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初教-5到初教-7

初教-7并不等于雅克-152,使用了其CKC-94M型弹射座椅,并未用其RED A03 / V12发动机(维杰聂夫M-14X),但是两款飞机一个母亲—雅克-52,各投资50%,项目从2007年开始,09年首飞,2010年正式亮相在珠海第八届海展上,盖着布,看不清楚。本来就是一款运动型飞机,中国除做教练机,以代初教-6,也有打造运动型飞机的计划。初教-7是南飞洪都人自筹资金研制的,04年与俄签的协议。洪都人狂造K-8,如今兜里也算有了一点银子,区区3000万美金,不算什么,还是能出得起的。他们还有一个计划即L-15教-10,K-8已经成为教-11。

从初教-5到初教-7

雅克-152K有同一个名字——歼教-7,7与5之间,并不简单的历程,有人痛心,5是仿的,7也是,其实并非如此。7是技术共同,5是转让,一方高高在上,一方则低声下气,尽管新的中国不想,7是7,5是5,开始合作,分摊的利益。风险与利益同在,自古如此。我们想说,共同研制,大家休戚与共,其实正是这样,如果中国一样不俱,谈合作,印俄航母一样,人家是不会理会的,正因为5的成功,才到7的高合作,你情我愿,一拍即合,大家都一样轻松,你不愿意,我们自己来搞;即使你有一点技术,这是合作的基础,这个基础也要在评估之后,大抵如此。我想搞个这样,你也来个那样,各说各的,达到设计指标即可,不见得依你什么技术思考,看能不能成,不成,大家坐在一起好商量,成的话,各得一半。这个事痛快,开始就有个八九不离十,是正确的,符合科学,符合当今初教机发展规律,就这么干,不成,你考虑,我也考虑,换种角度思考。道理都在那摆着,签立协议时就这么着,心平能气和,谁也不吃亏,事于是这么定下来。非欲问一个产品的名字,你可以叫雅克-152K,我可以叫我的歼教-7,技术共享,谁都不会受到制约。以为这才是合作的典范,大家共同一个目标。说起来初教机不是什么高技术,但高技术一样也不能少,毕竟是当今的飞机,过去的大多落伍了。设计的指标有限,实限的目标也有限,目标单纯,合作完算完,大家彼此干净,要说典范,也并非这样。如印俄技术合作,也并不单纯,不图利,就图技术,不图那头图这头,大家能图一头。钱与钱,不是等价交换。过去我们图技术,也心疼钱,现在技术对技术,就平等得多。所谓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尊敬是相互的。彼此的国际战略环境使然,都有交朋友的愿望,以为这比盟友强得多,美国所谓盟友也脆弱,关系不平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牛不喝水强低头,如是而已。军售正是国际关系的晴雨表,要多少钱,办多大事,那都是有讲究的。致于所谓技术转让,不只不痛快,根本就无可能性,尤其是发动机,纯粹的技术核心。

从初教-5到初教-7

南飞发力,动力成为难题,我们知道,K-8出口始用得美制TFE731-2A,受制以后,不得已采用了乌克兰AI-25TL,仿制而出涡扇-11,最初的方案选用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的CJ610-8A,还有加拿大普惠公司JT15D。L15使用乌克兰研制的两台AI-222-25F。初教-7呢?传说很多,有说为罗马西亚的,有说为捷克的M601F,一说涡浆-9,没有也就先将就着。动力是中国最大难题,过去还好,还能凑合。中国仿一仿,造得东西还是不赖的。

从初教-5到初教-7

我们知道初教-6还是不错的,卖出去一些,不过,它已跟不上时代。螺旋浆的反扭力很大,不用副翼和尾舵,就会造成偏航,长期操作成了习惯,很难改正。技术起点也不高,碍难与链接K-8。长期用下来,问题自有不少,碰头的事,视线的事,仪表的事,都出现了,说白了,它该退出历史了,世界初级教练机市场如雨后春笋,都冒出来,巴西EMB-312、瑞士PC-9、韩国KT-1,土耳其也有了一款自由鸟,然而可供中国选择者无多,再次瞄向了俄罗斯的雅克-152,从速度到航程,几乎比之初教-6翻了一倍,就这么着吧。造为用,也为卖,赚点银子能养家糊口,之余,有闲钱可持续发展。

从初教-5到初教-7

现在的初教机市场虽大,但就那么多,造不如买,看印度,甚是尴尬。自打HPT-32“风神”(Deepak)于2009年停飞,现在一架初教机也没有,这怎么好呢。就是世界第三大空军的面子,也下不来呀,只有买,一买万能呀。有一点HJT-16“光线”(Kiran),先飞着,噢,这东西曾来珠海,涂着红红的颜色。高教机,先,买了些英国的66架“鹰”132。HAL不着急,有个HJT-36“西塔拉”计划,14年开花无果,终下了马,让望眼欲穿的印度空军一场空,再次瞄准瑞士PC-7MKII,先买了75架,每架700万美元,这场交易5.2亿美刀。看看嗨,最终还是活活掐死了自家孩子,无人心疼。犹嘴硬呢,成习惯,“西塔拉”到2019年装备,HAL报出的价格,比PC-7MKII要贵70%,我的天,原来虚晃一枪,不造就不造了呗,但恐怕面对国人汹汹,交待不过去,仍表示接着造下去。

