮边上潇洒自如地“漂然”回来,在给我们带来偌大惊喜的同时,也突然像揭开谜底一样,给我们带来了一些茅塞顿开的“恍然大悟”。

一、T1为什么要“漂”回地球? 我们先来重复一些大家都知道的常识。

T1是嫦娥五号的先锋官,先行帮嫦娥姐姐探路来也往返80万公里的路程,本来就迢遥凶险,危机四伏,可是好不容易回到家门口,还要接受更加危险的“打水漂”极限考验,那些在飞控大厅里坐得舒舒服服的中国航天科学家们,为什么非要让自己的“宝贝疙瘩”去九死一生地去赴汤蹈火呢?

当一个月球探测器离开月球引力场,进入地球引力场之后,由于受到地球引力的作用,其速度会越来越快,在到达地球大气层边缘(距地面120公里)时,探测器的速度便几乎达到了每秒11公里,接近每秒11.2公里第二宇宙速度,在这个时候,对飞行器最大的威胁,便是穿越稠密大气层时空气分子与探测器表面因为摩擦而形成的高温。

对于航天器穿越大气层时产生的上几千度的高温带来的危害,我们印象深刻。

2003年2月1日,“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因为隔热层损坏,在返回地球穿越大气层时,温度高达摄氏1400度的空气从隔热层破损处冲入左机翼后融化了内部结构,致使机翼和机体融化,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所以,航天器要想安全回到地球,啥都不用讲,第一条就是必须解决的难题就是给航天器降温。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地球人所有的太空探险活动都是单向行动,所有的宇航员都成了“肉子打狗,有去无回”。

为了避免让宇航员在大气层的高温中烧成灰烬,科学家就必须绞尽脑汁给航天器在返回时降温,通过几十年来的实践努力,航天科学家发现有两个途径可以实现降温需要。

第一个途径,便是给返回的航天器穿一件能够完全扛得住高温的外衣,让航天器直接冲过大气层,比如,在航天器外面包裹高温陶瓷,再加抗烧蚀材料,这些材料一边燃烧一边挥发,带走过高的热量,使得航天器始终处在安全的温度以内。但是,这个办法只是对降落速度在每秒7.9公里(第一宇宙速度)左右的航天器有用,比如说,加加林乘坐的“东方一号”,从国际空间站返回的“联盟TMA-22”飞船,美国的航天飞机,还有离开“天宫一号”返回地球的“神舟”飞船,这些返回飞行器离开轨道飞行器(高度一般在距离地面350-400公里)之后,进入大气层时速度都在每秒7.9公里左右。可如果返回飞行器的速度远远大于第一宇宙速度时,人类目前所掌握的抗烧蚀技术就完全不够用了,所以就得另寻他法。

第二个途径,返回飞行器采用“太空打水漂”来给自己减速,比如这次嫦娥姐姐的先锋官,在刚开始进入亚太空的稀薄大气层时,速度是33个马赫,而跃起再回大气层之后,速度便减到了第一宇宙速度左右,所以,摩擦带来的高温便降到了飞行器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了。

对这次嫦娥五号探测器所采用的“太空水漂”,我们不做别的军事意义上的解释,“打水漂”的主要意图,实际上就是通过减速来起到对航天器所受高温进行降温的作用。

有人问了,既然高速穿越大气层这么危险,那为什么不让航天器在进入大气层之前早早的就点燃反向火箭,以此来进行刹车减速呢?

看官,你在理论上是正确的,可是实际情况是,返回地球的航天器体积都很小,携带的那点燃料都只够进行姿态微调,不可能用反向喷射来减速,即使是美国航天飞机那样的大家伙都没法携带那么多的燃料,所以,目前人类返回地球的航天器都不可能利用反向火箭来减速,也就是说,目前人类所有的返回飞行器在进入大气层之前,都不可能具有明显效果的刹车能力。

以上,我们哆哆嗦嗦讲了那么多废话,目的就是要引出下面这个争论已久的敏感话题。

二 ,当年,“阿波罗飞船”是如何“返回地球”的?

前面,我们不厌其烦地讲解了飞行器返回地球的两种方式,一是扛住高温直接冲过大气层,二是通过“打水漂”来减速降温。那么,1969年,“阿波罗11号”登月之后,阿姆斯特朗他们是如何回到地球的呢?他们乘坐的 “指令舱”是通过直接冲过大气层返回地球,还是通过“打水漂”回到地球的呢?

2011年8月11日,美国“猎鹰”HTV-2飞机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成功发射升空,在独自飞行并返回地球时失去联系,实验失败,其后,美国取消了这个项目,这意味着迄今为止,美国人还没有成功掌握高超音速飞行器 “太空打水漂”的全部技术。

所以,1969年7月24日,“阿波罗11号”的指令舱,没有采用“打水漂”来减速降温,换句话说,当年美国人更不可能掌握太空“打水漂”的技术。

所以,当年“阿波罗11号”是挟雷霆万钧的第二宇宙速度,以大无畏的精神冲进了大气层,依靠天顶星一般神奇完美的抗烧蚀技术穿过大气层,安全返回地球,溅落到了太平洋中。三个宇航员自己脱掉宇航服,自己爬出指令舱进入救生船,那副悠闲自得的神态,哪里像是在无重力状态中度过了8天又13个小时,倒像是在加勒比海上垂钓度假。

问题这就来了,美国早在1969年就拥有了抵抗五千度高温的能力吗?

我们来看看美国航天飞机进入大气层后是如何对付高温的。

航天飞机以24马赫的速度进入大气层后,开始无动力滑翔,其间,“不断横向滚转至90度,用主动丧失升力来降低高度,用增加迎角来降低速度,但横滚有自然的转弯倾向,所以航天飞机要时不时反向横滚一下,用S形航迹来保持基准航向。……航天飞机的操纵特性据说和一块飞行的砖头差不多,而且返回时必须沿一条精细计算过的在瞬时气动加热和累计气动加热之间最小化的路径下滑,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热负荷,使用要求非常高”。

以略高于第一宇宙速度的8.1公里/秒进入大气层的航天飞机,必须冒着极大的风险,以杂技一般极其精密复杂的操控动作来防止机面温度过高,但都没能完全取得成功,并为此付出了“哥伦比亚号”的惨痛代价,不得不退出历史舞台。而这已经是八十年代的技术了,那么,1969年的“阿波罗11号”,又是怎样承受住第二宇宙速度带来的更高的温度的呢?

很明显,美国人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三、美苏太空争霸的最终意图是什么?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美苏在太空中争霸,不惜血本,你追我赶,尤其是在登月的竞争中,几乎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今天,我们又来思考这个问题,几十年前,美国和苏联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拼命想登上月球,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那个时候,美苏在登月上拼命争夺,表面上无非是这样几个理由:

1、炫耀科技能力以证明自己社会制度的先进;

2、收集氦3;

3、建立外太空殖民地(尽管没好意思明说);

4、balabala……

但是,仔细一想,好像也不全对,起码收集氦3不对,因为那个时代,人类对能源的需求还没有饥渴到那种程度,即使觉得能源短缺,在沙特或者西伯利亚多开几个油井就解决了,哪里还用的着跑到月球上去提取氦3?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个道理美国人和苏联人还是懂的。

所以,美苏争夺月球,必有他图,只是大家心照不宣,不便说破而已。

对登月进行打脸,太小儿科,已经不是目的了,我们要通过分析登月失败的原因,来判断美国人的太空核武库战略,才真正有价值,才能对美国目前的核战略有所警惕。

比如说,那个神神秘秘的X-37b到底是干什么的?

近几年来,美国的一些解秘资料,透露出了美国当年以举国之力登陆月球的真实意图。

2014年7月24日,CNN援引近期解密的一份美国军方文件报道说,当年美国人对月球的设想可不止这些。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迫于苏联咄咄逼人的军事压力,考虑到苏联在航天技术上的突飞猛进,美国军方曾经设计了一份率先在月球建立军事基地的方案,甚至考虑利用月球测试和部署核武器。美国军方当时认为,在月球上建基地是“形势所迫”。

1959年9月,苏联向月球发射首个不载人的硬着陆探测器“月球2号”。这一消息令冷战时期的美国倍感焦虑,美军“地平线计划”随即诞生。

这一项目的介绍文件开篇写道:“需要在月球上设立有人驻扎的军事哨所。”

文件说,美国亟须保护并发展月球这一地球天然卫星,而这样做也是为保护美国人的生活。“如果让苏联率先建设月球哨所,美国的声望将严重受损。”

文件指出,“地平线计划”获得的重视程度应等同于研发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一旦建成,月球军事基地将受控于一个统一的太空司令部。”

计划两步走:

按美国军方设想,美军将于1964年开始在月球上建设基地,预计5年完工。

美军为“地平线计划”制定了详细方案,包括利用绘图和数学公式加以解释。方案考虑了月球的重力和磁场情况,以及缺水和缺氧的困局,同时指出将设计特有的月球舱和宇航服。

项目设计者还在几张月球图片中划出了适宜人类居住的区域。

计划的第一步是让10至20人在月球建立一座可持续的基地,那里可以制造氧气和水。其他物资将由航天飞机送上月球;第二步则是在月球上建立核电站。

按CNN的说法,上世纪60年代,美苏核军备竞赛激烈,而“地平线计划”也考虑了在月球表面或月球附近测试核武器。

而在这些美国军人当中,最狂热的要数美国空军“研究与开发中心”主任霍默尔·布谢依准将。更惊人的是,一旦美国在月球上的军事基地建成之后,美国政府将宣布月球为其领土,绝对不允许苏联人踏上月球半步。

