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回说我刚到部队,分到了新兵一连四排十四班,在第二排房子。我的老乡基本上一个班一个。班长没有传说中凶神恶煞,个头不高,脸圆圆的。因为到部队时早饭时间刚过,副排长,对,你们没有看错,就是副排长,其实就是进入第四年的老兵。副排长带着我我们去食堂吃饭。果然我当兵的地方还算是北方,不出意外的是面条,真心不好吃。饭后回班。因为我们这一批兵是第五批了,比最早的晚了有2星期,班里新战友不少,得有十来个。大家围着我问长问短,可我可能因为刚到不适应,有一问没一搭的。操科时间到了,班长招呼大家出去集合,让我先睡觉,下课后再来叫我。这是一个大房子,十个班在一起,上下铺。其他人走了,我也无心睡眠,心里对未来充满了迷茫。他们几个老乡也没有睡,坐在一起聊天。

中午一个班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午饭后休息一会,就开始了我军旅生涯的训练。因为还有一批兵没有到,我们暂时只是适应性的练练队列。晚饭后,新兵三排的排长带着一个新兵把我换到三排十班了,好像是因为十班里有两个兵是哥们,俩人在一块不训练光聊天,就把其中的一个小子调到后排房子的十四班,我就到了前排房子的十班。可怜我和军营第一个班长还没有熟悉就分开了,到现在都忘了他叫什么了。

到了十班,整理床铺的时候,班长过来和我拉家常,问我吸烟吗?我其实在家也就好奇的吸过几次,没有烟瘾,自然也没有带烟。我说不吸,班长说没事,带了就拿出来。我说真不吸,可能看到我摊开在床上的个人物品中没有香烟,班长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十班长是不吸烟的,肯定不是要烟自己吸,后来才知道,是连里要班长们把烟都收起来,杜绝新兵吸烟。

新兵刚到,晚上不组织体能训练,那时也没有察觉到刚到新兵连的头一星期是最舒服的一星期。12月的天真冷,每几个班有一个炉子,睡觉前可以烧热水洗脚。这时我才发现,我怎么没有脸盆?我以前比较内向,不好意思问班长,结果几天没有洗刷。直到后来班长发现了,给我去找,结果在十四班的床底下。可能有人说了,班长怎么这么不细心?十班长带新兵时才刚刚第二年底,刚算老兵,第一次带兵没有经验,我不怨他,主要是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

新兵连的排长都是红牌,也是刚毕业的学员。我连五个新兵排,所有的排长我都印象深刻。其中四个排长都在我当兵第五年是当上了连级主官,经常见面,彼此熟悉,但就算我提及新兵连,除了三排长,别人对我都没有印象。谁叫咱不突出呢。五个排各有一个副排长,都是超期服役的老班长,可能是怕红牌排长不会带兵(也包括带兵班长)而配合工作的。我印象中,新兵班长大部分不苟言笑,只有各个副排长乐呵呵的,对新兵很照顾哦。后来我当老兵了,深有体会。反正我觉着,新兵都是刚从地方到部队,难免各种毛病,只要不是本质问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观第二年兵,以为来了新兵,他们就是老兵了,当新兵时隐藏的各种毛病也不加掩饰了。我是最看不惯二年兵的,其实一年兵很好管,将心比心,谁不是从新兵过来的,多想你当时的心情,问题自然解决了。我是对新同志很照顾,人家爹妈把儿子交到你手里,是任你打骂的啊。我当兵五年没有让新兵给我洗过一次衣服,没有买过一次东西。当然,我不是说让新兵磨磨性子不对,可以让新兵适当帮老兵洗洗衣服。但那种把新兵当佣人的老兵,我是最看不惯的。

有这么一件事,我当兵第四年,岛上分来一兵,家里有钱。新兵连三个月,买了一百多双袜子,几十套内衣,穿过就换,从来不洗。估计新兵班长不让他扔,下连专门装了一麻袋。上岛后在我手下,我挑了一个星期六,搬了一个马扎,拿着收音机,吸着烟坐在树下对他说:“今天全部洗干净晾干,闻闻没味了再收回去。干不完别吃饭,要是不干,我就把你的臭袜子全倒到连部门口,让连长、指导员闻闻”,这小子从上午干到下午2点,当然我偷偷让别的兵给他打好饭了,晚吃一会饿不死。从那以后,虽然此兵还是懒,但至少知道自己洗衣服了。这会跑题太远了,再回到新兵连。十班长人很好,说话轻声轻语的,对我们很照顾。有一个老乡叫峰,在九班,好吃懒做,训练还不认真,我们都不喜欢他。峰的素质在中下等,九班长看他训练不认真批评他,他就说还有谁谁谁比我少跑好几圈呢。部队讲究素质为王,但就算素质不拔尖,但为人老实,踏实肯干也是不招人讨厌的。但峰这样的人,确实不招人喜欢。九班有一个同省的新兵叫彬对他很好。有一次峰掉了几块钱,估计训练中掉的。而峰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彬,还告到排长那里,当然排长骂他是诽谤。我们就更不喜他了。有时,我们嘲讽峰,九班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反而十班长把我们批评一通。我感觉十班长就像《士兵突击》中的史今班长,峰就像没有开窍的许三多。不对,还是有差别的,许三多对史今感恩,峰不知好歹,而且在他随后的军旅生涯中从没有开窍过。我复员后,峰还在单位找过我,想借我钱,说是办身份证。我根据他的为人,多了个心眼,打电话找其他战友咨询。战友说峰现在就是一废物,整天找战友借钱,嘛事不干。我找借口跑了,这小子不知怎么找到我家要钱,我爸说我不在家,不认识他,让他走了。妈还埋怨我:“要不是有难事,这么大个小伙子怎么好意思张口就借50块钱?就算骗人,不就几个钱吗”我说:“妈,您就看着吧,给他这一次,以后他就定点了”果不其然,峰经常上我家,以各种理由要钱,后来还带人组团来的,直到我爸威胁要报警才作罢。后来找战友打听峰,战友说他就是手脚健全也是个饿死的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