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这个故事有几分真实性?

我看了前两章毛骨悚然,看到中间就很恶心。

看到后来,麻木了,竟然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安慰。因为越到后来,我越觉得,这么多极端悲惨的遭遇不可能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

然而,看到《后记》时,当作者煞有其事地说出从一位父亲的朋友得来这个故事的时候,那仅有的一丝安慰也荡然无存。

有哪位网友知道的情况多一些?

真的有这五位失踪的文工团员么?

真的有那位姓郭的侦查科长么?

真的有有那样五个年轻的女兵承担了这么悲惨的遭遇么?

祈祷ing!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个故事我还是知道的,不是知道女文工团的下落,而是知道创作者也就是文章作者的下落。当初国内的撸管网站还不是很成熟,技术也很差,服务器在国内,特别容易被查抄。后来有几个大学生在美帝架设服务器,搞起了一批撸管网站,鄙人有幸成为第一批用户,当年还是上大学的时代。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国内一批比较出名的撸管站,比如**社区,SIS,MM公寓等等开始崛起,但是这些地方要下撸管片都需要虚拟货币,这玩意儿需要原创文章才能给。刚好那里除了撸管区还有时政区,军事区,甚至还有教你炒菜做饭的美食区。因此严格来说,某些撸管网站是包含了撸管内容,但大部分分区是国外华人的生活消遣内容,不含撸管内容。

鄙人当年主要混时政、军事区,发原创换种子,有细心的同志或许会发现我在帖子里会说老外怎么想,我为什么知道呢?因为我老跟这帮子混嘛。(华人)

本文的作者实际上是个台湾人。我认识他是在时政区吵架的时候,要知道五毛与美分的斗争不仅在国内,也在海外华人论坛上,甚至台湾方面是特别注重争取海外华人的。后来吵着吵着,我就把国内豫西地主那些初夜权的报告给他贴过去了,不说别的吧,至少斗地主这一条他不敢再说什么。(别的地方还有偏见)他创作过的色文还有女红军的故事,女新四军的故事,可以说与共军那是深仇大恨。我听说他是缅甸国军的后人,那帮子有多惨大家都是知道的。 估计也是心中难平发泄一下。

大家也不必往心里去,就当时娱乐就是了。

书名不贴出来,故事情节不写出来,你忽悠鬼呢。

3楼 redowl
怎么像 黄 色 小 说 啊
70年代就有类似手抄本小说,名字是南方来信。描述越南抗美,越共女兵被俘后的遭遇。


后来有人套用在中共身上,也有一篇套在香港被日军占领后医院护士身上,最有名的是套在赵一曼身上,好像赵一曼的后人还为此打了官司。


总之,作者很变态

19楼 爱民如子的警察
中越战争中的海豹人不是更惨
26楼 笑看美狗高潮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号在许多人的记忆里早已忘却,但只要提到对越自卫反击战,对多数人还是能勾起那一丝丝的回忆。


这是一场自建国以来,除抗美援朝外的另一场大的战役,战役从整个时间上看,并不长久。但其战况的惨烈,投入的巨大,牺牲的壮烈也绝不亚于前者。



此后战争平息,两国边境也恢复了往日的安宁,接着就是交换战俘。

也正是从这一刻起,不少的希奇传闻出现在了民间。[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也许是仇恨未平,也许是气愤未消,从高山下的花环到血染的风采。从新闻写实到小说深化,从记录片到故事片都在歌唱着英雄的事迹。

也许有些战争中秘密再过多的追究已经失去了它现实的意义,所以凭据不足的传闻便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神秘闲聊的主题



有人传说,在交换战俘时看见了“海豹人。”



当时不知道有没有人深究过这些来自民间的传说是否可靠,但至少早正规的新闻上传媒上和纪实文学中鲜有所提。

所谓“海豹人”的传闻也就闹的沸沸扬扬的,它让人跺脚暴喊着:越南人真无耻!越南人真可恨!