我们再来看“网易探索”的另外一篇网文《美国冷战时期机密计划曝光建基地炸月球偷情报》:

综合外国媒体7月24日报道,为纪念尼尔.阿姆斯特朗历史性“月球漫步”45周年,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日前解密并公开了一批机密文件,其中显示美国曾经计划军事化甚至炸掉月球。

“地平线项目”

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美军对月球环境进行了周密、系统的研究,考虑在月球上建立一个军事基地以保护美国利益。

据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的工作人员杰弗里.里切尔森介绍,1961年美国和前苏联的紧张关系达到顶峰,两国濒临全面核战边缘,再加上前苏联成功发射了世界第一颗绕地球运行的人造卫星,美国越来越担忧自己在太空竞赛中落了下风。

“美方如此动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忧苏联可能先其一步登上月球。”里切尔森称,当时美国空军提出建造“基于月球的地球轰炸系统”,即在月球上设立一个能够向地球发射导弹的基地,“这显示出处于太空竞赛重压之下的美国有多么疯狂”。

而美国陆军的“地平线项目”,则详细拟出军事化月球的综合规划。这份报告于1959年完成,主体内容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阐述建立月球基地的极端重要性,宣称只有全面控制近月空间才不会阻挡美国前进的脚步,其中写道:“在月球上建立基地,对于发展和保护美国在月球的潜在利益、发展自月球监控地球和太空的技术是非常必要的。若有需要,它将成为研究月球和太空、在月球上开展军事行动的基地,也可成为科研基地。”

报告的第二部分列举了预算、后勤保障等具体实施方案。该项目的总预算为60亿美元,计划利用147枚“土星”A级火箭把人员和200吨以上的建筑材料运送至地球,整个计划预计于1966年完成。

不过,“地平线项目”没有通过可行性研究、最终不了了之。

炸掉月球

现已离世的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卡尔.萨根曾在1959年提出以一个极端的方式——炸掉月球——来结束当时的冷战僵局。

根据美国国家安全档案馆公布的解密文件,当时萨根建议开通“月球研究航班”,打算将一枚核弹头送上月球,而这枚核弹头必须够大,足以向“全世界展示美国的实力”。

幸而,美国空军判定这项计划弊大于利,假若月球真被炸毁、其碎片可能飞向地球,“如此显示美国实力太过危险。要告诉公众美国不会被苏联赶超,还有很多其他方法,破坏月球的原始环境没有意义”。

绑架苏联月球探测器

另一个名为“绑架Lunick(苏联发射的月球探测器)”的解密报告完成于1994年,详细讲述了美国特工如何窃取前苏联的太空机密情报。

当时,前苏联即将在国外举办一场现代工业成就展览,展品包括一个接近完工的Lunick月球探测器模型。于是,美国导演了一场经典的“交换司机”戏码,趁展品运输车停在路口等信号灯时,派出一名特工取代卡车司机,将模型运至秘密地点进行拆解、拍照,然后重新组装再原物返还。

“时至今日,没有迹象显示前苏联发现Lunick月球探测器模型曾被短暂借走。”报告中写道。

很多怀疑美国登月真实性的朋友,多把注意力集中在与之相关的许多照片、视频上,却很少有人去研究几十年来美国太空战略的演变,一句话,支持太空战略的就是技术,没有技术支持,再辉煌的“****计划”都是镜花水月,只能骗人于一时,时间一长,就变成了欺骗自己。

其实,不用这些事后的解密或者爆料,我们猜都猜到八九分:美苏争夺月球,主要目的不是去搞神马氦2、氦3的东东,而是要抢先到月球上去建立一个核基地,部署大量的核导弹,从太空中对敌手进行核威慑。

我们试想一下,假如美苏当中有一方在月球上建立了核导弹基地,就完全不怕对方先发制人发起核打击,即使苏联在某个时候发动偷袭,完爆美国核武库,还带完全摧毁了美国的第二轮、第三轮、第N轮的战略报复能力,而远在38万公里以外的月球基地,也还可以雨点般地发射足够的核导弹,把苏联乃至整个地球炸成核废墟。由此,哪个国家在月球建立核基地后,基本上就处于了不败之地,这是核对抗中任何一个国家做梦都想拥有的双保险的制胜之道,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争夺的战略制高点。

正是这样的美好愿景,才让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以举国之力,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发疯一般地争夺月球的控制权。

然而,计划虽然性感,现实却十分黯淡。

前苏联由于经济与技术的原因,在登月战中败下阵来,美国在轰轰烈烈的登月疑似成功庆典后也黯然收场,双方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近地空间上,距离地表400公里的近地空间,成了美苏太空争霸的第二个战场。

苏联行动失败,放弃登陆月球可以理解,但是美国却是登月成功,后来也放弃了在月球上部署核武器的目标,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实际上,这从另一方面证明了,美国人并不是认为在月球上建立核基地没有必要,而是美国人并没有真正成功登月,在一系列挫折与失败后不得已放弃了月球战略,而把主要力量转移到了航天飞机上。

四、为什么说美国的航天道路走偏了?

到这里,我们应该明白了,苏联人也好,美国人也好,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成功登上月球并且成功返回地球,但是这两个超级大国不甘失败,都用高水平的骗局来证明自己如何如何牛叉,以此来误导对方和欺骗全世界。而在战略欺骗上,美国人从独立时候的“波士顿倾茶事件”开始就是老手,作假技术更胜一筹,NASA那帮伟大的导演凭借好莱坞的超级制作能力,把登月导演成了一出欺骗全世界的嘉年华盛会,由此完胜苏联,营造了美国无所不能的科技神话,也建立了人类史以来第一个殖民到月球的超级帝国形象。

面子有了,里子怎么办?在距地400公里以内的近地空间,美国人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

实际上,人类在征服太空的步伐中,正确的步骤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步,发展稳定可靠的火箭往返技术,为安全送人和航天器上天打好基础;

第二步:稳步发展人造地球卫星技术,为在近地轨道上建立长期停留的空间站打好基础;

第三步:发展空间站,储备人员和物资(尤其是燃料),使之成为登月必备的桥头堡,空间站类似于海洋中的深水港,是所有巨轮出发的起点;

第四步:宇航员从空间站出发,较容易把飞行器加速到超过第一宇宙速度,登陆月球,然后飞行器以小于第二宇宙速度的速度从月球返回空间站,再以第一宇宙速度从空间站返回地球;

第五步:人类在月球建立综合性的大型基地,并由此出发探索火星及深空。

这才是人类进军太空的必然步骤,先学爬,再学走,学会走,才会跑。

说实话,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苏联人的路子基本上是正确的,从易到难,从近到远,所以,苏联人的火箭技术和空间站技术都发展的比较完备,只是后来被美国人带进了登月竞赛,空耗时间与国力,几乎一无所获,最后也东施效颦,编造了一个“无人飞船登月成功并且取回月壤”的神话来糊弄世界人民,以此作为“成功”的结束。但是,比较幸运的是,苏联一直大力发展自己的空间站和人货运输飞船,所以在后来的近地空间竞争中逼得美国人几乎是无路可走。

从一开始起,美国的航天之路就很被动,完全是在追赶苏联人的脚步,而且有越追越远的趋势。美国人深信苏联人登上月球之后,必然也是要在月球上建立核导弹基地,完全确立对美国的核优势,所以,急火攻心的美国人要后来居上,就必须要出奇招,而这个奇招,就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阿波罗计划”。

从今天来看,美国的“阿波罗计划”的欺骗目的基本上是达到了目的,这个计划干扰甚至打乱了苏联原本是稳步发展的航天计划的步伐,使得苏联倒过来跟着美国的调子跳舞。如果没有“阿波罗计划”的干扰,苏联人按照自己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地走,难说最后就是苏联人自己成功登上月球,真正建起了属于自己的核基地。

美国以“阿波罗计划”集全国之力,既打乱了俄国人的航天步伐,又赢得了首先登月的无限荣耀,还在短时间内大力发展了自己的航天水平,可谓一举三得。但是,在近地空间的竞争中,苏联人基础扎实,实力雄厚,美国想赢得比赛,还得另辟蹊径,再出奇招,而这个奇招,就是以航天飞机为核心的“星球大战计划”。

当初,美苏争霸登月,就是想在月球上部署核武器,但后来月球都上不去了,苏联人退而求其次,干脆把近地轨道上的空间站建设成若干个小型的核武库,直接把核弹搬到美国人的头上去拉屎撒尿。冷战时期,苏联发展了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空间站,比如“联盟”系列、“礼炮”系列和“和平号空间站”,又发射了24颗“宇宙” 系列的核卫星(实际上有些就是小型核反应堆),上去为一些空间站提供大功率电源,而这些空间站很多本身就是可以携带3-6枚核弹的核阵地。到80年代中后期,苏联还在频繁地进行各种空间核试验,美国人操纵的联合国“禁止外层空间部署核武器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条约”对苏联来说,没有任何约束力。1978年宇宙954号核动力侦察卫星坠毁于加拿大,污染了1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加拿大一点办法也没有。

跟苏联人相比,美国的飞船与空间站技术落后得太多,而像美国这样一个资本控制政权的国家,又不可能采用真正的举国体制来实现技术赶超,所以,美国再出奇招,出台大忽悠版的“星球大战计划”,又是冲着俄罗斯人经常会出现的神经短路(战略大方向判断易受干扰)的毛病去的。

总而言之,“星球大战计划”天上地下,五花八门,玄之又玄,搞得苏联人眼花缭乱,阵脚动摇,又开始上了美国人的道。

俄国人在思想上有一个致命的短处,那就是在战略方向上,很容易被忽悠,卫国战争之前,希特勒给斯大林制造的各种欺骗完全误导了斯大林的判断力。冷战期间,在登月问题上也被美国人误导,后来花大力气也搞了一架航天飞机“暴风雪号”,飞了一次就发现极不实用扔在了一边。91年,苏联更是被忽悠到了粪坑里。二十年来,俄罗斯一直被美国人耍的团团转,到如今,普京明知乌克兰是陷阱,也得咬着牙往里边跳,结果越来越被动。

所以,习主席讲的“大国定力”四个字,有着多么深厚的内涵。

前面,我们说到了“星球大战计划”也像“阿波罗计划”一样,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到今天,通过各种解密材料,我们都了解到了美国在“星球大战”战略欺骗计划中的圈套部分,这部分是假的,那么,哪一部分是真的呢?

