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日已经达成四点共识。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中日之间首次正式地、文字性地使用了“钓鱼岛”几个字。

昨天,APEC会议召开了部长级会议、高峰论坛等一系列会议,但舆论最为关注的仍是中日关系的重大进展——昨天,国务委员杨洁篪与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就改善中日关系达成四点原则共识。

同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将为两国领导人在APEC期间接触营造必要的环境。

中日关系

达成四点共识提出钓鱼岛存不同主张

昨天,国务委员杨洁篪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

杨洁篪指出,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中日关系,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方一贯主张在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发展中日关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日关系持续面临严重困难局面,近几个月来,双方通过外交渠道就克服中日关系政治障碍进行了多轮磋商,中方重申了严正立场,要求日方正视和妥善处理历史、钓鱼岛等重大敏感问题,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改善发展。

谷内表示,日方高度重视日中战略互惠关系,愿意着眼大局,同中方通过对话磋商,增进共识和互信,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推进日中关系改善进程。

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以下四点

原则共识:

一、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

二、双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

三、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

四、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

杨洁篪强调,双方应切实按照上述共识精神维护中日关系政治基础,把握两国关系正确发展方向,及时妥善处理敏感问题,以实际行动构建中日政治互信,推动两国关系逐步走上良性发展轨道。

谷内表示,上述四点原则共识非常重要,日方愿意同中方相向而行。

希望相向而行为领导人接触营造环境

昨天,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日媒称中日双方就两国领导人在北京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会晤达成一致回答了记者提问。

有记者问,有日本媒体报道称,中日双方就两国领导人在北京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会晤达成一致。请中方予以证实。

秦刚说,在中日领导人接触问题上,中方态度很明确。我们希望日方继续与中方相向而行,以实际行动为改善两国关系作出努力,为两国领导人接触营造必要的环境。

■解读

中日为改善关系迈出可贵一步

分析人士认为,中日达成的四点原则共识是中日双方为改善关系迈出的可贵一步,为中日关系的未来发展打下了政治基础,但关键在于日方要言而有信,切实履行承诺,真正做到与中方相向而行。

1·创造条件改善关系

四点基本共识中提及的中日四个政治文件,是指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98年的《中日联合宣言》和2008年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

近两年来,日方违背上述声明,制造了“购岛”闹剧、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等一系列单方面行为,对中日关系造成严重损害。

“一段时间以来,中日关系每次出现问题都是因为日本在历史问题和领土争端这两个问题上的错误做法。因此,这四点原则共识的达成对中日关系的发展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说。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曲星表示,这四点原则共识概括了中日关系的基础、历史、现实和未来,对于未来中日关系的发展是一个重要政治基础。

曲星称,四点原则共识之间也有内在的逻辑联系,“前三点都做好了,才能实现下一步对话的重启。如果中日双方能严格遵守这四点原则共识,双边关系就有望向好的方向发展”。

2· 利于管控地区矛盾

中日互为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但去年,中日在投资和贸易领域却出现了“双降”现象,政治关系恶化给经贸关系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容小觑。“中日关系无论是共同利益还是结构性矛盾都在同步增加,但是中日之间的相互需求度没有下降。中日两国处于同一个生态环境系统中,这样的先天环境决定了彼此很难相互切割。”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杨伯江说。

曲星表示,安倍政府在认识侵略历史、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的错误做法不仅让日本与周边国家关系受到很大损害,对日本的国际形象也造成很大损失。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不仅中国、韩国表示反对,俄罗斯、欧盟、新加坡等也纷纷表达了担忧。作为日本的首要盟友,美国对安倍的参拜行为也罕见地公开表示“失望”。

分析人士认为,中日四点原则共识的达成,将有利于亚太地区矛盾的管控,符合域内外国家的利益。“当前,中国经济对美国的重要性在增加,美国无法在中日之间断然支持其中一方。如果中日关系能克服困难继续前行,将减轻美国对中日之间爆发冲突的忧虑。”曲星说。

3 ·改善不会一蹴而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四点原则共识也只是中日双方改善关系的第一步,不可能一蹴而就。”杨伯江说。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听其言,更要观其行,现在中日关系的困境完全是日方造成的,要改善中日关系,需要日方展示诚意,采取行动,与中方相向而行。

高洪认为,四点原则共识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将中日双方在钓鱼岛等领土问题上的争议明确地见诸文字,这是对客观现实的承认。曲星也表示,此次四点共识第一次在中日之间正式地、文字性地使用了“钓鱼岛”几个字,而且确认彼此存在不同的主张,实际上间接承认了钓鱼岛是存在争议的。

杨伯江表示,目前中日之间彻底解决领土主权争端问题的条件并不具备,最现实、最具建设性的做法就是有效管控。希望两国能建立切实有效的危机管控机制,对地区和平稳定和两国关系的未来承担起责任。

“要看到中日关系改善前景的艰巨性、复杂性,相信前途是光明的,但道路肯定是曲折的。”杨伯江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