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基辛格说: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谁就控制了人类;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

这句话说的何其之精辟。

粮食关乎生存,石油关乎生产和发展,货币发行权决定的是财富的分配。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对粮食的争夺远没有古代那样激烈,对石油的争夺真刀真枪的摆在那里我们看得到,并且也许随着新能源技术的突破,未来若干年后对石油的争夺远没有现在这么激烈,然而对铸币权的争夺,只要世界还没有统一成一个国家,就永远没有终止,并且藏匿于无形,不被我们所关注。

如果说涉及汇率、股市、不动产的资本大鱼吃小鱼的战争叫做金融战争,那么,真正的货币战争,其核心是对铸币权的争夺。那么,铸币权是怎么回事呢?

以物易物的方式不利于交易,所以有了货币,用做交易的媒介,但是货币是由谁发行呢?简单地说,拥有货币发行的权利就拥有铸币权。在中国,铸币权归国家所有,由中国人民银行来代为执行。任何国家都是如此,并且铸币权是绝对垄断,私印假币是严重犯罪的,因为侵犯了国家的铸币权。那么拥有铸币权有什么好处呢?

简单的说,拥有铸币权就可以收到铸币税。我也曾经去过印钞厂,严格的说,印钞厂也是企业,他的原料是纸张和油墨,设备是印钞机,产品是人民币,如果印刷100块钱人民币的成本是1块钱,那么99块钱就是利润,这个利润属于印钞厂吗?当然不是,可以理解为被政府以铸币税的形式征收走了,铸币税收入,是中央政府对于每一年国民生产增加值的一个隐形征税。如凯恩斯(Keynes)所说,“在别无他法时,一个政府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生存下去”(凯恩斯,1924年)。

应该说,全世界的中央政府都应该获得本国的基础货币发行的铸币税收入,然而国际贸易的出现却对这一情况带来了改变。

货币是实物交易的媒介,但是各国货币的交易也是需要媒介的,怎么办呢?一开始是金本位,用黄金来做媒介。后来美元变成了各国货币交易的媒介,成为了超级货币,或者说叫做“硬通货”或者叫做国际储备货币。从而美元享有了基于世界贸易的国际铸币税。假如向美元的财产持有者支付低于市场利率的利息,铸币税将被发行者和持有者瓜分。也就是说美联储和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机构瓜分了铸币税,而这个税收取于全世界,包括写帖子的我和看帖子的你,也许我们并不知道。美国的QE本质上是滥用自己的铸币权,疯狂征取铸币税的行为。换个说法就是,美国QE的越疯狂,我们小P民的日子越难过,即使我们生活在中国。

可见国际铸币权是种可以不劳而获的权利,也是世界各个实力国家的终极争夺对象。

然而,当今世界的铸币权并非美国一国专享,而是被几个主要的西方国家所瓜分。这是这个世界上国与国之间最大的不平等。世界上目前是一种以美元为绝对主导的货币储备体系。假如没有国际贸易,各国都自给自足,也不需要货币交易的媒介,各国的铸币权都属于各自的中央政府,也不会有国际铸币权的存在。

所以说,国际铸币权(下文简称铸币权)是以国际贸易为存在的基础,以外汇储备为体现形式的。那么铸币权是按照怎样一个比例在西方国家间分配的呢?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2014年一季度末世界已分配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60.9%;欧元占比24.5%;日元占比4.0%;英镑占比3.9%;加元占比1.9%;澳元占比1.7%;瑞郎占比0.3%,其他货币占比2.8%,这基本上就是各国铸币权的比例。那么这个比例合理吗?

显然是巨不合理。既然国际铸币权存在的根基在于国际贸易,那么最公平的比例应该是各国贸易量在全球贸易总额中的占比。

而作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世界第二名义GDP大国(实际可能是第一)、国土面积世界第三大国、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国,和作为国土面积世界第一大国、军事实力世界第二大国、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俄国,连同印度、巴西、南非以及大大小小200多个穷兄弟所享有的铸币权,都在那个其它2.8%的比例当中,从这个角度来说,在争夺国际铸币权的终极争斗中,如果俄国不是中国的盟友,天理不容。

把持铸币权的国家其实有个集团,叫做七国集团(G7),是既得利益者,而争夺铸币权的国家中,有个杰出的代表,叫做金砖国家,是被压迫者。假如说世界要分成两个阵营,我觉得只有这一种分法。并且有趣的是,两个集团有个交集,就是俄罗斯(G8)。这头北极熊是两个阵营都要争取的对象,是未来争斗至关重要的“KEY”.