“星球大战计划”中最真实、也是最核心的部分,就是航天飞机的研制成功。

前面,我们已经充分论述了,苏美狂热竞赛登月的真实目的就是要在月球上抢先建立核导弹基地,而经历一系列重大失败后,美苏发现要成功登月、并且更要成功返回是当时科技水平根本无法实现,于是,苏联把注意力转到了空间站建设上,并且水平越来越高,优势越来越明显,美国人自己也意识到,自己要是按照常规的思路去追赶,估计在很长时间内都难以实现,所以,美国人走了一条非常规的道路,那就是希望一步到位,一步登天。

美国人在地面上造好了登月需要的一切设备,“阿波罗飞船”里,集成了服务舱、指令舱和登月舱,登月舱包含着上段(陆舱舱)和下段(返回舱),而全部这些复杂得难以想象的设备,又用功率强大无比的“土星五号”一次性发射到空中,经过三级火箭点火,“阿波罗11号”速度达到10.5公里/秒,直接进入了地月转移轨道,最后主火箭点火减速,飞船进入绕月轨道,直到登月。

美国人在登月过程中,直接从地球到达月球,然后又从月球直接返回了地球,完全跳过了空间站这个环节,从发射六次、五次成功登月这个记录来看,空间站似乎真成了一个多余的步骤。

跳过空间站!美国人用实际行动向世界这样证明,而且好像也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当美国人发现“登月原来没什么价值”,在“完全成功”之后停止登月,但却继续保留了原来的思路,把“跳过空间站”这条道走到黑,因此,美国集中精力搞出了太空神器——超时代出现的航天飞机。

不得不承认,当年的美国NASA的确很牛叉,当年的美国科技水平的确很伟大。

在一定程度上,航天飞机同时起到了火箭和空间站的作用,可以当作火箭一样从地面发射升空,又可以当作空间站在太空中来使用。你苏联人不是想用空间站作掩护来建立核基地吗?但你那些空间站体积小,驻守人员少,部署不了多少核导弹,而且轨道固定,不能灵活调整,即使要勉强变换轨道,也没那么多燃料,而我的航天飞机内部体积庞大,可以多住人、多部署核弹,还可以任意转换轨道。另外,你在轨道上是相对固定的,我是漂移的,你打不了我,我却可以从任意方向上来攻击你,甚至可以用太空机械手来俘获你,免费得到你的核武器,你却防也无法防,拿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所以,从武器的效能上来说,航天飞机的确是太空武器的登峰造极之作,堪称人类航天技术上的里程碑。然而,正是因为航天飞机的成功,让美国人忽视了对航天技术基础工作的研发和积累,忽视了人类在征服宇宙过程中一定要经历的必由之路,因此后来,美国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2011年7月1日,当三架航天飞机全部退役之后,美国航天界才突然发现,他们原来处在了与印度、日本差不多同一起跑线上,甚至在固体火箭技术上还比不上欧洲或者日本。透过美国航天事业的华丽外衣,在今天这个年代,你会发现,除了旅行者二号越过冥王星轨道,除了“好奇号”登陆火星,除了强大的太空测控能力,美国的航天能力一下子变得很低下、很尴尬。现有的国际空间站尽管是美国主导建造的,但主要技术却是俄罗斯的(当年一位俄罗斯老资格的宇航员就瞧不起美国的空间站水平而拒绝参加),而且,人员与货物的往返基本上要靠俄罗斯的“联盟号”和“进步号”飞船。前几天,使用40年前苏联火箭发动机的“天鹅座”货运飞船的爆炸,更让美国未来几年内近地轨道飞船的制造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句话,在今后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美国在载人航天上几乎是毫无能力。

人跑得太快,摔跤只是时间问题,美国人正开始为之前的透支和冒进付出代价。

从月球到航天飞机,再从航天飞机到X-37b,我们可以看出,美国虽然建设核基地的目标没有改变,但是航天能力却在一步步萎缩。美国航天能力下降的原因很多,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美国始终把“太空核武化”当做终极目标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正因为追求短期目标,美国航天在一开始就没有按照“由易到难,由近到远”的原则来进行长远规划,由此设计出符合科技规律的航天蓝图。美国人是最大的实用主义者,他们把太空变成战场的兴趣,远远大于把氦3提取出来运回地球的兴趣,他们研发“阿波罗飞船”也好,研发航天飞机也好,研发X—37b也好,无一例外都是想用核武器凌驾于他人的头顶之上,甚至他们在美国航天投资捉襟见肘的时候大力宣传“好奇号探访火星”,目的也是要用所谓的“民族虚荣心”误导中国、印度等国去盲目追赶潮流,打乱这些国家的战略计划,尽量拖延这些后发国家赶上自己的脚步,更不能听凭他们发现自己弄虚作假的证据。

当然,美国耗费巨资研究的航天飞机退役,并不意味着美国在这方面毫无所获,2010年4月22日,美国空军花费10年研制的全新“空天战机”X-37b首次试飞成功。从外形上看,X-37b实际上就是航天飞机的缩小版,尽管小得多,而且是无人驾驶,但是却基本拥有了航天飞机原有的部分功能:

第一,可以灵活变轨;

第二,可以携带数枚核弹长期在太空中巡游;

第三,可以在第一时间赶到世界某个范围实施侦察和打击;

第四,可以主动打击敌对方的航天器。

所以,美国人始终没有放弃在全人类的头顶上玩几颗核弹弹。

2012年4月,美国海运作战部部长格林纳特声称,美国反制中国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的措施已经出台,其中甚至包括先发制人的打击该型导弹的发射基地。当时,有人分析说,美国估计是要靠从航母上起飞的X-47b这类似的隐形无人机来打击东风-21D,实际上在中国人面前,X-47b这种亚音速无人机的生存能力,并不会比伊朗境内的RQ-170好多少,而美国将军所讲的其实是应该指X-37b,因为只有长期在太空中巡游的X-37b才有如此偷袭能力。

另外,有消息说,中国“天宫一号”在太空巡游,X-37b曾经近距离靠近,偷偷摸摸去窥探过无人值守的 “天宫一号”。这个消息估计不是空穴来风,X-37b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部署核导弹,从太空中居高临下威胁中俄,十分钟甚至几分钟以内就可以用所携核弹头发动“核点穴战”,他对“天宫一号”是否携带核导弹自然十分敏感,变轨靠近用仪器检测一下是否有中子逸出,就是自然而然的举动了。

毕竟,小偷最在意别人是不是也是小偷。

五、关于美国登月的真假问题

实际上,行文至此,我们完全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给美国登月的真假问题下结论了。

第一,美国人放弃建立月球核基地,但却没有放弃在太空中部署核武器这个最高的战略目标,这本身就意味着美国人最后承认自己没有能力登上月球。

按照美苏冷战时期的竞争逻辑来看,保留第二波、第三波乃至第四波核反击能力,是抑制对方核战争冲动的最好手段,因此,在冷战最激烈的时期,美国战略空军总有一架以上携带核导弹的轰炸机在天上飞行值班,总有一艘以上的核潜艇在海底进行战备巡逻。但是,不管轰炸机还是核潜艇,都在地球上,都不是最可靠的核武库,而在月球上建立核基地,这在战略价值上属于最高层面的标准,所以,美苏当年才会倾全国之力来进行登月竞赛。

美国当年登月的战略目的就是要在月球上建立核基地,取得对他国的绝对优势地位,可登月辉煌“成功”之后,却又完全放弃了这个战略,对月球再无兴趣,这本身就无法解释。之后,美国退而求其次,发展航天飞机,目的也是要在太空轨道上部署核武器。而航天飞机项目失败后,美国人再退求其次,又研制了“空天飞机”X-37b,仍然没放弃半小时之内在太空中发动“核偷袭”的战略目标。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美国人始终坚持在太空中部署核武器来确定自己的优势地位,这个战略思想一以贯之,几十年来始终没有改变,而当初在完全“成功”登月的前提下,主动放弃了月球,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美国人根本没有能力成功登上月球。

第二,到今天,美国人都还没有能力解决飞行器以第二宇宙速度重返大气层这个难题,所以在1969年就更是解决不了。

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知道,美国宇航员当初即使有能力登上月球,但却没有能力从月球上安全回来,尤其是没有能力穿过地球的大气层,所以,美国人才在一系列失败之后,不得已放弃了月球,而把目标集中到了核基地的替代物——航天飞机上,之后,又把目标寄托到了航天飞机的替代物——X-37b上。

第三,中国在登月方面不断取得扎扎实实在的进步,美国不急吗?

