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体能训练有各种形式,如两人一组,一个驮着另一个做蹲下起立,门框上架一根铁锨把做引体向上,倒立靠墙做倒立屈臂撑,在床上仰卧起坐、端腹。反正个个都要了老命。教导队一圈1000多米,鸭子步来一圈。教导队在我们连对角位置是四连,他们连有女兵。白天跑步经过她们门口,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拐弯个个又恢复了死狗模样。单杠做不动?好,挂在上面两个钟头吧,这个滋味也不好受,反正只要是体能训练就没有好受的。

白天训练,晚饭后上室内课。每人一个板凳,宽10公分,长20公分,最可恶高也10公分,坐上那个难受啊,还要保持姿态,这绝对是诚心的。累了一天,坐那里听课,你能不困?可是困死也不敢睡,班长可都在后面看着呢,可千万不能给这帮“魔鬼”找到给你加餐的理由。你就看吧,一会这个战友身体猛一震,那个战友身体猛一震。都是差点迷糊过去惊醒的。

也就是那时背会了大量条例,了解了很多知识。这是那时学会了不少革命歌曲,掌握了部队一大特色——拉歌。“三排的,来一个!来一个,三排的”“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叫你唱你不唱,活像一个大姑娘!”“冬瓜皮、西瓜皮,不许耍赖皮”各位战友,勾起你们的回忆了吗?

也是那时知道了间谍。当时学的内容叫《间谍就在你身边》,教员讲了很多案例,其中有一个讲的是福建沿海的间谍特别猖狂,一个红牌学员从院校毕业分到沿海部队,最多半年时间,你的个人情况就会被对岸掌握清楚。当时我还表示怀疑,身边哪里来的那么多间谍。后来,身边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那是我当兵第四年的时候,和我们团一个序列的另一个地区的团主官被发现是间谍,从上尉开始直到上校一直在倒卖军事机密。我团保卫科干事和他们团保卫科干事是同学,就问他:“在你们眼皮底下,就没有发现吗?”对方回答,平时看不出来,谁也没有往那方面想。可见,和我一样麻痹大意的人不少,过后周围几个单位的反间水平肯定提高了不少。

部队枪械管理严格,最常说的话就是“枪是战士第二生命,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枪支”,教员讲过我团一个事迹。有战士练习攀登,训练过程中,上面战士的枪背带开了,枪口向下砸向地面的石头。下面的战士双手还托着战友,来不及多想,用脸接住了枪,枪没有事,脸上缝了好几针,事后立功了。我不太理解,是不是枪管从2米高的地方砸到石头上会毁坏?但那种勇气让我佩服。

还有一件事,十班长是一营一连的,在他新兵时,一次训练丢失了排长的一把手枪。正好年底了,好么,老兵全部推迟复员。他连靠近海边,大冬天的,所有人手拉着手在海里摸枪,没有找到,只好上报军区。军区派来整连的纠察,个个人高马大,先把连里的刺毛兵挑出来审讯。有人召了,说在哪在哪,去找吧。汇报给领导,一大帮子人上山下海的去找,没有,回来接着审。又召了,说在哪在哪,又汇报领导去找,还没有,再审。到后来,纠察汇报给领导说又召了,领导直接说不用找,接着审。到后来全连战士、干部,甚至连主官都被审问了,都没有找到。最后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人,一个文文静静的新兵通信员交代了。他因为好奇,训练结束后偷偷拿排长的手枪藏在山上的旮旯里了,想拿回家炫耀。谁也没有审问他,最后自己承受不住压力,主动交代了。后来就上军事法庭了。

枪械管理中最严格的一条,枪口严禁无故对人(当然敌人除外)。违反规定也是有血淋淋的教训。以前有部队实弹射击回来后,一个战士没有发现枪里有颗遗留子弹,对着战友扣动了扳机。战友的一个手掌,两条大腿来了个对穿,这就是班长常常教育我们的“一枪六个洞”的事件,为了渲染,一个通腔的两头各算一个洞。

验枪时一定要把枪机拉到底,才能保证不会遗留弹丸。第五年时我们团参加一级团比武,在别的地区和另外两个团竞争。在一次射击过程中,刚刚卧倒准备射击,军区领导到了。指挥员下达了起立退弹验枪的口令,我正验枪呢,耳朵边一声枪响,吓了大家一跳。原来一个吊兵验枪不认真,枪机没有拉到位,上膛的实弹没有退出,枪口还低,就冲着正前方,要知道,鉴靶员还在那里站着呢。因为我素质优秀,被充实到他们连的,他们连的事有他们领导管,我不好多嘴,但当时我都有突突他的心。军区领导还在后面站着,他们连长只是狠狠、狠狠、狠狠的瞪了那吊兵一眼,没有说什么。估计过后有他小子受的,我多想给他们连长说一句,别给我留面子,打死算我的,当然也是玩笑。后来还是出事了,也是这次考核,另外的一个团射击时完毕时,也是验枪不彻底,也是枪口太低,直接把鉴靶员干翻了,不知人是死是活。反正他们团当天就全部撤回了,说是多少年也不让他们评一级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