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兼讨论]北洋水师惊人的战斗素质 不输同期的皇家海军

一.北洋水师惊人的命中率 远超同期英国皇家海军

[科普兼讨论]北洋水师惊人的战斗素质 不输同期的皇家海军 根据战后日本官方编写的明治二十七八年海战史,比较权威的,联合舰队被命中100mm以上中、大口径炮弹为:吉野8发,秋津洲4发,浪速9发,高千穗5发,松岛13发,严岛8发,桥立11发,千代田3发,扶桑8发,比睿23发,赤诚30发,西京丸12发,共134发,而北洋水师各舰消耗弹药为:定远号305mm克虏伯炮120发,150mm克虏伯炮100发,镇远号305mm克虏伯炮97发,150mm克虏伯炮148发,靖远号210mm克虏伯炮103发,150mm克虏伯炮30发,来远号210mm克虏伯炮30发,150mm克虏伯炮28发,平远号260mm克虏伯炮10发,150mm克虏伯炮不详,致远、经远、超勇、扬威沉没,无从统计,广甲、广丙号消耗的弹药不详,济远消耗35发,个人推算北洋水师消耗中、大口径炮弹大概为1000发或者多一点点,所以北洋水师命中率大概为10%-12%那样,那是非常骇人的,北洋水师的失利完全在于大部分炮弹是不能爆炸的实心弹,不需烈性炸药,只要所有炮弹为爆破弹就算黑火药也无妨,那海战结局是完全不同的。

话说北洋水师的炮手射击水平应该是非常好的,命中率肯定远远高于日本海军,海战中,广甲、济远可以不考虑这2者的作用,也就是说,只有8艘军舰和日本联合舰队作战,海战一开始,右翼的超勇、扬威与一游做生死决斗,定、镇、经、靖、致、来和本队纠缠着,12时55分,“松岛”位于舰尾的主炮塔被一发中国军舰发射的150毫米炮弹击中,炮弹从320毫米主炮炮罩的侧面直击而入,2名正在炮位上操作的日本水兵当即被弹片击伤,主炮的液压旋转机构遭到严重破坏,刚发射了1发炮弹的320毫米口径加纳式火炮顿时陷入瘫痪,被迫进行紧急抢修;13时04分,联合舰队旗舰“松岛”再次中弹,炮弹穿透了主甲板,刚好落在“松岛”舰炮房内左舷的第7号炮位上,120毫米口径的阿姆斯特朗速射炮立刻被击毁,3名炮手受伤,1名信号员当场毙命;不久,本队的3号舰“严岛”也被击中,首先是1枚210毫米克虏伯炮射出的炮弹命中了“严岛”舰的右舷,引发爆炸,导致11名水兵受伤。

作为北洋海军主力的定远、镇远两舰,305毫米开花弹原有67枚,3月到10月共下拨342枚,扣除战后下拨的160枚,只有182枚,而其中可以查证是海战前下拨的仅有150枚,其余32枚可能是汉纳根写信前下拨,已经包含在信中所提的67枚,也可能是海战后下拨,那么此时北洋海军仅有305毫米开花弹217枚,平均每门主炮只有炮弹27枚,即使将那32枚算入,也只有249枚,平均每门主炮仅有开花弹31枚。其余都是实战中用处不大的实心弹。

当时北洋舰队装备的大多是射速缓慢的旧式架退炮,射速一般在4、5分钟1发,日本舰队则拥有67门120毫米、150毫米口径的速射炮,射速在1分钟4、5发;数量上同样存在巨大差距,北洋舰队装备的100毫米口径以上的火炮共58门(如果不计算后期加入战斗的“平远”、“广丙”,则北洋舰队接战时100毫米口径以上火炮仅有52门),日本联合舰队装备的则多达104门;而100毫米以下的火炮,依然是联合舰队占优:北洋舰队共装备163门(不计算后期加入的军舰,则为135门),日本联合舰队装备的数量为171门。而弹药方面,联合舰队使用的苦味酸开花弹之于北洋舰队的实心炮弹,完全是代差了。

但就是使用这么劣势的装备,北洋水师依然表现出了比日本更强的战斗素养:海战中,定远305毫米的架退跑发射的炮弹数量比浪速280毫米管退炮发射的还多;而相同型号火炮的发射速度,“镇远”舰2门150毫米克虏伯炮平均每门发射74发,“浪速”和“高千穗”舰同型炮每门炮平均发射50发和29发。并且要考虑到,北洋舰队装备的完全是架退火炮,而“浪速”级装备的实际是采用1880式克虏伯炮管配合带有新式复进装置的炮架的混合体。因此,“浪速”级150毫米炮的理论射速要略高于“镇远”级装备的同型火炮。但是在实际的战斗中,“镇远”舰的150毫米火炮在遇到种种困难的情况下,射速却高于“浪速”级的任何一艘。