从初教-5到初教-7

要从这点看,我们的航空人还是挣气的,说有全都有,一时菜齐,那叫一个干净麻利快,高、中、低俱备。能客观看待中国初教机现状,还得从“5”时代开始。大名鼎鼎歼-5,轰-5和运-5,5的时代仿造多,然而那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呀?不只是百度上黑白胶片,新中国高歌猛进着塑造了一个大空军的概念,从里子到外壳都是全新的,不懂的概念从冰封了三尺开始,我们有什么呀,一穷二白,一款机型上天,全国都在欢呼,年年狂欢,岁岁有新机横空,很难说,没有初教-5,我们的起步,到现在参照雅克-130,又从何说起呢。我们欢呼,今天的成功,当年奠定了多么雄厚的工业基础。1954年7月3日,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共产得379架,北约有称“麦克斯”,它的总师雅可夫列夫,他热爱航空运动,当年速度、高度和航程,有称第一,到2001,最后一架雅克-18在阿富汗退役,它的产量达到了惊人的8000架。我国开始是原装进口,我们的总理亲自致电斯大林,要求增加订购数量,总共引进了276架,苏联人同意了,你,干脆去仿吧,图纸和技术资料都给你。南昌人在国府第二飞机制造厂旧址,搭起棚子来,不到三年,初教-5首飞成功,他们收到了主席贺电,主席说,你们胜利喽,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希望你们提高技术,保证质量,把它造好。你们就造吧,彭老总说。以后主席仍止不住激动的一颗民族心,讲呀,“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这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虽然还只是一架教练机”。瞧啊,这事不简单。

从初教-5到初教-7

张阿舟,谁还记得他呢?正是初教-5的总师,1945年的留学博士,为了体验自制的飞机,上了机,结果吐得一踏糊涂。初教-5成功,张阿舟荣立特等功,是功殊荣,全中国人都为他骄傲,新中国的飞机专家,闻而要起而敬之的。这架飞机与这个人,都是新中国一座丰碑。

从初教-5到初教-7

这些老革命啊,有一个算一个,总能给人很深的教育,得遇有机会与他们谈点正题,真有使人胜读十年书的感觉,主要是战天斗地的那种精神,让人鼓舞十足,让现在不了解的人,根本就想像不出,那是怎样的一种传奇。不肖子孙跳脚大骂毛泽东,可是他们很难知道当时祖辈,在旧中国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和遭遇,应该说是世世代代,不堪回首的记忆,自新中国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这才有了红火的年代,红火的记忆,一辈人倒有一辈人的感情,尊重他们,正是尊重我们自己。不能张口即数典忘祖,欺人欺世也欺天,不但暴露自己的无知,还严重缺德,因为骂的正是自己祖宗。下面要说到这位老革命,正是中国的图波列夫,初教-6的总师。徐舜寿,16岁即从清华大学毕业,1944年的留美学生,在韦德尔公司、麦克唐纳飞机公司,都干过一段时间,49年“国府”败逃,他留了下来,56年打造了歼教-1,57年开搞初教-6,58年总师强-5,61年吃透米格-21,64年总师运-7,68年被害死,祸国殃民的国贼年年有,不像林江这伙恶人这么凶险呢。新中国航空界,徐舜寿正是开山鼻祖。

从初教-5到初教-7

初教-6是成功的,四十年来从未发生大的事故。狂造2600多架,出口十多个国家,连退了役的初教-6,也被国外的航空爱好者买去,他们说,虽是初级教练机,但有飞战斗机的感觉。它的设计师打造它的时候就曾讲,路遥知马力,初教-6成为中国航空工业的名星,1979年,获得国家质量金质奖章。你知道吗?初教-6到今天还在生产着呢,08年卖给缅甸20架,如今成为“天之翼”飞行表演队的主力机型。它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它效力中国空军五十载,培养了几代飞行员,建有殊勋,出口到国外,为中国航空工业赢得了赞誉。

从初教-5到初教-7

玩汽车长了的人众,不妨也玩玩飞机,坐过飞机的人在空中都有一种异样的视野和感觉,何况开飞机呢。中国开放了低空,正在试点,飞机如初教-6,到国外的价格也就是四十几万,国内只有二十几万,如果有机会一舞长空,该会如何呀?我想。得功夫也体验一把初教-6,看看驾着战斗机什么模样。拥有它的一个美国人,给初教-6一个词叫忠诚,并特别喜欢它的海鸥型机翼,有次偶撞鸟,掀开了蒙皮,里面的零碎如新,还有它的起落架,都快赶上舰载机的了。国内不少人望机兴叹,“自个家的东西在自个家不能用”,要用只能到国外,真是可惜了初教-6的硬身板。现在飞行表演各地,个人曾与一刚看完法库飞行者大会的邻居共进晚餐,道及飞行的刺激,啧啧称慕于国外的飞行,当我给他讲起我们的初教-6,在美国如何大放异彩的时候,他顿时充满好奇,并对航空有了热情,道人生有幸,也来玩玩。是呀,让更多的国人参与进来,我们的航空才会有未来。热情从来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只有身在其中,才会有明晰的态度,包括航空。