据说这种所谓海豹人就是越南军人对我军被俘女军人的一种惨无人道的惊世“壮举”。[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说通俗了,也就是当时我军被俘的女军人遭到了越军的残害,不仅被轮奸还被砍去胳膊和腿然后再给其缝上伤口,让其活着,和海豹一样只能蠕动,而不能行走。

据说在交换战俘时,我们的这些海豹人要求自己的战友给自己一枪,以结束屈辱的生命。

事实假如真的如此,那么可以说越南军人比当年的日本鬼子还要残暴百倍,如此的举动残忍的程度,用灭绝人性一词也显得苍白了。



巧的是我在某部记者站从事新闻采访已经四年了,正要调动的时候接到了上级首长的命令,和其他同志一起组成了联合调查小组,调查“海豹人”真相。

命令要求此调查不能张扬,不能公开,确保在保护当事人隐私的前提下低调、但又必须抓紧的,用三个月的时间完成。



三个月,要涉及到十一个省区和直辖市,还要找到直接当事人,并且还不知道人家肯否配合,其难度可想而知。[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们首先到一个大的边陲城市的部队战史档案馆翻阅大量的资料,但是毫无有关此问题的点滴线索。



于是,我们开始走访当年反击战的主要指挥员,遗憾的是有的指挥员已经辞世,在世的老首长基本上都对当时这一幕予以了否定。



一位当时处理战俘事宜的离休正师职首长告诉我们,战后在友谊关进行交换战俘的时候,他并没看到有我军的女战俘被交换过来,而在他手上倒是有两批共三十二名越军女战俘被完好的转交给越方,其中还有一名正营级的少校女参谋。

不过老首长告诉我们,战俘交换共进行了九批次,他只是交接了三批,便调动了岗位。



他建议我们寻找他的后来继任者继续了解,并建议我们到相关部门去查阅当时被俘人数的上报统计表格。

但是查阅资料的要求被有关部门以保护隐私的理由拒绝了,我们也表示完全的理解。[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们决定去一趟越南,经边境部门和越方的磋商,我们顺利的进入越南境内。

一名当年参战越军的老少尉排长被我们请为了向导。

他首先先带我们参观了几处当年的战场,从倒到地上已经长满青苔炸断的横七竖八的树木上,还隐约能想象出当时战况的惨烈程度,甚至还有被T-62型坦克碾压的痕迹。



“有些地方是不能去的,因为成千上万的地雷还没清除掉。”

向导黎文卫这么告诉我们。

他自己说他从未见过中国女兵,更没见过有被俘的女兵过。[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你们中国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男人不够,女人才上了战场,你们应该不会派女兵深入进来的吧。”

黎向导似乎很肯定。



当时只是坚守一块高地,并没参加过进攻的黎文卫的话自然不能作为结论。

不过他的建议倒是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他说他的一个战友和当时越军前线指挥部政治部的一个官员关系很好,而这个官员的老上级便是后来处理战俘事宜的阮见南少将。

费了颇多的周折,甚至被拒之门外的境遇后,我们终于见到了阮见南将军,不顾此刻的他已经退休,在海边经营着一家餐厅和一家酒吧。[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交谈以后,他断然否决了有“海豹人”这一说法,他认为由于交战方的深刻敌意,对待俘虏也的确出现过虐待的情况,但所谓“海豹人”他自己也是后来听说的,并不真正见到过。

他说他的同僚也都只是听说而没见到过。



他说:“请相信不是由于我们曾敌对双方,而不说实话。我的确收容过你们的女战俘,但都是完整的人,并且也按照双方的约定交还予贵国了。而海豹人是不存在的。”

他告诉我们,凭当时的医疗卫生条件,别说砍掉四肢了,即便是断了一条胳膊,也很难得到有效的治疗。

“当时我们是两线作战,就是柬埔寨和你们,物资十分匮乏,药品也紧缺,从俄罗斯订购的药品总是不能如期到达。加上医生、护士具备专业水准的不多。”

他说:“在这样的条件下,你很难想象出所谓人的四肢被砍去还能存活的可能。”[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他告诉我们,那时候很多伤兵由于伤口感染都会接连死去,谁还有精力和能力为“海豹人”做那样的手术缝合那?

阮见南显然说的很客观。

他还给了我们一点资料上的惊喜,他从家里的书橱里拿出了一本他当时的日记。

不过他并不打算把日记完整的交给我们小组的人看,他只是翻出了记载着由他经手转交的战俘人数,姓名,年龄和服役部队番号的记录。



我们看到了由他经手交给我方的战俘人数是九百领七十一人,其中女性战俘为三十七名。

她们分别来自战地医院,通讯连队。[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先前我们闻听到的还有文工团被俘的女战士一个也没有。

