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新四军借条引专家网友争议多个疑团待解

新四军借条”事件:部队番号是否存在引争议

新四军借条”事件:部队番号是否存在引争议

近日,河南信阳市光山县村民要求政府兑现68年前的新四军3万元借条,引起军史专家的热议。就此,新京报记者采访多位学者,就新四军第五师番号及借款人名问题作出多种分析。

借粮款收据显示,“新四军第五师野战军政治部军令部江克成向湘店(后更名为南向店乡)的张炎山借现金叁萬元。”借款日期是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六月四日(1946年6月4日)。

今日下午,信阳当地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派出6部车,20余人前往南向店乡调查, 光山县政府一工作人员透露,借条的鉴定工作或待12号APEC会议结束后进行。

新四军第五师番号的取消时间

昨日(5日),知名专栏作家陶短房对记者表示,资料记载,五师在1945年确实有野战军的提法,但五师番号在1945年10月30日被取消,五师和八路军南下支队(359旅)等部队合编为中原军区,退出新四军序列。“一年后的借条怎么会沿用不存在的番号”。

今日,网友韩东言介绍说,新四军五师在1945年短暂成立了两个野战军,但10月后就改为了中原军区。从理论上讲,1946年6月野战军的说法在历史上是不成立的。1946年6月21日,新四军开始突围,6月4日时,可能有许多小股军队分散突围。

“目前为止,没有史料显示中央军委在抗战胜利后和中原突围前有取消新四军第五师番号的命令。”湖北大悟新四军第五师纪念馆副馆长黄剑林说,在1946年6月27日,中原突围时还在使用第五师的名称。黄剑林称,中原军区的“十月坚持时期(1945年9月-1946年6月)”,物资相当匮乏,中原突围是一个分界点,之前很多番号还在继续沿用,例如,王震率领的359旅在中原突围之后返回延安时仍在使用359旅番号。

“看照片此借条为印刷版,一次性数量较多,光山地区是老的革命根据地,有可能在1946年6月沿用印刷借条。”黄剑林推测道。

聂平翻阅资料后称,1946年6月,中原部队数万人处在经扶、光山、罗山、礼山四县间狭小地区,南向店乡应在其中,驻守光山的是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二旅。

军令部是否存在

一位要求匿名的历史学者@同山飞来石称,由于新四军是国军番号,按照国军的建制,应该有军令部这么一个机构。但新四军又是中共的军队,就只有政治部,没有军令部。可能就因为这样的特殊情况,政治部是新四军内部称谓,而军令部是对外使用的称谓。借钱时将军令部与政治部一同写上,其用意或许是避免以后找不到借款人。

“目前从史料上看,没有什么新四军军令部的记载,可能因为作用不大,但不排除存在的可能性。”湖北大悟新四军第五师纪念馆副馆长黄剑林称。

新四军还是四军?

借条中“四军”很容易辨认,但借条横缝处受到污损,字迹模糊不清,“新”字并未显现。有人质疑借款方或许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而非“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

但该借条中缝有断开的迹象,有网友指出“角度不对,把纸放平整,就会发现缺口。”

就此问题,记者向多位历史学家求证,均表示应该以实物调查为准。

简、繁字体问题

借条中,手写内容有简体字和繁体字,油印部分基本为繁体字。网友韩东言分析称,有些字的手写体是书体的变化而非简繁体的问题,比如“张”字。“叁、萬、軍”等字采用繁体形式。

江克成是化名,或为刘少卿?

有专家在网上质疑江克成或为化名,网帖称“江岳洪”、“江克成”、“江司令”都是新四军第五师刘少卿将军使用过的化名。

但资料显示,刘少卿于1946 年1月17日调离新四军第五师。

早前争议:

官方:需鉴定大洋还是法币

新京报快讯(见习记者程媛媛)昨日,新京报新媒体报道河南信阳村民张志良要求政府兑现68年前的新四军借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借条的真实性也遭到质疑。19时许,信阳官方通报称,待鉴定结果及身份确定无误后,将按有关规定偿还。

4日,张志良给新京报记者提供的借粮款收据显示,新四军第五师野战军政治部军令部江克成向张炎山先生借现金叁萬元。借款日期是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六月四日(1946年6月4日)。

出借人张炎山是张志良的祖父,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南向店乡人。

质疑

1、是否作假?为何要兑现而不留作纪念?