用美国智囊的话来说,当今中国对美国的威胁已经超过了“苏联和日本的总和”,而美国鹰派人物中,对用核打击来解决伊朗、俄罗斯甚至包括中国的声音也越来越强,因此可以说,今天中国受到核战争的威胁越来越大——当然,中国也听懂了美国人的威胁,才会有最近一两年的“家底大展示”,比如:“激情四射”,093、094核潜艇和“巨浪二号”实现战略值班,高超音速飞行器3次成功试射,激光打击弹道导弹破坏效应物展示,等等。核战争的威胁是对等的,美国同样感受到了中国的威胁,而且,中国航天一步一个脚印,在登月的行动中不断取得进展,中国人在2020年前后登月的步伐不可阻挡,那么,美国反倒不着急吗?既然NASA有如此现成的登月技术,赶紧拿出来用就行了吧?美国人还在等什么呢?

所以,这也从反面证明了美国实际上并没有登月的能力。

第四,到今天,全世界有五个国家和地区(中国、美国、俄罗斯、欧洲、日本)具备了绕月飞行的能力,也具备了对“阿波罗飞船”进行高像素拍照的能力,但是,却没有一个国家提供了清晰的不可辩驳的照片来提供美国人登月的证据,甚至,就是美国人自己,明明已经具有对火星进行0.91米分辨率拍摄彩照的能力,却在提供 “阿波罗飞船”在月球上的证明时,只愿拿出低像素拍摄的模糊黑白照片,在这个分辨率下,你其实什么都看不出来。

反过来想,这五个个国家和地区都对美国人是否登月这个讨论表示沉默的时候,是不是反过来证明了这些国家决策部门的最高级领导人其实都心知肚明,暗自发笑,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揭穿美国人骗术的时候,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公开把事情真相说出来。而这,反过来也是对美国人的一种战略迷惑。

等到条件合适的时候,也就是美国的高科技神话虚弱到即将瘫软倒地的时候,一定会有人突然跳出来,向美国的裤裆里狠狠地发动“致命一击”。

如今,别的国家在登月上每进步一点,外界对美国登月的怀疑就会越多一点。实际上,对美国登月真相的怀疑,已经像一场大火越燃越宽,美国越想扑灭这场大火,就感觉到越来越难。美国很可能自己都意识到了,自己就像那个一丝不挂的皇帝走在大街上,就等着最后那个小孩来说破秘密罢了。与其到最后让别人说破,把局面弄得不可收拾,还不如选个合适的时候自己说破真相,把作假的原因解释成“为了赢得对邪恶帝国冷战的胜利而采取的战略欺骗”,也许还能得到相当一部分国民的理解和支持。

所以,在中国正式登月之前的这几年内,美国有可能会在哪一天突然宣布一件科技重大成就的同时,顺便宣布登月的真相,这样即使对全世界人民的心理造成的冲击,但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美国科技神话破灭”的灾难严重性。

这几年,美国国内怀疑登月真相的声音越来越多,难说就是美国内部有人故意在释放材料,让全世界的人慢慢了解真相,逐渐适应真相,到最后,即使美国政府不得已宣布真相,也不至于让全世界对美国的国家信用完全失去信任。

这可能是让“登月真相”缓着陆的最好方式。

      打赏
      收藏文本
      37
      0
      2014/11/8 11:51:26

      热门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7357380
      • 工分:40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以下是部分网友的回帖:

      @ilpleut:

      关于阿波罗造假,目前的一大疑点是美国从未做过无人探月返回的实验就直接送人上去,这很不合理。

      你说打水漂技术是先阶段可用的唯一返回方案而美帝并未掌握,如成立,是第二个大疑点。

      其他什么橡胶轮胎、椅子靠背、月球车结构简陋等似乎可疑,但美帝也很容易拿出理由来辩护。

      有没有发现,美国大肆宣扬登月如何如何成功,对如何返回地球却一笔带过,语焉不详,给别人造成了一个“能上去,当然能下来”的印象,所以,不是搞航天专业的人,一般不会去探究美国宇航员下来的具体方式。

      本人十年前就怀疑美国登月是骗局,但只能怀疑,而这一次,几乎就可以肯定:美国登月造假的可能性高达90%,因为除了用“打水漂”来降低以第二宇宙速度返回时形成的高速度从而给飞行器降温的方法之外,我们找不到美......

      @太上彧人

      美国登月返回地球用的不是中俄的返回舱,而是比较大比较笨拙的指挥舱。他的指挥舱返回地球可以打开降落伞,本身面向地球的面积也很大,起到减速作用。指挥舱很大很厚,可以有效隔绝高热,当然成本太高,技术上不如中国的打水漂。美国的载人登月本就是一场不计成本的政治秀,没有实际意义,既不足以在月表建立基地,又不够从月球采集氦3的经济效益,他的登月与中国有本质不同。

      1、“阿波罗11号”的指令舱只能在穿越大气层之后才能开伞,否则,降落伞只会变成一股青烟;

      2、指令舱底面只是一个平板,而不是一个钝性物体,如果朝向地球,那么,在指令舱外部前方几十厘米的地方就无法形成一个激波,也就无法躲避几千度的高温,而在当时条件下,还没有能承受这个问题的材料出现;

      3、退一步说,即使美国当时有外界无法知道的高科技材料能顶得住高温,那么,他就应该把这个材料用在航天飞机上,而避免让这种飞行器为躲避高温而采用了极其复杂的飞控设计,亦即是说,不应该出现“哥伦比亚号”这样的惨剧。而事实证明,美国并没有这种天顶星技术的耐高温材料。

      因此,你说的这种情况并不存在。

      @太上彧人:

      美国阿波罗式的返回成本就很高,航天飞机的返回成本降低了,但是发射成本却大幅增加了,但是却没有通过登月对中、苏造成实际打击,也没有挖回来一公斤资源,这是他不可持续性的原因。

      美国和苏联竞争登月,目的不是为了去月球挖掘资源,而是为了去月球部署核武器,所以,在这个战略目标的前提下,不存在所谓的成本问题,只要能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的同时还可以威胁对方,花多少钱都值得,别说财大气粗的美国,当年中国为了搞出原子弹,当裤子都可以。

      美国说自己登月了,之后却再也不去月球,但在太空部署核武器这个目标始终没有改变,因此,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

      这就好像,你说你搞定了舒淇,跟她上了五次床,而且你一直还特别喜欢她,她也始终在床上等着你,可你却再也不去她家,那别人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你丫本来就是太监,哪里还有神马jj呢?

      @特别郁闷:

      核弹怎么穿过大气层?

      核弹再入大气层,与载人登月飞行器重返大气层是两回事。

      第一,核弹再入大气层速度为第一宇宙速度左右,约20个马赫,目前人类在这个速度条件下,拥有解决这个难题的抗烧蚀技术;

      第二,从月球回来的飞行器重返大气层时,速度为第二宇宙速度左右,比如这次嫦娥五号的T1,速度约为33马赫,在穿越大气层时形成的温度要比核弹再入时的温度高得多,而目前人类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也就是说,目前公开资料里,还没有扛得住5000度高温的耐热材料。

      @xucheng8991:

      第二,到今天,美国人都还没有能力解决飞行器以第二宇宙速度重返大气层这个难题,所以在1969年就更是解决不了。

      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知道,美国宇航员当初即使有能力登上月球,但却没有能力从月球上安全回来,尤其是没有能力穿过地球的大气层,所以,美国人才在一系列失败之后,不得已放弃了月球,而把目标集中到了核基地的替代物——航天飞机上,之后,又把目标寄托到了航天飞机......

      人类如果不能移民其他星球,那人类的存在就只是一个倒计时。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霍金说的,本人深深为之感动。

      美国宇航员有人登上月球,之后却无法返回,要么死在了月球上,要么在大气层中化为了灰烬,这是很有可能的。

      探索宇宙本来是一件意义伟大的壮举,那些为探索宇宙付出生命的科学家、工程师、宇航员,不管他是美国人、还是苏联人、或是其他国家的人,都是人类的英雄。但是,我们最憎恨那些打着为人类探索未来的幌子、却时时刻刻想控制全人类的虚伪邪恶的骗子,所以,这才是很多人孜孜不倦来揭穿登月骗局的最大动力。

      @rocky是头猪:

      是不是说 探月飞船无法减速穿越大气层同理即使在月球部署核弹 一样无法穿越大气层.

