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欲借APEC主场贡献智慧 美国担心领导地位不保

中国欲借APEC主场贡献智慧 美国担心领导地位不保

中国欲借APEC主场贡献智慧 美国担心领导地位不保

中国欲借APEC主场贡献智慧 美国担心领导地位不保

中国欲借APEC主场贡献智慧 美国担心领导地位不保

中国欲借APEC主场贡献智慧 美国担心领导地位不保

中国欲借APEC主场贡献智慧 美国担心领导地位不保

中国欲借APEC主场贡献智慧 美国担心领导地位不保

中国商务部官员4日明确表示,中国将在今天开始的北京APEC会议期间力推“亚太自贸区(FTAAP)”并制定推行“路线图”。与美国推行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相比,FTAAP的包容性和适用性更强,但被认为是“挑战了美国在亚太的领导地位”。就在前一天,《华尔街日报》还爆料称,“在美国的压力下,APEC公报将不再提议对FTAAP进行可行性研究,也不会提及建成该贸易区的目标日期”。一场围绕亚太贸易主导权的激烈攻防战已然爆发。时隔13年再次承办APEC,中国依然秉持“来者都是客”的东道主之谊,可与13年前不同的是,中国将借APEC平台提出“中国方案”和推进规则建设。毕竟APEC已走过25周年,亚太和中国在世界的地位今非昔比,就像2001年上海APEC会议时领导人们穿的是唐装,这次在北京还是穿唐装,但据悉将有“新的设计和风格”。

中国期待“积极发声”

美中在会议召开前针锋相对的过招,使得北京APEC的话题大战提前爆发。《华尔街日报》3日曾抛出醒目报道,称中国要在会上推进FTAAP进程,但美国“有效阻止了中国”。对此,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4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建设亚太自贸区的构想早在2006年越南河内的APEC会议上就已提出,“虽然有些内容还在讨论之中,但我们已经得到了所有21个成员的一致支持”。他明确表示,FTAAP是中国要在APEC会议讨论的议题,不过这跟TPP并不冲突,会上也会讨论TPP。

TPP由美国倡导提出,目前有12个国家参与谈判,但未包括中国。

王受文当天还对美国指责中国阻挠《信息技术产品协议》进行反驳称,一个国家指责另一个国家造成谈判破裂是不公平的,这是一个多边问题,各方都需做出让步。

实际上,在10月29日外交部举办的“蓝厅论坛”上,中国外长王毅就表示要在这届APEC会议上“积极发出中国声音,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并明确将“启动FTAAP进程”列在会议有望取得新突破的三大方向之首。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APEC领导人对实现FTAAP早有共识和愿景,相关讨论也在历年APEC会议上进行了很多次。4日《环球时报》记者从一名接近中美双边事务的知情人士处获悉,过去一年美方对FTAAP的启动提出诸多疑惑,对在APEC会议上如何设定议题、在一些文本中如何表述都有异议。“年末美国还想搞TPP冲刺,它担心FTAAP启动形成对冲。”这名知情人士称,TPP是一个强调高度开放的协议,门槛很高,FTAAP则覆盖了非常多样化、发展程度不一的地区经济体,过去几年双边或区域内自贸区成为主流,FTAAP有利于进一步整合本地区各种双边多边合作机制,尽可能减少各类自贸安排可能带来的重叠化、碎片化风险。

“FTAAP由APEC来孵化是合适的,后者是一个倡导经验分享、相互学习和能力建设的平台。”他说,美国一直在对外积极表态邀请中国提主张,要求中国负责任,“但现在中国真的在积极做事,它又显得如此谨慎和紧张”。

中美正在进行“超级游戏”

中美关于亚太自贸圈的角力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4日引用西方分析人士的话认为,FTAAP就是为了“减少美国在地区存在的必要”,“通过在推动地区经济一体化和融合上发挥领导作用,中国俨然将自己置于了亚洲领袖的地位”,“一旦中国成为地区领袖,经济上和政治上,就不再需要美国在这个地区存在了——或者这是北京希望的。”

英国路透社4日报道称,FTAAP计划被看作是与美国支持的TPP竞争影响力、并且会“使TPP缺氧”的框架。现在看来,中国在APEC推动FTAAP进展的决心很大。报道称,今年8月,美国的APEC高官罗伯特·王在接受专访时还称,美国不认为FTAAP是“对手”,他表示不知道FTAAP会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行,“(美中间)没有你们提到的那种阻挠或矛盾”。

