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金融一体化、APEC与亚洲金融主导权的三国演义

(作者郑建明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 在APEC会议即将召开之时,全球经济金融格局已经发生了两大重大变化,一是贸易规则从WTO的多边体系向双边协定“复辟”、从全球规则向TPP等区域性协定“复辟”;二是贸易规则从货物贸易转向投资协定和金融合作协定。这些规则深刻地塑造着我国开放经济的外部环境,对我国对外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产生深远的影响。

随着亚洲经济和贸易的一体化,亚洲金融一体化已成为亚洲各国共同面临的现实问题。在APEC会议即将召开之时,亚洲的一体化已持续朝着金融的方向纵深推进。

在此之前发生了几个重大事件,一是人民币国际化加速,今年3-10月,人民币已相继与新西兰元、英镑、欧元和新加坡元实现了直接交易,已经实现了对9种外币的直接交易,覆盖了我国进出口总值的40%,大大降低了贸易结算成本。根据SWIFT的数据,今年9月份,人民币在全球支付中所占份额已升至1.72%,排名第七。越来越多的国家把人民币纳入储备资产。二是今年7月16日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实现货币直接清算,通过应急储备安排和货币互换提供资金。三是今年10月24日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21个国家签约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作为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总部设在北京。

在这些事件体现了我国在人民币国际化和全球金融话语权方面的努力。其背后还折射出金融主导权的争夺与博弈,亚洲金融一体化随之而来的现实问题就是,谁是亚洲金融的“老大”,中国、日本和美国对此展开激烈的争夺。

一些事件佐证了这一判断,亚洲开发银行总裁中尾武彦明确表示,不欢迎成立一家目的基本相同的另一家区域性银行。美国也劝诫韩国和澳大利亚等盟国不要加入亚投行。

众所周知,亚太是美国的战略重点,因此,美国还通过TPP全面介入亚太经济金融一体化的进程,稀释或削弱中国和日本在亚太经济、贸易和金融领域的话语权,极力架空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在该区域的主导地位,并阻止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谈判进程,以维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

目前,TPP已经覆盖了全球40%的GDP和全球33%的贸易。在TPP中,中国被排除在外,从TPP条款来说,取消国有企业补贴、提高环境标准、允许劳工集体谈判、消除就业和职业歧视、不以降低劳工权利来影响贸易和投资等条款无论是环境、劳动标准还是竞争政策,都对中国设置了加入的巨大障碍。同时,日本正处于加入TPP的谈判之中。而近年来,亚太区域经济整合进程明显加快,美国在该区域的份额持续减少,美国迫切需要采取措施成为亚太经济金融的领导者,为此,美国调动一切行政、经济和外交资源全面主导TPP谈判,稀释中、日等大国的区域经济影响力,全力阻止亚洲形成统一的利益集团和金融合作机制,确保其东亚地缘政治、经济和安全利益。

召开在即的APEC也会延续亚洲金融主导权的“大国博弈”,此次会议有三大主题,一是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迈出区域经济一体化新步伐;二是明确经济改革、创新增长等五大支柱领域,发掘亚太经济未来新动力;三是着眼联动发展,勾画亚太全方位互联互通新蓝图。

围绕着这三大主题,我国在争夺亚洲金融主导权上都有作为的空间:

第一,围绕着亚太自由贸易区,一方面可以推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扩围”,可以考虑将正在谈判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整体并入前者,以减缓TPP的冲击,另一方面需要把侧重点放在服务贸易和区域金融合作领域,把区内货币直接交易、货币互换和清算安排纳入其框架之中,使其成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平台,提升人民币在区内贸易、投资和支付领域的主导权。

第二,围绕着支柱领域,发挥我国的地缘优势和产业综合配套优势,深化我国支柱产业的区域合作,促进区域生产网络的形成,构建跨越区域各国的产业链和价值链。以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平台,深化区域金融合作,鼓励更多区内国家加入,促进区域产融结合。

第三,围绕着联动发展,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基础设施建设,与离岸人民币保有量较多的APEC成员国磋商建立人民币离岸清算中心。 (中国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