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几天看了马英九挺占中的言论,环球应对失据,我就想谈谈我对普选的看法。

很多文青,一说到追求民主,就是要普选。不得不说,西方把控话语权,已经让很多人对民主的本意失去独立思考能力。已经把三权分立这种制度与民主画上课等号。虽然我写过一些帖子,质疑过三权分立制度反民主性,都是从理论上的。这个制度的出发点不是为了人人平等的民主,而是既得利益者之间达成妥协,他们之间是平等的,从巩固自己既得利益出发,剥夺大多数应该有的权力而创立的制度,并将对人的歧视,公然的写成法律,并将自己的利益神圣不可侵犯写进了法律,他们却可以大势屠杀印地安人,蓄奴…这些为巩固自己利益制定律法屠夫们,现在都成了我们课本启蒙的先贤。他们如果看到现在有些人对他们肉麻的吹捧可能都会不好意思。从实践上,人类给了这个制度2,3百年的时间,结果是引发世界范围内的严重对立,接连引发两次世界大战。真正有意识去推动全民平等,不同性别,种族,社会地位的人真正的平等是新民主主义运动。当人们有意识的去审视三权分立制度为什么破坏民主的时候,就发现跟金钱绑在一起的议会选举,实际上是剥夺了弱势人群的话语权,正因为有大量失去话语权的穷苦人,才有共产主义运动。而作为民主标杆的总统普选,事实却证明,我们根本不需要这样一个选举。

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每天上班挤公交,现在很多人也开车;我们法定每天工作八小时,一周工作五天,有人加班,有人不加班,有人加班有加班费,有人没有;我们下班买菜,回家做饭;我们送孩子上学,辅导作业……其中会有很多顺心,也会有很多不顺心的。顺心的,我们一般就没放在心上,那些不顺心的,就会常挂在心里。那些不顺的事情,我们希望自己有渠道疏通,有意见能表达。圈子小的时候,我自己可以直接表达,圈子大了,我希望跟我有同样心声的人,一起商量好,选个代表去和同样利益相关的人沟通,商量解决办法。解决我身边的事,我了解的事,我的意见有表达,有讨论,这才是民主。

你却告诉我,解决身边的这些事情,我们需要选个总统,这才是民主。我不了解奥巴马,也不了解马英九,他们会不会跟我碰到一样的问题?他们怎么代表我们解决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有很多,他们却只有一个。是的,我们从媒体上可以了解他们。是的,我从媒体上了解的王立军是个反黑英雄,现在却又成了阶下囚,你却要求我只在媒体上接触过的人做出选择,并告诉我这是民主。一个跟我生活完全不搭边的人,也完全看不出能解决我生活中问题的人,却要求我投票。我觉得这跟把票投给一条狗没什么区别吧。美国人可能跟我想的一样,他们真选了一条狗当市长。普选的存在,其实是奴才观点的延续,希望有个总统,皇帝改变自己的命运。其实我们根本不需要这样一个人,他住在白宫,拿着高新,有很多保镖,有专机,还有些私权。但实际来讲,他的作用不会比一条狗更强,只是我们纳税养着这样一条狗而已。台湾人天天骂马英九,我蛮想问你们不是民主吗?你们应该骂自己才对啊。

自己对身边的事没有发言权,只能把气撒在那个被选出来当受气包的人身上。这个人对解决你身边的事没有任何作用。当他能起作用的时候,他就是个独裁者。

没有一个人可以对我们所有人的事情负责,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冠上“总统”这样的称号。所有事情的解决,都应该是了解事情的相关人和代表商讨协调。把很多无关的人,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拉进来参与表决,就是有人想浑水摸鱼。

这样的商讨机制,就是各级的代表大会。而大会只有主席,不该有总统。主席只是一个会议的召集者和组织者,你要有什么建议,还是得说服大家。

再回头看,为什么我们要普选?是不是很荒唐?不知道是谁最开始把普选跟民主画等号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