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4年10月24日,中国、印度、新加坡等21个首批意向创始国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 亚投行是一个政府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2013年10月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雅加达同印尼总统苏西洛举行会谈时提出这一主张,其目的是,向包括东盟国家在内的本地区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促进本地区互联互通建设和经济一体化进程。 对任何经济体而言,基础设施投资是经济增长的基础,在各类商业投资中潜力巨大,增长带动力强。亚投行的成立,不仅有利于夯实作为经济增长动力引擎的基础设施建设,还将提高亚洲资本的利用效率,补充当前亚洲开发银行在亚太地区的投融资与国际援助职能。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印尼财长:印尼或于下周加入亚投行

不仅有利于推进亚洲地区一体化进展,也将在继续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的进一步改革。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力挺亚投行

建立亚投行是亚洲国家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亚洲大多数国家正在进入快速的工业化阶段,经济增长速度冠盖全球。但是大多数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欠帐严重,普遍比较落后,无法满足经济高速发展的需要。改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资金投入,基础设施融资的需求巨大。 由相关各国政府、企业、金融机构和投资机构等共同出资,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成为亚洲国家共同期盼的一致愿望。该行的重点投向电力、公路、港口、机场、电信等基础设施领域。这种实施难度较小、具有较强可行性的亚洲金融合作模式,既有利于亚洲国家经济的稳定发展,也有利于亚洲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向前推进。亚投行与亚洲开发银行互不矛盾,可共同发力支持区域国家经济发展。长期以来,亚洲开发银行作为亚洲地区唯一的区域性银行,在该地区发挥一行独大的重要作用。日美两国是在亚洲开发银行两个最大股东,分别持有15.7%和15.6%的股份。尽管中国经济规模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在亚洲开发银行中的股份仅为5.5%。 亚投行并非是要取代亚洲开发银行,它与现有的亚洲开发银行之间形成一种互补关系,为亚洲国家经济发展发挥作用。它不仅对亚洲开发银行形成有利补充,也在客观上使经济日益强大的中国在亚太地区经济发展中做出更多的贡献。当然不容否定的是,这一新的金融机构的建立也可能将给亚洲地区金融市场带来新的竞争。 亚投行将推动地区金融合作形式向“多元化”方向发展。“清迈协议”是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10+3”国家财长签署的建立区域性货币互换网络协议,它的宗旨是通过货币金融合作防范区域性金融危机。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24日,习近平会见出席筹建亚投行备忘录签署仪式各国代表

尽管自2009年以来这种互换从“双边”推广到了“多边”,很好地补充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不足,使“10+3”各国能够超越由IMF份额所限定的借款的额度。但毕竟由于金额和参与国家有限,仅仅靠这一协议维持亚洲金融市场安全显然不够。 亚洲投行的建立改变了目前亚洲国家金融合作的单一形式,亚洲国家可以通过该行直接融资和贷款解决本国实体经济中的需要,从而推动该地区金融合作进一步向纵深发展,向多方向发展。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亚投行 经济上依赖中国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亚投行 经济上依赖中国

中国在亚洲断了美日的重要财路 安倍彻底服软

美国暗中鼓动韩澳不参加亚投行

亚投行将为亚洲金融一体化进程作出贡献。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和最为活跃的要素,金融走向全球化和区域合作是大势所趋。亚洲各经济体大都是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边缘国家,同欧洲、北美等发达地区相比,现有的区域金融合作机制和区域金融机构不够完善,应对风险能力较弱。 为了减少外部风险的冲击,亚洲国家应当加强合作,构建安全高效的金融体系和金融合作机制。亚洲投行的建立,不仅使亚洲国家合作魅力增大,最重要的是:它将因为急该地区国家发展之需,解决它们的现实问题而受到青睐。 尽管作为亚行主导者日本了解与该行有竞争的一面,但由于考虑到亚洲一体化进程现状,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表示“非常愿意”与中国倡议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合作。因此,它将从金融领域为亚洲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提供动力,从而对改变当今世界三大板块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亚洲滞后的传统格局。 成立亚投行不是中国一个人在战斗,就连美国的铁杆也伸手帮了中国一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