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是匹什么马

一道美国中期选举,把奥巴马战斗力为5的窘境给暴露了出来。应该说奥黑能选上总统是有一定运气成分的,因为他不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白人)、富(代表富人阶级利益)、美(美国新教徒)”反倒是“黑(黑人)、小(少数教派信徒)、屌(非主流晋升捷径)总统,上台之初就有很大争议。

《毁灭的种子》一书是由跨党派作家合著的对奥黑国内经济政策批判性通俗读物。该书成书于奥巴马第一任期内,现在读来仍具有相当的前瞻性,可谓往日因今日果。全书以宏观经济学GDP的构成由投资、消费、出口这一公式展开,以单个构成因子详细剖析了当时奥巴马错误、激进的经济政策影响。简言之,作者认为如果再来几个奥巴马级别的拧巴总统,美国人民和美国经济就要被玩坏了。奥巴马上台伊始就把政治资源耗费在全民医保、打压大财阀这种劳心费力的事情上,对经济结构调整、就业等重要事物反倒力不从心了,从这一方面体现出平民总统在人脉积累上的先天薄弱之处。除了批准加大QE自私地结束QE,施政成果寥寥,以下三例佐证奥巴马窘境:1、去某地港口演讲大谈振兴美国经济就业,阵风吹走中国行吊上的遮盖幕布,现场尴尬;2、F35战机难产,为压缩国防开支砍掉大批军方科研项目,实力快速下滑;3、弗格森小镇事件凸显所谓民主熔炉冷却,阶层分化加剧。

在外交方面先看跟美国最铁的欧洲,奥巴马的冷漠伤透了老欧洲的心。奥黑上任之初为保美国经济,指使评级机构向欧盟下手,欧猪四国至今仍未缓过劲来;引爆中东危机、挑起中亚矛盾消耗了北约盟国;支援点金钱也就算了,最让老欧洲不能接受的是美国搞的歧视性的秘密监听 “坑盟友”。如今欧盟复苏乏力,北约掉进两个坑里也没看美国像当年“马歇尔计划”那样大力拉一把,反倒是偷偷摸摸地撤出军力。被美国抛弃的欧洲很幽怨很伤心。

中美南美,美国的影响力在下降。当初海地地震,中国的救援物资居然比美国的先到达灾区,这让美国有点难堪。奥巴马执政期间没有明确的外交政策,暗地里支持别国反对派影响南美国家成果寥寥,连专门研究历史的专家和中情局都不看好。如今以南美中左翼阵线上位的巴西、委内瑞拉、阿根廷等大国为首,各政府相继推出务实的经济政策并取得不错的发展,原先追捧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已成昨日黄花。以巴拿马运河为例,美国死守着控制权,而中国不但增加了股权,计划着扩建运河,还同时计划尼加拉瓜运河和横贯南美的铁路,可谓举一而反三。

中东方面不多说,奥巴马先跑到阿拉伯世界说我们是好朋友,紧接着转道以色列说我们比好朋友更好,吃力不讨好。

亚太方面,奥巴马提出的重返亚太策略是一大亮点。自克林顿开始着力培养的盟友韩、日、台、菲本就应该积攒实力以待“围堵中国”。被奥黑喊破之后,非理性亚太地区完全打乱了美国的战略计划,亚太朋友内部的分歧不断爆发早已不复连横之势。甚至于个别国家经济发展乏力与不负责任地出卖利益,不但形成某种恶性循环引起域内国家警醒,而且对中国也构不成实际威胁。由于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神奇光环的反复破灭,东南亚各国在第一个十年之后加强生产和投资合作是大势所趋。一边是中国适时提出新的基建银行框架,另一边是美国极力阻止和贪婪的世行、亚投行。

聪明人都知道无所作为的美国和衰落日本不是个好选择。整了个韩国人当联合国秘书长,再弄个日本人当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如果美国要这样领导世界一百年这画面太美不敢想。仅就奥巴马这种坑完盟友坑朋友,坑完朋友坑队友(二战俄、中)的行径,就足以载入美国总统执政黑历史当中。也许往下几届都很难再出奥黑这样的极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