      应该是这样的——除非采用“打水漂”的技术。

      当时,美苏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来发现无法克服这个困难之后便放弃了在月球部署核武器。

      其实,不仅美国人作假,苏联人也做了假,比如苏联登陆月球的无人飞船同样也无法穿越大气层(苏联的打水漂试验是失败了的)。

      由此,我们终于可以理解了,中国“打水漂”技术的成功,把中国的航天事业推到了什么样的高度上。

      偷个懒,引用一段晨枫的文章:

      1951年,美国NACA(NASA的前身)物理学家亨利·艾伦在研究中发现,高速的航天器前端对空气产生强烈压缩,在前方大气中形成一个伞状的激波锥,激波前沿的空气密度急剧升高,实际上像一堵坚硬但移动的墙一样,航天器则在墙后的尾流中前行。由于和前方静态空气直接接触的是激波锥而不是航天器本身,气动加热主要由激波前沿和前方的静态空气之间的压缩和摩擦产生,热量也主要沿密度极高的激波锋面内部传导和耗散。如果航天器表面和激波锋面保持一定的距离,激波锋面和航天器表面之间的边界层实际上形成保护层,航天器本身承受的热负荷就要小很多。因此,亨利·艾伦提出,航天器的头部应该是钝形,在艏部推出一个宽大和强烈的激波,并使波锋面远离航天器本体,就像平头的驳船船首推开的波浪一样,形成有效的热保护。

      所以,我们今后要对高超音速飞行器的外形必须有一个起码的认识,那些把“乘波体”、“驭波体”之类画成个头部尖尖的三角锥的,一定是个外行。

      我们来看美国的航天飞机

      实际数据表明,美国航天飞机再入段初期,圆钝的头锥前方几米外激波前沿的温度可达摄氏5300度,但由于激波锥隔热功能的保护作用,航天飞机表面“仅仅”感受到1260度左右。

      这里要明确几个问题:

      1、注意,这里不是华氏5000度,而是摄氏5300度。

      2、航天飞机再入大气层后,为了避免形成超过自己所能承受的高温,就必须要需要降低飞行速度,所以,不断采取极其复杂的飞行姿态,比如:横向滚转至90度,用主动丧失升力来降低高度,用增加迎角来降低速度。但横滚有自然的转弯倾向,所以航天飞机要时不时反向横滚一下,用S形航迹来保持基准航向。

      航天飞机可以自由改变飞行姿态,但都很难把温度降下来,一有纰漏,就机毁人亡。而“阿波罗11号”返回大气层时,尽管可能还有调整姿态的一点能力(指令舱有十台发动机),但由于着陆器的外形根本不构成“钝形”,在大气层中无法推出一个宽大和强烈的激波,并使波锋面远离着陆器,所以,“阿波罗11号”着陆器经过大气层时,不管如何改变角度,其所经受的温度都不会低于5000摄氏度。

      3、我们对比嫦娥五号T1和“阿波罗11号”着陆器的外形和烧蚀痕迹,就完全可以看出,哪个是真家伙,哪个是假玩意。

      @N580025:

      航天飞机使用的是隔热瓦,哥伦比亚号是超期服役,隔热瓦脱落造成的,这是美国人经费不足,又把卫星发射任务都押宝在航天飞机这个单一平台的策略造成的。并非该项技术有什么问题。

      正因为没办法在飞行器机体上直接使用降温材料,所以,美国才会在航天飞机上采用隔热瓦技术来保护机体。隔热瓦与航天飞机机体之间保持了一定距离,以防止高温从隔热瓦传导到机体上。而“阿波罗11号”的指令舱返回器没有使用隔热瓦,只可能使用在返回器表面直接使用隔热材料,至于1969年时美国人使用的神马技术,那应该完全取决于上帝的旨意了。

      说明一,“哥伦比亚号”失事,原因不是在于隔热瓦脱落,而是在“哥伦比亚号”起飞时,保护燃料箱的泡沫层有三块泡沫块落下来击穿了航天飞机左翼前缘的名为“增强碳碳”(即增强碳-碳隔热板)的材料。当航天飞机返回时,经过大气层,产生剧烈摩擦使温度高达摄氏1400度的空气在冲入左机翼后融化了内部结构,致使机翼和机体融化,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说明二,航天器以第二宇宙速度重返大气层时的隔热技术,对中美俄这些航天大国来说,到今天都是难以解决的技术难题,正因为此,中国才被逼使用“太空水漂”技术来对飞行器进行减速降温。

      说明三,美国航天飞机采用隔热瓦,也不能完全解决高温问题。我们前面讲过,航天飞机进入大气层时的温度是24马赫,略高于第一宇宙速度,都不敢任凭飞机在稠密大气层中滑翔穿行,都只有采取很多极其危险的动作来减速降温,比如:“横向滚转至90度,用主动丧失升力来降低高度,用增加迎角来降低速度。但横滚有自然的转弯倾向,所以航天飞机要时不时反向横滚一下,用S形航迹来保持基准航向。”如果不是这样,任由航天飞机信马由缰穿过大气层,飞机照样要被烧毁.

      所以,认为隔热技术没什么问题的观点是错误的。

      太空水漂“0.2度”的入射角有什么玄妙?

      这次,中国嫦娥五号先锋官T1吸引了世界范围内的目光,中国官方多次有意无意地说到了一个数据,那就是:飞行器进入“水漂通道”的角度非常狭窄,只有“0.2度”。

      很多人都没有去注意这个“0.2度”,其实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数据,它绝不应该被关注航天事业的人所忽视。

      那么,“0.2度”有什么关键的呢?我们就这个话题来说道说道。

      T1以33个马赫的速度从迫近大气层,如果没有进入“0.2度”的水漂通道,可能会有两个结果:

      第一,T1如果处在“0.2度”的向上方向进入大气层,那么,T1凭借本身具有的极高速度,在弹起回到大气层以后,就不会再环绕地球飞行(地球引力拉不住它),T1只会离开地球的引力场一去不回头,在经过长期的太空漂流之后,被太阳引力场捕获,成为一颗环绕太阳飞行的人造太阳卫星,最终结果就是坠入太阳上聚变反应的烈焰之中;

      第二,T1如果在“0.2度”的向下方向进入大气层,由于失去了再度弹起的可能,所以,只会继续进入稠密大气层,由于抵抗不了高温高压而最后烧毁解体。

      那么,T1是不是进入了“0.2度”的入射角,就完全成功了吗?

      这个也不见得。T1进入“0.2度”的入射角,又会面临两种情况:

      1,没有能弹起再入大气层,也就是没有减速成功,其结果便是T1因温度过高而烧毁;

      2,T1弹起再入大气层,但是弹起角度过大,速度没有降到第一宇宙速度,结果还是失败,T1脱离地球引力,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太空流浪者。

      所以,即使是T1进入了“0.2度”的入射角,如果各方面控制没有达到精确完美的程度,比如说,调控姿态的多个发动机有一个喷射燃料小于或大于规定剂量,或者测温传感器传送温度不准确导致主发动机点火时间过早或过晚,或者原子钟记时误差过大,或者飞行器的气动外形加工工艺有偏差,或者前期对100-120公里之间的大气分子密度计算不准确,或者地面测控人员注入指令没有被飞船接收到,等等等等,这个诸多因素中只要有一个因素出现问题,结果都是失败。

      明白了以上这些知识,我们再来推测“阿波罗11号”指令舱中的返回舱重返大气层的轨迹,这个返回舱是用哪一种角度进入大气层中的呢?

      其一,在“0.2度”的向上方向?

      不可能,“阿波罗11号”返回舱的底部比T1底部要大得多,所受到的空气阻力也要大得多,所以,如果返回舱进入角度在“0.2度”的向上方向,早就弹出大气层,至今还在太空中漂游。

      其二,在“0.2度”的向下方向?

      不可能,以“阿波罗11号”返回舱的体积来看,他所受到的温度更应该大于T1,而且更容易解体,T1表面的耐热材料性能要远远优于“阿波罗11号”返回舱,今天T1都承受不了温度,1969年的“阿波罗11号”返回舱就更承受不了。所以,它的入射角处于“0.2度”的向下方向也不可能。

      其三,假设1969年时,美国人得到了那18位外星人的帮助,掌握了“打水漂”的技术而不为外界所知,“阿波罗11号”返回舱的入射角处在了“0.2度”之内,而且也是“打水漂”的方式成功回到了地面,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这种可能性也不存在。因为就算美国被上帝开了外挂,但是有一个问题他就绕不过去,那就是“阿波罗11号”返回舱的气动外形,其设计根本不符合激波锥的钝形要求,其主要烧蚀位置也不在返回器的曲面上,而其结构也不可能承受“打水漂”过程中的大过载。所以,就算美国人拿到了一个上帝给的作弊器,但也粗心大意,忘记了给返回器改变外形,因此,其结果还是免不了失败。

      换句话说,在“阿波罗11号”返回舱重回大气层的时候,上帝也帮不了阿姆斯特朗他们。

      大气层是地球的保护罩,一年365天,大气层每天都要接受多少次来自太空的各种天体的狂轰乱炸,正因为如此,我们地球文明才得以保存下来,发展至今。但是,我们很多人并不是很充分的认识到了大气层的强大功能,他们不屑于做一次从月球到地球的返回试验,以为上得了太空,理所当然就应该回得来,于是,他们就碰到了大气层的“铜墙铁壁”上。

      所以,只有深深理解了上面所说的那个“0.2度”,我们才会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如果说人类登月的难度指数是100的话,那么,从月球回到地球的难度指数将会是100乘以3,因此,人类真正的登月道路还漫长得很。

      幸运的是,我们中国人看到了希望。

      最后,说个笑话。

      有个网友在网上提了一个搞笑的话题,他问:要是中国宇航员登上月球,见着了嫦娥姐姐,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

      别人怎么说,本人不知道,但本人要是那个宇航员,一定会大叫起来:

      娘子,我就是后羿呀,你忘了我了?叫吴刚出来,我要用枪跟他决斗!