从初教-5到初教-7

遥想东北老航校,人民空军的起步,勉强修复一架德制“英格曼”,木制其身,刚飞上去即惨遭机毁人亡。像日制“立川”99、美制PT—17、美制“史汀生”L-5“哨兵”等等,是早已淡出人们视线的小飞机与老飞机,现代人几乎难以想见的样子,既便在博物馆偶遇,也成为极其落后的代名词,舍不得看它一眼,其实历史不算太远,L-5在二战有“飞行吉普”之誉,1976年才退役,曾参加开国大典。开国后用的大部飞机为苏制,乌拉—9、雅克—11、乌特伯—2等等,随着它们的轰鸣远逝,人们对初教-5也有些忆之不起。岁月长了胡子,转眼便至初教-7,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从初教-5到初教-7

与俄技术合作,不再是原装进口,各以自己理解,便有适合自己的飞机,是各取所需,也是全新的技术合作模式。自购买到共同研制,新中国走过了60多年时光,已有了雄厚的技术基础。现在犹说不成者,正在发动机,几乎所有的飞机都有一定程度的“心脏病”,一方面仿制为主的时代,一买万能,我们要经过断奶后的阵痛;另一方面不自主难有未来,随环境的改变,现在凸显出来的正是过去的急功近利,再有就是钱的事,老百姓的俗话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有钱不感到怎样,一旦净穷了你才会感到没钱是万万不能的。至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西方的大量技术要进来,如果当时能再多购进一些,对中国就能有更大的技术促进,可是,我们只得望“洋”兴叹,几乎一切都要银子,何况发动机这种尖端事业,这就是现实,要正视。过去的都叫它过去,不做无谓之叹,现在努力,正谓不晚。

从初教-5到初教-7

初教-5到初教-7,中国一步一脚印,走得也扎实,虽为初教机,是中国航空工业努力的反映,也是我们发展进步的结果。世上初教机虽多,也不缺高大尚,巴西“巨嘴鸟”最大起重3吨多,是我们的一倍,能挂一吨重的负荷,有称战斗机,看似不浪费,关键时分能操戈上阵,这就是说,巴西之为巴西也,并不等同于我,而我之军事需求,另有更专业的飞机,国情不同,军事思想亦不同,中国正是中国。初教-7+教-8+L-15成为一种模式,有人说,雅克-152造下来,也要700多万美元,不少银子,如果是这样,有教-8,即可将初教-7省略,这些人可能没有算过帐,看似教-8能包打,一款飞机都有一个效费比的问题,维护呀保障,各国都在精打细算。术业有专攻,衍接得紧密,较强的战斗意识,扎实的战术基础哪里来,飞行院校的责任,部队需要什么,就培养什么样的人才,作战需要什么就能迅速瞄准什么,一个好的人才培养,一所好的培训院校,贴近实战与部队才能真正实现无缝对接。没有好的飞机,办不到,梯次训练多熟悉适合逐级需要的机型,那就是航空工业者的责任了吧。再说,中国运动型飞机的发展起步,中国正在路上,航空热情的点点滴滴,需要更好的飞机来照亮,正在安全,正在更可靠的飞机。造飞机,中国以六十年的名义,步步坚实。再说了,以训效驱动促进和完善软件配套开发,在取得快速培养和低成本的同时,能对未来教练机市场成长规律和特征有一基本认识,方能对其发展规划和战略定位,对本质有揭示,就会形成自己的判断。我们过去找市场,东西生产出来无人问津,是实践经验不足,也是训练意识不强,生产与实践形成两张皮,扯来扯去,院校没有自己喜欢的国产飞机,制造厂找不到生产方向,未来的发展技术趋势,正在院校,用出来的经验告诉制造方,是中国的才能是世界的。这一大坨子市场,有人比我们着急,如印度,根本造不出来,更对未来技术无所适从,多年前的设想,不得不一次次更改设计指标,不断加码求高求新,为什么?对未来技术趋势毫无判断,忙于对引进的军机削足适履,不是自己的鞋,硬要穿到自己的脚上,院校难受,制造商尴尬,有点窘,有点迫,找不到未来,看不到方向,这事简单吗?

从初教-5到初教-7

成功销售K-8,洪都人有了大气魄,“世界教练机看中国,中国教练机看洪都”,也正是这样,随便哪一级训练,中国都有国际上喜欢的产品,一时高中低都有了,都是现在的,也是未来的,精心布下每颗子,这事多拜南飞三张,亦多亏一代一代的前赴后继,如今的中国,不敢小看南飞,既便在世界上,也有了他们的一席之地。我看见网友们是那么真心实意,是洪都的都值得依赖,洪都,一块响当当的商标,相当资格。没有什么不成的,是洪都的,只要有一点点耐心,没问题。这样的厂子多了,中国航空工业方得繁花似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