而中国争夺铸币权的行动早已开始。2009年,中国央银行行长周小川发表题为《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的文章,提出“世界币”构想,可以理解为挑战当前铸币权分配格局的试探性之举,此提议各国的态度是:

巴西观点:巴西总统卢拉认为此提议“有效且恰当”。

美国观点,美国总统奥巴马回应说,“没有必要创造全球储备货币”。

俄罗斯观点:俄罗斯官员表示,将在定于4月2日举行的二十国集团伦敦金融峰会上提议。俄方还表示,这一提议已获得巴西、印度、韩国和南非等主要新兴经济体的支持。

英国观点: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经济问题专家瓦妮莎·罗西:从较长远看,许多国家应该会欢迎有关采用新的国际储备货币的建议,这项建议有助于缓解过去几年现行国际货币体系面临的压力。

欧盟观点: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和货币事务的委员阿尔穆尼亚24日表示:目前并未发现美元作为一种主要储备货币所发挥的作用在结构上发生了重大变化。现有的全球储备货币仍是美元,且将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澳大利亚观点: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表示: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仍无可争议。

德国观点:德意志银行中国区经济学家马骏25日在一份报告中指出:从长远来看,可能有助于结束中美之间巨大的双边失衡。这个想法的实施面临巨大的技术性障碍。不过,可能会慢慢获得发展中国家和一些发达国家的支持。

对国际铸币权的争夺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需要看清谁是我们坚定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可以争取的中间派,而周小川行长的这一提议的成功之处在于,让我们看清了这一点。

关于铸币权争夺,如果站在各个国家的角度,又会有怎样的想法和顾虑呢?我们不妨大胆揣测一番,就当是个娱乐吧

中国:不管怎么变都好,反正比现在一大堆人挤在那个2.8%里面好,只要有改变就是好事儿。当然兔子能拥有最大份额的铸币权最好,但是这个不能说,短期也无法实现,只能打着打土豪分田地的旗号,起码要让一起造反的这帮穷哥们都受益不是?嗯,熊大很横,是个二愣子,必须要拉上他才行。

美国:无论如何要保住这个铸币权才行。如果这个出问题,我家里这帮挣一个花俩的家伙们怎么养活得了自己?兔子蹦的最欢,先搞定兔子是王道。如果把兔子搞定,总得有个人代替他的位置不是,考虑到人口啊,市场啊,我看只有阿三哥了,我得和他谈谈….

欧洲:贼鹰楷我们的油有几十年了吧,总得有个反击的机会,让老美放点血出来,我们是有24%多点的铸币权,但是我们的经济占全球30%多呢,怎么算都亏,但是不能把贼鹰做掉,怎么说都是亲戚,在说我也打不过熊大和兔子,贼鹰被做掉,恐怕我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加拿大、澳大利亚:谁动我们老大谁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要跟老大混到底。

日本:老鹰要是被做掉,兔子会扁死我的,所以老鹰不能倒。但是老鹰在我们家住着军队,还往我们家扔原子弹,这个仇….不如我去接触兔子的小弟们,跟老鹰说去孤立兔子的,实际上培养自己的势力,如果老鹰真的衰弱了,兔子要贬我,也好有个帮忙的,两边堵吧。

俄国:我熊大当年称霸江湖,现在特么的,全拜贼鹰所赐,我恨不得斗死他,把我的卢布和石油绑上,贼鹰翘了谁还斗得过我,嘿嘿….

巴西、南非:兔子好样的,我们跟你干。

以上纯属娱乐,哪有把国家当成一个自然人,按人格来分析的,棒子是不是好棒子?很难说,亲华派当政就是好棒子,亲美派当政就是坏棒子,一个国家是多么的复杂。但是不管怎么说,在争夺铸币权的这场世纪终极较量中,我个人觉得,巴西、南非以及第三世界的穷哥们是我们的盟友,熊大也是我们的盟友,但熊大野心大,真的斗倒老美后,熊大有可能和我们翻脸。欧洲是缓冲器,他既想从老美的手里分得利益,又不能让老美彻底倒台。阿三哥是我们阵营的盟友,但是他觊觎兔子现在的位置,有代替兔子的强烈愿望,有可能成为叛徒,澳加两国是老美坚定的盟友,日本是个投机的小打手,阴谋终不能得逞。

所以,我个人认为,未来二十年的格局,无非两种。一种是熊大被斗倒或者关进笼子,兔子被放逐,阿三代替我们的位置。另外一种结果,就是老美铸币权被蚕食至30-40%,勉强维持老大位置,欧洲铸币权分得30%,中国分得15-20%,熊大分得5-10%,金砖国家各有收获,日本随老美一起衰落,而中国会主导对穷哥们政策好一些。

而从目前的形势看,中国的战略部署有条不紊的层层展开,亚太自贸区设想,货币互换,人民币离岸中心建设,亚投行成立,路带建设都进行的有条不紊,而乌克兰之乱最大的受益者无疑是中国,我甚至怀疑我天朝是否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可以说G7集团在这一危机中严重低估了熊大的决心和手腕,在这一事件中受损极大。本轮对熊大的致命绝杀也可以说是孤注一掷。随着奥巴马成为跛脚鸭总统,老美内部的相互掣肘将会更为严重,只要能够保住熊大不倒,则世界格局必将是第二种无疑。

鼎盛时期,美元独霸国际铸币权的70%,2008年是64.6%,2014年60.9%,美元霸权必将走上不归之路。中国有句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顶一下。

如果不喜欢本文,直接回复开骂便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