      呵呵,本人一贯不正经。

      2014/11/8 11:56:5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以百石之力射飘叶
      中国的飞船在飞回地球时,会捌弯会跳跃还会大玩飘移。美国的太空侦测系统一直死盯着中国的这艘飞船,但让美国顶尖的技术与顶尖的航天侦测人员泄气的事却出现了,美国的侦测系统至始至终无法完整的追踪,中国的这艘飞船的整个飞行过程。美国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太空侦测技术,居然只能零零星星的时间上又短得无法形容的在瞬间才能找到中国的飞船的事实,让美国人真的感到了一种坠入深渊的恐惧与极度不安的紧张。美国人在想中国的这种技术如果移植到中国的洲际战略导弹上,那美国现在的任何导弹防御系统不是完全失去了任何作用了吗?
      12楼 siraili
      33马赫的太空武器,美国用什么防御?NMD的?TMD的?还是NND?
      估计是aizadizadi

      2015/1/16 17:34:10
      左箭头-小图标

      曾经在1984年有一份《科技专刊》,(县团级单位才能订阅)详细介绍了关于阿波罗登月计划。当时拜读还觉得“伟大”,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长。本人一直坚定的认为,美国人在撒谎!其他不讲,仅凭当时的“光电图像技术”就根本不可能完成38万KM距离的电视图像传输!当时,U2飞机的图片,都需要回基地解析。何况实时视频图像?他搞“阿波罗”的时候,本人还是在课桌上“捅矿石”的学生!

      2014/12/27 22:26:34
      左箭头-小图标

      坚持看完,楼主好文采,好有说服了

      2014/11/22 19:56:42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03689
      • 工分:29
      左箭头-小图标

      1质疑人类最伟大的壮举,就得有专业的知识,不然自己在自己的能力内怀疑就会陷入死循环的!阿波罗11号的运载火箭土星5号能一次运送100多吨的物资上太空,能运送50吨的物资去月球

      而嫦娥t1的长征5号只能运送15多多吨,差了好几倍所以t1因为能力的限制只能打水漂着陆,而阿波罗因为在月球轨道上的指挥仓都可以几十吨的,当然带够了回城的燃料和减速的燃料了,阿波罗返回地球的时候是可以有足够的燃料反推减速的,而t1等于是陨星流星一样,只能靠固定的角度打水漂才可以有了燃料,让阿波罗的返回仓减速到第一宇宙速度就够了!

      从物理航天学上是毫无疑点的!都能够合理的解释的!

      唯一的疑问点就是宇航员在长期失重环境后返回地球后的人体状况,现代的基本都要做轮椅可是阿波罗的宇航员回来后精神都很好,体能也不错,这是生物学上的疑点

      回复:倚天立:嫦娥五号T1成功漂回带来的振奋和恍然大悟

      2014/11/11 18:29:45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03689
      • 工分: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质疑人类最伟大的壮举,就得有专业的知识,不然自己在自己的能力内怀疑就会陷入死循环的!阿波罗11号的运载火箭土星5号能一次运送100多吨的物资上太空,能运送50吨的物资去月球

      而嫦娥t1的长征5号只能运送15多多吨,差了好几倍所以t1因为能力的限制只能打水漂着陆,而阿波罗因为在月球轨道上的指挥仓都可以几十吨的,当然带够了回城的燃料和减速的燃料了,阿波罗返回地球的时候是可以有足够的燃料反推减速的,而t1等于是陨星流星一样,只能靠固定的角度打水漂才可以有了燃料,让阿波罗的返回仓减速到第一宇宙速度就够了!

      从物理航天学上是毫无疑点的!都能够合理的解释的!

      唯一的疑问点就是宇航员在长期失重环境后返回地球后的人体状况,现代的基本都要做轮椅可是阿波罗的宇航员回来后精神都很好,体能也不错,这是生物学上的疑点

      2014/11/11 18:29:1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345710
      • 工分:640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以百石之力射飘叶
      中国的飞船在飞回地球时,会捌弯会跳跃还会大玩飘移。美国的太空侦测系统一直死盯着中国的这艘飞船,但让美国顶尖的技术与顶尖的航天侦测人员泄气的事却出现了,美国的侦测系统至始至终无法完整的追踪,中国的这艘飞船的整个飞行过程。美国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太空侦测技术,居然只能零零星星的时间上又短得无法形容的在瞬间才能找到中国的飞船的事实,让美国人真的感到了一种坠入深渊的恐惧与极度不安的紧张。美国人在想中国的这种技术如果移植到中国的洲际战略导弹上,那美国现在的任何导弹防御系统不是完全失去了任何作用了吗?
      33马赫的太空武器,美国用什么防御?NMD的?TMD的?还是NND?

      2014/11/11 12:42:41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2038888
      • 工分:2279
      左箭头-小图标

      难得一见的好文!谢谢楼主!

      2014/11/11 6:51:55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606709
      • 工分:260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新疆骆驼
      我不是专家,只是个普通人,在这里弱弱地问句:以前上太空的人:比如加加林、杨利伟 、王赣骏是怎么回到地球上的,这之前似乎都没有说打水漂啊?
      普通得也过分了吧?文章都看不懂?

      2014/11/10 20:34:06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的飞船在飞回地球时,会捌弯会跳跃还会大玩飘移。美国的太空侦测系统一直死盯着中国的这艘飞船,但让美国顶尖的技术与顶尖的航天侦测人员泄气的事却出现了,美国的侦测系统至始至终无法完整的追踪,中国的这艘飞船的整个飞行过程。美国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太空侦测技术,居然只能零零星星的时间上又短得无法形容的在瞬间才能找到中国的飞船的事实,让美国人真的感到了一种坠入深渊的恐惧与极度不安的紧张。美国人在想中国的这种技术如果移植到中国的洲际战略导弹上,那美国现在的任何导弹防御系统不是完全失去了任何作用了吗?

      2014/11/10 18:48:13
      左箭头-小图标

      我不是专家,只是个普通人,在这里弱弱地问句:以前上太空的人:比如加加林、杨利伟 、王赣骏是怎么回到地球上的,这之前似乎都没有说打水漂啊?

      2014/11/10 18:26:43
      左箭头-小图标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阿波罗返回舱在返航的时候是有服务舱的,直到地球近地轨道后才扔掉服务舱单独用返回舱返回地球,所以阿波罗飞船是有足够的燃料用来减速制动的。

      2014/11/10 16:55:2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6606709
      • 工分:260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航母临时轻甲板
      楼主的推理过程,T1返回只有两种技术段:

      一、直接冲过大气层,完全靠烧蚀材料带走气动摩擦产生的热量,但该技术手段仅适用于7.9千米每秒的速度,不适用于速度更高的11千米每秒的速度;

      二、打“水漂”的返回方法,先进一段大气层,再跃出回真空,除了降低速度外,跃出段可以采用热辐射和烧蚀的方法散掉第一段的摩擦热量,待速度和表面温度降低后,再冲入大气层,采用一的方式返回。

      而阿波罗计划中的返回舱已证实,返回的速度也是11千米每秒左右,而又没有采用打“水漂”的返回方式,因此得出结论,阿波罗的返回舱没有实际飞行返回,计划是造假的。

      这里楼主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T1返回舱和阿波罗返回舱质量和体积大小差别很大,阿波罗返回舱体积和质量要大得多,T1不能采用的直接冲入大气层的返回方式,而阿波罗返回舱却可以。

      因为可以通过增加烧蚀材料的厚度和增加隔热材料的厚度的方式解决。

      这种技术解决方案,在T1返回舱是无法接受的,而在阿波罗返回舱却可以。

      很简单,对于形状、密度一样的物体,体积和与尺寸呈三次方关系,而表面积却呈二次方关系,截面积也呈二次方关系。

      举个例子吧,假设阿波罗返回舱和T1返回舱都是球体。

      (仅仅为方便,采用球体来举例说明,另外虽然迎风气动摩擦的表面积也才占一半,我们还是假设球体表面烧蚀材料的厚度都一致,也是方便说明嘛)。

      前者半径是后者半径的10倍,那么体积和质量则是后者的1000倍,需要制动的动能也是1000倍,表面积是100倍,当然迎风面的烧蚀材料表面积(占总表面积的一半)也是100倍,空气制动的截面积也是100倍。

      这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一、空气制动的过载(加速度),前者要比后者低,虽然这个过载一直是个变量,但不妨碍我们得出结论,前者空气制动过程时间要长于后者(最后都制动到可以开减速伞的速度),后者的单位质量热负荷更突出。

      二、由于烧蚀材料厚度相对球体半径比较小,我们可以简化成烧蚀材料的质量,是密度*表面积*厚度 (当然你用体积公式算那层壳也可以,为方便理解简化一下嘛),这层烧蚀材料占球体总的质量之比,在厚度一致前提下显然前者比例更低。

      换句话说,通过增加烧蚀材料的厚度的方式,在大的球体返回舱上是可以接受的,但在小的返回舱就很难接受,因为占的质量比例太大。

      虽然大返回舱需要制动的动能要大得多,但制动的时间更长,同时也能提供更厚的烧蚀材料来带走和隔离热量。

      说一下陨石,大家都容易理解了,小陨石在冲击大气层中全部烧蚀掉了,而大陨石在烧蚀掉一部分表面积后,还有剩余部分撞到地面。

      这个可以计算一下,什么样的材料,多大体积,多厚才行。大的陨石是因为它大,能剩下一块。所以不能说明问题,尽管道理是有的。
      如果这个厚度是阿波罗不可能有的。那么楼主说的就一定成立