其中战地医院被俘的女医生两名,女护士十二名,女通讯兵二十二名。

她们分别来自九个单位,其中最多的是某通讯站,一次被俘了七名女兵,其中还有一名正连级的通讯干事。



后面的日记,阮见南不肯再示于我们。

但是他还是同意了我们抄下那些战友的部队番号。



问到她们当时的状况时,阮少将只是说在他手上这些人只呆了一周左右的时间,当时已经做好了交换的准备,都住在边境上临时搭建的帐篷里。[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交换前,为他们做了身体健康的检查。”





他说:“具体她们被俘后是个什么状况我也不清楚,被送来时也是由各个所俘部队的上级派人送到边境我那儿来集中的。”



我们请阮见南介绍几个送俘单位的负责人,他找了一下通讯录,找到了三个送俘单位的联系人的联系方式。

我们问他,是不是全部的女战俘就这三十七名,他肯定的说,全部的交换都是经他之手,不会有差错的。并且他肯定的说:绝无“海豹人”。



遗憾的是我们虽然多方联系,但由于年代久远,部队改建和人事变迁的缘故,始终没联系上任何一个单位肯接待我们的造访。

我们决定先回国按带回的名单逐一核实。[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这次我们的动作快多了,一个月就跑完了女被俘人员所在的七个省市,找到了除一名因病去世的同志外的另外二十九同志,另外七名由于住址变动较大,查找起来极为困难,因此放弃了。

对于二十九名同志,我们并不是采访,而是以慰问的形式送上看望的礼品和礼金,闲谈几句便离开了。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见到传说中的“海豹”现象,甚至连少一条胳膊或者少一条腿的战友也没见到。

完了实际的真人对面的调查,还不如说是观察,海豹人之说可以判断出是子虚乌有的事了。

怕有遗漏,我们有辗转找到了处置交换战俘的另外两位首长,终于证实了阮见南少将提供的人员名单是正确的,我方的确如数接回了三十七名被俘女战士,并且都是身体完好,绝无所谓的“海豹人”。



本来可以写结论了,但为了慎重起见,我们还是决定二返越南,再寻找一下线索。

再访阮见南让他很吃惊。[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他说,当时各个部队有了俘虏都是先自行关押,并没一个统一集中的地方。但他好象还有一个当过特务连长的手下朋友,那个一次抓到女俘虏最多的就是他的手下干的。

阮见南说此人现在和自己住在一个城市里。他帮我们联系上了这个叫何甲水的人。



已经退役五年,在河道管理局工作的何甲水不愿意我们去他家采访,他架着摩托来到了阮见南的家。

他告诉我们说:战役开始几天,我们没想到你们会动真格的,被打的晕头转向。后来我们采取了有效的抵抗,长期战争经验帮了我们的忙,你们当过我们顾问的军事教官教的游击战术也帮了我们。

他说,他们采取了迟滞进攻方推进的战略,以为后续部队增援赢得了时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开始抓到了你们的俘虏。”[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他的手下在战役开始后的第九天,偷袭攻击了实战经验不足的我方某部的通讯站。

“丛林掩护了我们,而你们的部队却远距离的哨兵不能有效的放出,进距离的警卫所站位置又太靠前,还有附近驻军看似离的不远,但是山路和灌木成为了障碍。只要战斗在半小时内结束,你们的援兵就毫无作用。”

何甲水说,战斗打响了仅一刻钟,通讯站那里就基本没了枪声,他忐忑的在指挥所等待着消息。



他看见了自己的一个排押着九个俘虏过来了,两男七女,都是被反绑着的。

他命令连队转移,很快就到了营部。

营长命令枪毙两名男性战俘,两名男战俘被带进了丛林里,随即传来了枪声。[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当时那名长的挺漂亮的女通讯干事站起来抗议,但是他们这边没有翻译听不懂,看上去好象是抗议杀害战俘的样子。



说到这里何甲水指着阮见南告诉我们:这些事阮将军都知道,因为他向他做过详细的汇报。

他说后来营里就让把战俘送到师部去,然后的情况他就不知道了。

他好象不再愿意和我们说什么了,推说还有客人需要接待便告辞离开。



我们再次和几个曾经送俘过的单位联系,又终于找到了两名前越军军官。

他们的说法也大致和何甲水的类似,并说给了我军被俘人员正常的待遇,并无出格之处,并且断然否决了“海豹人”之说,甚至愤慨的说这是不负责任的诽谤。[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用这种野兽的方式吓不倒你们中国人的,既没这个思想,也没这个条件去这种野兽的事情。简单的医学推理就可以得出否定的结论了。”



