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曾经暗杀 克格勃中校,偷取武器资料

95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炮轰金门,一炮炸死了三名台高级将领,又一炮炸毁45吨重的美式大炮“巨无霸”。台当局十分惊恐,下令限期搞到解放军苏制大炮的数据,以寻求破

解之法。情急之下,台情报部门绑架杀害了一名克格勃中校,让一个中俄混血厨师冒名顶替,远走欧洲,展开了一场诡诈惊险的间谍战。

炮击金门催生“03工程”

1958年8月23日,解放军驻福建前线部队万炮齐发,猛轰金门。第一批炮弹就击中了金门司令部餐厅,当场击毙多名国民党军官,其中包括金门防区副司令吉星文、章杰和赵家骧等台军高级将领。不过,令台方震惊的并不是三名高级将领的死,而是解放军的大炮为何能打到这个位置。因为被炮击的餐厅位于太武山的翠谷之内,这一位置是由台湾和美国众多专家反复测量选定的炮击死角,他们认为此处不可能遭到常规炮弹的轰击,难道解放军装备了什么先进的秘密武器?正当台方对此疑惑未解之际,几天之后,国民党军200毫米美制“巨无霸”大炮又被解放军炸毁。这起事件令台军更加震惊,因为当时台湾费尽心机从美国购入的这种大炮重达45吨,整个炮身都配备了防弹钢板,号称“坚不可摧”。美国当时向台湾出售这种火炮时曾夸口,“除非敌方炮弹直接打到炮膛里,否则这种大炮根本无法被摧毁。”而在那场炮击中,解放军的炮弹恰好击中了“巨无霸”的炮膛。此事严重削弱了国民党军队士气,他们普遍认为解放军装备了某种先进武器,与大陆交战只有死路一条。此时,军方也坐不住了,“国防部长”俞大维急令台湾技术和情报部门调查解放军是否装备了先进武器,如果情况属实,务必派人弄到相关数据,以便寻找破解之法。

经过技术部门对解放军炮弹弹片的鉴定,认定解放军的神秘大炮是从苏联购入的苏制155毫米口径榴弹炮,但这种大炮早在二战时就已经使用了,并无过人之处。军方认为,以当时大陆的工业实力,无法对这种大炮进行改造,很可能是苏联向解放军提供了能够精确识别目标的先进装置。由此,俞大维急召“军情局”主管大陆和海外军事情报业务的副局长曹之敏,令其三个月之内搞到相关情报,并将这项任务定名为“03工程”。

杀掉克格勃中校,让一名厨师取而代之

一开始,台湾“军情局”想深入大陆窃取相关数据,谁知派出3名特工秘密潜入大陆后,发现解放军对火炮阵地保护得极为严密,要想混入窃密根本不可能。这3个人只在《解放军画报》、《人民日报》上找到了一些公开图片和资料,其中一人还被我安全机关抓获。眼看三个月时间所剩无几,曹之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时,一名参与此事的军方火炮专家建议,是否可以考虑从戒备相对较松的苏军部队搞到火炮数据。这一建议提醒了曹之敏。此前,台“军情局”策反过一名叫弗拉基米尔·德罗兹的苏联克格勃中校。这个人负责巡视在英国、民主德国、罗马尼亚、韩国以及日本工作的克格勃特工的工作情况。面对台方的策反,德罗兹不仅骗得了活动资金,还设计除掉了两名在日本活动的“军情局”特工。“军情局”正想对克格勃进行报复,于是,在曹之敏心中萌生了这样一个计划———除掉德罗兹,让人冒充他去民主德国或罗马尼亚,搞到苏军现役155毫米榴弹炮的详细资料。

在这一问题上,“军情局”得到了台湾另一情报机构———国民党海外工作委员会(简称“海工会”)的协助。海工会行动处特工摸清了德罗兹的活动路线,在东京将其绑架后杀死,尸体装在麻袋里沉到了东京湾海底。此前,“军情局”在台湾物色了一名中俄混血儿。此人名叫吴滔,父亲是张作霖手下的一名旅长,母亲是沙俄的逃亡贵族,后来随国民党部队逃到台湾。吴滔生就一副俄罗斯人的面孔,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最重要的是他长得与德罗兹有几分相似。当时,吴滔在基隆一家西餐厅当大厨,结果被“军情局”特工带到了台北。曹之敏亲自对其威逼利诱,称如果接受任务,他可以得到1.2万美元奖金和“军情局”上尉军衔,否则立即投入监狱。在这种压力下,吴滔只得答应。

