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己敲响丧钟,“丝绸之路经济带”必将成为美国霸权的终结者

去银行办理过跨国电汇的读者大概都听过SWIFT,但很少人知道这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的缩写,更少人了解这个总部设于布鲁塞尔的协会之关键角色。

这个成立于1973年的协会乃是推进金融全球化的幕后功臣,它是贯穿全球金融体系的神经系统。会员为遍布两百多个国家的上万家金融机构。这些机构间每日数以兆计的资金移转,都是透过协会提供的保密电信网路进行电文交换与确认交易完成。

当这个系统正常运作时,没有人会关注它的法律地位。但最近SWIFT的定位成为全球金融机构以及非西方国家政府关注的焦点,因为美国与欧盟正在找寻对俄罗斯更严厉的经济制裁手段,他们将脑筋动到协会的头上,准备将俄罗斯的银行排除在SWIFT系统之外。

但反对声浪也不断涌现。首先,绝大多数银行业者都反对将SWIFT降格为美俄战略对抗的工具。他们希望维持SWIFT的政治中立,不赞成将银行业花了四十年打造的金融全球化基础工程,如此轻率地加以拆解。不过,SWIFT也承认他们最终必须遵守欧盟的法令,因为毕竟他们是在比利时注册的“民间合作社”,没有国际条约的保障。

在未来十年在各个政策领域,美国都将快速失去其号令全球的霸权地位,并选择退而求其次,重新构筑战略版图与经贸板块。

以金砖五国为首的非西方国家也强烈反对这项举措。他们原本就不支持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而且一旦俄罗斯被SWIFT排除在外,他们彼此间金融往来就会面临冲击。过去,西方国家曾强制SWIFT终止对伊朗银行的服务,非西方国家只好另辟蹊径、暗渡陈仓。但是俄罗斯究竟是一个经济规模超过两兆美金的大国,更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围绕SWIFT定位问题引发的政治拔河,并非一个特例,而是预示我们全球化即将进入“后美国时代”。新时代的特征是:地缘政治与市场整合两套逻辑相互纠葛的情况将越来越明显,然而全球化的动能仍然强劲,不过主要动力将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美国一元领导自毁长城,新自由主义思潮失色,国际经济交往规则的指导思想将不再定于一尊;全球经济将出现多元领导格局并形成数个超级经济板块,亲疏内外有别;过去完整而统一的架构将出现裂痕或被削弱,在全球、大板块与小板块三层次之间将充斥著叠床架屋的合作机制与交往规则;非西方国家将寻求新的熔接机制来深化彼此的经济合作,并降低对西方国家的依赖。

这样的变化趋势必然会发生,因为随着金砖五国的兴起,随着中国及俄罗斯与美国战略利益冲突日益激烈,西方国家必然将金融、货币、贸易、运输、通讯、网路等全球化基础工程的管理权当作战略筹码来使用,但也势必削弱其正当性与完整性。非西方国家也必然会在金砖五国的领导下另起炉灶。

最近俄罗斯的银行开始全面换发银联系统的信用卡,以突破VISA与万事达卡对其封琐;金砖五国决定成立金砖开发银行以及外汇储备基金,并开始铺设金砖光纤电缆以确保网路通讯安全;巴西积极领导非西方国家要求美国释放对网际网路的管理权,这些都是显著的例证。

我们可以预见,在未来十年在各个政策领域,美国都将快速失去其号令全球的霸权地位,并选择退而求其次,重新构筑战略版图与经贸板块,以确保自己至少能在二十一世纪前半场据守半壁江山。例如,近年来美国逐渐失去对世贸组织(WTO)的主导权,乃对多哈回合多边谈判完全失去了兴趣,开始将主要精力投入建构泛太平洋伙伴协定(TPP)与泛大西洋投资与贸易伙伴协定(TITP),拉紧长期战略盟友,另立江山。

在此背景下,中国积极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布局,乃是必然的选择。欧亚大陆板块从公元7世纪到17世纪一直都是世界最大的贸易板块,在21世纪又有机会透过政策协调与治理机制整合,并全面利用最新的运输与通讯技术,将此超级板块熔接为全球经济的新重心。

(转自观察net)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