不过从前面的何甲水以及现在的接触人员来看,也只有二十一个女战俘经过他们的手。

他们向我们透露指出,其实还有一些女战俘是被游击队和民兵俘获的。

由于时间过去的太久远,现在我们几乎没这个可能在去找这些更难找到的人去做核证了。



不过我们抱着再试一试的想法,请求能看到阮见南少将手上的那本日记。

没想到他竟然考虑后同意了,前提是不得翻拍,不得抄录。[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当打开日记,我们才发现,原来他对男女战俘都做过较为详尽的调查。

日记里当时送俘单位也都和他做了人员被俘期间的情况简介,甚至还有通过民兵组织送过来的。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通过正规军俘获的我军女兵为二十三人,民兵所俘的女兵为十四人。

日记里终于触目惊心的出现了对一些女战俘进行过性侵害的记录,其中正规军俘获的女兵中有十三名遭到了越军官兵的强奸、轮奸,之中包括了那名通讯女干事。而被民兵俘获的十四人则全部遭到了残忍的轮奸。三十七名女战俘只有十人因各自的当时所处的情形未受到性侵害。



但是所谓的“海豹人”却毫无记载,甚至连一点影子也没有。



由此,除去还有无法统计的失踪人员外,越我双方的统计资料在人数上基本是一致的,而那些送还国内的被俘女同志则都肢体完好无缺,可以断定“海豹人”的传说仅仅只是无端的臆测,而无实际的根据了。[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返回国内的旅途上,我们基本上都保持着沉默,我们在想着一篇小说的题目,叫《战争让女人离开》。

虽说我们为自己的同志并没有谁经受“海豹人”遭遇而庆幸,但是我们为她们曾经遇见的不应遇到的伤害而感慨。

回国后,我们查阅了一些历史上的对待女性战俘的各国战史资料,发现只有二战期间,日本人在我国东北和东南亚地区的一些集中营进行了过这些惨绝人寰的研究实验,但实验结果并不理想,女战俘没有一个是活下来的。

在日本的变态小说里也有类似的描述。

我们推论了一下,那些“海豹人”的传说是否就来自于这里那?但是我们没法考察和勘正了。

二战后的局部战争中,出现所谓“海豹人”的传闻纯属编撰所致,并无事实依据。包括海湾战争中美军被俘的女兵杰西卡.林奇也只是遭到伊拉克共和国卫队的性侵害,并无其它更为残忍的刑罚。[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到这里,本文可以结局了。

我们除了调查事件,要还历史一个真实外,我们还要说战争是永远是人类的灾害,世界需要和平,让战争走的离我们越远越好。

我们希望我们良好的愿望不再只是愿望!



(本文进行了大量的删节,此文只是节选)

50军150师448团3营8连丛林中遇袭了,连长带报务员先跑了(没跑掉,也被俘了),其他人开会研究后就集体投降了。448团被越军的一个加强营给打残了,总共有202人被俘,占我军被俘总人数239人的84.5%,为此50军和150师战后都被裁撤了番号(有人说是被转成武警了)。其实那时候硬骨头都让149、148师啃完了,150师是自己申请打扫卫生的,想积累点战功,不成想杯具了。149师446团二连也曾经遭遇伏击,在战损三分之二的情况下,雨中血战数小时击退伏兵.这就是王牌和杂牌的区别。



实际上1979年后边境线上全部都是地雷,不仅如此还有几十万大军严密封锁,爆发了两山轮战,整个形势是非常紧张的,封锁非常严密,很难想像越南方的特攻队可以穿插到我们后方还带着一群女性俘虏撤回国内。

实际上解放军女兵比例远远小于美国、韩国,甚至小于日本,哪里有这么多的女兵被俘?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方女兵被俘一人,这是正式记录双方承认的。另外42军某官兵回忆录中记录,四名女兵被俘,但随后被渗透的志愿军救出。这段文字被萨苏找了出来,是不是真的比较难说,但这种前线被抓然后跑掉的,通常都不算被俘。对越战争中,解放军被俘239人,这个150师的逗比8连就占了80%以上。要知道被俘就必须是成建制歼灭才能做到,试问越南人有多少成建制歼灭中国军队的能力?就算消灭了一个医院什么的,枪声一起,附近几千几百的解放军拉网式搜山,就是猴子你也滑不出去吧。还俘虏37人,你听猴子瞎吹。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