[align=center][科普兼讨论]北洋水师惊人的战斗素质 不输同期的皇家海军

黄海大战中“定远”被日本舰队围攻,中弹数十发犹自奋勇相抗,引得日本军士惊呼“永不沉没的‘定远’!”图为1895年2月4日自爆后的“定远”舰。

另外,架退炮开一炮整个炮身炮架都整体后座,费九牛二虎之力把它扳回去不说,还必须要重新瞄准校正,于是每次射击都成了独立事件,不像管退炮可以靠前次校正。不仅射速远远低于,瞄准射击精度也比管退炮差得多。而且北洋的都是初速低弹道弯曲的短身管火炮,比起日本40倍长身管高初速的高精度管退炮来,命中难度也大得多。可就是这些笨重难以瞄准的老式架退炮,竟然取得了比日本新式管退炮还高的命中率,还比日本同型老架退炮发射得多。定镇笨重的射速暴慢的弹道极差的305炮一共居然发射了200来发炮弹,更竟然命中了9弹,命中率竟然高达20几分之一,充分说明了北洋水师的训练水平和作战素养。

北洋海军战前实际能有效使用的炮弹数量就更加少了。以“平远”的260毫米火炮为例。在黄海海战中,“平远”共发射260毫米炮弹10发,而根据徐建寅的统计,海战后还有炮弹35发。由于此种炮弹国内不能生产,皆需向外国购置。海战后虽然已经向国外订购了70发,但是要到次年的二月才能到货,此时还未到货。这说明战前共有260毫米炮弹45发,而战后请领的260毫米火炮所用药包三十出当为当前库存炮弹所配,同时在战后日本的统计里,也没有260毫米火炮所使用的炮弹和药包,显然已经都消耗殆尽,这说明在请领的260毫米火炮所用药包三十出以后两者数字是刚好配套的。那么我们可以计算出,实际在海战中可用的260毫米炮弹,仅仅只有15发而已。北洋海军弹药之匮乏,由此可见一斑。

根据日本《廿七八年海战史·黄海役》中记载,“定远”共发射305毫米炮弹120发,150毫米炮弹100发,而“镇远”则发射305毫米炮弹94发(根据统计总数核算,实际应为97发),150毫米炮弹148发。以定、镇两舰的305毫米炮弹为例子,两舰共发射305毫米炮弹214发。定、镇两舰共有305毫米克虏伯炮8门,平均每门炮发射约26.75发,而标准每门炮的备弹是50发,那么两舰的305毫米克虏伯炮所发射的炮弹只有正常基数53.5%,如果马吉芬所说不虚,残余炮弹也已经不多,那么即使加上剩余的弹药,备弹也远不到正常基数的60%,显然弹药储备严重不足。

[科普兼讨论]北洋水师惊人的战斗素质 不输同期的皇家海军

镇远”舰上的累累弹痕(白线标出处)。铁甲舰在当时海军中的地位类似今人眼中的航空母舰,“定远”、“镇远”二舰堪称当时“亚洲第一巨舰”。北洋水师成军时,军力曾达亚洲第一。

[align=left] 紧接着又有1枚150毫米克虏伯发射的炮弹再次命中右舷,在“严岛”舰后部水线附近的轮机舱炸响,少机关士松泽敬让等6人受伤;13点10分,“桥立”被北洋舰队军舰击中。炮弹命中“桥立”舰舰首的320毫米主炮塔,弹片四散,在炮塔内督战的分队长高桥义笃海军大尉、炮术长濑之口觉四郎海军大尉以及二等兵曹广原重槌毙命,另有7名水兵受伤;大概是13点08分,吉野的后甲板被超勇或者扬威10英寸大炮准确命中,堆积在甲板炮位附近的一些弹药被引爆,爆炸声接连而起,海军少尉浅尾重行与四等水兵牛岛喜太郎当场毙命,一等水兵松平大次郎等9人受伤;不久,第一游击队后续的“秋津洲”、“浪速”也接连中弹。“秋津洲”舰右舷的5号速射炮被击中,炮盾上炸出了一个破口,在这个炮位附近作战的海军大尉永田廉平、三等兵曹志田正之助、一等水兵三野为吉等5名官兵毙命,一等兵曹吉村最太郎等9人受伤。“浪速”舰的情况稍好,舰首主炮塔下方的水线带附近被洞穿,引起了少量进水。

[align=center] 超勇扬威与一游大概是13点08分开始交战,13点30分,超勇、扬威被重创,超勇开始下沉,扬威开始撤退,这时候一游开始返航。13点10后不久,定、镇、经、靖、致、来对比睿、扶桑、赤诚发起战乱,13点55分开始,比睿开始撤离战斗,大概是半小时到40分钟内,比睿就被击中大、中口径炮弹23发(根据明治二十七八年海战史),其中连续被命中2发305mm炮弹;赤诚大概是14点20分撤离战场,大概一小时内被击中30发中、大口径炮弹,在一个小时内,我们可以说至少有53发大、中口径炮弹命中日舰,定、镇、经、靖、致、来6艘军舰在一小时内可以发射多少发?居然有50多发命中敌舰,我们真的很佩服北洋水师全体官兵。可以说14点之前是北洋水师占上风的,战果很好,可惜的是14点后历史天平开始倾向了,之后北洋水师开始被重创,沉的沉、撤的撤,尤其15点后,基本只有松岛被重创、伤亡较大了,看了一下海战报告的统计,吉野死1人,伤11人,秋津洲死5人,伤10人,浪速仅仅伤2人,高千穗死1人,伤2人,这些伤亡几乎全部都是在一开始(攻击超勇、扬威的的时候)就有了,可以说,13点半后,一游4舰几乎没有多少伤亡了。
[/align]

[/align]

[/alig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