      2014/11/10 12:51:31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的推理过程,T1返回只有两种技术段:

      一、直接冲过大气层,完全靠烧蚀材料带走气动摩擦产生的热量,但该技术手段仅适用于7.9千米每秒的速度,不适用于速度更高的11千米每秒的速度;

      二、打“水漂”的返回方法,先进一段大气层,再跃出回真空,除了降低速度外,跃出段可以采用热辐射和烧蚀的方法散掉第一段的摩擦热量,待速度和表面温度降低后,再冲入大气层,采用一的方式返回。

      而阿波罗计划中的返回舱已证实,返回的速度也是11千米每秒左右,而又没有采用打“水漂”的返回方式,因此得出结论,阿波罗的返回舱没有实际飞行返回,计划是造假的。

      这里楼主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T1返回舱和阿波罗返回舱质量和体积大小差别很大,阿波罗返回舱体积和质量要大得多,T1不能采用的直接冲入大气层的返回方式,而阿波罗返回舱却可以。

      因为可以通过增加烧蚀材料的厚度和增加隔热材料的厚度的方式解决。

      这种技术解决方案,在T1返回舱是无法接受的,而在阿波罗返回舱却可以。

      很简单,对于形状、密度一样的物体,体积和与尺寸呈三次方关系,而表面积却呈二次方关系,截面积也呈二次方关系。

      举个例子吧,假设阿波罗返回舱和T1返回舱都是球体。

      (仅仅为方便,采用球体来举例说明,另外虽然迎风气动摩擦的表面积也才占一半,我们还是假设球体表面烧蚀材料的厚度都一致,也是方便说明嘛)。

      前者半径是后者半径的10倍,那么体积和质量则是后者的1000倍,需要制动的动能也是1000倍,表面积是100倍,当然迎风面的烧蚀材料表面积(占总表面积的一半)也是100倍,空气制动的截面积也是100倍。

      这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一、空气制动的过载(加速度),前者要比后者低,虽然这个过载一直是个变量,但不妨碍我们得出结论,前者空气制动过程时间要长于后者(最后都制动到可以开减速伞的速度),后者的单位质量热负荷更突出。

      二、由于烧蚀材料厚度相对球体半径比较小,我们可以简化成烧蚀材料的质量,是密度*表面积*厚度 (当然你用体积公式算那层壳也可以,为方便理解简化一下嘛),这层烧蚀材料占球体总的质量之比,在厚度一致前提下显然前者比例更低。

      换句话说,通过增加烧蚀材料的厚度的方式,在大的球体返回舱上是可以接受的,但在小的返回舱就很难接受,因为占的质量比例太大。

      虽然大返回舱需要制动的动能要大得多,但制动的时间更长,同时也能提供更厚的烧蚀材料来带走和隔离热量。

      说一下陨石,大家都容易理解了,小陨石在冲击大气层中全部烧蚀掉了,而大陨石在烧蚀掉一部分表面积后,还有剩余部分撞到地面。

      2014/11/9 8:52:07
      左箭头-小图标

      分析的很透彻啊,我也是学航天的,不过早就还给老师了,呵呵

      2014/11/8 14:10:26
      左箭头-小图标

      好久没拜读倚天立的文章了

      2014/11/8 12:06:5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7357380
      • 工分:40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部分网友的回帖:

      @ilpleut:

      关于阿波罗造假,目前的一大疑点是美国从未做过无人探月返回的实验就直接送人上去,这很不合理。

      你说打水漂技术是先阶段可用的唯一返回方案而美帝并未掌握,如成立,是第二个大疑点。

      其他什么橡胶轮胎、椅子靠背、月球车结构简陋等似乎可疑,但美帝也很容易拿出理由来辩护。

      有没有发现,美国大肆宣扬登月如何如何成功,对如何返回地球却一笔带过,语焉不详,给别人造成了一个“能上去,当然能下来”的印象,所以,不是搞航天专业的人,一般不会去探究美国宇航员下来的具体方式。

      本人十年前就怀疑美国登月是骗局,但只能怀疑,而这一次,几乎就可以肯定:美国登月造假的可能性高达90%,因为除了用“打水漂”来降低以第二宇宙速度返回时形成的高速度从而给飞行器降温的方法之外,我们找不到美......

      @太上彧人

      美国登月返回地球用的不是中俄的返回舱,而是比较大比较笨拙的指挥舱。他的指挥舱返回地球可以打开降落伞,本身面向地球的面积也很大,起到减速作用。指挥舱很大很厚,可以有效隔绝高热,当然成本太高,技术上不如中国的打水漂。美国的载人登月本就是一场不计成本的政治秀,没有实际意义,既不足以在月表建立基地,又不够从月球采集氦3的经济效益,他的登月与中国有本质不同。

      1、“阿波罗11号”的指令舱只能在穿越大气层之后才能开伞,否则,降落伞只会变成一股青烟;

      2、指令舱底面只是一个平板,而不是一个钝性物体,如果朝向地球,那么,在指令舱外部前方几十厘米的地方就无法形成一个激波,也就无法躲避几千度的高温,而在当时条件下,还没有能承受这个问题的材料出现;

      3、退一步说,即使美国当时有外界无法知道的高科技材料能顶得住高温,那么,他就应该把这个材料用在航天飞机上,而避免让这种飞行器为躲避高温而采用了极其复杂的飞控设计,亦即是说,不应该出现“哥伦比亚号”这样的惨剧。而事实证明,美国并没有这种天顶星技术的耐高温材料。

      因此,你说的这种情况并不存在。

      @太上彧人:

      美国阿波罗式的返回成本就很高,航天飞机的返回成本降低了,但是发射成本却大幅增加了,但是却没有通过登月对中、苏造成实际打击,也没有挖回来一公斤资源,这是他不可持续性的原因。

      美国和苏联竞争登月,目的不是为了去月球挖掘资源,而是为了去月球部署核武器,所以,在这个战略目标的前提下,不存在所谓的成本问题,只要能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的同时还可以威胁对方,花多少钱都值得,别说财大气粗的美国,当年中国为了搞出原子弹,当裤子都可以。

      美国说自己登月了,之后却再也不去月球,但在太空部署核武器这个目标始终没有改变,因此,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

      这就好像,你说你搞定了舒淇,跟她上了五次床,而且你一直还特别喜欢她,她也始终在床上等着你,可你却再也不去她家,那别人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你丫本来就是太监,哪里还有神马jj呢?

      @特别郁闷:

      核弹怎么穿过大气层?

      核弹再入大气层,与载人登月飞行器重返大气层是两回事。

      第一,核弹再入大气层速度为第一宇宙速度左右,约20个马赫,目前人类在这个速度条件下,拥有解决这个难题的抗烧蚀技术;

      第二,从月球回来的飞行器重返大气层时,速度为第二宇宙速度左右,比如这次嫦娥五号的T1,速度约为33马赫,在穿越大气层时形成的温度要比核弹再入时的温度高得多,而目前人类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也就是说,目前公开资料里,还没有扛得住5000度高温的耐热材料。

      @xucheng8991:

      第二,到今天,美国人都还没有能力解决飞行器以第二宇宙速度重返大气层这个难题,所以在1969年就更是解决不了。

      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知道,美国宇航员当初即使有能力登上月球,但却没有能力从月球上安全回来,尤其是没有能力穿过地球的大气层,所以,美国人才在一系列失败之后,不得已放弃了月球,而把目标集中到了核基地的替代物——航天飞机上,之后,又把目标寄托到了航天飞机......

      人类如果不能移民其他星球,那人类的存在就只是一个倒计时。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霍金说的,本人深深为之感动。

      美国宇航员有人登上月球,之后却无法返回,要么死在了月球上,要么在大气层中化为了灰烬,这是很有可能的。

      探索宇宙本来是一件意义伟大的壮举,那些为探索宇宙付出生命的科学家、工程师、宇航员,不管他是美国人、还是苏联人、或是其他国家的人,都是人类的英雄。但是,我们最憎恨那些打着为人类探索未来的幌子、却时时刻刻想控制全人类的虚伪邪恶的骗子,所以,这才是很多人孜孜不倦来揭穿登月骗局的最大动力。

      @rocky是头猪:

      是不是说 探月飞船无法减速穿越大气层同理即使在月球部署核弹 一样无法穿越大气层.