为防追杀,绕道返台

经过一周的突击训练,吴滔掌握了装在钢笔上的微型照相机的使用方法,熟悉了克格勃的工作流程以及苏军驻民主德国炮兵部队的情况,并能够模仿德罗兹的签名样式和口音。在台湾特工干掉德罗兹的当天,吴滔抵达东京,开始了他的间谍生涯。台“军情局”日本站则为吴滔准备了由东京飞往柏林的机票和德罗兹的护照。在东京国际机场过境检查护照时,吴滔非常紧张,因为“军情局”为防止事情败露,安排了三个特工在旁监视,一旦暴露,就立即将他干掉。所幸在机场边检人员眼中,欧洲人的长相都差不多,吴滔顺利登上飞机,算是躲过一劫。到达柏林后,吴滔住进德罗兹经常住的和平大酒店,然后根据德罗兹的联系名单,找到了挂职兼任苏军驻柏林炮兵部队副政委的克格勃中校柳伯尔。此前,柳伯尔从没见过德罗兹。

两人在和平大酒店见面后,吴滔根据“军情局”提供的“剧本”,对柳伯尔说:“柳伯尔同志,这次来柏林,一是想和你认识一下,二是想给国内的一个作家朋友帮个小忙。”由于德罗兹拥有监督、汇报克格勃海外特工工作情况的权力,因此柳伯尔对吴滔的要求自然满口答应,“德罗兹同志,能向您提供帮助是我的荣幸。”吴滔接着表示,他的一位作家朋友正在写一本反映二战时期苏军,尤其是炮兵部队的长篇小说,希望能在驻德苏军部队查阅一些资料,并参观一下。这位作家由于在国内说了赫鲁晓夫的一些坏话,因此被苏联实施边控,没法出国,只好由他代劳,拍几张苏军部队的照片,再借阅一些资料。

对于吴滔的这一要求,柳伯尔表示没有问题。第二天,柳伯尔便驾车带吴滔参观了炮兵部队,吴滔在那儿一看就是两三个小时,拍到了155毫米榴弹炮各个部位的照片。柳伯尔为讨好吴滔甚至还提供了155毫米榴弹炮的图纸和产品说明书。当天下午,吴滔就离开柏林,为防克格勃追杀,他绕道德黑兰经新德里、香港,最后回到台湾。

谍报行动为被炸找说法

德罗兹的失踪马上引起了克格勃的警觉,通过一个由外勤特工组成的调查小组明察暗访,同时结合“德罗兹”在柏林与柳伯尔会面、参观155毫米榴弹炮等情况,克格勃方面分析,这可能与不久前的金门炮击有关,因而认定此事系台湾情报机构所为。不过,由于没有真凭实据,而且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中苏关系恶化,台湾与苏联展开秘密交往,因此,这起间谍案最终不了了之。

台“国防部长”俞大维将吴滔带回的材料视若珍宝,立即组织炮兵专家进行研究,但最终结论是,这种大炮并未安装任何先进瞄准装置。解放军之所以打得奇准,一是因为炮兵训练有素、技能精湛,二是因为在当时特定的风向和风速下,炮弹飞过高高的太武山顶后,射程达到极限,便垂直掉下来,正好掉进了被视为射击死角的翠谷;“巨无霸”被毁也是这个原因,基本上是一种战场巧合。前台湾“军情局”高官透露,俞大维在看到调查报告后,说了一句,“好在共军没有配备先进武器……”但他曾私下表示,共军骁勇善战,而且“老天爷都帮忙”(合适的风向、风速),国军日后要想反攻大陆只怕是难上加难。据说,俞大维的这一想法和他日后主动辞去“国防部长”职务不无关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