“不是开玩笑的,谁敢跟国家闹着玩,那不是找事儿吗?”张志良告诉记者,80年代,父亲张富友曾到政府要求兑换,政府只给几百元,“如果是假的,那时候就应该没收借条,也不会给钱了。”

据原光山县财政局副主任证实,2012年8月,当地财政局曾牵头组织多个部门到乡里进行调查。当地多为老村民向记者证实“张炎山是首富,借钱的事儿错不了。”

张志良侄子刘先生称,当地政府曾在2012年调查后让他们到信访局,但调查结果不让翻看和拍照,“只告诉我们会尽快兑现。”

张志良父亲张富友是农民,生活艰苦,张志良目前在北京打工为生,故此借条的兑换对其家庭来说很重要。

2、书写工具是钢笔?

家属曾称,借据用黑色钢笔书写,因为氧化看来像现在的圆珠笔。就此,有读者质疑1946年中国军队没有普及钢笔。

公开资料显示,钢笔流入中国的起始时间有多种说法,但均在20世纪初或之前,据推算,钢笔在上流社会普及的年代在1925年左右,完全普及的时间为1935年左右。

1928年,上海自来水笔厂生产出第一支国产钢笔,博士、关勒铭等笔是我国解放前的名牌钢笔。

3、弄混新四军第五师与刘邓大军?

有博文质疑此前报道,称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是1947年6月,与借条中的落款时间1946年不吻合。报道曾引用光山县南向店乡一老村民的话,指出借条开具的时间是在“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时。就此,新京报记者致电多个历史学者求证新四军第五师的活动范围。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尚明轩称,据历史记载,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解放战争时期国共两党的军队有过拉锯战,许多根据地有双方军队一走一来的现象,1946年有军队路过大别山是可能的。”尚明轩介绍说,光山县是当时的革命根据地老山区,部队活跃性很高。

新四军全称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叶挺任军长。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国共第二次合作期间,新四军由留在江南八省的红军游击队改编而成。1941年1月,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整编为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任师长兼政治委员。

4、若为真,是什么币种?

据考证,解放战争时期的货币较为混乱,有从清末流传下来的银元,即大洋;有共产党解放区印发的边区票;还有一种是国民党统治区发行的法币。

以上质疑均需要当地政府鉴定借条结果为佐。

链接

信阳市光山县委宣传部通报:

关于新京报等媒体报道光山县南向店乡张志良反映新四军借其爷爷钱款问题的情况说明

11月5日,《新京报》刊登了我县《河南村民要求政府兑现新四军68年前3万元借条》的报道,光山县委、县政府立即安排调查。

经查,2012年7月26日,张志良反映:1946年,新四军第五师野战军政治部路过南向店乡,向其祖父借款3万元,多年来要求偿还,未解决,请求帮助。8月22日,县作出处理意见:1、公安部门调查张志良与张炎山祖孙关系真实性;2、公安、民政部门核实借据的真实性;3、银行部门核实借据中所提现金为何币种。随后,调查组多次与张志良本人协调解决,要求提供其与张炎山关系证明,因其在外务工,始终未能提供有效证明,且借款原件一直没有鉴定。并经调查,当时市场流通货币种类繁多,而借据票面上未明确货币种类,故一直未能对3万元是何币种作出确切认定。

11月5日,光山县委、县政府再次作出要求:1、对借据中“张炎山”与张志良在诉讼请求中所述其爷爷“张炎善”是否为同一人进行核实;2、对张志良与张炎山的祖孙关系进行确认;3、要求张志良携带借据原件与县有关人员一起到有关权威部门对借据真伪及币种进行鉴定,待鉴定结果及身份确定无误后,将按有关妥善处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