      应该是这样的——除非采用“打水漂”的技术。

      当时,美苏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来发现无法克服这个困难之后便放弃了在月球部署核武器。

      其实,不仅美国人作假,苏联人也做了假,比如苏联登陆月球的无人飞船同样也无法穿越大气层(苏联的打水漂试验是失败了的)。

      由此,我们终于可以理解了,中国“打水漂”技术的成功,把中国的航天事业推到了什么样的高度上。

      偷个懒,引用一段晨枫的文章:

      1951年,美国NACA(NASA的前身)物理学家亨利·艾伦在研究中发现,高速的航天器前端对空气产生强烈压缩,在前方大气中形成一个伞状的激波锥,激波前沿的空气密度急剧升高,实际上像一堵坚硬但移动的墙一样,航天器则在墙后的尾流中前行。由于和前方静态空气直接接触的是激波锥而不是航天器本身,气动加热主要由激波前沿和前方的静态空气之间的压缩和摩擦产生,热量也主要沿密度极高的激波锋面内部传导和耗散。如果航天器表面和激波锋面保持一定的距离,激波锋面和航天器表面之间的边界层实际上形成保护层,航天器本身承受的热负荷就要小很多。因此,亨利·艾伦提出,航天器的头部应该是钝形,在艏部推出一个宽大和强烈的激波,并使波锋面远离航天器本体,就像平头的驳船船首推开的波浪一样,形成有效的热保护。

      所以,我们今后要对高超音速飞行器的外形必须有一个起码的认识,那些把“乘波体”、“驭波体”之类画成个头部尖尖的三角锥的,一定是个外行。

      我们来看美国的航天飞机

      实际数据表明,美国航天飞机再入段初期,圆钝的头锥前方几米外激波前沿的温度可达摄氏5300度,但由于激波锥隔热功能的保护作用,航天飞机表面“仅仅”感受到1260度左右。

      这里要明确几个问题:

      1、注意,这里不是华氏5000度,而是摄氏5300度。

      2、航天飞机再入大气层后,为了避免形成超过自己所能承受的高温,就必须要需要降低飞行速度,所以,不断采取极其复杂的飞行姿态,比如:横向滚转至90度,用主动丧失升力来降低高度,用增加迎角来降低速度。但横滚有自然的转弯倾向,所以航天飞机要时不时反向横滚一下,用S形航迹来保持基准航向。

      航天飞机可以自由改变飞行姿态,但都很难把温度降下来,一有纰漏,就机毁人亡。而“阿波罗11号”返回大气层时,尽管可能还有调整姿态的一点能力(指令舱有十台发动机),但由于着陆器的外形根本不构成“钝形”,在大气层中无法推出一个宽大和强烈的激波,并使波锋面远离着陆器,所以,“阿波罗11号”着陆器经过大气层时,不管如何改变角度,其所经受的温度都不会低于5000摄氏度。

      3、我们对比嫦娥五号T1和“阿波罗11号”着陆器的外形和烧蚀痕迹,就完全可以看出,哪个是真家伙,哪个是假玩意。

      @N580025:

      航天飞机使用的是隔热瓦,哥伦比亚号是超期服役,隔热瓦脱落造成的,这是美国人经费不足,又把卫星发射任务都押宝在航天飞机这个单一平台的策略造成的。并非该项技术有什么问题。

      正因为没办法在飞行器机体上直接使用降温材料,所以,美国才会在航天飞机上采用隔热瓦技术来保护机体。隔热瓦与航天飞机机体之间保持了一定距离,以防止高温从隔热瓦传导到机体上。而“阿波罗11号”的指令舱返回器没有使用隔热瓦,只可能使用在返回器表面直接使用隔热材料,至于1969年时美国人使用的神马技术,那应该完全取决于上帝的旨意了。

      说明一,“哥伦比亚号”失事,原因不是在于隔热瓦脱落,而是在“哥伦比亚号”起飞时,保护燃料箱的泡沫层有三块泡沫块落下来击穿了航天飞机左翼前缘的名为“增强碳碳”(即增强碳-碳隔热板)的材料。当航天飞机返回时,经过大气层,产生剧烈摩擦使温度高达摄氏1400度的空气在冲入左机翼后融化了内部结构,致使机翼和机体融化,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说明二,航天器以第二宇宙速度重返大气层时的隔热技术,对中美俄这些航天大国来说,到今天都是难以解决的技术难题,正因为此,中国才被逼使用“太空水漂”技术来对飞行器进行减速降温。

      说明三,美国航天飞机采用隔热瓦,也不能完全解决高温问题。我们前面讲过,航天飞机进入大气层时的温度是24马赫,略高于第一宇宙速度,都不敢任凭飞机在稠密大气层中滑翔穿行,都只有采取很多极其危险的动作来减速降温,比如:“横向滚转至90度,用主动丧失升力来降低高度,用增加迎角来降低速度。但横滚有自然的转弯倾向,所以航天飞机要时不时反向横滚一下,用S形航迹来保持基准航向。”如果不是这样,任由航天飞机信马由缰穿过大气层,飞机照样要被烧毁.

      所以,认为隔热技术没什么问题的观点是错误的。

      太空水漂“0.2度”的入射角有什么玄妙?

      这次,中国嫦娥五号先锋官T1吸引了世界范围内的目光,中国官方多次有意无意地说到了一个数据,那就是:飞行器进入“水漂通道”的角度非常狭窄,只有“0.2度”。

      很多人都没有去注意这个“0.2度”,其实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数据,它绝不应该被关注航天事业的人所忽视。

      那么,“0.2度”有什么关键的呢?我们就这个话题来说道说道。

      T1以33个马赫的速度从迫近大气层,如果没有进入“0.2度”的水漂通道,可能会有两个结果:

      第一,T1如果处在“0.2度”的向上方向进入大气层,那么,T1凭借本身具有的极高速度,在弹起回到大气层以后,就不会再环绕地球飞行(地球引力拉不住它),T1只会离开地球的引力场一去不回头,在经过长期的太空漂流之后,被太阳引力场捕获,成为一颗环绕太阳飞行的人造太阳卫星,最终结果就是坠入太阳上聚变反应的烈焰之中;

      第二,T1如果在“0.2度”的向下方向进入大气层,由于失去了再度弹起的可能,所以,只会继续进入稠密大气层,由于抵抗不了高温高压而最后烧毁解体。

      那么,T1是不是进入了“0.2度”的入射角,就完全成功了吗?

      这个也不见得。T1进入“0.2度”的入射角,又会面临两种情况:

      1,没有能弹起再入大气层,也就是没有减速成功,其结果便是T1因温度过高而烧毁;

      2,T1弹起再入大气层,但是弹起角度过大,速度没有降到第一宇宙速度,结果还是失败,T1脱离地球引力,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太空流浪者。

      所以,即使是T1进入了“0.2度”的入射角,如果各方面控制没有达到精确完美的程度,比如说,调控姿态的多个发动机有一个喷射燃料小于或大于规定剂量,或者测温传感器传送温度不准确导致主发动机点火时间过早或过晚,或者原子钟记时误差过大,或者飞行器的气动外形加工工艺有偏差,或者前期对100-120公里之间的大气分子密度计算不准确,或者地面测控人员注入指令没有被飞船接收到,等等等等,这个诸多因素中只要有一个因素出现问题,结果都是失败。

      明白了以上这些知识,我们再来推测“阿波罗11号”指令舱中的返回舱重返大气层的轨迹,这个返回舱是用哪一种角度进入大气层中的呢?

      其一,在“0.2度”的向上方向?

      不可能,“阿波罗11号”返回舱的底部比T1底部要大得多,所受到的空气阻力也要大得多,所以,如果返回舱进入角度在“0.2度”的向上方向,早就弹出大气层,至今还在太空中漂游。

      其二,在“0.2度”的向下方向?

      不可能,以“阿波罗11号”返回舱的体积来看,他所受到的温度更应该大于T1,而且更容易解体,T1表面的耐热材料性能要远远优于“阿波罗11号”返回舱,今天T1都承受不了温度,1969年的“阿波罗11号”返回舱就更承受不了。所以,它的入射角处于“0.2度”的向下方向也不可能。

      其三,假设1969年时,美国人得到了那18位外星人的帮助,掌握了“打水漂”的技术而不为外界所知,“阿波罗11号”返回舱的入射角处在了“0.2度”之内,而且也是“打水漂”的方式成功回到了地面,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这种可能性也不存在。因为就算美国被上帝开了外挂,但是有一个问题他就绕不过去,那就是“阿波罗11号”返回舱的气动外形,其设计根本不符合激波锥的钝形要求,其主要烧蚀位置也不在返回器的曲面上,而其结构也不可能承受“打水漂”过程中的大过载。所以,就算美国人拿到了一个上帝给的作弊器,但也粗心大意,忘记了给返回器改变外形,因此,其结果还是免不了失败。

      换句话说,在“阿波罗11号”返回舱重回大气层的时候,上帝也帮不了阿姆斯特朗他们。

      大气层是地球的保护罩,一年365天,大气层每天都要接受多少次来自太空的各种天体的狂轰乱炸,正因为如此,我们地球文明才得以保存下来,发展至今。但是,我们很多人并不是很充分的认识到了大气层的强大功能,他们不屑于做一次从月球到地球的返回试验,以为上得了太空,理所当然就应该回得来,于是,他们就碰到了大气层的“铜墙铁壁”上。

      所以,只有深深理解了上面所说的那个“0.2度”,我们才会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如果说人类登月的难度指数是100的话,那么,从月球回到地球的难度指数将会是100乘以3,因此,人类真正的登月道路还漫长得很。

      幸运的是,我们中国人看到了希望。

      最后,说个笑话。

      有个网友在网上提了一个搞笑的话题,他问:要是中国宇航员登上月球,见着了嫦娥姐姐,第一句话应该怎么说?

      别人怎么说,本人不知道,但本人要是那个宇航员,一定会大叫起来:

      娘子,我就是后羿呀,你忘了我了?叫吴刚出来,我要用枪跟他决斗!

      呵呵,本人一贯不正经。

      2014/11/8 11:56:5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7条记录] 分页:

      1
       对倚天立:嫦娥五号T1成功漂回带来的振奋和恍然大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