韩国YTN电视台4日称,中美正围绕世界经济主导权展开“激烈肉搏战”,美国想对本届APEC会议最后文件中包含的中方主导的FTAAP内容“踩刹车”。从中国的立场看,TPP的完成意味着中国将被排除在这规模巨大的自贸体系外。美国则认为,如果TPP和FTAAP同时开始谈判,那么相关国家对TPP的关注度自然会下降。韩国《亚细亚经济》4日称,为争夺世界经济主导权,中美正在进行“超级游戏”。中国随着地位的变化也开始与美国公开说不,这似乎是中国外交基调从“韬光养晦”向“有所作为”转变的必然结果。

日本海事新闻社此前报道称,中国将在APEC会议上提出要在2025年实现FTAAP的构想,旨在牵制美国积极推进的TPP构想。但因为日美对此表示反对,最终能否写入首脑宣言尚不明确,围绕亚太贸易主导权的激烈攻防战还在继续。4日,日本时事通讯社先后引用《华尔街日报》报道和中国商务部官员的讲话,称中国官员虽然表示接受TPP,但强调这是作为实现FTAAP的前提。

《海峡时报》网站4日对北京推动FTAAP进程表示了一些疑问,称“这是一个提出已10年的概念,只不过最近被中国推动了”。文章称,因为亚太地区还有多种自贸协议在谈,一些国家也在权衡是否这些自贸区有重叠的部分。加拿大广播公司3日发表评论称,“有TPP就够了”,“虽然亚太最重要的经济伙伴或竞争对手——中国不在TPP范围内,不过有几个亚太国家和中国不存在密切的双边交流渠道和高层接触渠道呢?”但《汉城新闻》4日表示,从中国的立场看,FTAAP非常有必要,“一旦把自己排除在外的TPP形成,那么中方每年将遭受1000亿美元的进出口损失”。

谁来发挥领导力

今年的APEC会议恰好与一系列重大的地区和国际会议连在一起:11日北京APEC闭幕后,紧接着12—13日在缅甸就将举行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包括东盟10+1、东盟10+3以及东亚峰会。15日至16日,G20领导人会议又将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举行。分析人士认为,探讨世界经济的合作与竞争,将成为这些会议的主要内容。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4日对《环球时报》说,从目前情况看,FTAAP已有路线图,暂无时间表。印尼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会长吉斯曼·西曼琼塔克对《环球时报》表示:“APEC能绘出一幅美好蓝图,如何让图纸落实到各个国家的行动层面,并不容易,这需要有领导力的国家发挥作用。”问题是,谁来发挥领导力?

中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作用显然已经被公认和接受。据印尼《雅加达邮报》3日报道,APEC成立25年,亚太今非昔比。自1989年以来,该地区的平均收入增加了3倍,从年人均5000美元增加至1.5万美元以上,每天生活费少于2美元的人数从12亿人下降到4.12亿人,亚太地区现在成为全球经济最强劲的引擎。而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源自中国的巨大增长。文章同时评论称:同样在亚太地区,地方分权主义起着关键作用,该地区3个最大经济体——美国、中国和日本,它们之间的关系“以不信任或竞争为特点”。

一些国家媒体开始讨论如何在中美竞争的环境下周旋。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经济纪事》近日报道称,加拿大的制造业持续萎缩,资源和服务业日益成为经济主体,对亚太市场的依赖度将持续增加,但中美两大经济体在亚太经济一体化问题上似乎“各搞一套”,令希望在二者间左右逢源的亚太其他国家伤脑筋。韩国《文化日报》4日称,在中美“鲸鱼争霸战”中,韩国成了左右为难的“虾米”。特别是APEC会议召开前后,韩国的立场将更加困难。韩国外交消息人士表示,美国不仅通过外交途径要求韩国不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也要求韩国不要积极参与中方主导的FTAAP。日本富士通研究总部也发表报告称,从亚洲经济的将来考虑,在东亚实现自由贸易圈对日本有重大意义,而推动TPP也有必要。两种经济联合如果互不干涉都能推进的话,就会对日本有利。

据俄塔社报道,俄前总理普里马科夫日前接受采访时称,APEC地区的贸易额和经济增长都位居世界首位,但这一地区存在着严重的地缘冲突风险,中美就经济影响力展开的竞争日益激烈。中国作为此次APEC会议主办国,将利用自己不断增强的影响力将各国团结在一起,但由于各方分歧,这一目标“未必能在短时间内实现”。

张蕴岭表示,APEC是中国下半年最重要的主场外交,多边平台的重要意义之一就是引导规则制定和塑造周边环境,中国作为东道主积极发挥作用,毋庸置疑。他认为在这届APEC会议上应就FTAAP达成有实质性内容的启动方案。但他同时表示,APEC是一个协调机制,本身没有强制力的功能,“APEC上出来的东西要靠各个成员回去各自落实”,所谓“客随主便,主随客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